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可以告訴你的那個朋友,如果真的出現了什麼問題,我們會保證好他的安全的。”

林昊的臉上,帶著無比自信的神情說道,對於林昊所說的話,張廣也覺得非常的信任。

雖然在他們的眼中,看來林昊的實力僅僅是一個白銀二三級彆的存在,但是不知為何就算是麵對實力強悍的殺手王朝塵世間,他們也覺得林昊能夠輕易的獲勝。

雖然塵世間在這片大路上已經是一個成名已久的殺手王朝,一個殺手組織和號稱一個王朝的,除了塵世間之外,恐怕也不會有太多的殺手組織能夠做到。

“然而除了塵世間以外,還有一個實力強大的殺手王朝,名字叫做輪迴。他們的實力不僅僅可以和塵世間分庭抗衡,同時自身也是一個非常隱蔽的組織。”

“我們先不用管那個叫做輪迴的殺手組織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首先要搞定的就是那個叫做塵世間的傢夥,所以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夠輕易的放過他們。”

林昊站起身來抽出一張卡片放到了張廣的麵前,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說道。

“這裡麵差不多有5萬金幣,你交給你的朋友,讓他把塵世間的一個據點的座標告訴給我,剩下的就讓他趕快離開,如果他要是願意留下來,可以讓他加入到咱們的男爵府之中。如果他要是不願意的話,就讓他拿著5萬金幣去討生活吧。”

“放心吧老大,我相信我的朋友,他知道怎麼選的。”

張廣楠這張卡便直接走了出去,看到所有人都離開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來到了最小的一個院子裡麵,雙手不斷的滑動並佈下了一個陣法。

此時的林昊盤坐在原地,周圍的靈氣瘋狂的向著林昊的身體湧入了過來,雖然這周圍靈氣的屬性跟林昊自身世界靈氣的屬性有些不同,不過好在都是屬於可以利用的範圍,林昊不用提升自己的靈魂力量,但是卻需要提升自己的身體修為。

這具身體實在是太差了,根本就不足以支撐林昊使用出其餘的強悍招式。所以林昊現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提升自己身體的力量修為。

“單單依靠這些靈氣還是有些緩慢。”

經曆了小半天的時間,林昊這纔將陣法給解除了開來,但是就在這小半天的時間之中,林昊身體的實力才勉強達到入門級彆的頂峰,這樣的一個狀況讓林昊有些哭笑不得。

要知道這是在有彙聚靈氣功能的陣法的價值之下,才達到了這樣的地步,這具身體之前在林昊的改造之下,也已經達到了入門級彆中期的實力,這麼長的時間才跨越了一個小台階,林昊不感到無奈也實屬正常。

“我現在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了,這個小子彆說不能夠修煉,就算是能夠勉強的活到現在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林昊心中無奈的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過了冇多久的時間,張廣便從外麵走了進來,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喜悅神情對著林昊說道。

“老大,我朋友那邊已經聯絡上了,他說願意把塵世間的座標發送給我們,不過他有一個條件。”

說話的時候,張廣將林昊之前給自己那張存有5萬金幣的卡片,再一次放到了林昊的桌子前麵。

“這是什麼意思?”

林昊神情疑惑的看著張廣問道。

“我說該不會是你朋友嫌這些錢少了吧?”

5萬元金幣購買一個情報已經算是一筆不菲的價格了,雖說這個情報是涉及到塵世間的,按照林昊的瞭解,關於塵世間位置的情報,無非也就是3到4萬金幣左右,自己給了5萬金幣,還是看在張廣的麵子上麵。

看著林昊臉上的神情,張廣很清楚,對方是誤會自己的意思了,而後急忙解釋著說道。

“我朋友並不是嫌少,而是他說不能接受這一筆錢,他想用這5萬金幣換取一個機會,在男爵府找一個工作的機會。”

張廣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先是一愣,隨後笑著搖了搖頭,他還是第1次遇到像這樣的一個人,不過不得不說林昊對這個素未謀麵的傢夥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欣賞。

“既然對方都已經把話說到了這樣的地步,那麼我們也就冇必要搞得太過分,把她接過來是可以的,不過他至於能做成什麼樣的工作,就要看他自己的能力了。”

林昊仔細的想了想,算是答覆了張廣所說的話。隨後林昊將張廣給出來的座標熟悉在了腦海之中,站起身來準備向著外麵走了出去,但是卻被張廣給攔截了下來。

“我說老大你打算要去哪裡?”

張廣急忙攔住了林昊,臉上帶著一絲凝重的神情。

“還能夠確定的自然是需要消滅那個據點中塵世間的人了。”

林昊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臉上帶著懷疑的目光看了一眼張廣。

“我說老大怎麼著也應該點騎兵馬一起去啊,不然的話單靠你一個人怎麼可以?”

在張廣的心中,雖然知道林昊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不過卻並不認為林昊能夠憑藉一己之力就打敗塵世間一個據點的人。

用張廣朋友的話來說,雖然僅僅是一個小的據點,但是裡麵卻有著20多個人,其中有5六個是實力強悍的金牌殺手。

金牌殺手的實力差不多已經達到了黃金級彆,所以憑藉著林昊一個人的力量,想要剿滅塵世間的這一個小據點,在張廣的眼中看來顯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放心吧,如果真的頂齊兵馬再去的話,反而會給我帶來太大的壓力,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去做。”

林昊臉上帶著無比自信的神情,向著外麵走了出去,張廣等人想要跟上去阻止,但是卻發現被一組無形的牆阻止住了。

“所以說你們的實力就算是根據了,也冇有辦法幫助到我,還是在家裡等我的好訊息吧。”

而且這句話林昊竟然直接在張廣的麵前硬生生的消失了,直到林昊的氣息完全消失之後,張廣他們才感覺這堵無形的牆完全的消失了。

“冇想到那個塵世間的距離竟然會在這樣偏僻的一個地方。”

按照座標所標記的位置,林昊來到了塵世間所在的據點的地方,卻發現這個所謂的據點是在一片茂密的叢林之中,在這個世界裡麵茂密的叢林裡可是會出現魔獸的,所以一般人纔不敢靠近叢林的深處,這也就代表了塵世間的距離非常的安全。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裡麵那個看起來毫不起眼的書,應該就是塵世間的據點的外在了吧。”

林昊隱藏在一旁,展開自己的靈魂力量去探查著整片森林的狀況,林昊的實力很強,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便將自己的靈魂範圍擴大到整片森林之中,畢竟擁有著真神級彆靈魂的神識遠非普通人可以比擬。

“冇想到竟然還有其餘的人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他們也是要對塵世間動手的嗎?”

對於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雨一點也不感覺到意外,作為一個實力龐大的殺手王朝,他們所招惹到的敵人一定很多,想要殺死他們的人恐怕也有很多。

不過讓林昊冇有想到的是,前來惹事的七八個人竟然被兩個人追著打,這樣的一個結果倒是有些搞笑,但是這也從側麵印證了殺手王朝那強悍的實力。

“不管怎麼說,還是先讓人將眼前的這些人給就下來再說吧,畢竟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林昊極快的速度閃到了那僅存的三個人的麵前,看到林昊的忽然出現,這三個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慌的神情。

“你也是塵世間殺手王朝的嗎?想要阻擋我們的去路。”

一個二十五六歲的青年臉上帶著堅定的神情,看著林昊會有一副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意思。

“我對那些混蛋冇什麼興趣,這一次準確的來說咱們兩方的目標是一樣的,你在這裡稍等一下,我去對付那些該死的混蛋。”

扔下這句話,林昊下一秒直接出現在了他們這些人的身後,而後向著追趕這些人的那兩個人衝了過去,林昊的動作立刻震驚了,在場的這些年輕人,他們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有這麼快的速度。

在林昊出現的時候,他們便展開了自己的神識,畢竟在他們的眼中看向雨,現在算是一位是敵非友的存在,所以注意一下林昊的動向,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可是讓他們冇有想到的是,林昊並冇有對他們動手,不過就算是依靠神識的力量,他們也冇有辦法看穿林昊的身法。

“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現在領頭青年身邊的另一名年輕人臉上透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不管怎麼說,他現在應該算是咱們的朋友纔對,這就是一件值得令人興奮的事情,我們趕緊過去幫忙。”

領頭青年仔細的想了想,而後對著身邊的人下達了這樣的命令,然而讓他們冇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們剛剛來到林昊身邊的時候,看到的卻是塵世間的那兩名,剛剛追殺著自己的殺手,從天空之中墜落下去的樣子。

這纔多麼短的時間,前後還不到30秒鐘,這兩個實力強悍的殺手,竟然就這樣死在了這個陌生青年的手中。

“等我解決了這個據點之中的所有人,我再跟你們好好的聊一聊。”

林昊右手一揮一個光芒,直接將這些人籠罩在裡麵。

“不會有人能傷到你們的,等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