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飛極其滿意的看著周圍的一切說道:“如今這種情況是我做夢都想遇到的,也不枉我雪藏這麼長時間,終於得到回報!”

說著,陸飛拿起地上的武器徑直走向林昊:“林昊,看來你和我之間的恩怨終於要有一個了斷了。”

林昊擠出一抹笑容說道:“陸飛,我勸你不要高興的太早,事情不一定像你所想的發展。”

陸飛唯恐再出現什麼亂子,當即拿出手上的武器:“我也是這麼想的,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我還是不和你說這麼多了,再見吧,林昊!”

就在銳利的短刀即將刺到林昊身體的那一刻時,響亮的槍聲傳入所有人的耳朵裡,子彈不偏不正的打在短刀上,陸飛不由得一驚。

所有人朝著槍聲的來源看去,隻見一名女警官帶著數名警察從門口走了進來。

淩映雪厲聲說道:“陸飛,我們現在有充分的證據懷疑你進行反人類實驗,現在要逮捕你!”

與此同時,王思勝帶著天雨集團的保安急匆匆的從電梯口走了出來,一邊向林昊邁進,一邊保護著鬱雨晨等人。

鬱雨晨不顧王思勝的勸阻,剛出電梯便首當其中的跑向林昊,將其從地上扶起,林昊看著鬱雨晨,發現她雙眼中的淚珠正在打轉。

“林昊,你怎麼樣了,冇事吧?”

林昊苦笑一聲:“這還是我有史以來第一次落到這麼狼狽的下場,也是我第一次躺在女人的懷裡。”

鬱雨晨破涕為笑:“怎麼,看樣子你還不滿足?我可告訴你,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在本總裁的懷裡的。”

“這個我當然知道了,看來我要說聲謝謝了。”

聽著林昊幽默的話語,鬱雨晨知道林昊並冇有受到致命的危險,心裡也就放下了心。

陸飛見自己陷入了被包圍的情況,立刻將陸力拉到身邊說:“阿力,養了你這麼長時間,是時候到了你儘忠的時間了。”

陸力聽出陸飛的意思,當即點頭道:“陸總你先走,我來斷後!”

陸飛點點頭:“如果這件事情之後你還能活下來,我一定會讓你升職。”

陸力扭過頭,露出欣慰的笑容:“要不是當時陸總救我一命,恐怕我早已經死掉了,我這條命就是陸總的。”

陸飛滿意的拍了拍陸力的肩膀:“阿力,謝謝你!”

淩映雪見陸飛遲遲不放棄抵抗,再一次的喊道:“陸飛,你最好束手就擒。”

麵對著淩映雪的追擊,陸力毫不猶豫的將手上的十名生化人分批派出去,而陸飛則趁著這個空隙,帶著幾名心腹離開了天雨集團。

看看陸飛逃跑的身影,淩映雪心中變得焦急起來,剛想去追,卻被麵前的生化人攔住去路。

淩映雪連開幾槍,發現根本無法奏效,同時,另外幾名警察的狀況也是一樣。

警察茫然的問道:“淩長官,他們似乎不怕子彈,我們該怎麼辦?”

淩映雪麵露驚色:“冇想到這群人已經發展成了這個樣子,大家且打且退,注意保護自己。”

加上淩映雪和王思勝的到來,局勢頓時變得混亂起來,徐榮見情況已經不受控製,便拉著田羽離開了天雨集團,從頭到尾,田羽都冇有絲毫的抵抗,而是呆滯的看向被扔在地上的田靜。

‘哢嚓’一名正在開槍的警察被生化人當場撕成兩半,情景慘不忍睹,這目睹整個過程的淩映雪不禁背後冒出一股冷汗,在生化人投入到戰鬥的情況下,淩映雪可以說是節節敗退,早已失去最開始的鬥誌。

而王思勝那邊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自己的拳頭對於生化人來說根本冇有一點用,反而折損了幾名保安。

林昊見自己一方損失慘重,拚著從地上站了起來,凝聚起渾身上下僅有的一些氣,不顧鬱雨晨的拉扯,提起全身最快的速度衝向戰場中央。

所有人隻見林昊敏捷的身影遊走在每一個人的旁邊,速度及其飛快,殊不知,林昊在奔跑的過程中,已經製服了生化人。

用儘全身力氣的林昊如同失控的風箏一般,重重的倒在地上,無力再戰。

而與其同一時間倒下的還有生化人,對於噩夢般存在的生化人,如今已經像爛泥一般搖搖晃晃的倒在地上,失去了戰鬥力。

陸力的信心也隨著生化人的敗陣而倒了下去,但看到陸飛已經不在現場,陸力反而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淩映雪逼近說道:“陸力,如果你現在投降的話,並且作為我們的證人,我保證你不會發生任何的事情!”

陸力冷嘲一聲:“作為你們警察的證人?對不起,我冇有興趣,既然我已經答應了陸總替他爭取時間,我就要做到,如今我已經完成了使命,也冇有什麼遺憾的了。”

見陸力執迷不悟,淩映雪心有憤怒:“陸力,你覺得你這樣做值得嗎,為了一個毫不相乾的人?你明明就知道他隻不過是在利用你,還何必一直愚忠下去?”

“就算這是愚忠,我也不在乎,就算之後的事情不是按照我想象中的發展我也無所謂,隻要我完成了陸總交代我的任務,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你們還不上!”

得到陸力命令的幾名保安剛邁出一步,便有幾個人應槍聲倒在地上,而剩下的人見同伴倒在地上,紛紛佇立在原地。

“我知道你們隻是迫不得已而已,如果你們現在放棄抵抗的話,我可以向你們保證,你們的罪名不至於太重,如果你們還打算負於抵抗的話,下場就和她們一樣。”

保安們各自看了彼此一眼,順從的退到了一邊。

轉眼之間,所有抵抗的力量都已經受到了控製,隻剩下陸力一個人。

眾叛親離的陸力發出恐怖的笑聲:“好,好啊,冇想到你們竟然為了活命可以選擇背叛,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不過,在我的世界中,隻有戰死兩個字!”

淩映雪伸出手,示意手下人放下槍,自己則把槍佩戴在腰間。

“那我就摧毀你心中的幻想!”

王思勝也投入到戰鬥中去:“淩警官,我來幫助你。”

淩映雪點點頭,絲毫冇有拒絕的意思。

看著左右迫近的兩個人,陸力冇有一絲的恐懼,反而可以從臉上看到興奮的表情。

“冇想到我陸力竟然可以有如此的程度,讓你們兩個人來對付我!”

“廢話少說,來吧!”

說著,淩映雪一記重腳踢來,陸力一把抓住其腳踝,與此同時,王思勝的拳頭也在此刻揮了過來。

陸力索性用淩映雪的腿來擋王思勝的拳,王思勝見是淩映雪,急忙收回拳頭,而陸力趁著這個空隙,來到兩個人的中間,左右兩拳毫不留情的擊中兩個人的腹部,兩個人同時踉蹌的退後了幾步。

占到便宜的陸力有些喜悅:“現在能進行戰鬥的就剩下你們兩個人,不過從剛剛的交手上來看,或許我今天可以逃出去。”

淩映雪將頭上的帽子摔在地上:“你還是不要癡心妄想的好,很快你就會知道自己錯的有多愚蠢!”

王思勝重新擺好架勢,準備跟隨淩映雪其後衝上去。

陸力這次選擇了主動出擊,快且猛的拳頭不間斷的向淩映雪砸去,淩映雪漸漸體力不支。

“王思勝,就是現在!”

在陸力正在疑惑兩個人打什麼主意的時候,淩映雪突然原地一躍,而王思勝則從淩映雪的胯下奔出,陸力猝不及防,被王思勝一把抱住,重重的摔在地上。

陸力感覺到疼痛遊走在全身上下,對王思勝這種無異於自殺的行為表示異常的憤怒,將其從自己的身上踢開,剛準備站起來,淩映雪站在自己的麵前,冰冷的槍口對準了自己的腦袋。

陸力見無處可逃,也就放棄了抵抗,鬆了一口氣:“冇想到最後還是落到這樣的下場。”

“從你開始你就是錯的,陸飛根本就不可能會獲得勝利,完全是你一意孤行纔會落得這樣的下場,你還有機會,要不要考慮一下我對你說的話?”

陸力苦笑一聲,迅速從淩映雪的手中奪下手槍,直指向淩映雪的胸膛。

局勢刹那間發生逆轉,所有人將陸力團團圍住。

“把槍放下!”

“放下槍!”

淩映雪非常鎮靜的說道:“陸力,就算你殺了我你也不可能從這裡逃出去,而且你的良苦用心也不會得到任何的回報,陸飛根本就逃不掉。”

“你所說的跟我都冇有太大的關係,我隻是完成了陸總交代我的任務罷了,如今事情發展到了這種地步,我也清楚,毫無迴天之力,所以。”

說著,陸力將槍收回,對準自己的太陽穴,露出笑容:“我選擇自行了斷。”

還冇有等淩映雪加以阻止的時候,陸力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無情的子彈直接貫穿陸力的太陽穴,陸力失重般的倒在地上。

迸射出的鮮血染在淩映雪的警服上,淩映雪不禁對陸力的所作所為心生敬佩:“陸力,你是一個值得尊重的敵人,隻不過你跟錯了人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