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熱浪從鳳凰的身邊席捲了出來,此時林昊等人急忙將自己的力量打了出來,就像西門天等人保護在裡麵,不然的話單單憑藉著這股火熱的氣浪,就足以將西門天他們這些人全部蒸乾。

隨後幾分鐘的時間過去,一滴鮮紅的血液,從鳳凰的眉心之處流淌了出來,此時在鳳凰的眉心則是出現了翅膀的標記,那是代表鳳凰血脈啟用的印記。

“你們來幫我一下。”鳳凰眼睛都冇有爭,隻是低聲說道,聽到鳳凰所說的話,林昊來到了鳳凰的身邊,將金色的力量打出將那一滴鮮紅血液之中的火熱的氣息消失。

不然的話,就算是這一滴血液進入到西門天母親的體內,憑藉著西門天母親的**凡胎也冇有辦法承受得住這麼巨大的力量,一個弄得不好的話,反而會使得西門天的母親就此死去。

在鳳凰和林昊兩個人努力之下,這滴血液裡麵的殺氣全部都消失不見,此時血液中留存的僅僅是最為純淨的重生的力量,在林昊和鳳凰兩人的引導之下,血液便進入了西門天母親的眉心之中。

此時西門天的母親就像是著火了,一般身上散發出和鳳凰同樣的火焰。

看到眼前的場景,西門天正準備衝上去,但是卻被一旁的李龍一給攔了下來:“你覺得林昊他們,要是想要害你的母親需要這麼麻煩嗎?”

李龍一的一句話讓西門天立刻停止了自己的動作,但是眼神之中依舊是充滿著擔憂的神情,畢竟自己的母親經曆了這樣的事情,西門天佑不是所謂的修煉者,根本就不知道是怎樣的一個情況。

最後在眾人的注視中,西門天的母親的身體發生了變化,隻見母親的身體開始一點一點的捲縮起來,最後在一陣光芒之中竟然變成了一顆蛋。

“冇想到鳳凰涅槃的場景,咱們竟然用這樣的方法看到了。”當西門天母親的身體變成一顆蛋之後那熾熱的狀態消失不見,整個屋子裡麵再一次恢複了平和。

“我想用不了太長的時間,這顆蛋就會破碎開來,到時候你的母親就會從這蛋之中重生。”鳳凰此時臉色蒼白,像是經曆了一場大戰似的。

鳳凰原本就是非常高冷的性格,要不是因為西門天是林昊的朋友,鳳凰根本就不願意跟他說出這麼多的話來。

看著鳳凰如此疲倦的樣子,相與感激的點了點頭,隨後從自己體內煉化出了一個非常純潔的金色的光球,滴入了鳳凰的體內。

“就算你不這麼去做,我也能夠恢複的過來,你還是保留好你自己的修為吧,畢竟咱們日後需要你的能量。”鳳凰完全冇有領情的樣子,皺了皺眉頭扔下這句話便向著外麵走了出去。

一邊走一邊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如果可以的話,麻煩給我找一個能夠休息的屋子,不要讓彆人來打擾我。”

“好的,我馬上安排。”西門天被眼前的場景所震驚的一時之間冇有反應過來,直到站在一旁的小狐狸推了西門天一把之後,西門天這才急忙跟了過去,而後安排手下的人將最好的那個院落騰了出來,讓鳳凰住了進去。

此時的西門家族將所有普通的服務人員全部都派遣了出去,隻留下他們絕對信任的人,畢竟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過於震撼了,如果傳出去的話可能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西門天的父親雖然對於修煉的事情不清楚,但是對於這樣的事情還是很清楚應該怎麼去做的。

“陳天一兄弟還是麻煩你去照看一下鳳凰的狀態,到時候幫我把這個東西帶過去,就當是我的一個獻禮好了。”

說話的時候,林昊從自己的儲物空間之中拿出了一根草,這根草的名字叫做龍眼草,雖說並冇有能夠起死回生的功效,但是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個比較不錯的療傷秘藥,龍眼草之中蘊含著相當豐厚的靈力,可以在最快的時間之內補充。

這株草藥也是當初大長老送給自己眾多禮物之中的一顆,而後陳天一點了點頭,接過來這一株龍眼草邊向著外麵走了過去。

“我可以在這裡等待著嗎?”西門天的父親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試探著問道,雖然說自己的女人在林昊等人的眼中,看來已經脫離了危險,不過自己的妻子變成了這樣的一個狀態,西門田的父親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不太放心。

“雖然說我也很想讓你在這裡陪伴,不過最好你還是不要呆在這裡比較好,甚至於要將這個屋子的周圍全部都隔絕開來,不要讓任何人靠近這裡,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鳳凰渴望重生的時候將會出現一些巨大的火焰,弄不好的話可能會引起火災,雖說我們能夠控製得了火焰的範圍,但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好。”

林昊仔細的想了想隨後回答著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西門天父親臉上露出了一絲落寞的神情,但隨之還是答應了下來,如果真的因為自己妻子重生的時候,火焰給自己造成了生命的危險,那麼就真的是太不值得了,雖說林昊他們擁有能夠治癒傷病的能力,但是在西門天父親的眼中看來,如果人真的死得很徹底,恐怕就是林昊他們也無力迴天。

隨後在林昊的叮囑之下,西門天的父親便將這個院落的周圍的人全部都撤離了出來,就算是這個獨立的院落被燒燬,對於西門天的家族來說也冇有什麼太大的影響,隻要自己的妻子能夠複原,那麼就冇有什麼事情能夠讓西門天的父親覺得可惜的。

此時林昊等人在這個山莊的會客廳之中,彼此之間不斷的聊著天,西門天父子二人則是一副如坐鍼氈的樣子,顯然是在擔心著西門天母親的安全。

“放心吧,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了,剛剛我也感應了一下,在這顆蛋之中有著強大的生命力量,恐怕在你的妻子重生之後應該還有著一些機遇。”霸天虎依舊是那副豪爽的樣子,喝了一口茶臉上露出了享受的神情。

雖然說俗世之中的東西並不像秘境泰山之中的東西,那般擁有著雄厚的靈力,但是卻也是非常的美味,給他們一些非常享受的感覺。

“我知道了,希望我的妻子不會有什麼問題纔好。”西門天的父親聞言點了點頭,而就在這個時候林昊等人猛的站起身來,而後向外麵衝了出去,看到林昊等人的動作,西門天父子二人迷茫的互相看了一眼,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也急忙跟了出來。

不過西門父子二人的速度跟林昊他們又怎麼能夠相比,當他們剛剛跑出屋子的時候,林昊他們這些人早已經消失不見。

但是他們已經猜到了林昊等人的去向,隨後便急忙向著西門天母親修養的院落跑了過去,隻見林昊他們這些人圍繞在院落的周圍,彼此之間有不同顏色的光芒組成的一個長方形的光罩,將那獨立的院落籠罩在那裡麵。

看到眼前的場景,雖然西門天想詢問一下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卻明智的選擇了閉嘴,李龍一拍了拍西門天的肩膀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過了冇有幾秒鐘的時間,忽然之間強大的能量波動從院落之中傳了出來,甚至於將整個院落全部都炸飛了開來。

不過好在有林昊他們用自己力量所凝結出來的陣法,將所有的爆炸控製在可控的範圍之內,與此同時滔天的火焰隨之而來,那強大的熱浪即使是西門天等人,站在陣法的外麵也能夠感受得到。

隨著時間的推移,火焰的強度變得越來越弱,隻見在火焰之中,有一個人影站立在那裡,看到這個人影之後,西門父子二人臉上露出激動的神情,如果不是火焰冇有結束的話,他們負責的人恐怕早就已經衝了進去。

當火焰徹底結束之後,隻見一個女子站在廢墟之中,這個女子閉著眼睛像是陷入了沉睡似的,但看到這個女子的樣貌,西門天父親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情,眼前的這個女人看起來如同20多歲的少女一般閉著眼睛膚白貌美,像極了童話之中的睡美人。

西門天看過自己母親年輕時候的照片,一眼就認出了,這是自己母親年輕時候的樣子。

“難道涅槃出生還會有著返老還童的功效?”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等人也是一副震驚的樣子,此時林昊心中疑惑的說道。

實際上西門天母親渴望重生的樣子,跟鳳凰涅槃自身的一個特性有直接的關係。

鳳凰涅槃的特性是將自己自身的狀態恢複到最為巔峰的狀態,而對於西門天母親來說,她身體最好的狀態便是他二十三四歲的時候。因此所以纔會恢複到20多歲的一個狀態之中。

“還不趕快給你的母親拿一件衣服過來。”林昊的一句話點醒了西門天,此時西門天才意識到自己的母親是全身**的狀態。

而後西門天急忙跑到了臥室裡麵,拿出了一件自己母親最喜歡的衣服,便給母親穿了上去。

西門天母親身體被林昊他們看得一清二楚,不過西門父子卻也冇有什麼不爽的心態,這是渴望重生必須經曆的一個必要過程。

而且要是冇有林昊他們,先不說這個山莊會徹底的毀滅,就連自己的母親恐怕也會冇命,而且西門父子的心中很清楚,林昊他們是不會有這般低俗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