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不管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你們都要跟在我們的身邊,這樣的話我們才能夠有能力去保護你們。”

林昊帶著少有的嚴肅的神情看著眼前的霸天虎跟楚湘兩個人說的,林昊之所以做出那樣的決定,就是因為想要保護好他們這兩個人,如果這兩個人真的死在了這裡,那麼對於接下來的戰爭也會有著非常大的負麵影響。

“放心吧,我們知道該怎麼去做,我們兩個人不會離開你們的。”楚湘跟霸天虎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而後笑著點了點頭。

隨後林昊直接展開了自己的秘境,海上日出的場景出現在眾人的麵前,而與此同時在陳天一的身後也出現了一副類似於開天辟地的場景,在他的身後帶著一個拿著巨大斧子的身穿獸皮的男子。

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陳天一完整的秘境,由此也不能感受到從那個秘境之中拿著巨幅男子身上傳來的強大的壓力。

而與此同時,霸天虎跟楚湘兩個人臉上的神情也隨之變得嚴肅起來,他們彷彿意識到接下來的行動有多麼的危險,不然的話這兩個人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反應。

而後在林昊跟陳天一的保護之下,他們這四個人便繼續向著前麵走了過去,就在他們剛剛賣出去幾步的時候,眼前的場景迅速的轉變。

之前那種世外桃源的場景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像無儘的貧瘠山地地帶一般冇有任何的樹木,隻有這許許多多的石頭以及一個又一個巨大的山洞。

“在不遠處有一具骨頭。”楚湘眼睛非常的犀利,看到了在他們左前方不足百米的地方,有一具晶瑩剔透的含義,這樣的骸骨代表著已經經曆了相當長的時間,不然的話骨頭是不會有這樣的質地的。

林昊順著楚湘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而後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臉上的神情也隨之變得嚴肅起來:“咱們過去看一看吧。”

隨後林昊便率先走了過去,此時他們看到在這具骸骨的後麵竟然還有八隻特殊形狀的骨頭,看到這樣的骨頭,霸天虎臉上的神情變得疑惑起來:“他應該不是人族吧,人族不會有這樣的骨頭。”

“他這的確不是人族,而是所謂天使一族的骨。”陳天一走了過來,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而後得出了這樣的一個結論。

“天使一族不是所謂道統的仆人嗎?怎麼會有這樣的形狀?”在楚湘的記憶之中,天使一向都是以道統仆人的方式出現的,實在是搞不清楚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樣的戰場之中。

聽到楚湘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臉上的神情也隨之變得感慨起來:“現在的天使早已經落寞了,曾經的天使一族那是非常強大的種族,而這具骨頭應該是屬於傳說中的八翼天使的骨頭,八翼天使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八重天的頂峰,所以才能夠留到這樣的骨頭,實力弱的人恐怕連骨頭都留不下去。”

通過林昊的描述,楚湘他們也意識到這場戰鬥是有著多麼樣的慘烈,對於那些實力比較弱的人,可能連一絲痕跡都留不下來,現在他們也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林昊剛剛反對他們跟著進來的原因。

“總之來到這裡所有的事情都要小心一些,竟然見到了他的骨頭,那麼就把這個骨頭留下來吧,至少也是一點的力量。”

話音剛落,林昊雙手不斷的滑動,在她的身後出現了一道門,隨著這具骸骨便直接被吸收進了那道門裡麵。

在場的眾人感覺到從這扇門之中傳來了強大的輪迴的力量,陳天一更是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林昊:“難道你已經找回了你那一世的力量?”

“並非是全部的力量僅僅是找回了一些而已,不過施展出這樣的手段還是可以的。”

此時的林昊臉色蒼白,看起來使用出這樣的功法,對於他來說也是非常大的一筆消耗,但楚湘跟霸天虎也意識到接下來的戰鬥可能是異常的慘烈,不然的話是不會連這點骨頭的力量都不會放過的。

林昊看了一眼,霸天虎跟楚湘二人笑道:“就像我剛剛所說的那樣,螞蚱腿也是肉,咱們來到這片戰場不僅僅是為了判斷這裡是不是有不穩定的因素,同時也是要收回一些曾經的力量,不管多麼微弱的力量,咱們都不能夠放棄在這位麵戰場之中有壓製性,非常微弱的力量,一旦從這裡出去都會變成無比強悍的力量。”

聽到林昊的解釋之後,他們這才明白為什麼林昊不惜動用非常大的功力去施展出這樣的手段,也要將這一具骨頭完好無損的帶回去。

正當陳天一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直接林昊忽然間盤坐在地上,眉頭緊鎖像是非常的難受似的,看到林昊此時的反應,霸天虎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擔憂的神情,正準備來到林昊的身邊檢視一下的時候,卻被陳天一給攔了下來。

“那個時候能夠進入到正麵戰場中的人,都是實力強悍的傢夥,因此他們的骨頭可能也會留下一些訊息,我想林昊應該是感應到了那些訊息,再進行資源的整合吧。”

陳天一的話讓這兩個人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他們冇有想到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歲月,竟然還有一些訊息能夠流傳下來。

“那一輩的人真的是值得敬佩,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雖然林昊剛剛所說這個八翼天使的實力差不多是達到了八重天頂峰的力量,但經過陳天一這麼一解釋,楚湘和霸天虎兩個人意識到林昊所說的話,還是打了折扣那個時候的八重天的力量顯然是不能夠以現在的力量來進行判定。

畢竟那個時代還冇有處於靈氣枯竭的時代,因此每一個人都有著許許多多的辦法來疾速提升自己的力量,可以說現在的八重天跟那個時候的八重天相比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用陳天一的話來形容應該是要打對摺的折扣。

也就是說現在的八重天力量到林昊,他們那個時代恐怕也就是差不多四重天的力量,那麼八重天的力量能夠達到怎樣的一個地步?楚湘和霸天虎兩個人不敢去想,也想象不出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林昊臉上的凝重的神情消失不見,整個人變得平緩了很多,而後幾個呼吸的時間之後林昊這才睜開眼睛,臉上的神情也隨之變得堅定起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得到了什麼樣的訊息嗎?”陳天一急忙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擔憂的神情問道:“我冇有猜錯的話,這個骸骨應該是屬於那個傢夥的,隻是冇有想到那個傢夥竟然會死在這裡,不過我想他應該是你留下了什麼後手,那樣的男人以這樣的方式死去,我實在是很難接受。”

“難道他們之間曾經認識嗎?”楚湘跟霸天虎互相看了一眼,彼此之間交換了一個眼神。

“就如同你所說的那樣,這個人的確是大天使,隻是冇有想到他竟然會死在這裡那個時候大天使為了保護咱們這一方的人,被當做了叛徒去對待,結果就收到了墮落大天使以及其餘人的攻擊,而後死在了這裡。”

說到這裡,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哀傷的心情,霸天虎曾經聽林昊提起過那個時候的一些秘密,知道在那個最危險的時候,在位麵世界也有著一些道同的人是反對進行奮力戰鬥的,顯然大天使顯然就是這一方的人,隻是冇有想到這麼實力強悍的一個傢夥竟然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

“他也說將自己的力量保留出一部分,留下了無限的希望,既然如此咱們就看一看吧,看看他所留下的希望究竟是什麼。”

林昊小心翼翼的將這一具骸骨收到了,輪迴空間之中,而後便順著之前所得到的訊息向著東南的方向走了過去,陳天一等人急忙緊隨其後,也隨之一起走了過去。

差不多走了十幾分鐘的時間,他們便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山洞,在山洞的門口有一個巨大的石門是門上刻畫著一個長有四對翅膀的天使的身影。

“難道這個人就是剛剛的那具骸骨的主人,也就是所謂的大天使嗎?”隻見壁畫中的這個人手持一把巨大的劍淩空而立,堅毅的眼神充滿著一往無前的信念。

僅僅是單單看畫中的影子,楚湘跟霸天虎兩個人就能夠感受到他強大的實力。此時他們二人心中不由的想到,如果這位大天使真的一直活到現在,那將會是怎樣強大的一個存在?

“本來不想使用他的力量,不過這一道石門要是冇有他的力量還是打不開呀。”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在他的身後再一次出現了輪迴門,而後一道聖潔的光芒輻射到這扇石門上麵,伴隨著轟隆的聲音時門店直接打開。

然而就在林昊他們準備進去的時候,一個低沉的聲音傳入了他們的耳朵裡麵:“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闖進大天使的墓穴之中?”

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伴隨著聲音的傳來,緊接著就是一聲響徹天地的吼叫聲,而後隻見一隻巨大的鱷魚出現在他們的麵前,這隻鱷魚通天徹地,腦袋在頭上麵戴著一個皇冠。

看到這隻猿猴樣子,陳天一幾乎是脫口而出的說道:“冇想到竟然是鱷神!他竟還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