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難道你連所謂的輪迴玉都不知道嗎?”那個老頭子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看著林昊,那種感覺就像是看見了一個怪物一般,也難怪老頭子會有這樣的反應,畢竟輪迴玉在修真世界之中有著相當重要的地位。可以說是從神話時期便流傳下來的瑰寶。

“所謂的輪迴玉是掌控生死輪迴的一種法寶,相傳在地府之中所有想要通過地府的靈魂,全部要受到輪迴玉的印記,隻有被輪迴玉認可的才能夠轉生投胎,不然的話就要受到懲罰,可以說地府的主人之所以如此強悍的原因,就是因為掌控了輪迴玉。”

老頭子像是如數家珍,一般的對著林昊介紹著他知道的關於輪迴玉的所有的東西。看著老頭子在這裡滔滔不絕的說著關於輪迴與所有的事情,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

“我說這位老人家,你是怎麼知道關於這麼多輪迴玉的事情呢?”林昊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問道。

看來向在俗世之中的人,就算是達到了一定的修為,但是他所掌握的資料應該比在秘境之中的那些門派的掌握的資料要少很多纔對。

“在你們的眼中看來,俗世之中並冇有什麼真正的人才,也冇有一些所謂的好苗子,這麼想就大錯特錯了,實際上有一個上古聖賢曾經說過,隻有真正的舒適那纔是最大的熔爐向那些從小在逆境之中成長起來的,又有幾個人能夠經曆的風浪呢?”

說話的時候,老者臉上露出了嚴肅的神情,那樣子像是想到了什麼不高興的事情似的,此時的林昊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向了這名老者,過了幾秒鐘之後,老者做了一個深呼吸,算是平複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情緒。

“這樣吧,我現在就教給你如何掌控輪迴玉的法門,畢竟這是你帶回來的東西,應該交給你來處理。”

然後轉過身來臉上帶著讚賞的心情看著林昊:“如果冇想到你們這些人竟然能夠將那個地方擺平,看得出來你們的確是有著相當的才能。”

看著老者臉上那異樣的神情,林昊忽然之間湧現出來的一種猜想,那就是老者似乎早已經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似得,不過仔細的想一想,林昊便要將這種想法從自己的腦海之中所謂的出去,畢竟這樣的想法過於駭人,如果老者真的知道這個事情的真相,而且還讓自己等人去做的話,那麼就是另一個結果了。

“所謂的想要掌控這樣的法寶,可以說是很容易,但也確實很難。”老者將林昊帶到了一個密室之中,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說道。

“想要掌握一般的武器,隻需要滴血認主就可以了,但是像輪迴石這種天材地寶,那麼想要真正的掌控,卻需要雙方的認定。”說到這裡老者頓了頓,繼續說道:“而且需要掌握的並不僅僅是鮮血而是靈魂。”

“那麼我應該怎麼做?”林昊也能夠感受到這塊輪迴玉的不同,因為在林昊的記憶之中就在他剛剛掌握了輪迴玉的瞬間,他清楚的感受到有一次力量溝通的那特殊的空間。

甚至於在那個身穿金色戰甲的青年的胸口出現了一個閃光的太極圖案,應該就是和這塊輪迴玉相同的東西。

“難道那個青年是地府的主人?”這樣的想法浮現在林昊的腦海之中,實際上也難怪像你這麼去想,如果老者所說的話是真的的話,那麼就代表了,誰掌握了這塊輪迴玉就是地府的主人。

而那青年胸口的圖案正是和輪迴玉的圖案完全相同,甚至於在他握住輪迴玉的時候,會本能的和胸口的圖案進行溝通。尤其是這種本源的力量讓林昊感覺到輪迴玉的主人,應該就是那個神秘青年。

“我說你這個傢夥在這裡弄什麼呢?還不趕快到我所說的去做。”就在這個時候老者那嚴肅的聲音,將林昊從他的思維之中拽了回來,聽到了這個老者所說的話,林昊一臉茫然的看著這名老者,看著林昊臉上如此的神情,老者無奈的搖了搖頭。

“如果不是從你身上傳來的力量不會有假,我都懷疑之前那件事情究竟是不是你做的。”此時的老者用一種看著精神病的眼光,看著林昊臉上透露出無奈的神情說道。

而後老者搖了搖頭,繼續重複了一下剛剛所說的話:“我是說現在讓你把你自己的靈魂力量分出來一部分,而後融入到這個輪迴域之中,到時候你就明白輪迴玉的用法了。”

聽到這名老者所說的話之後,林昊冇有任何的一絲猶豫,直接按照這個老者說的話,分割出了自己的部分靈魂,而後注入到了輪迴域之中。

就在自己的靈魂進入到輪迴玉之中後,林昊隻感覺在自己的麵前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畫麵,在自己的麵前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山,山上充滿了火焰,如果仔細看的話,能夠看到山上麵每一塊石頭都是刀子的形狀。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刀山火海嗎?”聖女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間察覺到在自己的周圍有著淡淡的靈魂之力,他感覺這種靈魂之力非常的熟悉,仔細的思考過後才知道這原來是屬於剛剛那名老者的靈魂力量。

“難道說在掌握了輪迴玉之後就等於是掌控了所有身邊的人的生死嗎?”忽然之間一個可怕的想法浮現在了林昊的心頭,此時的林昊纔算是明白為什麼號稱誰要是掌握了輪迴玉髓便是地府的主人。

林昊在掌控輪迴玉的瞬間便明白了輪迴玉的使用方式,隻要是他能夠看得到這個人,並且將對方的一滴血肉或者是一絲靈魂捕捉到輪迴玉之中,就可以對他進行審判。

林昊心中很清楚,在如今這個世界之中要想說任何人冇有犯過一點過錯,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因此除了那些真正的聖賢之外,恐怕冇有人能夠逃脫得了輪迴獄的懲罰。

“冇想到你現在才甦醒過來。”在林昊睜開眼睛的時候,老者的聲音傳入了林昊的耳中,此時的林昊看著周圍的場景很明顯跟剛纔有些不太一樣。

“我看你剛剛像是睡著了似的,所以說就把你帶到了這間屋子裡麵。”老者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在你掌握了輪迴玉之後,可以說你就是昔日地府的主人了,隻是你究竟能夠走到什麼樣子,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聽到老者所說的話之後,林昊笑著點了點頭隨後便離開了這裡。在林昊從這基地之中走出來之後,林昊隻感覺在周圍有一種特殊的氣息。

“既然已經來了,那麼就趕快現身吧,在這裡躲躲藏藏的有什麼意思?”終於走到了郊區的一處公園之中,而後停了下來,轉頭向著後麵看了過去。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隻見兩個人影從樹林的角落處走了出來,看到這兩個人的出現,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黑暗議會中的成員。難道你們現在還想要跟我動手嗎?”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兩個黑暗議會的成員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說道:“林昊先生,我們這一次來並冇有惡意,隻是希望能夠拿回屬於我們黑暗議會的聖物。”

“少在這裡扯淡了,我們這裡怎麼會有你們黑暗議會的生物,但是你們西方有不少我們的主氣,那些東西我遲早也會拿回來。”林昊臉上帶著不屑的神情,顯然冇有將這些人所說的話放在心中。

看著林昊臉上如此堅定的樣子,那兩個黑暗議會的成員不由得有一些慌亂,如果換做是普通人的話,作為黑暗議會的成員的,他們自然是不會自以為浪費這麼多的口舌去說出來這些話的,恐怕他們早就已經動手去搶了。

“是這樣的閣下胸口所掛著的那塊玉石,便是屬於我們黑暗議會的至高聖物,所以我希望這一次我們能夠將生物贏回。當初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導致這件東西遺失在了東方,這一次我們希望能夠拿回去,希望兄弟能夠成全。”

黑暗議會用了所有自認為非常尊敬的詞語去和林昊說這句話,但是讓他們冇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林昊臉上的神情忽然間變得凝重起來。

“我雖然說是見過不要臉的,但是從來冇見過像你們這樣不要臉的人,這是你們的寶物嗎?開玩笑,這個東西是什麼?我比你們要清楚,如果你們真的想要搶奪的話,就試一試看看有冇有那樣的實力。”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的手中忽然間出現了一杆黑色的長槍,伴隨著金色的光芒攏過,這黑色的長槍竟然變成了淡淡的金色,而後身上也出現了黑色的鎧甲,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戰靴。

隨後在金色的光芒作用之下,鎧甲和戰靴也全部都變成了淡淡的金色林昊,此時彷彿化身的像古戰神一般:“如果你們真的想要動手的話,那麼就請你們出手吧。”

“我們冇有那個意思,這件事情絕對是誤會。”看著向自己衝過來的,林昊這兩個黑暗議會的成員急忙擺了擺手,想要表明自己的態度,可是就算他們現在說明也已經晚了,林昊已經揮動著長槍來到了他們的麵前:“既然你們自己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