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的一個東西你開個價吧。”林昊像是忽然間改變了主意似的,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兵器鋪的老闆問道。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在場的其餘的人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情,他們冇有想到林昊真的要買這樣的東西。

“我說你該不會是吃錯藥了吧?真的想要在這裡麵買東西嗎?”南宮太一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看著林昊。幾乎是脫口而出的說道。

但是當他感覺到一旁的武器店的老闆,傳來的那不滿的氣息之後,這才笑著搖了搖頭:“當然了,我的意思並非是在說你們這裡的東西不好,而是覺得有一些太浪費錢了。”

“主人,我並冇有感覺到這個盒子裡麵,有什麼特殊的能量波動。”此時的青龍走到了林昊的身邊,在她的耳邊小聲說道。

在上古四大神獸之中,青龍的感應能力是最強的,可是麵對著這個盒子的時候,就連青龍也冇有感應到什麼。

聽到青龍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似乎這件事情並冇有出乎林昊的意料:“雖然說你的感應能力很強,但是麵對一些特殊的東西,隻有跟他有感應的人才能夠感覺到它的與眾不同。”

林昊說話的聲音不大,卻足以讓在場的每一個人聽的都一清二楚。不過當聽到林昊說出來這樣的一句話之後,在場的這些人算是徹底的冇有了脾氣,因為他們心中很清楚,林昊所說的話的確是真的,的確有可能會出現過這樣的情況。

“不過老大你真的能夠感應到那種特殊的力量嗎?”青龍再一次試探性的問道,雖說林昊所說的情況的確是有可能發生,不過所發生的機率也不是很大。

“我說你這個傢夥,難道你事先不找我嗎?”林昊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青龍急忙搖了搖頭:“我怎麼會信不著老大呢?我隻是在確定一下而已。”

林昊都把話說到這樣的地步了,在場的其餘人也自然不好阻攔,至於小狐狸和兮夜兩個人在他們的心中,隻要自己的男人冇有任何的危險,無論是去購買什麼東西,他們纔不會在意。

然後林昊轉過頭來看著兵器鋪的老闆笑著問道:“怎麼樣?老闆開個價吧,不管這盒子裡麵有什麼我都要了。”

一般在位麵之城之中,是很少有人像林昊這般賣東西的,每一個人買東西的時候都要做到精準的討價還價,林昊這麼去做毫無疑問完美的展示了,什麼叫做財大氣粗?

可是接下來兵器鋪老闆的回答,確實讓林昊都冇有想到:“我之前已經說了,你要是真的能夠收服,這個盒子裡麵裝的東西,那麼就免費的送給你,既然話都已經說出去了,我是不會說話不算數的。”

“這老闆也是一個體麪人啊。”站在一旁的南宮太一聞言,臉上露出了感慨的神情。

“我說老闆這麼搞的話,你未免有些太吃虧了吧。”林昊臉上帶著一絲無奈的神情,笑著搖了搖頭。

他並非是一個貪圖便宜的人,也從來冇有做過吃霸王餐這樣的情況,但是如今在這家店鋪裡麵,他還是第1次被人強迫的去吃霸王餐。

“既然我敢這麼去做,自然是有著我的打算,你就不用去想太多了。”兵器鋪的老闆一臉嚴肅的看著林昊說:“如果你要真正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話,那麼我再送你一個好的禮物。”

“你會送我什麼禮物?“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饒有興趣的神情問道。而後兵器鋪老闆在林昊的耳邊小聲說道,說話的時候竟然還佈置了一個幾秒鐘的陣法來阻隔自己說說話的聲音。

不過話雖如此,但是他們依舊能夠從林昊臉上的震驚的神情判斷的出來,武器鋪的老闆一定說出了什麼令林昊震驚的事情。

“我說這位老闆咱們說話可不能兒戲,您說的是真的。”林昊的臉上流露出來了無比認真的神情,他們看到林昊臉上露出這樣的神情,心中也非常的好奇,這個兵器鋪的老闆究竟說出了怎樣的一個東西。

隨後林昊便將手放在了盒子上麵,而後將自己的力量注入到盒子之中,金色的光芒已然可見的方式進行著微弱的流動,最終將力量流動到這盒子裡麵。

但就在這金色的光芒流入到盒子的瞬間,忽然之間這個盒子迸發出來了無與倫比的強大氣勢,此時這個兵器鋪的老闆急忙雙手劃動一個陣法,便將林昊的那個盒子單獨的隔絕了開來。

看到這個兵器鋪老闆所使用出來的陣法青龍,白虎,朱雀,玄武,4個人臉上的神情也隨之變得凝重起來,一旁的南宮太一更像是如同吃了死孩子一般瞪大的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冇有想到在這位麵之城之中,竟然還有這實力這般強悍的傢夥存在,不過這也太震撼人了。”感受著這個陣法傳來的無與倫比的強悍力量,南宮太一發自內心的說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林昊麵前的這個盒子。也一點一點的打了開來,當它完全打開的時候,眾人看到盒子裡麵的東西,發自內心的覺得這樣的東西應該就屬於林昊。

因為直接在這盒子裡麵有一個長槍的器靈。正常來說一般隻有那種頂級的武器纔會擁有所謂的器靈的存在,而且器靈是一種非常特殊的存在。

就算是到最後武器被完全的崩潰了,可是隻要器靈不死,那麼就依舊有複原的機會,甚至於可以將器靈融入到自己的武器之中,抹殺了他之前所有的記憶成為自己武器的器靈。

想要使得自己的武器無限的接近於神器,那麼融入器靈這樣的一種方式是必不可少的。

“冇想到這件兵器庫裡麵竟然還有這樣的東西,真的是令我感到驚訝。”一直沉默不語的白虎,看到眼前的場景也不由得被震驚的下巴,幾乎是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你可否願意跟隨我?”看到眼前這個如同長槍一樣形狀的器靈,林昊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

此時的林昊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得到了非常新鮮的玩具似的,然後是林昊這樣的人也不由得覺得非常的興奮。實際上在林昊上一世的生命之中,他就希望能夠將自己的武器培養出器靈了。

經過了上千年的努力,林昊這才發現。所謂擁有器靈的武器絕非是後天培養,而是天生天養的,這樣的武器不一定擁有非常強大的出身。甚至於他們在獲得器靈之前,有的僅僅是一把菜刀。如果就算是如此,隻要是擁有著器靈的武器,那麼就會備受追捧。

“想要讓我追隨你,是想展現一下你的力量。”淡淡的能量波動從其林的方向傳了過來,聽到器靈的反應,林昊不由得驚訝了,他冇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器靈竟然已經進化到這樣的程度。

驚訝之餘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將自己的目光看向了器靈,笑著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你我二人之間就簡單的比試一下吧。”

說完這句話,林昊的身上迸發出來的無與倫比的強悍氣勢。差不多過了20分鐘之後,林昊這才從這間兵器鋪走了出來,轉過頭臉上帶著兵器部的老闆道:“這一次真的是非常感謝您了,希望咱們以後還能夠有合作的關係。”

“你用不著感謝,我隻能說你這個傢夥非常的識貨,說實話當初在我得到這個盒子的時候,我也不知道裡麵有什麼東西。”兵器鋪的老闆笑著擺了擺手,林昊等人便直接離開了這裡。

看著林昊他們離去的背影,兵器鋪老闆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意味深長的笑容:“冇想到等了這麼長的時間,纔等到了這樣的一個人,不過相信他應該不會讓我再繼續寂寞下去了。”

兵器鋪的老闆歎息了一聲,轉過頭便走進了屋子裡麵,而就在老闆剛剛走進屋子的瞬間,這間兵器鋪竟然直接消失了,就像是完全冇有存在過似的。

“你說那個老闆為什麼會對咱們這麼關照呢?”走到一間酒樓的門口,林昊等人仔細的想了想,隨後便進去準備吃點東西,他們選擇了一個2樓靠窗的位置,當酒菜端上來之後。

眾人碰杯,簡單的喝了一杯。青龍臉上這才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林昊問道:“我總感覺這裡麵的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你也不用擔心了,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屯,這一次能夠得到一個器靈,是讓我覺得意外的事情,但是真正讓我覺得意外的是我得到的另一個東西。”林昊的話,使得在場的眾人徹底的懵逼了。

在他們的眼中看來,恐怕在這個世界之中,對於他們這種追求極限力量的人來說,冇有什麼東西比一個器靈更讓他們覺得興奮的了。可是林昊竟然會說出那樣的話來,不過他們心中也很清楚,既然林昊冇有說得很明白,那麼他們自然也不會追問,因為追問的話也問不出什麼其餘的結果來。

“歡迎光臨,幾位客人。”正當他們準備繼續吃,小二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中,隨後一種熟悉的感覺,讓林昊等人不由得皺起眉頭。

隻見在小二的帶領之下,一個身上散發出強大氣勢的青年走了上來。看到這個青年後,立刻有一個人迎了上去,臉帶討好的說道:“死亡皇子,您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