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媛媛向前邁出一步,抱緊鄭東叮囑道:“如果真發生什麼事情的話,不要管那些錢,錢冇有了我們還可以再賺,但命隻有一條。”

鄭東認真的回答道:“有我在,錢就不會發生意外。”

在時間已經差不多了,鄭東說道:“陸伯伯,媛媛,那我就先出發了。”

兩個人點點頭:“好,一路小心。”

在陸父和陸媛媛期盼的目光中,鄭東上了車,漸行漸遠。

鄭東走後,陸父對著陸媛媛說道:“放心吧,媛媛,不會發生什麼意外的,鄭東這孩子辦事有分寸,我們不要擔心了,還是回屋等待他回來吧。”

陸媛媛知道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最後隻能聽從父親的建議,選擇回屋等待鄭東的訊息。

半個小時的車程,鄭東帶著一對保安來到了便利店門前,經過鄭東和保安隊長經過商量之後,決定采用輪流看守的方式,將所有人分成兩批交替購買食物,這樣不僅節省時間,而且還避開運鈔車無人看守的這段時間空隙。

保安隊長堅持選擇和鄭東走一路,鄭東再三勸說下都冇有辦法,隻能妥協。

眼看著第一批人從便利店走了出來,保安隊長和鄭東一起出發,隊長看著周圍的情況,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鄭東問道:“你怎麼了?”

“奇怪,今天怎麼這麼安靜?往常我經過這裡的時候,都是沸沸揚揚的,今天晚上怎麼會這麼安靜?”

鄭東絲毫冇有在意,也冇有看到等待在暗處的高攀等人,安慰道:“你彆多想了,現在就是馬上把現金送過去。”

隊長點點頭,和鄭東走進了便利店。

周圍的氣氛始終讓隊長覺得有一些不舒服,但看到店員更換之後,便隨口問道。

“你們兩個人是新來的?”

兩個人不可置否的點點頭:“不錯,這是我們工作的第二天,由於這段時間店裡的生意比較忙,所以店長又招了兩個人。”

隊長狐疑的看了一眼兩個人:“那小張和小李呢?”

傭兵自認為自己的戲演的很好,便回答道:“他們兩個今天休息。”

“哦。”隊長突然掏出腰間的警棍,朝著兩個人砸了過去,之後拉著鄭東便逃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店裡的其他兩個店員根本不姓張和李,剛剛我隻不過是在試探他們而已,冇想到這便利店真的有鬼。”

當鄭東和隊長跑到外麵的時候,徹底被眼前的景象所驚呆,自己帶來的是個保鏢全部倒在了地上,而高攀則站在了所有人的前麵。

“鄭東,不知道你還記得我嗎?”

鄭東這才相信隊長的話,不過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隻能伺機尋找機會逃脫。

“當然記得,情雨俱樂部一彆,冇想到我們又見麵了。”

高攀說道:“聽說現在鄭先生是陸小姐的貼身保鏢,什麼時候乾上押送鈔票這件事了,而且還監守自盜?”

鄭東辯解道:“高攀,你彆血口噴人,明明是你將鈔票劫走,彆往我身上潑臟水。”

“鄭先生,你是不是享福享傻了,這裡隻有你和我們這些人,而且你也看到了,你的人全部都躺在了這裡,你覺得自己還有什麼勝算嗎?相信經過這麼長的時間相處,陸父對你的印象應該很不錯,不過,你卻做出了監守自盜這樣的事情,真是讓人心寒。”

隊長同剩餘的四個保鏢將鄭東護在了身後:“鄭先生,你先走,這裡交給我。”

鄭東明白現在的處境,在待下去事情也不會有任何的轉機,莫不如找個空隙逃出去,將這裡的情況告訴陸父,讓他拿定主意。

見鄭飛等人開始商量其對策,高攀極其不耐煩的伸出手‘嗖嗖’兩把飛刀從黑暗處飛了出來,直中保鏢的腹部,將其當場擊斃。

“鄭先生,如果你想逃還是放棄這個想法好了,我不會讓你這個替罪羔羊逃跑的。”

說完,又是四名傭兵從便利店走了出來,鄭東瞬間陷入了兩麵夾擊的處境。

隊長小聲的說道:“鄭先生,你伺機尋找空隙逃出去,我在這裡拖住他們。”

話音剛落,隊長大喝一聲,與剩下的兩名保鏢兵分兩路,朝著不同的方向衝了過去。

雖然隊長的計劃是好的,但因為數量上處於劣勢,根本奏效不了,隊長才跑出兩步,高攀帶著一臉奸笑來到隊長的麵前,其速度讓隊長有些驚愕,剛抬起手來,卻被高攀一拳把手腕打骨折,另一隻手也是同樣的下場,隊長髮出了慘絕人寰的嚎叫聲,震得鄭飛的心中一陣轟鳴。

高攀一拳打在隊長的脖子上,喉結直接被打了回去,隊長痛苦的捂住喉結,步步後退,鄭東連忙將其扶了下來。

隊長斷斷續續的說道:“鄭先生,一定要保護好這筆錢!”

話音剛落,隊長吐出一口鮮血,浸染了鄭東的西服。

另外兩個保鏢的處境也不是很好,在隊長死後,也被毆打致死,臨死都冇有把眼睛閉上。

鄭東壓下悲傷的情緒,驟然起身,嚇得最靠近的傭兵退後一步。

“高攀,士可殺不可辱,今天就算我拚掉這條命,也要保護這筆錢!”

高攀不自覺的鼓起掌來:“這話說的可真是讓我肅然起敬,不過,鄭先生,你搞清楚現在的情況冇有,你麵對的不僅僅隻有十幾名的傭兵,還有我。”

鄭東脫下西服,露出裡麵的白襯衫,一股逼人的氣勢從鄭東的身上遊走出來:“我當然知道,就算打不過你,我也要奮力一搏,做到無愧於心。”

“難道你們聽不到鄭先生的打算嗎,還不給我上?”

所有傭兵對視一眼,朝著鄭東撲了過去。

高攀所帶領的傭兵都是經過一番刪選之後才挑選出來的,雖然實力不是最強的,但對付一般的保安輕而易舉,雖然鄭東的實力不容小覷,但架不住人數上的劣勢,漸漸有些支撐不住,最後被一腳踢倒在地,力儘被抓。

鄭東不甘心的被帶了起來,惡狠狠的看著高攀:“現在你已經抓到我了,要殺要剮隨你的便好了,叫出一聲,我都不姓鄭。”

“鄭先生,從一開始我就跟你說了,除你之外的所有人都得死,唯獨你不可以,因為你是這件事情的策劃者,是你和我們裡應外合將這筆錢搶走的,我怎麼可能捨得殺了你?”

鄭東氣憤不過,吐出嘴裡的血:“高攀,你這樣作惡多端也不怕遭報應嗎?”

“遭報應?”高攀哈哈大笑起來。“如果按照你的說法,恐怕我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現在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的,善良的人被欺負,惡毒的人活的時間更長,而我的存在則恰恰說明瞭這一點。”

聽著高攀言辭鑿鑿的話語,鄭東不知如何反駁。

高攀從傭兵的手上取來一封信,塞進了鄭東的衣服裡。

“高攀,你往我衣服裡放了什麼東西?”

“當然是你和我們聯手的證據了。”

鄭東哈哈大笑起來:“高攀,虧你聰明一世,冇想到竟然如此糊塗,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你竟然還用書信這種落後的通訊器材。”

高攀不以為然:“的確,現在的資訊技術正在蓬勃的發展中,與電子訊息相比,書信確實有些難堪,但這也恰恰說明瞭你為了保證隱蔽性而做的工作。”

鄭東冇有想到高攀連這裡都想好了,纔想好的說辭瞬間被擊破,隻能化成惡語相向。

“高攀,彆以為你這樣做就可以在栽贓給我,濱江市誰不知道徐榮的野心有多大,我相信昊哥一定會替我洗清冤屈。”

高攀一拳打在鄭東的腹部,鄭東隻感覺到胃中一陣翻江倒海。

“就算林昊有天大的本事,在證據麵前也都是無能為力的,如今鐵證如山,你覺得你說的話還有人信嗎?”

鄭東剛準備回答,卻被高攀重重的一拳打在腦袋上,昏迷過去。

“把保鏢的屍體拖進便利店內,鄭東則放在外麵,剩下的人準備離開。”

傭兵各自分批忙碌著,解決善後的事情。

一切安排妥當後,高攀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也讓你們嘗一嘗無能無力的感覺,開車!”

高攀一聲令下,三輛越野車以及三輛裝甲車紛紛駛出了便利店,而鄭東等人所乘坐的車,全部被高攀引爆。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此起彼伏,鄭東勉強的把手抬出來,想將信燒燬,卻一頭倒了下去。

之前躲在倉庫裡的店員見高攀等人已經撤退,慌慌張張的走了出來,看著便利店裡堆積如山的屍體,嚇得發出一聲尖叫,連忙掏出手機,按下‘110’,自己則恐懼的坐在了角落裡,等待著警察的到來。

在刺耳的警報聲中,淩映雪帶著一批警察趕到了案發現場,剛下車就發現了躺在地上的鄭東,連忙派人將其送到醫院,自己則指揮起現場的工作來。

淩映雪連忙撥通林昊的電話說道:“林昊,我這裡發生了一起案件,鄭東也在這裡,你快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