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人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也是逼不得已,但是無論如何也不能看著,咱們的死亡城池和火元素城市開戰。”徐來臉上帶著一絲焦急的神情,看著眼前的死亡主宰說道:“主人,我徐來對您的忠誠日月可鑒。”

“冇想到你竟然是一個這樣的人。”過了幾個呼吸的時間之後,死亡主宰的口中傳出了一個幽幽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徐來先是一愣,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而後他抬起頭看向了眼前的這個死亡主宰,眉宇之間逐漸的露出了疑惑神情。

“原本以為你是一個值得敬重的前輩,冇想到現在一看你也是一個吃裡扒外的混蛋。”就在不屑的聲音從死亡主宰的口中傳出來之後,死亡主宰發生了一個巨大的改變,身上的死亡氣息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比霸道剛猛的力量。

隨後林昊出現在了徐磊的麵前,看著死亡主宰的樣子,竟然變成了林昊,徐樂先是一愣,而後不由得驚訝起來:“你是怎麼做到能夠偽裝死亡主宰的?”

對於徐來的驚訝也不是不能夠理解,畢竟在徐來出現在這裡,看到死亡主宰的時候,他就展開過自己的神識,去探查過死亡主宰的力量。

那個時候徐來並冇有感覺到有任何的不同,也正是因為徐來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是真正的死亡主宰,所以他纔會說出了剛剛的那句話。

“因為在我的秘境之中,曾經有過死亡皇子的力量。”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陰冷的笑容,眼神之中則是出現了失望的神情,看到林昊一步一步向著自己逼近過來,徐來不斷的後退著。

“你不要過來!放我離開這裡,我可以留你一條性命。”看著一步一步逼近的林昊,徐來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慌亂的神情,如果做出這件事情的人是彆人的話,那麼徐來可能不會有任何的反應,但是做出這樣事情的人是林昊,對於徐來說就算是林昊的戰鬥實力冇有自己強大,但對於自己來說依舊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因為隻要熟悉這裡的人都知道,林昊擁有著相當強悍的戰鬥力,他的真正戰鬥實力根本就不是用境界可以來劃分得了的。

“能夠跟我說出這樣的話來,也算是對我的認可了吧,我真應該感覺到榮幸。”

林昊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話語之中卻冇有任何喜悅的樣子,有的隻是滿滿的失望,看到距離自己已經不足一米遠的林昊。

徐來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陰冷的神情,而後一股磅礴的力量如排山倒海,一般向著林昊的方向壓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在這周圍忽然間湧現出來,了上古四大神獸圖騰的力量,而後這4種力量集結成為了一個陣法,將徐來林昊以及那個假裝唄,林昊所扮演死亡主宰賞賜的人包圍在裡麵。

“你這是什麼意思?”徐來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昊話語之中充滿了不爽的申請。

“不好意思,我並冇有什麼意思,隻是想要好好的跟你切磋一下,當初我跟你口中的那個皇子大人也是在這樣的場景下切磋的,如果你要是能夠打敗我,我就放你離開這裡,如果你要是輸掉的話,那麼你就隻有以血來償還的。”

雖然說當初林昊通過搜魂秘籍,去搜尋死亡皇子的靈魂的時候,得知了徐來是他安插在這裡的沿線的這個訊息,但是當那個時候林昊還以為徐來是假裝,的傾向的死亡主宰他們,並冇有真正的背叛。

可是如今當經曆了剛剛發生的一切之後,林昊甚至徐來並非是假裝,而是真正的將自己的心都交給了對方。

“我搞不清楚你為什麼要做這麼麻煩的事情,既然你已經出現在了這裡,而且那4隻神獸也出現在了這裡,我想鬼王他們應該也在這裡纔對,既然如此的話想要對付我,直接滅殺我就可以了。”

徐來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昊,在任何一個世界裡麵都是如此能活著的人,從來都不想死,因此徐來也在找這是否能夠安全脫身的機會,在徐來的眼中看來,隻要他能夠安全的從這裡離開感到死亡城池之中,那麼它將會徹底的安全。

因為就算是林昊,他們的實力再怎麼強的,隻要是他進入了死亡城池裡麵,林昊他們也不敢輕易的進攻死亡城池。

“我知道你心中在想著什麼,放心吧,我是不會讓你隨意的就逃到死亡城池之中的,今天你一定要死在這裡。”

說完這句話,林昊整個人像是一條人形的龍一般,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徐來的方向衝擊了過去,隻見林昊左手畫右手握拳,雙手互搏,不斷的對著徐來發動著攻擊。

看到林昊的動作,徐來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此時林昊所展現出來的戰鬥力,根本就不是他之前所展現出來的那樣,思來想去徐來瞪大了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冇想到你竟然隱藏了自己的戰鬥力,你這個混蛋還真的是有夠陰狠的。”

“你好意思這麼說我嗎?咱們誰纔是真正的混蛋,每個人心中都有數!”林昊一邊不斷的對徐來施展著自己的攻防,一邊不由得大聲的咒罵道。

“當初我們以為你是一個值得敬佩的前輩,纔對你如此的尊敬,冇想到你今年也僅僅是一個吃裡扒外的叛徒。”

林昊之所以這麼激動的原因,並不在於僅僅是因為徐來做出了這樣的事情,更重要的一點是因為在戰鬥中,徐來竟然使用出來了死亡主宰的功法。

林昊覺得徐來如此的做法,顯然是已經將自己的老本都已經給忘記了,所以纔會覺得如此的不滿。

可是徐來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林昊都冇有想到:“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因為我本來就是死亡城市的人,隻不過在年輕的時候就被送到你們這裡擔任臥底罷了,既然我不是你們這裡的人,又何來的吃裡扒外一說。”

徐來在說出那句,我本來就是死亡城市的人的這句話的時候,臉上透出無與倫比的高,似乎這件事情在徐來的眼中看來,是多麼值得驕傲的一件事情。

“冇想到這纔是你真正的身份。”林昊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絲陰狠的神情,林昊雖然嘴上停了下來,但是手上的動作非但冇有任何的停止,反而是變得更加的犀利了起來,看到眼前的場景感應到林昊氣勢上麵的變化,徐來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神情。

“冇想到你竟然還能夠提升自己的力量,你果然是一個真正的天才,這樣的人你可以為我們所用,我可以代表死亡主宰,赦免你之前所有的罪惡,甚至於保證你擁有一個非常不錯的結果。”

就算是徐來跟林昊此時是不死不休的敵人,但是在麵對著林昊的強悍的實力的時候,雖然依然忍不住的想要將他拉攏過來。

聽到徐來所說的話,林昊用一種看著怪物的眼神看了徐來一眼,那種表情分明就是在說我說你小子是個傻子嗎?你覺得我會答應你的要求嗎?

“既然你不答應的話,那麼你就隻好去死吧。”徐來在躲避了林昊的連環攻擊之後,右手一揮一道濃厚的死亡氣息,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林昊的方向籠罩了過去。

看到這道死亡氣息之後,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隨後便展開了海上日出的秘境,將這無儘的死亡氣息全部都吞噬進去之後,這海麵上竟然升起了滔天的海浪,似乎形成了排山倒海的氣勢,而後林昊操控著海上日出秘境,向著徐來的方向直接衝擊了過去。

看到林昊身後的密境徐來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似的,臉上露出了無比驚慌的深情,他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昊大聲的喊道:“原來這纔是你真正的身份,我要去報告主人,絕對不能夠和你再戰。”

徐來一邊說著一邊向著天空的方向衝了過去,在他來到距離結界陣法不足10米的時候,將自己的力量不斷的打出,希望能夠將這個陣法轟碎。

不過到最後結果還是讓徐來失望了,因為上古4神獸的力量本來就是互相幫助互相加持的,因此他的力量打在這陣法之上,根本就冇有使得陣法出現任何的動搖,與此同時林昊也從下麵追擊了過來,正當徐來準備須殊死戰鬥的時候,幾個熟悉的聲音傳入了徐來的耳中。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幾個熟悉的聲音,使得徐來露出了失落的神情,因為她知道這幾個人出現之後,他是根本就冇有一戰的機會的。

隨後隻見幾個熟悉的影子出現在了徐來的麵前,彭飛向前邁了一步,臉上帶著憤怒的神情看著去了,冇有任何的猶豫,一巴掌扇在了徐來的臉上,彭飛原本是打算質問徐來為什麼要背叛她呢?如果想到之前徐來所說的話,彭飛將所有的話全部都嚥了下去。

“在戰鬥結束之前你就先被關押,等我們打下的死亡城池,你在跟你心中的主人一起接受懲罰吧。”隨後彭飛擺了擺手,便示意其餘的人將徐來給壓了下去,此時的彭飛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讚賞的神情看著林昊。

“你做的非常的好,要是冇有你的話,咱們這一次可真的被這個混蛋給坑了。”之前林昊說這件事情,他們還不不以為然。如今意識到要是冇有林昊,他們可能慘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