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時間的推移,眾人都在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大家的日子過得比較安穩,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一股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瞬間迸發了出來,就連在這位麵世界之中的城市中的人也都感受的一清二楚。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鬼王率先站起身來,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看向了力量傳來的方向。

不僅僅是鬼王,就連林昊他們也全部都是一臉嚴肅的神情,將自己的目光看向了能量波動傳來的方向。

“你有什麼感應嗎?”林昊轉過頭看向身邊的鬱雨晨問道:“你有冇有什麼特殊的感覺?”

“我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我的身體好難受。”鬱雨晨臉上帶著痛苦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聽到鬱雨晨所說的話,林昊笑著搖了搖頭,輕輕的安慰著她道:“放心吧,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你在這裡先稍等我一下,我去幫你把這件事情處理掉。”

留下這句話,林昊整個人沖天而起,隨後向著主城池的方向飛行了過去,就在林昊差不多剛剛飛出去幾個呼吸的時候,在他的麵前出現了幾個熟悉的人影。

這幾個人又不是彆人,正是鬼王、彭飛、鱷神以及其餘的幾位前輩。看到這幾個人的出現,林昊已經猜到了他們心中的想法,急忙停了下來對著他們說道:“我還有件事情正需要去找幾位前輩呢。”

“你也無需前輩長前輩短的,咱們都算是同輩之人。”鱷神率先開口說道,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昊:“剛剛迸發出來的那個能量波動是不是屬於你女人的?”

“的確是屬於我其中一個女人鬱雨晨的,他已經完全的感應到了,隻是不知道這種能量波動究竟是怎麼樣出現的。”

說到這裡,林昊臉上的神情變得有些擔憂,也能難怪林昊會有這樣的反應,在林昊的眼中看來,出現這樣的能量波動非常不正常的事兒。

自己尋找了自己女人上一次生命的東西,尋找了這麼長的時間也一無所獲。反正這一次那種東西竟然直接自己迸發出來的能量波動,如果不是運氣使然的話,那麼就是一個非常大的陷阱。

“我能夠理解你心中的想法,就算是陷阱你也會衝進去的,因為你就是這樣的人。”鱷神臉上帶著讚賞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他輕輕地拍了拍林昊的肩膀:“我這一次來到這裡就是為了助你一臂之力的。”

“難道你們也都是一起過來幫忙的嗎?”林昊一臉的難以置信,看著出現在自己麵前的這些人,聽到林昊的話,其餘的人笑著點了點頭道:“畢竟你的妻子彆人不知道,我們還不知道嗎?他可是有著強大實力的人皇之稱的人物。”

就算是不瞭解人皇的人也會被這個強悍的稱呼給震撼,這個稱呼有著太多的崢嶸歲月,想要將這個稱呼的人忽視掉,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反正要是想要贏得真正的勝利,就一定需要人皇的力量,這一次不管付出怎樣代價,也都要將人皇的力量拿回來。”

鬼王帶著少有的堅定的神情說道,鬼王平日裡似乎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這一次卻是一副激動的樣子,林昊心中很清楚鬼王跟人皇之間有一次淵源。鬼王纔會如此的激動。

“既然咱們都已經決定了,那麼我就立刻回去準備將我的妻子也帶入到能量波動傳來的方向。”仔細的想了想,轉身便準備向著自己的住所飛行過去,卻被鱷神發出聲音給攔了下來。

“稍等一下,不要這麼著急,我們應該考慮一下到底要不要帶著你的那個女人前進。”

鱷神的話讓林昊硬生生的停下了自己的身體,林昊轉過頭一臉疑惑的看著鱷神,搞不清楚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來。

“你女人雖然有著人皇的稱呼,不過他現在的實力並冇有完全的責任心,真的將他帶入到那片戰場之中肯定會有生命的危險。”鱷神仔細的想了想,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擔憂:“如果你女人真的死在了那片戰場裡,對於咱們來說那就是得不償失了。”

“你覺得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林昊並冇有立刻回答侯王等人的話,反而是笑著拋出了一個其餘的問題,鱷神等人互相看了一眼,搞不清楚林昊為何要問出這樣的問題,但還是誠實的回答道:“你非常的講情義,有情有義,是條漢子,而且實力很強。”

“既然這樣,那就冇有必要再讀張尤其於無聊的事情了,我會照顧好我的女人的。”

扔下這句話,林昊便直接向著自己居住的方向急速行駛的過去,當林昊來到屋子裡麵的時候,鱷神等人也已經來到了院子的門口,看著林昊臉上成無比自信的樣子,和王等人互相看了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一次需要我跟著你一起去嗎?那真的是太好了。”林昊將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對於能否找回自己曾經的力量,鬱雨晨並不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這一次能夠跟林昊同甘共苦。

“這一次我們也跟著你一起去吧,我想有著我們的幫助,應該會容易很多。”兮夜和小狐狸兩個女孩子互相看了一眼,他們都擁有著自己的記憶,自然知道人皇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兩個女孩子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的大姐竟然就是傳說中的人皇,這樣的一個結果讓他們感覺到太難以置信了。

不過仔細的想一想,兩個女孩子也就釋然了,如果真的是實力比較差的人,怎麼配給他們去當大姐呢?

“好了,你們不要去擔心這件事情了,這一次幾乎所有的強悍人物全部都會出聲,無論如何也要幫你拿回屬於自己的力量。”

林昊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屬於自己女人的東西,林昊是不會讓任何的人染指。尤其這還涉及到自己女人未來的生命安全。

“既然你們都冇有什麼想法,咱們準備一下,隨後出發。”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三個女人互相看了一眼,堅定的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外麵忽然傳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我說你這個傢夥到底怎麼回事?這麼大的事情。這麼重要的事情也不告訴我一聲,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把屬於人皇的力量拿回來。”

說話的人不是彆人就是陳天一,陳天一在感受到那股能量波動的時候,心中就已經有了一定的懷疑,陳天一拚命的去搜尋自己的記憶,這才找到了這股能量波動究竟是屬於誰的?這不找不要緊,一早讓陳天一露出了震驚。

陳天一冇有想到竟然會有人皇的力量爆發出來,人皇竟然是人終成皇。自然是有著相當強悍的力量。不過更讓陳天一冇有想到的是這位傳說中的人皇竟然是林昊的一任妻子。

陳天一心中不由的覺得林昊這個傢夥還真的是恐怖,竟然連人皇都搞在了手中,在一個特定的時期,人皇不僅僅代表著人族實力最至高無上的存在,同時樣貌也是絕世無雙。

人終得人皇、神族的月神、以及妖中的妖王,這三個女子全部都是擁有著傾國傾城之姿色的人。可是這三個女人全部都被林昊一個人收入囊中,這不由讓陳天一心中覺得非常的鬱悶。

“冇想到你這個傢夥也來到了這裡,難道你也打算幫忙嗎?”林昊嘴角勾起一絲玩味的笑容,看著陳天一說的。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陳天一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我來這裡不幫忙,難道是過來吃飯的呀?難道你忘記了我的那雙眼睛的力量嗎?”

陳天一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使得林昊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的確是這樣,如果有你眼睛的力量作為幫助的話,人皇想要融合自己曾經的力量,速度會提升許多。”

“隻是這一次咱們一定要小心一點,我猜想其餘的人應該也感受到了這一股能量波動,人皇的力量雖然僅僅是很小的一部分,對於任何勢力來說也都是一種保障,他們應該會不惜一切代價將人皇曾經的力量搶奪而走。”

陳天一臉上帶著一絲擔憂的神情說道。陳天一的擔憂也無可厚非,畢竟人皇的名聲擺在那裡,任何人都不會放棄這樣大筆的寶藏。

雖然林昊臉上神情變得嚴肅起來,他的目光變得深邃,像是自言自語一般都說:“這一點我當然知道,不過不管怎麼樣,我也不會讓屬於我妻子的東西被人拿走。”

“你們都已經來了,咱們就準備一下半個時辰之後向著能量波動傳來的方向出發,每一個人都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頂峰。”彭飛站在廣場上麵,看著下麵的人臉上帶著堅定深情的。

“放心吧,你不用緊張,這一次一定能夠給你搞定的。”林昊輕輕的拉住身邊的鬱雨晨的手,臉上帶著安慰的神情說的。

聽到林昊的話,原本比較緊張的鬱雨晨真的覺得舒服了很多,與此同時小狐狸和兮夜兩個人也向著鬱雨晨投去了鼓勵的目光。

“出發。”伴隨著彭飛的一聲令下,眾人便浩浩蕩蕩的向著能量波動傳來的方向,以極快的速度飛行了過去。

看著周圍這熟悉的場景,林昊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轉過頭對著兮夜和小狐狸說:“你先照顧一下她。”

扔下這句話,林昊便直接飛向到了最前麵的位置,和彭飛併力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