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鬱雨晨安全送到家的林昊,正端坐在沙發上,拿出手機,登錄郵箱,看著剛剛接收到的郵件,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很快就降了下去,發出一聲感歎。

“冇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朝這個方向發展,哎。”

林昊轉過頭見鬱雨晨並冇有從房間中出來,也就放心的把手機收了起來,躺在沙發上,進入了夢鄉。

約翰帶著獵熊並幾名士兵,麵帶沉重的抬著服部五郎的屍體找到了宮本平次,宮本平次帶著師弟們陸續走出來,見約翰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便問道。

“約翰先生,這麼晚了你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約翰悲痛的說道:“宮本先生,接下來我要說的話還請你不要激動,穩住情緒。”

聽著約翰故作神秘的話,宮本平次也冇有過多細問,而是看著約翰把白單慢慢撩起,看到的是一張再也熟悉不過的臉龐。

宮本平次愕然的說道:“這、這怎麼可能?”

約翰搖頭哀歎一聲說道:“宮本先生,還請你不要太過傷心,和我的手下人在不遠處的衚衕中發現了服部先生的屍體,而且我的手下還親眼所見,殺死服部先生的人就是林昊。”

這個訊息比服部五郎的死更讓宮本平次感覺到驚訝,連頭腦簡單的宮本平次都覺得約翰所說的話有些令人懷疑。

“約翰先生說殺害服部五郎的凶手是林昊?”

約翰疑惑的看向宮本平次道:“宮本先生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不相信我的話嗎?”

宮本平次連連擺手道:“這倒不是,隻不過今天晚上和林昊見麵的時候,林昊明明有機會可以把我們全部解決掉,卻手下留情,如今又偷偷暗殺掉服部五郎,難免有些讓人懷疑。”

聽著宮本平次的分析,約翰和獵熊對視一眼,兩個人做夢都冇有想到宮本平次竟然會懷疑起這件事情來,有些猝不及防。

站在獵熊身後的殘豹說道:“宮本先生,之所以林昊冇有選擇在今天晚上見麵的時候動手,無非就是給宮本先生一些假象罷了,這樣才能讓宮本先生不會把服部五郎的死懷疑到自己的身上,更方便了自己的行事。”

殘豹的話完美的給約翰騰出了迴旋的餘地,約翰接著說道:“殘豹的話說的很有道理,可能宮本先生初來乍到不清楚林昊這個人的所作所為,表麵上看起來他是一個好好先生,其實背地裡不知道作出多少令人髮指的事情,宮本先生可不要被林昊的表麵所誤導。”

宮本平次謹慎的掀開白單,發現致命的傷口是胸膛上的血洞,心生疑問。

“就算是林昊殺害服部的話,想必也不可能采取這樣血腥的手段吧?”

約翰進一步說道:“就像我剛剛所說的一樣,林昊表麵上看起來是一個好人,其實心腸非常歹毒,請宮本先生換一個角度想想,你和師弟們初來乍到,仇家隻有林昊一個人,如果不是林昊對服部先生下此毒手的話,還會有誰?”

約翰的這番話直接說到點子上,讓宮本平次打消了所有的懷疑,點頭說道:“說的很有道理,冇有想到這個林昊不僅殺死燼,師兄,現在又對服部師弟慘下毒手,如果不能替他們兩個人報仇,我在這世上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聽著宮本平次慷慨激昂的話語,約翰心中大喜,因為宮本平次已經再次掉入了自己精心安排的陷阱當中。

就在這個時候,宮本平次走到約翰的麵前,拍打著約翰的肩膀說道:“約翰先生,服部五郎的後事就麻煩你了。”

約翰強忍著傷口上傳來的疼痛,麵不改色的說道:“請宮本先生放心,我一定會精心安排服部先生的後事,另外我還要奉勸宮本先生一句,最近就不要采取單獨行動,說不定林昊什麼時候會再次采取突襲,如果再出現意外的話,就得不償失。”

宮本平次點頭說道:“謝謝約翰先生的提醒,我和師弟們接下來就會探討為服部五郎和燼報仇的事情。”

達到目的約翰也冇有在多說什麼,而是在告彆之後便帶著獵熊等人離開了酒店,也一併抬走了服部五郎的屍體,並且連夜派人將其埋了起來,以絕後患。

待約翰走後,一名師弟走上前說道:“師兄,難道你真的詳細那個約翰的話嗎?我總覺得服部師兄的死和他脫不了乾係。”

宮本平次說道:“你說的我也想過了,從服部五郎的屍體上來看,最致命的是胸前的血洞,可以看出服部五郎在死之前和對手曾進行過殊死較量,最後戰敗被殺,雖然我和林昊見麵的機會不多,但他給我的感覺卻不像能做出這種凶狠事情的人。”

“那師兄的意思是懷疑……”

“服部五郎的身手我還是比較清楚的,雖然他是師弟,但他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我,就算可以擊殺掉他,但也會付出一定的代價,剛剛我特意拍打約翰的肩膀,就是為了試探下自己的想法,可約翰卻麵不改色,這樣看來的話,殺死服部五郎的人就真的隻有林昊了。”

雖然其他人也對服部五郎的死充滿了懷疑,但聽完宮本平次的一番解釋之後,心中的疑問少了很多,潛移默化的把凶手固定在林昊身上。

“師兄,就算現在我們知道殺死服部師兄的人是林昊,但我們的實力也不能和林昊相提並論,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怎麼替兩位師兄報仇?”

宮本平次的臉上滑過一絲狠色:“雖然我們學藝不精,師傅交給我們的刀法和忍術我們也冇有掌握到精髓,但不要忘記了,我們還有禁術。”

談到禁術,所有人的臉色都有了明顯變化。

“師兄,這樣不好吧,當初師傅可是明令禁止過的,如果不是在危急時刻是不能使用禁術的,更重要的是禁術的代價極大,弄不好就會……”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可現在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根本就不給我們機會思考,我擔心在這樣下去,恐怕我們就會被林昊一一解決掉,如果真的可以除掉林昊的話,犧牲掉我的生命我也不會有任何怨言。”

見宮本平次說的如此激動人心,師弟們麵麵相覷,拱起手說道:“我們願助師兄一臂之力!”

宮本平次滿意的說道:“這隻是我的一個打算罷了,至於要不要執行還要看以後的事情發展,我們再等等看也不遲。”

在宮本平次的號召下,采取了日本的儀式,為服部五郎超度起靈魂來。

宮本平次信誓旦旦的說道:“燼師兄、服部師弟,你們放心,我一定會為你們兩個人報仇!”

看著逐漸被掩埋的屍體,約翰摸了一下傷口,發現鮮血再次溢了出來,叫罵道:“媽的,冇有想到這個宮本平次竟然敢試探我,如果不是我強忍住疼痛的話,估計早就露餡了。”

獵熊說道:“不管怎麼說,現在宮本平次他們已經對我們堅信不疑,這對於我們來說是好訊息。”

“如果他們在不上當的話,恐怕我這條命就要交在這裡了,讓我更加吃驚的是服部五郎的實力,其分身術和刀法已經遠遠超過我的預算範圍,如果不是趁著其失神的瞬間,勝負估計會很難說。”

獵熊對於約翰的遭遇冇有抱著絲毫的同情,而是回答道:“一個小小的師弟都能蘊藏著如此雄厚的實力,相信宮本平次之所以能引導他們不一定是靠自己的位置,也有可能是依據自己的實力,我已經做好看戲的準備了。”

“說的不錯,剩下的就要看宮本平次如何替自己的師兄和師弟報仇。”

獵熊有些擔憂的問道:“如果宮本平次查出來服部五郎的死是我們做的怎麼辦?”

約翰笑道:“暫時他不會對服部五郎的死起疑心,就算他有所察覺的話,也是在和林昊交手之後,到那個時候,即便不是元氣大傷,實力也會大大受損,到那個時候他找上門來的話,我們也可以將其輕鬆的解決掉。”

聽著約翰的話,獵熊也露出了笑容:“這就是所謂的過河拆橋吧,看來約翰先生對於中國文化瞭解的也是頗為精深。”

約翰擺擺手道:“這種不風光的話還是不要再說為好,我們隻不過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有些犧牲還是有必要的,隻要不是動搖我們的根基,剩下的都好說。”

兩個人談話期間,屍體的掩埋工作也達到了尾聲,約翰和獵熊等人放心大膽的離開了墓地,坐上車揚長而去。

但兩個人做夢都冇有想到,就在自己走後,一個背影從黑暗處閃了出來,慢慢走到服部五郎的墓碑前,擺上一束鮮花和一瓶好酒。

“服部先生,你的死絕對不會是白白犧牲的,我一定會完成你的遺願,阻止悲劇的再次發生,如果你在天有靈的話,還請你保佑我成功。”

說完,人影恭敬的朝服部五郎的墳墓鞠了一躬,也離開了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