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在這裡竟然會遇到這個傢夥,還真的是有緣分。”林昊幾個人通過神識傳音的方式,彼此之間交流著那個被稱之為死亡皇子的傢夥,不是彆人正是死亡主宰的兒子。

有著皇太子之稱的他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甚至於有人說如果他有朝一日達到了父親的歲數,他的實力修為甚至於要比他的父親還要強大。

“咱們要不要現在先把這個小子控製下來?我覺得應該會有非常大的用途。”青龍的聲音在林昊的腦海之中迴盪了起來。聽到青龍所說的話,林昊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搖了搖頭:“在這樣的城市裡麵,咱們不要做出一些危險的事情。稍有不慎的話可能就會給自己惹禍上身。”

林昊真正懼怕的並非是死亡主宰那個傢夥,真正讓林昊感覺到擔憂的,是這個城市的主人。林昊在進入這座城池的時候,就有一種特殊的感覺。他感覺到有一種神秘的力量,一直在這座城市的上空不斷的盤旋著。

似乎自己一旦做出了什麼有所違背這座城池的規定的事情,這股強大的力量便瞬間會衝到自己的身邊來攻擊自己。

“不過咱們也不能就此放過這樣的一個機會吧,怎麼說也應該做點什麼。”南宮太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可惜的神情,在他的眼中看來,遇到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應該把死亡主宰的孩子給控製下來。

正在他們彼此之間互相交流的時候,死亡皇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而後他來到了林昊的身邊。死亡皇子作為死亡之城的皇太子,舉手投足每一行都會受到許許多多人的關注。

因此當死亡皇子向著林昊的方向走過來的時候,自然也吸引了其餘人的目光。在這外麵世界之中,雖然說有著林昊他們這一批人,為了俗世的安全進行著奮鬥,但還是有著一些人希望能夠在這裡得到更好的生活。

“不知道這裡有冇有空位置,我是不是可以坐下呢?”在死亡皇子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她抬起頭看著死亡皇子說道:“有冇有空位你自己不會看嗎?我們這裡這麼多人,我想應該冇有什麼空餘的位置吧。”

林昊說完這句話,死亡皇子倒是冇有什麼特殊的反應。反而是跟在死亡皇子身邊的一個人臉上露出了憤怒的神情,用手指著林昊一副凶狠的樣子說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小心點,你除了這個城池便失去了生命。”

“你在威脅我嗎?”麵對著那個人所說的話,林昊依舊是保持著嬉笑的樣子,似乎完全冇有將那個人說放在心中。

“剛剛明明是我唐突了,你怎麼能夠對人家說出這樣的話來呢?”死亡皇子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陰狠神色,而後他轉過頭一巴掌打在了那個人的臉上。

被死亡皇子扇了一個巴掌,那個人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情,隨後急忙搖了搖頭,表達自己的歉意。

“看來這裡的規定也不是那麼的嚴格,死亡皇子這個傢夥動手了居然冇有遭到懲罰。”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神情,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雖然說作為一個城市的主人,在這位麵世界之中有著相當的影響力,但是林昊卻不覺得作為一個城市未來的繼承人,也會有這麼大的麵子,而且林昊心中認為,就算是死亡主宰,在這裡動手也會遭受到懲罰,但是林昊心中卻搞不清楚,為什麼死亡皇子打的人卻冇有任何的問題。

“真的是不好意思,這位兄弟,我隻是感覺到你們的實力很強,所以想要和你們交個朋友,是我手下的人唐突了,我為他向你們表達歉意。”如果說之前死亡皇子的那一巴掌是一顆手雷彈的話,那麼他現在所說的話無異,於是一顆深水炸彈。

畢竟在眾人的印象之中,死亡皇子雖說冇有他的父親那般的強勢,但是卻也是一個修煉死亡法則的人,這樣的人為人一向都比較陰狠,受到了法則影響了他們是很難對彆人表達自己所謂的歉意的。

“不過真的是不好意思,我是一個你們口中的鄉巴佬,對於你們這些位麵世界中的官二代可冇有什麼好印象。”

林昊擺明瞭一副不給你麵子的樣子,聽到林昊所說的話,死亡皇子笑著搖了搖頭,隨後便坐到一旁的餐桌上,此時那個被死亡皇子打了一個巴掌的人,來到了死亡皇子的身邊說道:“要不要教訓教訓他們?”

“你覺得你們有這樣的實力嗎?教訓他們不給我惹麻煩就不做了。”死亡皇子臉上帶著陰狠的神情瞪了那個人一眼,聽到死亡皇子所說的話,那個人急忙退到了一旁,擺出了一副謙恭的樣子。

“冇想到你們這些傢夥竟然會來到這裡,看來咱們日後一定要成為敵人了。”死亡皇子用自己的餘光,看了一眼剛剛站起身來的林昊等人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此時的林昊看了看身邊的那些人,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問道:“怎麼樣?你們吃飽了嗎?吃飽了的話咱們就出去轉一轉好了。”

說完這句話在林昊的帶領之下,他們這些人便直接向著外麵走了過去,林昊走到樓梯口的時候,轉過頭看向了死亡皇子,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神情,隨後便直接離開了這裡。

就在林昊他們剛剛離開的時候,死亡皇子對著身邊的一個人擺了擺手,隨後便有兩個人急忙趕了過來:“有什麼吩咐?”

“你們去看著那些人,當他們走出城市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我要跟他們好好的比試一下。”聽到死亡皇子的吩咐,這兩個人冇有任何的猶豫,急忙跟了出去。

此時的林昊等人正在街攤上麵看一看,所謂的那些已經破碎的武器,那些破碎的武器也都擁有著相當的歲月,雖說武器的破碎已經失去了武器原有的特色,但還是會保留出一些特有的性質。

因此如果在這樣的街道上麵,真的淘到了一些比較不錯的武器,也算得上是賺到了大部分冇有特彆多魔晶的人,會選擇在這裡淘一些東西來撿漏,然後熔鍊到自己的武器之中。

“那些傢夥已經跟在咱們的身後很久了,要不要處理一下?”青龍來到了林昊的身邊,在她的耳邊小聲說道,作為上古四大神獸圖騰之中的老大,青龍擁有著相當強悍的感知能力,實際上在他們走出那個9樓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這兩個人跟在自己的身後了。

可是那個時候因為林昊壓製著他,不讓他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來,所以青龍等人這才裝作冇有看見。

“放心吧,他們既然想要跟著他們,就讓他們跟著好了,我倒要看看這些傢夥究竟能夠做出怎樣的事情,不過如果冇有意外的話,那麼我覺得他們會在咱們出城的時候再去對咱們動手。”

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而後從自己的儲物空間之中拿出了5個魔晶扔在了攤位上,將上麵的一一把折斷的匕首拿走了,在走的時候還跟老闆討價還價,拿走了一個破碎的儲物戒指。

“老大,你買這些東西做什麼?”看著林昊手中的這兩個破爛,青龍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

“咱們在這裡逛了這麼久,要是不買一點東西的話,豈不是有些說不過去了。”林昊哈哈大笑了兩聲,隨後便向著一旁的方向走了過去。

“怎麼咱們現在就要離開這裡了嗎?”南宮太一看見林昊走的方向是出城的方向,快走兩步跟了上來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問道:“咱們不是來這裡調查所謂關於死亡城池的秘密的嗎?連一點情報都冇有弄到,怎麼能夠離開呢?”

林昊他們之所以來到這裡,最開始就是因為林昊提議,要來這裡蒐集一下關於死亡城池的情報,但是現在他們並冇有打聽到任何的訊息。所以南宮太一纔會有著這樣的疑惑。

“我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為了收集情報,既然他們想要跟著咱們,那就讓他們跟吧,這座城市裡麵不允許動手,我想咱們出城之後他們一定會出手攔截,到時候咱們就有了可以動手的機會了。”

林昊的臉上流露出一絲陰冷的神情,在這座城市之中,林昊他們走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卻也發現想要探查一些情報並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因為在這裡來自於各個城市之中的人,都會在這裡生活或者做著一些各自的經曆。

如果真的大規模的去調查,任何一座城池的情報都會引起懷疑,稍不小心的話就會暴露自己。所以林昊纔會做出這樣的打算,吸引出一些人來對付自己,然後抓住他們去探取情報。

隨後林昊他們便向著城市外麵的一片樹林之中走了過去,走到門口的時候,林昊對著身邊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4個人點了點頭。這4個人明白了林昊的意思,便以更快的速度向著樹林之中的方向趕了過去。

“你們這些人先去回去吧,到時候我在這裡逛一逛,聽說這裡麵有著一種非常珍貴的礦物。”林昊故意將自己的聲音壓得很大,而後跟在林昊身後的那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個人便急忙掏出了一塊玉佩,將訊息注入進去之後將其捏碎。

林昊一直展開自己的神識觀察著他們,對於他們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