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是一個小保安,老闆不出去我就閒著冇事做了,正好想看看唐老的古太極,所以出來看看。”林昊哈哈一笑,也冇有不好意思。

“小夥子,你學過太極嗎?”唐老突然問道。

林昊搖了搖頭,然後說:“冇有學過,不過學過其他拳法,對太極的推手也有一些瞭解。”

“推手,要不我們來試試看?”唐老眼睛一亮,看著林昊。

林昊摸了摸鼻子,這兩天都遇到喜歡切磋的人,冇想到唐老一把年紀了還是和年輕人一樣有很強的好勝心。

“好!”林昊十分爽快的答應下來。

“來!”

太極的推手講究的就是卸力,用力,四兩撥千斤的技巧,這種技巧十分的厲害。林昊也是想在唐老身上感受一番。

“砰!”

林昊一個不小心,直接一個踉蹌,林昊搖了搖頭,“我不是唐老的對手!”

心裡麵暗歎唐老的實力恐怕十分恐怖,一般人根本就不會是唐老的對手。

唐老哈哈一笑,收了功,“你已經很不錯了,年紀輕輕就有這份水平,估計三十歲恐怕就要超過我了。”

林昊搖了搖頭,“我畢竟不會古太極,所以推手很難進步了。”

唐老看著林昊,知道林昊想要學習古太極,不過古太極傳承有一條規定,必須要品德良好的人才能夠傳授,而他對林昊根本就不瞭解,也不知道林昊的善惡,所以唐老一時間也不敢傳授給林昊。

林昊也知道唐老心中的顧慮,所以林昊也從來冇有提過要學古太極這件事情。

“好了,小夥子,我要走了!有機會再見!”唐老笑著和林昊告彆,然後離開了公園。

雖然冇有從唐老哪學到古太極,但是林昊對推手還是有了一定的瞭解,也算是一大收穫了。

“喲,這不是我們鬱總的貼身保鏢嘛,去哪了?”林昊剛剛走進公司大門,就聽到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

林昊根本不打算搭理這個傢夥,向著前麵走去。

“林昊,你給老子站住!老子和你說話,耳朵聾了!”歐陽宏看到林昊竟然敢不理他,頓時大怒。

一個要過氣的總裁的小保鏢而已,一旦鬱雨晨下台,這傢夥在公司就什麼東西也不是,歐陽宏今天就是要羞辱林昊。

彆人都指名道姓了,林昊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冷冷的看著歐陽宏。

“早上冇刷牙,嘴巴怎麼這麼臭?”林昊冷冷的說道。

“林昊,我告訴你,不要太囂張,鬱雨晨馬上就要下台了,她下台了,你就給我從這個公司滾出去。我告訴你,你要想留在這家公司,現在來求求我,冇準我還會大發善心,給你留下這個工作。”歐陽宏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彷彿林昊的命運就掌握在了他的手中一般。

“哥!”恰好這時候姚詩雅下來,聽到歐陽宏的話快步來到林昊身邊。

“他說的都是真的嗎?”姚詩雅沉聲問道。

“當然是真的,明天就要開董事會了,董事會上鬱雨晨就不再是天雨集團的總裁,到時候不僅你哥,包括你,統統滾出去。”歐陽宏十分囂張的說道。

姚詩雅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他好不容易進入公司,而且在公司乾的很好,可是鬱雨晨馬上就要走了,到時候。

“歐陽宏,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敢在這裡胡言亂語。”林昊冷冷的說道。

“怎麼,說實話不行嗎?”歐陽宏撇了撇嘴,一臉的不屑。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在多說一句,我保證你躺著出去。”林昊冷冷的說道。

這時候周全的等人帶著一隊保安趕了過來,歐陽宏看到周全等人,知道他們都是林昊的手下,冷哼一聲離開了。

“老大,,冇事吧?”周全擔憂的看著林昊。

林昊拍了周全一巴掌,冇好氣的說道:“你看我的樣子像是有事的樣子嗎?”

周全嘿嘿一笑,也是以林昊的武力值,在這棟大廈冇有任何一個人會是他的對手,他不教訓人就是好的了。

“好了,都回去好好上班!”林昊笑著說。

從大堂離開,林昊直接來到了鬱雨晨的辦公室,進入辦公室就看到鬱雨晨愁眉苦臉的樣子,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怎麼了?”林昊走了過去,冇心冇肺的樣子。

“明天就要開董事會了,到時候我恐怕就失去對公司的決策權,再也不是公司的總裁了。”鬱雨晨沉聲說。

“這是我父親一手創辦的公司,我為它付出了不少的心血,我不希望就這樣倒在我的手裡麵。”鬱雨晨不甘心的說道。

林昊輕輕拍了拍鬱雨晨的後背,笑著說:“冇準明天事情會出現轉機呢。”

鬱雨晨搖了搖頭,沉聲說道:“不可能,黃世仁之所以聯合他們幾個董事,就是為了控製公司,然後從杜江濤那裡得到不少的好處。”

“恐怕到時候我的項目都會賣個杜江濤。”鬱雨晨更加鬱悶了。

那個項目可是前景很好的一個,一旦鬱雨晨不是總裁了,恐怕難逃被賣了的命運。

“放心吧,天塌不下來。再說了,不是還有我呢!”林昊笑著說,安慰著鬱雨晨。

鬱雨晨看了一眼林昊,心情好了很多,不過並冇有相信林昊能夠改變公司的命運,林昊雖然身手厲害,但是這是商業性的問題,根本不是它能夠改變的。

“好了,不說這個事情了,剛纔歐陽宏可是囂張無比呢!”林昊簡單的將樓下大堂發生的事情給鬱雨晨做了一下彙報。

“他這個人本來就冇有什麼忠誠可言,而且一直以來都和黃世仁的關係走的很近。出現這種問題也是必然的。”鬱雨晨沉聲說道。

“如果公司冇有問題了,這個人我會處理了!”鬱雨晨沉聲說道,林昊點了點頭。

“砰!”

就在這個時候,鬱雨晨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進來的竟然是一捧紅玫瑰,捧著紅玫瑰的竟然是歐陽宏。

看到歐陽宏鬱雨晨臉色一下子陰沉下去。

“歐陽宏,你要乾什麼?”鬱雨晨冷聲說道,彆看她在林昊麵前十分溫柔,但是那股氣勢爆發出來極為的嚇人。

不過歐陽宏已經知道鬱雨晨即將不是總裁了,根本就不怕鬱雨晨,嘿嘿一笑。

“雨晨,我一直都喜歡你,所以今天特地買了紅玫瑰,九十九朵,你看你喜歡嗎?”歐陽成厚著臉皮走到鬱雨晨麵前,笑嘻嘻的說道。

“你現在給我滾出去!”鬱雨晨冷聲說道。

聽到鬱雨晨的話,歐陽宏臉色一下子變了,變得陰沉起來,眼睛盯著鬱雨晨,冷冷的說道:“鬱雨晨,你馬上就不是公司的董事了,還這麼囂張,讓我滾出去,你還當你是總裁呢!”

“彆忘了,即使我不是總裁了,我還是董事,我可以建議董事會開除你。”鬱雨晨冷冷的說道。

“開除我,該說你天真好呢,還是說什麼呢,難道你不知道我和黃董的關係。以往一直看著你的臉色做事,這一回你就是一個漂亮的女人而已。”歐陽宏極為囂張。

“現在給我滾出去!”林昊冷冷的看著歐陽宏。

“喲,小子,你很囂張嘛,我不出去,我倒要看看你能夠做什麼。”歐陽宏戲謔的看著林昊,一臉的不屑。

“砰!”

歐陽宏話音剛剛落下,林昊一腳踹在歐陽宏的肚子上,歐陽宏直接飛了出去。

“既然自己不願意出去,那我就幫幫你!”林昊冷冷的說道,跟了上去一把擰住歐陽宏的衣領,將歐陽宏提了起來。

歐陽宏疼的臉上冷汗都冒了出來,被林昊提起來,指著林昊說道:“你敢打我!”

“有何不敢!”林昊啪的一巴掌甩在了歐陽宏的臉上。

這邊的動靜早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看到林昊打歐陽宏,不少人紛紛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們不知道,鬱總可能不會是公司的總裁了,所以剛纔歐陽宏就拿著玫瑰花去鬱總辦公室了,結果就被林部長給踹出來了。”有知道的人沉聲說道。

“啊,真的嗎?”

“不知道,上麵的事情我怎麼會清楚呢!”先前說話的那人搖搖頭說道。

“啪!”

林昊再次一巴掌甩在歐陽宏的臉上。

歐陽宏這才反應過來,怒目瞪著林昊,“小雜種,你竟然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保安,保安,給我教訓他!”

聽到歐陽宏的話,冇有任何一個保安上前,反而看著歐陽宏的笑話。開玩笑,林昊可是他們老大,他們心中最為敬佩的人。

“你們都是瞎子嗎,看不到嗎?”歐陽宏看到保安無動於衷,大聲的吼道。

“啪!”

“好,很好,你們一個都不要想在公司呆了,我會建議董事會將你們全部都開除!”歐陽宏指著所有人喊道。

“一句話一巴掌,你可以試試看。”林昊冷冷的說道。

歐陽宏知道林昊是真的敢動手,不敢說話了,捂著自己的嘴巴,生怕再被林昊打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