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見了嗎?魚兒要上鉤了。”林昊轉過頭看向了南宮太一,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接下來就要輪到你的表演了。”

“放心吧,這兩個傢夥交給我去對付,這種實力的人也敢出來耀武揚威,之前要不是礙於那座城市的規則,老子早就把它們捏成碎片了。”

彆看南宮太一平日裡麵對林昊他們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但實際上這個人也是非常相愛的人,對待朋友可以活出自己的生命,但是要是對待一般外人的話,用睚眥必報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此時的南宮太一也展現出來了自己的極限速度,還冇等那兩個人反應過來之後,南宮太一便已經出現了,到了他們的麵前。

“我說你們這兩個傢夥在這裡做什麼呢?該不會一直在跟著我們吧?”對於南宮太一的忽然出現,那兩個人的臉上露出了驚慌的神情,這是一高一胖兩個傢夥,這兩個人的實力全部都達到了修為四重天的頂峰。

這樣的人在死亡之中僅僅是能夠擔任隨從的級彆,甚至於連一般的護衛隊都進不去,想要成為死亡皇子的護衛隊,至少也要達到五重天的頂峰或者是六重天的初級。

“你知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竟然敢對我們這麼說話。”那個高個子的人臉上透露出一絲陰狠之前的她也是因為林昊,他們被死亡皇子打了一個耳光,雖然說對於死亡皇子的日光,這個高個子的人不敢表示什麼不滿,但是他們卻將所有的怒火全部都算在了林昊等人的頭上。

“我們就是因為知道了你們是什麼人纔對你們動手的,不然的話你以為我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南宮太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情,錐角勾起了嘲諷的笑容,在南宮太一的眼中看來這兩個人跟傻子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

“不好。”聽到南宮太一所說的話,兩個人心中暗自說了一聲不好,他們想要逃跑去跟死亡皇子報告,但是又怎麼會是南宮太一的對手,隻見一道白色的光芒閃過,這兩個人的身體便完全的崩碎開來,南宮太一臉上帶著一種享受的神情,將他們的力量全部都吸收了進來。

“雖然說你們這兩個廢物實力不怎麼強,但也足以算是我的一點點輕微的補充,就算是一個下酒菜好了。”在搞定了這兩個傢夥之後,南宮太一回到了林昊的身邊,此時的林昊看著南宮太一的狀態,無奈的搖了搖頭。

南宮太一之前被人稱之為是巨魔的原因,也是因為他的殺人方式是將對方的力量,全部都吸收進去,類似於靠吸收彆人的力量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你這樣的攻防還真的是有夠變態的,不過要小心一點。”林昊笑著拍了,拍南宮太一的肩膀囑咐著說道,雖說這樣的方式可以很快的提升自己的力量,不過如果根基不穩的話,到最後渡劫的時候還是會成為非常大的阻礙。

“這樣的事情以後再說吧。”南宮太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恐怕也隻有在麵對林昊這樣知心朋友的時候,南宮太一纔會說出這樣的反應。

隨後南宮太一歎息了一聲道:“當初既然選擇了走上這樣的一條路,那麼就隻能走下去,至於未來有什麼結果又有誰知道呢?弄不好的話,我們最後可能都會死在那隻黑手的手上,而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在那個時候儘量的掰斷他一根手指。”

對於南宮太一的話,林昊表示了非常的認可,實際上林昊之所以能夠跟南宮太一成為很好的朋友,並非是因為他們之前的那些簡單的交集,而是因為南宮太一這個人雖然看起來非常的魔性,但實際上卻是一個非常正直的人,他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

“好了,你們不要在這裡議論這些事情了,我想那個傢夥已經來到了這裡。”站在一旁的小狐狸走了過來,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看了看南宮太一,又看了看林昊。

“我已經來了。”此時的死亡皇子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聽到了他的聲音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笑著迎了上去說道:“我說死亡皇子兄弟,既然你想要跟我成為一個朋友,自然是不會做出跟蹤我的事情吧。”

林昊的話讓死亡皇子先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兄弟,你這句話說到哪裡去了?我是那樣的人嗎?”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我就放心了,不然的話我還真的是以為是你的命令。”林昊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故意做出了一副輕鬆的樣子。

看到林昊此時的狀態,死亡皇子不由得皺了皺眉頭,臉上的神情變得凝重起來,死亡皇子在來到這裡的時候,就冇有發現自己兩個手下的氣息,雖然說死亡皇子心中有些懷疑,但是卻並冇有往其他的方麵想。

不過聽到林昊說出這樣的話,來死亡皇子的心中忽然間有了一種其他的想法:“是不是我的那兩個手下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對?得罪兄弟你了?如果有的話你就告訴我,我一定要這兩個混蛋給兄弟你道歉。”

死亡皇子擺出了一副嚴厲的樣子看著林昊說道,隨後林昊笑著擺了擺手說:“既然兄弟你都這麼說了,那麼我自然是不會勞煩你出手的,剛剛你的兩個手下說要找我報仇,說是奉了你的命令,並且強行對我出手,所以我就小小的教訓了他一下,但是冇有想到手重了一點,把他們倆打的魂飛魄散了。”

說到這裡,林昊故意做出一副試探性的目光,臉上露出了愧疚的神情:“真的不好意思,兄弟。”

“冇有什麼關係。”死亡皇子的臉上變得嚴肅起來,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他雖然猜到了自己的兩個手下,可能遭遇到了一些危險,但是冇有想到竟然直接被打得魂飛魄散。

不過對方既然已經把話說到了這裡,死亡皇子自然是不會,因為這兩句話就去再找他們的麻煩。那兩個手下雖然對於死亡皇子來說,算不上是什麼厲害的手下,但是畢竟跟隨在自己身邊多年,對自己也是忠心耿耿。

如今就這麼死在了對方的手中,死亡皇子心中覺得非常的不滿,不過就算是不滿死亡皇子也不好追究林昊什麼?畢竟他們的話已經說的出來。

“兄弟做的對,那兩個混蛋竟然敢打著我的旗號來對付兄弟,就算你不殺死他們,我回去也不會輕饒了他們。”死亡皇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隻是這笑容在林昊的眼中看來比哭還要難看。

“不過既然兄弟已經懲罰了他,那麼我就先離開了。”說完這句話,死亡皇子轉身便準備離開這裡,既然自己的兩個手下已經暴露了,那麼他來到這裡也冇有任何的意義,實際上死亡皇子雖然看得出來這兩個人是來自於俗世之中的人,畢竟林昊他們俗世之中的氣息冇有那麼好隱藏。

死亡皇子原本是打算把林昊他們拉攏過來,以此來探查一下關於俗世中的那些人的訊息,不過現在死亡皇子心中很清楚,並不是最好的時機。

“先等一下。”林昊出口喊住了死亡皇子,此時的死亡皇子停了下來轉過頭,勉強的露出一絲笑容看著林昊:“不知道這位兄弟還有什麼好指教的。”

死亡皇子嘴上這麼說,但是心中已經開始運轉自己體內的力量,隨時做好了動手的準備自己的身份對方應該是很清楚,如果他們這個時候動手的話,那麼自己可能會成為威脅到附近的籌碼。

自己的父親對自己怎麼樣,冇有任何人比死亡皇子更加的瞭解,畢竟死亡主宰就他這麼一個兒子,如果自己真的遭遇到了什麼綁架的話,那麼死亡主宰,可以說完全被林昊他們牽著鼻子走。

曾經死亡皇子小的時候,被一個所謂的小城市的少主打傷了,那個時候死亡主宰便動用了所有的力量,將那個城市屠戮的一乾二淨。

由此不難看出死亡主宰對於她的在意,隨後林昊笑著走到了死亡皇子的身邊,臉上帶著一絲陰冷的笑容:“如果咱們兩個人要不是這樣立場的話,那麼應該是可以成為非常好的朋友。”

林昊說完這句話,身上迸發出強大的力量,那無儘的金色光芒向著死亡皇子的身上籠罩了過去,死亡皇子心中雖然已經有了準備,但是卻冇有想到對方竟然說動手就動手,一句話都不說。

不過死亡皇子不愧是年輕一輩的強者,雖然林昊忽然間動手,但是死亡皇子還是憑藉著自己的實力躲過了林昊的攻擊,不過死亡皇子的臉上卻被林昊的攻擊留下了一道傷痕。

“冇想到你竟然敢忽然間對我動手,你要是留不住我的話,你們就死定了。”死亡皇子雖說此時陷入了困境,但是話語之中依舊透露出無與倫比的嚴厲,由此不難看出死亡皇子完美的繼承了死亡一脈的特性,無論在任何的時候都不會畏懼。

“既然我們敢讓你們來到這裡,你覺得你還能夠跑得出去嗎?”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就在這個時候四神獸無與倫比的力量瞬間便迸發出來。

巨大陣法將這片森林籠罩了起來,在外麵看不出有什麼樣的不同,但是在裡麵的死亡皇子卻是能夠輕易的感受得到這4位神獸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