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我說你們兩個傢夥不要在這裡秀恩愛了,真的是讓人太酸了。”中年大叔走了過來,故意做出一副誇張的神情,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

聽到中年大叔所說的話,林昊和兮夜兩個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害羞的神情,所以說他們原來的時候也經常秀恩愛,不過這一次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而且大家都是修煉者,自然也是感到害羞。

“人家年輕人秀恩愛怎麼了?哪像你這個老傢夥都活了多少歲數了,竟然連一個妻子都冇有。”鬼王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冇好氣的瞪了這箇中年大叔一眼:“也不知道自己找個老婆,要是真的死在了位麵戰場之中,連血脈都冇有辦法留下來。”

聽到鬼王所說的話,中年大叔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並冇有說些什麼,隻是搖了搖頭來到了兮夜的身邊,看到中年大叔的反應,在場的一些人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熟悉中年大叔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出了名的對王,幾乎有誰跟他打上嘴仗,那基本是彆想消停了,除非你是認輸,不然的話會一直跟你對到底。這樣的人竟然會麵對鬼王軟弱了,下來還真的是出乎這些人的意料。

不過熟悉中年大叔和鬼王身份的人,對於這件事情也就非常的淡然了,因為和鬼王相比中年大叔的輩分差太多了,說到底中年大叔的真正身份,在前世之中還是鬼王的一個弟子呢。

因此在麵對自己師傅的教訓,中年大叔就算是一個在什麼狂傲的人,也會老老實實的在那裡傾聽,說白了在修煉者的世界之中,是非常講究身份和輩分的就算是中年大叔的實力比鬼王強上一個等級,在麵對鬼王的時候依舊要老老實實的,更何況中年大叔的實力跟鬼王相比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既然咱們解決了眼前的這一個小麻煩,那麼咱們也可以好好的聊一聊彆的事情。”彭飛從一旁走了過來,臉上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聽到彭飛所說的話,眾人也隨即點了點頭,畢竟剛剛殺死了死亡主宰的許多手下。

雖然說這件事情是死亡主宰,主動過來挑釁的,但是說到底雙方之間也有著許許多多的仇恨,這樣的事情肯定是不會被輕易放下的。

隨後向躍等人,他們便來到廣場旁的一個巨大的建築物裡,這個建築物是做城市的會議室。

當初他們這些人為了打下來這一座城池,可以說是費了相當的力氣,經過了上百年的戰鬥,最終才宣佈了自己的主權。

他們之所以選擇這座城市的原因,是因為這座城市可以遏製住位麵世界和俗世之間的通道,他們想要通過傳送正要進入熟睡之中,這座城市可以最先知道,因此他們過得可以說是非常的艱難。

因為不僅僅需要和外麵世界中的人進行戰鬥,同時也要分派出一定的兵力去鎮守傳送陣法,如果兵力拍的少的話,那麼將會遭受到毀滅性的談,如果拍得太多的話,誠實也會空虛。

在會議室中相遇的人坐在巨大的圓桌旁邊,此時所有叫得上名號的人全部都出現在了這裡,坐在主要位置上的人便是那個叫做彭飛的老人。

在那一些真正實力強悍的仙神級彆的強者閉關,提升自己實力的時候,彭飛便擔任了管理者的職位。

在彭飛的身邊則是鬼王、冰雕老人、中年大叔、林昊以及四大神獸兮夜,小狐狸再加上10名隊長級彆的存在。

這些人可以說是這座位麵城市中最為頂尖的戰鬥力了,林昊他們雖然修為實力比較低,但是戰鬥實力卻是非常的高,因此自然也有資格進入到這間會議室之中。

“不知道對於接下來的事情,你們有什麼樣的看法。”鬼王看了看周圍的人,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在鬼黃的臉上似乎一直都是帶著笑容,很難看到他的臉上露出什麼其餘的申請來。

“我覺得事情既然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那麼咱們自然就冇有必要有什麼顧慮,將自己所有的實力全部都搬出來和他們進行對抗,如果咱們要和死亡主宰對抗的話,那麼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打掉他們的城池。”

中年大叔是一個好戰分子,雖然說好戰,但是並不衝動,中年大叔說的話雖然聽起來有一些狂傲,但仔細的想一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主宰的實力差不多是半部的仙神,因此在場的這些人之中,無論是鬼黃還是彭飛兩位老者的實力早,已經達到了半步仙神的實力,至於他們兩個人真正的戰鬥實力達到了怎樣的一個地步,恐怕在場的這些人之中冇有幾個人能夠說得清楚。

但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們兩個人的實力很強,甚至於可以憑藉著一己之力殺掉一隻龐大的使徒軍隊。

“這也不失為一個辦法,但是如果真的這麼去做的話,那麼一旦城池遭受的攻擊怎麼辦?對方的人數可是比自己多很多,而且千萬不要忽略一點,那就是死亡主宰所掌控的城池,不遠處可是有著生命主宰的城池,他們二人的關係雖說非常的微妙,但是麵對著咱們的進攻也是會一致對付咱們的。”

彭飛臉上帶著一絲凝重的神情說道,對於彭飛所說的話,在場的眾人也都表示了認可。

此時這間會議室之中忽然間變得安靜了下來,用針落可聞來形容也毫不為過。每一個人都在冥思苦想,在思考著接下來他們應該做出怎麼樣的應對。

就在這個時候林昊眼前一亮,忽然間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站起身來看著在場的眾人,而其餘的人也被林昊的動作吸引了目光,每一個人都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林昊:“你是不是有了什麼想法呢?要是的話就說出來,大傢夥一起商量一下。”

雖說表麵上看起來林昊的年紀是最小的,但實際上如果真的論她的身份來說的話。一點兒也不比在場的這些人身份地位低,所以他心中的想法自然也會被眾人仔細的思考。

“實際上咱們表麵上可以裝作平靜一點,然後派出一支小股的部隊去探查一下對方的情況。”

林昊說完這句話,立刻引起了周圍人震驚的反應,林昊所說的話雖然有著一定的可行性,但是卻有著相當大的風險。

鬼王轉過頭看著林昊說道:“雖然說你的辦法擁有著相當的可行性,但是如果真的這麼去做的話,需要派出審議去作為小支部隊檢查呢,既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那麼對方一定會有著充足的準備。”

鬼王的一句話立刻引起了周圍人的認可,他們雙方纔剛剛發生完戰鬥,因此如果真的去探查對方的情報,一定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如果被對方抓住的話,非但情報探查不成,甚至於連命都會搭在那裡。

最重要的是想要去探查的人,一定要是值得他們信任的人,這樣的人想要找出一位實力強悍的並不容易,如果找出一位實力比較弱的,那麼被對方抓住之後,一定會遭受到對方的反偵察,一旦對方使用了所謂的收回秘籍的話,那麼他們這邊的情報將會全部都泄露出去。

“如果你們真的想要做的話,並且同意我的想法,那麼這一次我願意親自前往。”林昊語氣堅定的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不僅僅是鬼王,他們就連小狐狸等人也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雖然你現在的實力也就恢複了一些,但是絕對不是那些所謂的主宰的對手,如果你真的出現了什麼問題,那我們該怎麼辦?”

說話的人是鬱雨晨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昊,眉宇之間透露出憤怒的神色。鬱雨晨跟隨著林昊兩個人一直走到了今天,可以說經曆了許許多多的大風大浪,彼此之間非常的不容易。

如果林昊真的在這個緊要關頭出現了什麼事情的話,那麼鬱雨晨這一直以來的堅持又算得上是什麼呢?此時的鬱雨晨心中覺得非常的悲傷,那種感覺似乎是在林昊的心中,他們這三個姐妹根本就不算什麼,在他心中真正存在的也隻有所謂的俗世的安全。

鬱雨晨並非是一個小女人,但是在麵對愛情,尤其是在麵對自己所愛的人即將遭受到危險的時候,又有幾個女人不是自私的呢,雖說他現在並冇有找回自己的記憶,不過他也從小狐狸等人的口中得知他們之前所經曆的事情。

那個時候要不是林昊為了保護其餘人非要衝回去的話,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甚至於她們姐妹三個人也都遭受到了牽連,為了保護林昊的安全,他們就算是奉獻出自己的生命也毫不在意,可是為了那些不知道感恩的傢夥做出這樣的地步,鬱雨晨心中覺得非常的不值。

看著鬱雨晨臉上的神情,向羽笑著點了點頭,隨後整到了鬱雨晨的身邊,輕輕的將手搭在了他的臉上:“有些事情一定要去做的不是嗎?如果我要去做的話,那麼存活的機率還能夠大一些,如果真的彆人死在這裡,那麼非但冇有任何的作用,恐怕還會導致更多人的死亡。”

林昊的一句話讓鬱雨晨有些啞口無言,鬱雨晨不是不明白林昊的意思,他隻是在擔心著林昊的安全。

“我答應你一定活著回來。”林昊寵溺的摸了摸鬱雨晨的頭,嘴角勾起一絲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