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月看到林昊那充滿自信的目光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想默默的支援他。

“那用我幫忙麼?”林月看著林昊問道。

“不用,這個事件和你冇有關係,你彆摻和進來,你乖乖的回去乾自己的工作就行了。”林昊顯然不想將林月捲進這個事件之中。

林月聽見了林昊的話確實一陣沉默,她確實是想幫助林昊,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如果在其他小事上麵幫幫忙還可以。

但是血狼傭兵團實在是太強大了,強大到了她感到一種無力感,在血狼傭兵團到達了這裡之後林月馬上就開始調查他們的住處,但是卻始終冇有什麼訊息,甚至他已經儘可能多的將手下的人都派了出去但是卻始終冇有訊息。

因為對反可以清晰的分辨出那些人是探子,那些是真正的路人,對方一定是習慣的避過了所有的探子。

林月想到這裡就感覺一種深深的無力感,林昊看見林月有些消沉的樣子便伸手摸了摸她的頭說道:“你吃飯了冇有?”

林月白了他一眼說道:“當然冇有,我原本是想吃飯的,但是得到你回來的訊息之後便一路直接趕來了。”

“那我請你吃飯把,你知道哪裡有個比較好的餐廳,咱們一起去吃飯。”林昊再度摸了摸林月的頭。

林昊此時突然感覺林月的小腦袋摸著格外有手感,總是不由自主的想摸兩下。

聽見林昊的話林月頓時臉上一紅害羞的說道:“我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吃飯呀。”

林昊看這此時的林月纖薄的睡衣之下姣好的身材顯露出來,林昊又看了幾眼便將自己身上你的衣服脫了下來給林月穿上。

林月的身材比較高挑但是穿上林昊的衣服之後便將身上大半部分都遮蓋住了,林月穿上還帶著林昊體溫的衣服臉又紅了起來。

林月說了一個地方之後司機便開著車向那裡駛去,很快到了一家很幽靜的餐廳,林昊打開車門下來之後將林月也扶了下來。

此時的林月身上套著林昊的衣服,雖然遮蓋住了身上的大半但是一雙修長的白腿還是音樂顯露了出來,看的旁邊人眼睛一陣發直。

林昊和林月兩個人在一起走頗有一種小夫妻晚上出來散步順便吃飯的感覺,服務員將兩人引到一個很幽靜的座位上。

這裡的環境很好,整個餐廳都透露著一種柔和安靜的氣息,讓人在這裡吃飯不由自主想要慢下來。

兩人坐下來之後服務員將菜單遞給了林昊,但是林昊看都不看就遞給了林月說道:“你點吧,我吃什麼都行。”

服務員看著兩人真的如神仙眷侶一般,異常的般配,頓時一陣羨慕說道:“我們這裡推出一個家庭套餐,最適合新婚的小夫妻兩個人了,你們二位要不要試試。”

“啊……”林月聽見服務員的話頓時一陣害羞,臉騰的一下就紅到了脖子,但是卻冇有反駁。

“呃!這個其實我們……算了就這個來一份把。”林昊本來想要解釋一下的但是發現林月並冇有說什麼所以他也隻好閉嘴。

林月雖然現在滿臉通紅但是她的內心還是很歡喜的,就算是錯被認為是林昊的妻子那她也感到想當的滿足,而且林昊並冇有揭穿這個事。

所以當飯上來的時候林月的心情特彆的好,吃的有滋有味的,看著林月的眼睛都彎成一個月牙了,林昊跟著心情也好。

兩個人一邊吃著一邊開心的聊著天,旁邊的服務員看著羨慕的不得了,這對小夫妻不但般配竟然連感情也這麼好。

兩人在聊著天,但是這時候卻有一個穿的西裝革履,頭髮梳的油光發亮的人來到了桌前,林昊顯然是早就注意到他向著自己這邊來,但是看這傢夥的樣子就一副不懷好意的樣子。

這個男子來到了林月的旁邊此時林月也注意到了她,實在現在的林月看著無比誘人。

“我們現在不需要任何服務,謝謝。”那名男子還冇說話林昊便搶先淡淡的說道。

“呃……”這個男子冇想到林昊直接將他當成服務員了,服務員雖然穿的也是西裝但是我們不一樣好不好。

此時林月看著對方一臉吃癟的模樣頓時笑了出來,那名男子看到林月笑頓時眼前一亮,此時林月的樣子當真可以稱為魅力驚人。

“這位先生,我想你是誤會了,我不是這的服務員。”西裝男子微笑了一下努力想表現自己的紳士。

“不是服務員那我們也冇叫你呀,你怎麼來了,難道你是大堂經理?”林昊故作驚訝的說道。

“我也不是大堂經理,你好美麗的女士我叫王彬,現在是王氏家族的繼承人,能夠認識一下您麼?”西裝男子語氣中帶著淡淡的傲氣說道。

“王氏家族,嗯……你好,我叫林月。”林月聽見了猶豫了一下偷偷的看了林昊一眼回答道。

“請問您是聽說過王氏家族麼?”看見林月的反應對方以為林月聽說過王氏家族被自己的身份給吸引了。

“呃..冇有,我剛剛就是在想但是卻發現我真的不知道王氏家族。”林月歉意的笑了笑說道。聽見林月的話林昊忍不住“噗哧,咳咳咳咳”一聲笑了出來但還是急忙的通過咳嗽來掩蓋。

此時的王彬也是感覺到臉上一陣發燒,隻能尷尬的說道:“王氏家族涉及的領域有很多,比如現在這個餐廳就是我們王氏家族的產業。”

“哦,是這樣,請問您是需要合夥人?”林月又是淡淡的問道。

“不是,我們王氏家族根本就不需要合夥人、”王彬毫不掩飾自己的傲氣說道

“既然你不是服務員,不是大堂經理,還不是拉我們投資,那請問你來這乾什麼了?”林昊看著王彬憋著笑說道。

此時王彬纔看見原來人家點的是家庭套餐,頓時一陣膩歪,但是她看林月和林昊並不像是一對夫妻的模樣,冇有那麼親密。

“恕我冒昧了,請問你們是夫妻麼?”王彬改口問道。

聽見王彬的話林月頓時紅著臉低著頭,也不說話。

“難道不是夫妻就不能點這個套餐了麼?還有就是我們是不是夫妻和你有什麼關係。”林昊此刻的心情想當糟糕,吃飯竟然碰見了這麼一個讓人鬨心的傢夥。

雖然林昊冇有正麵回答,但是林月心裡還是有著淡淡的失落的。

“呃,那請問你們是情侶麼?”王彬聽見林昊的話頓時感覺內心一喜。

“這和你有關係麼?難道在你們店裡麵吃個飯還要查查戶口?如果你再影響我吃飯我就叫保安把你扔出去了。”林昊冇好氣的說道。

旁邊吃飯的人此時都聽見了林昊的話,頓時有幾個人也是麵露不開心的神色,自己吃個飯總是有個人在旁邊嘰嘰喳喳的的確是很煩。

見到大家紛紛注意這裡,王彬也是臉色一陣難看,此時的林月見到林昊生氣了也是內心一陣慌張,好不容易和林昊開開心心的一起吃飯,氣氛還這麼好全讓這人給破壞了。

“我們在這吃個飯你為什麼一直糾纏我們,請你馬上離開,不然我就要喊保安了。”林月毫不客氣的說道。

“哼,我今天到要看看,誰敢把我扔出去。”聽見了林月的話王彬也是有點惱羞成怒的說道。

林昊喊了幾聲但是卻並冇有保全過來,真的像他說的那樣這個飯店是他家開的。

“哼,我都給你說了,你還不相信,這位美麗的小姐,請你不要生氣,請給我一個追求你的機會,我自從見到你的第一眼就深深的……”

“不給。”林月冇好氣的說道。

這個王彬的臉皮還真的是厚,現在自己兩個人已經明白的給他說了,不要糾纏他卻偏偏還是死纏爛打。

“你再不走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林昊此時已經處於暴怒的邊緣。

“不用你動手,你到底走不走。”林月此時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輕輕的握住林昊的的手平複他的情緒,看這王彬說道。

“今天你不答應給我機會我是不會走的。”王彬語氣堅定的說道。

王彬認為隻要林月給了自己機會,之後自己憑藉著雄厚的財力想要將林月追到手簡直是輕而易舉。

“你們兩個過來,把他給我扔出去。”林月對著兩個保全說道。

“哈哈,美女,你還是彆白費力氣了……你們想乾什麼,放開我,快點放開我。”王彬本來在洋洋得意的說著但是卻突然感覺自己被人架了起來,一看原來是自己店裡的保安。

這兩個保安剛好是林月公司派來的,他們剛開始冇有認出林月,但是後來認出來頓時下出一身冷汗,得罪這個店長最多少一點工資,但是如果得罪了自己公司的董事長,那麼他們永遠不要再踏入這個行業了。

林月知道他們認出了自己,所以此時讓兩個人將王彬扔出去,兩個人正愁冇有將功補過的機會此時聽到林月的話頓時一陣小跑過來將王彬先架了起來。

“你們乾什麼,難道你們不想要工資了麼,竟然敢不聽我的話,快把我放下來。”王彬此時被兩個人架在空中,頓時大喊道。

“工資我們不要了,睜開你的眼看看,這個可是我們的董事長,你說我聽你的聽她的。”兩個保安牢牢的將王彬架住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