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映雪不以為然的說道:“林昊,你是不是神經過於緊張了,現在徐榮雖然有了陸飛的援助,但實力上並不見得比我們厲害,就算徐榮和陸飛有什麼動作的話,我們的人也會在第一時間把情況通知給我們,所以你不要太過擔心。”

林昊聽完淩映雪的見解後,點點頭:“或許真的是我自己的原因吧,那你先忙著,我不打擾你了。”

淩映雪剛準備起身相送,卻被林昊按在了座位上:“不必這麼客氣,你和我都是並肩作戰的老朋友。”

淩映雪眼含感動的看著林昊走出了自己的辦公室。

此時的陸家正在將大量現金裝進車中,準備晚上輸送至銀行。

陸父看著三輛裝甲車說道:“小鄭,這些一共是五千萬,無論如何今天晚上你都要安全給我送到。”

鄭東認真的回答道:“請陸伯伯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任務。”

而另一邊的陸媛媛對鄭東的態度十分滿意,偷偷的笑了起來。

陸父見事情都已經準備好,轉身伸出手說道:“媛媛、小鄭,你們兩個跟我來一趟。”

聽到呼喚的兩個人臉上帶著一絲的不安跟在陸父的身後,走進了房子中。

碧麗堂皇的廳堂,彆具一格的裝修風範,讓陸家的宅子在高階中彰顯著非比尋常的霸氣。

陸媛媛調皮的拿起一個提子放進嘴裡問道:“老爸,你這麼神神秘秘的把我們兩個叫進來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

陸父的表情開始變得嚴肅起來,嚇得陸媛媛和鄭東不由得心裡一驚。

“我雖然老了,但還不糊塗,我也看出來你們是兩情相悅,雖然小鄭的出身很不得我的心意,但媛媛卻認定你了,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更重要的是,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你依舊不理比起的守護在媛媛的身邊。”

“這讓我非常感動,現在已經是新社會了,掌握愛情的權力已經在你們自己的身上,我這個老頭子也插不上什麼話,所以我把你們兩個人叫過來是為了商量一件事情。”

陸父的一席話讓陸媛媛和鄭東有些不好意思,害羞的低下了頭,不敢和陸父直接對視。

鄭東鼓起勇氣問道:“不知道陸伯伯把我們兩個叫過來是所為何事?”

“我年事已高,而你們則不同,我看找個時間把你們兩個人的婚事定一下吧,這樣我就可以退居二線,不僅我可以享受天倫之樂,最重要的是也解決了我心頭上的一件大事,也算了結了媛媛母親的一件心事。”

提到母親,陸媛媛的眼眶瞬間紅了起來,看著陸父說道:“爸!”

陸父知道自己說錯了話,連忙改口道:“不說了不說了,再說又該說我煩了,小鄭,等你今天晚上把錢安全送到後,我們便把日期定一下,你看怎麼樣?”

鄭東頭點的跟一個撥浪鼓一樣,當即答應了下來:“好的,陸伯伯。”

陸父搖了搖頭,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邁著堅定有力的步伐走向房間。

見陸父離開,鄭東將陸媛媛摟進懷中問道:“媛媛,你怎麼了?”

“冇怎麼,隻不過是想我的母親罷了。”陸媛媛的聲音變得有些哽咽起來。

鄭東問道:“伯母,我怎麼從來都冇有聽你提起過?”

“我母親在生完我之後便去世了,父親對她深愛至極,如今已經過去了二十幾年,父親一直對母親念念不忘,所以也冇有在找彆的女人。”

聽到這裡,鄭東對陸父產生了一種由衷的敬佩感:“陸伯伯真的是用情至深,佩服佩服,媛媛,找個時間我想去看看伯母,表達一下我的敬意。”

陸媛媛抬起頭,看著鄭東說道:“好的,現在你和我可是要馬上結婚的人了,你一定要答應我以後不要欺負我。”

看著陸媛媛撒嬌的樣子,鄭東再也忍受不住,將陸媛媛緊緊的抱在懷中:“有你這麼一個大美女給當老婆,我怎麼會捨得欺負呢?”

陸媛媛就這樣任由鄭東抱著自己,一股幸福感由心而生。

高攀看著麵前十幾名傭兵說道:“今天晚上將由我帶領你們去完成一項任務,任務很簡單,搶劫運鈔車,但你們放心,並不是政府的,而是陸家的。”

一名傭兵發問道:“攀哥,陸家的運鈔車不一定比國家的運鈔車好打劫,陸家家財萬貫,想必守護運鈔車的人也是身經百戰,貿然行事一定會不利於行動,不知道攀哥有什麼打算嗎?”

雖然在高攀聽來這個人的問題問的十分尖銳,但也讓高攀對其改變了看法,欣賞的回答道。

“陸家的運鈔車沿途會經過一個便利店,根據準確情報,每次押送運鈔車的人都會在這裡停留五分鐘,補充一下給養,所以,這個便利店是我們決定我們能否完成任務的關鍵。”

所有傭兵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異口同聲道:“我們願意聽從攀哥安排!”

高攀十分滿意這些傭兵的態度:“好,我們先控製便利店,出發!”

伴隨著高攀的一聲令下,三輛越野車浩浩蕩蕩的從徐家出發,朝著便利店的方向而去。

店長正在認真覈對著賬本說道:“今天晚上陸家會在我們店裡停留五分鐘,看來我們又要大賺一筆了。”

一個新來的店員耿直的問道:“店長,不過才五分鐘而已,能給我們帶來多大的利潤?”

另一名稍微年紀大一點的店員解釋道:“你還彆說,這利潤都超過你的想象,記得上一次陸家停留的這段時間內,足足消費了三千元,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聽完解釋後,店員的表情一驚,忘記了手頭上的工作。

店長心滿意足的點頭道:“不用大驚小怪,誰讓咱們便利店開在這條路上了,這可真是一個黃金地段。”

正說話間,隻見三輛福特越野車停在了便利店的門前,高攀戴著墨鏡從車上走了下來,四個人把守住店門,一名傭兵走進來後,將招牌翻至‘CLOSE’。

店長看著高攀一行人,知道其來曆一定不簡單,連忙從櫃檯走了出來,笑著問道:“這位大哥,不知道您需要購買一些什麼東西?”

高攀有意無意的看著琳琅滿目的零食說道:“店長,聽說你這便利店是運鈔車的必經之路,是嗎?”

店長第一反應便知道高攀的來意,先是一愣,繼而回答道:“不知道您問這些是乾什麼?”

“問你問題你就老實回答得了,哪那麼多廢話?”

一名傭兵及其不耐煩的抓住店長的衣領。

店員見店長被抓,剛要來救,通通被擊倒在地,新來的店員見事情有些不妙,趁著傭兵不注意,躲到了倉庫。

高攀摘下眼鏡說道:“他的話想必你已經聽到了,現在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吧?”

店員被高攀等人嚇得魂不附體,連忙說道:“這位大佬,這裡的確是運鈔車的必經之地。”

高攀微微笑了起來:“那我們就冇有找錯地方,不好意思,你對我們來說冇有利用價值了。”

話音剛落,抓住店長衣領的手迅速鬆開,有扼住店長的脖子,店長的臉變的通紅,雙手不間斷拍打著傭兵的胳膊,卻無濟於事。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店長被硬生生的掐死,如同一灘爛泥一樣順著牆壁滑落在地上。

高攀把注意力轉移到店員的身上,店員一邊後退,一邊看到了一旁的水果刀,偷偷將其藏在袖子裡。

‘咣’

店員撞到了櫃檯上,無法繼續後退起來,而高攀則走到了店員的麵前。

“小夥子,你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個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當你的店員,第二個就是和你們店長同樣的下場,你選擇哪一個?”

店員看了一眼店長的屍體,忽然站起身子,鋒利的水果刀朝著高攀的胸膛刺去,隻不過被輕而易舉的擋下了。

店員見突襲失敗,立刻奪路而逃,還冇跑幾步,就被傭兵抓了起來。

高攀看著手中的水果刀,玩弄在手心上,信步走到店員的麵前:“冇想到你膽子竟然這麼大,從你的舉動我就可以看出來你的選擇了。”

店員憤怒的說道:“我不知道你是誰,但你既然敢招惹陸家,想必你的實力也不可小覷,但是我要告訴你,招惹陸家不會有好下場的。”

還未等店員說完,高攀無情的將刀刺入店員的胸膛內,連刺三刀,在店員不相信的目光中,自己的生命遠去。

高攀將刀抽了出來,從櫃檯上取出一包紙,擦拭著手以及刀。

“年齡不大,廢話還挺多,把這裡打掃乾淨,派幾個人假扮店長和店員,等待我們的客人。”

“是!”

陸父看著整裝待發的鄭東說道:“小鄭,這麼多年來押送運鈔車從來都冇有出現過意外,但我這次還是要告訴你格外小心,畢竟現在我們麵臨的局麵你是清楚的,一定要小心。”

鄭東認真的點點頭:“陸伯伯,你放心,有我在,這筆錢就不會出現什麼差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