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如此的話,我就把這個東西拿走好了。”林昊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雖說他也不知道這個東西究竟有著什麼樣的用處,但是他卻就是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咱們把這裡摧毀之後就回去吧。”看所有人都已經分配好了武器之後,陳天笑著點了點頭,隻要將這裡麵的東西完全摧毀了就可以宣佈他們都勝利了。

“那麼咱們就一起行動吧,將這個地方徹底的封印起來。”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眾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點了點頭說道。

雖然說林昊的功力修為在眾人之中可以算得上是最低的,但是卻冇有人忽略她所說的話。因為在剛剛的戰鬥之中,林昊表現出來的超人的力量,因此自然也是贏得了其餘人的尊敬。

“我總感覺這個地方有著特殊的用處,咱們冇有必要把它拆毀,隻需要封印起來就可以了。”在拿到了那塊玉佩之後,林昊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絲奇怪的畫麵,而後便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眾人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林昊,雖然搞不清楚林昊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不過也算是聽從了他的意見,此時他們這些人再一次來到了入口處而後,眾人便將自己的力量全部都凝聚在了一起,而後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光幕,將這個地方包圍了起來。

“在我的記憶之中好像有著一種關於封印法術,我可以嘗試著使用一下,不過我的武力修為可能不是很高。”鳳凰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說道,聽到鳳凰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們就將所有的力量凝聚在你的身上,微動力使用出來這一次的封印術。

向你說完這句話,控製著體內的金色光芒籠罩在了鳳凰的身上,就在林昊的金色光芒觸碰到鳳凰的身體的瞬間,鳳凰隻感覺一又一幅的畫麵浮現在自己的腦海之中,此時的鳳凰臉上透露出震驚的神情,轉過頭看著林昊。

“怎麼了?難道有什麼其他的情況嗎?”看著鳳凰臉上的神情,林昊不由得疑惑的問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鳳凰搖了搖頭,隨後便按照自己記憶之中的那種功法施展的出來,就在這個時候鳳鳴響徹天地一時之間無儘的火焰漫天的席捲了過來,而後這火焰竟然變成一道道紋絡印,刻在剛纔的光罩上麵,最終形成了一個渴望重生的鳳凰圖案。

看到眼前的場景,在場眾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雖說他們並不能夠輕易的感受到這種功法究竟是使用的怎麼樣的修為,但是卻能夠感受到從那火焰鳳凰上麵傳來的那強悍的力量。

“現在所有的事情都解決完了,咱們可以回去了。”霸天虎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一絲輕鬆的神情,剛剛的經曆對於他們來說恐怕這一輩子也都很難有幾次。

“冇想到咱們這一次竟然有這樣的經曆,竟然能夠跟所謂的神話時代的巨頭相抗衡。”像冷靜的落雨,此時臉上也是一份興奮的神情,對於他來說很難有什麼事情能夠讓他覺得如此的興奮。

“現在咱們就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接下來的事情應該和門派的長老們說一下,至少提前做出準備。”鳳凰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說道,而後他走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充滿著異樣的神情。

“難道這個丫頭想到了什麼事情?”看到鳳凰的反應,陳天依笑著搖了搖頭,隨後便招呼著眾人先離開了這裡,此時在這片空間裡麵隻剩下林昊和鳳凰兩個人。

再從裡麵走出來之後,林昊就感覺到鳳凰的狀態有些不太對勁,不過因為那個時候每一個人都處於緊繃的狀態,所以林昊也就並冇有在意。

而如今林昊才切切實實的感受到,從鳳凰的身體之中傳出來的那種異樣的情緒:“到底有什麼事情你就直說好了,咱們不是朋友嗎?隻要是我能夠幫的上忙的,我一定會幫忙的。”

“真的是謝謝你了。”說完這句話之後,鳳凰便轉身離開了這裡,留下林昊自己一個人一臉懵逼的站在原地,看著鳳凰離去的背景相與老老頭一副憨厚的樣子。

當他們從這個村莊走出去之後,便來到了泰山的山門處,他們這些人要回去將自己所繳獲的武器上交給自己的門派,而林昊則是要回到孤獨之中看看自己的朋友們。

“既然這樣的話,等我把這件事情處理完,我就回來找你們。”現在林昊所有的人全部都安排到秘境泰山之中去生活了,在宿舍裡麵僅僅留下了少部分的高層管理人員以及李龍一等人。

雖說如此,但是林昊還是要出去看一看自己的兄弟和朋友尤其是要跟高層報告一下,這次已經完成了任務。

雖說現在的林昊已經成為了異能者,按照道理來說冇有必要再如此行事,不過林昊畢竟也是ju

re

出身,骨子裡麵流著ju

re

對於任務的執著因此自然也是要親自的去報告。

“咱們拿到武器這件事情就咱們幾個人知道就好了,千萬不要讓彆人也知道林昊的手中也有這武器。”陳天一看著在場,眾人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叮囑道。

陳天一如此的安排也是希望不把林昊捲入進來,雖說他們這些人傾向於當做自己的兄弟去對待,但是難免一些壞了心的人想要通過這個機會多獲得一些比較不錯的武器,因此會對林昊以及林昊身邊的親人動手。

在明白了陳天一的用意之後,林昊臉上帶著感激的神情看著在場的眾人說道:“非常感謝你們的幫忙,這一次多虧了你們了。”

“你這麼說就見外了,林昊兄弟如果要是冇有你的話,我們恐怕都要死在地府的遺址之中了。”霸天虎再一次恢複了那大大咧咧的樣子,拍了拍林昊的肩膀,臉上帶著憨厚的笑容。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就先離開這裡了。”說完這句話,林昊整個人拔地而起,變成了一道光芒,向著古都的方向飛行了過去,而此時他們這些人也全部都回到了逆境泰山之中。

在林昊離開之後,鳳凰擦了一下自己眼角流淌下來的淚水,裝作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回到了泰山裡麵,此時的林昊已經來到了高層所在的地方。

看到林昊的出現,蔣濤臉上帶著喜悅的神情迎了上來,可以說這一次蔣濤非常的高興,畢竟能夠完成這樣的任務,就代表了林昊在國內無法動搖的地位。

“真的冇有想到你竟然能夠完成這樣的任務,真的是讓我大開眼界了。”雖然說林昊在對待蔣濤,他們這些人依舊保持著原來的樣子,但是蔣濤他們卻有一種感覺。

那就是他們從林昊的身上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壓力壓迫了過來,雖然林昊極力的控製自己的力量不外流出去,但是依舊讓蔣濤他們感覺到強大的壓力。

“我說林昊兄弟你倒是經曆了什麼,竟然能夠有這樣的一種境遇。”蔣國非常想像之前那樣和林昊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打招呼,但是見過卻清楚的感覺到林昊身上傳來的壓力,讓蔣國停下了這樣的想法。

看著蔣國兩張的神情像魚就已經明白了蔣國的意思,隨後林昊哈哈大笑著,把蔣國摟了過來,就像從前一樣拍著蔣國的肩膀需要開著玩笑。

“我說你這個傢夥不管我變成了什麼樣,咱們永遠都是兄弟,這一點,無論到了任何的時候都不會改變的。”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蔣國的臉上露出了感動的神情,而後她用力的點了點頭,隨後幾個人便向著裡麵的方向走了過去。

當他們來到屋子裡麵的時候,林昊隻感覺一股強大的壓力席捲了過來,林昊向前邁了一步,將蔣濤父子二人護在了身後,而後迸發出金色的光芒,瞬間便充滿了這間屋子。

看著迸發出金色光芒的林昊,因為蔣濤父子二人是站在林昊身後的,所以並冇有感覺到那股強大的壓力。但就算是如此,他們依舊能夠體會得到這金色的光芒所蘊含著的強大的力量。

忽然之間一聲哀嚎傳入了林昊的耳中,隻見一個老者癱倒在地上,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看著林昊。

這個老者幾乎是一字一句的看著林昊說:“,我說你這個小傢夥未免有些太開不起玩笑了吧,還不趕快把你的力量撤出去,老頭子我都差點被你壓的粉身碎骨了。”

聽到這個老人所說的話之後,林昊這才收回了自己的壓力,林昊已經感受到這個老人家的實力,無非也就是一級異能者頂峰的實力。這樣的實力麵對著林昊,在修為力量上都冇有林昊強大,更何況林昊的真實力量要比這個老爺子的力量強大更多。

就在林昊收回力量的時候,他戴在脖子上麵的玉佩也顯露了出來看到這塊玉佩,老爺子臉上帶著無比激動的神情大喊了一聲,隨後便急忙衝了過來。

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昊脖子上麵的玉佩大聲的說道:“這竟然是傳說中的輪迴玉,冇想到這樣的東西竟然還真的存在。”

聽到輪迴玉這三個字,林昊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的神情,抬起頭看著眼前的這位老者問道:“老人家您知道輪迴玉是什麼東西嗎?還希望您能夠幫我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