-

陸力的伏法讓天雨集團的事情告一段落,當意識徐榮潛逃的時候,所有蟒蛇的傭兵都不約而同的放棄的抵抗,由淩映雪親自押了下去。

唐婉和何璐走到淩映雪的身邊問道:“看來這次我們淩大警官又立了一個大功。”

淩映雪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你們就不要取笑我了,還不是多虧大家的幫助。”

唐婉急忙解釋道:“這回可跟我和何小姐冇有一點的關係,所有的事情都是林昊想出來的,如果你真要感謝的話,還是感謝林昊好了。”

淩映雪向林昊走了過去,看著受傷頗重的林昊問道:“你感覺怎麼樣?”

林昊說道:“身體冇什麼大礙,隻不過是覺得有些脫力而已,可能是體力都用光的問題,生命冇有危險。”

淩映雪點點頭:“那就好,能把徐榮和陸飛一網打儘,你居功甚偉,我會向組織上將你的努力彙報清楚的。”

林昊伸出手拒絕道:“我之所以幫助你們並不是為了什麼功利,隻不過是想儘快解決這件事情罷了,所以,在報告裡你還是將我抹去吧,我並不喜歡出現在這種檔案裡。”

淩映雪先是一愣,繼而微笑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不強求,不管怎麼說,我都要謝謝你。”

話音剛落,兩輛急救車趕到,將受傷的顧源、狗子、龍修、血痕、血刺五個人相繼抬上車,向醫院行駛而去。

淩映雪再一次看向林昊:“難道你真的不打算去醫院嗎?”

“醫院一會再去也不遲,如果冇有看到徐榮鋃鐺入獄,我也不會放心入住的。”

淩映雪環顧一週,發現並冇有東子的身影,便問道:“我記得顧源身邊有一個忠心耿耿的人,叫東子是吧,我怎麼冇有看到他?”

見淩映雪提到東子,所有人的臉上都滑過一絲失落。

鬱雨晨小聲的說道:“東子、東子他死了。”

淩映雪聞言大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東子為了保護顧源的安全,被徐榮生生的打死。”

淩映雪在憤怒之餘對東子也產生了一絲的敬佩之情:“坦白說,之前我一直對他冇有什麼好感,隻是認為他是一個頭腦簡單的保鏢,不過從現在看來,他不僅僅是一個保鏢那麼簡單,更是一個值得我們尊敬的人。”

在淩映雪的安排下,東子的屍體也被抬上車,準備拉往醫院。

林昊手指向不遠處:“你也把那具屍體帶走吧。”

淩映雪順著林昊所指的方向走去,才發現是田靜的屍體:“像這種助紂為虐的人,冇有資格和東子一起走。”

“她並不是死在我的手裡,而是死在陸飛的手上。”

“冇想到陸飛已經喪心病狂到這種地步,連自己人也不放過。”

雖然淩映雪嘴上叫罵著,但仍然安排人將田靜的屍體抬了下去,和東子的屍體一起拉往醫院。

林昊看著漸行漸遠的救護車說道:“雖然我們現在已經消滅掉了徐榮和陸飛的大部分實力,不過他們兩個還冇有捉到,還不能掉以輕心。”

淩映雪露出自信的笑容:“陸飛那邊你就不用擔心了,我都已經安排好了。”

所有人絲毫不理解淩映雪話的意思,迷茫的坐上警車,向著徐家的方向行駛而去。

陸飛急忙從車上跳了下來,徑直來到自己的辦公室,收拾起現金和銀行卡,從抽屜裡拿出一把手槍,彆在身體後麵,隨後走向研究室。

當陸飛帶著心腹來到研究室的時候才發現,這裡像是被人洗劫過一樣,混亂不堪,而天眼集團的所有保安都守在這裡,似乎在等待著某一個人。

陸飛看著狼藉的研究室不由大怒,厲聲訓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們這麼多人難道連一個小小的研究室都保護不住嗎?”

麵對陸飛的訓斥,所有人都慚愧的低下了頭。

這時,一名保安勇敢的站出來說道:“陸總,不是我們保護不了,來的人是警察,我們也有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陸飛走向保安,毫不猶豫的一巴掌打在其臉上:“媽的,警察又能怎麼樣,那個娘們帶了多少人,有你們人多嗎?”

保安猶猶豫豫的說道:“她帶了五六個人。”

陸飛氣的原地跺起腳來:“媽的,五六個人就把你們這些人給嚇住了?”

“陸總,雖然他們人少,不過他們手裡有槍啊,再說,我們就算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和警察發生正麵爭執啊?而且亮哥也死在了他們的手裡。”

說著,四名保安將已經變冷的屍體抬了出來。

看著亮哥的屍體,陸飛厭煩的擺擺手:“趕緊給我抬下去,真是晦氣!”

陸飛似乎冇有注意到,所有保安的表情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陸飛把問題重新抬了回來:“有槍又能怎麼樣?你們這麼多人就算她們一槍打倒一個,我還不信都能把你們殺死,怎麼可能平白無故的放走她們?”

陸飛的話再一次讓所有保安的希望憑空擊潰,無話可說。

陸飛越說越氣,拔出手槍,對著剛剛與自己對峙的保安腿上開了一槍,保安發出一聲慘叫,抱住大腿,坐在了地上。

麵對此時此景,所有人不由得一驚,對陸飛徹徹底底失去了信任。

陸飛這時才注意到所有人的臉上都掛上了一種失望的心情,陸飛並冇有太放在心上,而是傲慢的說道。

“從現在開始,我要求你們不惜一切代價守住研究室,就算林昊親自帶人來了也要保住這這裡!”

“陸總,那麼您呢?”

“媽的,老子去哪裡還不用向你們進行彙報吧?我交代你們的任務給我完成就好,剩下的我自己有打算!”

“陸總不會是想逃跑吧?”

“我猜差不多,大家看看陸總胳膊上夾著的包,估計他那個包裡都是錢。”

“真是冇想到陸總竟會是這樣一個人,把我們丟下,一個人逃跑。”

“這樣的陸總我們追隨他還有什麼意思?”

麵對著眾人的冷嘲熱諷,陸飛不免有些心慌起來,但仍堅信自己可以控製住場麵,大聲說道:“我讓你們乾什麼你們就乾什麼,怎麼那麼多廢話?如果連研究室都看不住的話,你們可以滾蛋了!”

陸飛的話音剛落,所有的保安同時向陸飛邁進過來。

看著浩大的氣勢,陸飛驚慌地問道:“你們要乾什麼,我可是你們的陸總,難道不想要工資了?”

“我們為了你可以說是赴湯蹈火,結果你呢?就因為我們冇有替你保住實驗室,竟然對我們開槍,陸總,你這樣做未免太讓我們寒心了吧?”

“你們冇有完成任務,就要受到懲罰,要怪隻能怪你們自己辦事不力!”

“好,既然你如此不念舊情,那就不要怪我們了,大家動手!”

一群一湧向前,在人群的掩蓋下,陸飛的心腹還冇有動手就被製服,陸飛看著背叛的保安,開出數槍,一個保安倒下了,另一個保安撲了上去,將陸飛緊緊壓住,無法動彈分毫。

陸飛見自己大勢已去,便安撫說道:“我知道我剛剛的言語有些過激,隻要你們肯放了我,我會給你們雙倍的工資?”

“雙倍的工資,你瞧不起誰呢?我們已經受夠了你的氣,剛剛你的一番話更是讓我們大失所望,你也不要試圖誘惑我們,無論如何我們都會把你送到淩警官的手裡!”

“什麼,這麼說來的話,你們已經和那個臭婆娘見過麵了?”

‘砰’保安毫不猶豫的一拳打在陸飛的臉上。

陸飛吐出一口痰說道:“你竟敢打老子?”

“都這個樣子了,你還以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陸總嗎?如果不是淩警官點醒我們,估計現在我們還被你矇在鼓裏!”

陸飛剛要說話,隻見視線內出現了淩映雪的身影,陸飛叫喊道。

“淩映雪,你究竟用了什麼辦法,讓我的手下倒戈而起?”

淩映雪看到眼前的這個場景,十分滿意:“我也冇有用什麼手段,要怪隻能怪你平時不注重手下人的生活,他們雖然位居保安但同樣是人,如果你不加以善待的話,很有可能會成為你的敵人,在加上你的話讓他們十分失望,這都是你自作自受!”

陸飛啞口無言,被保安從地上抓了起來:“放開我,淩映雪,你憑什麼抓我,憑什麼?”

淩映雪從身後的警察手中取出檔案夾,狠狠的甩在陸飛的臉上:“憑什麼,就憑你派人殺死楊金饒的母親我就可以當場擊斃你,而且這裡有楊金饒博士生前留下的實驗檔案,每個申請項目上都有你的親筆簽名,足夠說明這項反人類的研究是你從頭到尾一直支援下來的!”

麵對著確鑿的證據,陸飛還在殊死抵抗中:“這又能說明什麼問題?說不定是楊金饒故意誘惑我這樣做的,而且你怎麼就敢說明是我指使人殺死楊金饒的母親的?證據拿出來我看看,拿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