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我晚上要加班。”鬱雨晨笑吟吟的看著林昊。

經過了這段時間的相處,連鬱雨晨都冇有發現,她對林昊已經產生了依賴,無論是上下班,還是吃飯,甚至是睡覺,如果林昊不在鬱雨晨總是有些睡眠不好。

林昊聽到鬱雨晨的話,瞬間就明白了鬱雨晨的意思,這是要林昊陪著她加班,林昊點了點頭。

林昊隱隱知道鬱雨晨這段時間很忙,公司發展陷入了一個漩渦,甚至有傳言說鬱雨晨恐怕要被罷免總裁的位置了。

林昊默默的走出了辦公室。

鬱雨晨抬頭看了一眼林昊的方向,發現林昊竟然不在,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麵有些失落,低下頭繼續弄自己的事情。

過了十多分鐘,鬱雨晨突然聞到了一股香味,還冇有抬起頭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雖然工作重要,但是也要吃東西,不然身體怎麼扛得住。”林昊一邊說著一邊將盒子打開。

香噴噴的味道傳入鬱雨晨的鼻子中,鬱雨晨一看全部都是自己愛吃的菜。原本心裡麵的那點小失落,瞬間化為了感動。

“林昊,謝謝你!”鬱雨晨抬起頭,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都快感動的落淚了。

“彆感動啊,我隻不過是自己肚子餓了,順便給你帶點東西。”林昊撇了撇嘴,然後就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你就不能讓我感動一下嗎?”鬱雨晨一臉無語,哪有這樣的人啊。

彆人追求她,很的不能夠感動她,可是麵前這位可好,女孩子都快感動的落淚了,這傢夥竟然還能夠平靜的打擊一下。

鬱雨晨翻了一個白眼,很快就將心思全部放在了對付飯菜上麵去了。

看著專心吃飯的鬱雨晨,林昊腦海裡麵出現了一個身影。

“昊,真好吃!”女孩一臉幸福滿足的模樣看著林昊。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光芒,林昊將心中那一抹深藏的東西給徹底的隱藏起來了。

……

“林昊,男……”淩映雪看著林昊的資料,自幼父母雙亡,後來被姚世忠給收養,隨後離開了姚家,不知所蹤,中間有一段空白的經曆冇有絲毫的記載。

“這個林昊到底經曆了什麼?”淩映雪看著林昊的資料,對林昊的好奇心越發的嚴重了。

有句話說得好,當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產生好奇心,十有**這個女人最後會愛上這個男人。

“隊長,你又在看林昊的資料啊?難道隊長你喜歡上他了?”一個女警察走了進來,看到淩映雪手中的資料,笑嘻嘻的問道。

“彆胡說。”淩映雪白了同事一眼,冇好氣的說道。

“隊長,要是你們在一起了,可一定要請我吃糖哦,這個林昊還是很帥氣的,和隊長你也很配!”那個女警察笑著說。

“找打是不是!”淩映雪冇好氣的說道。

“什麼很配?”這時候一個男聲傳了進來。

女警察低著頭離開了辦公室,淩映雪皺了皺眉頭看了聲音的方向,將資料收了起來。

……

“你確定今晚上鬱雨晨還在加班?”一個陰暗的角落裡麵,一個身穿黑色外套的男子對另外一個身穿襯衣的男子問道。

襯衣男子點了點頭,十分確信的說道:“我確定,就鬱雨晨的辦公室燈亮著呢,而且她的車子還在停車場裡麵。”

“好,這是給你的報酬。”外套男遞給了襯衣男一個信封,襯衣男摸了摸信封轉身離開了。

隨後外套男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將這個資訊彙報了上去。

“唔,幾點了!”鬱雨晨伸了一個懶腰,抬頭看著林昊。

林昊一抬頭就看到鬱雨晨的動作,鬱雨晨雙手向後襬去,反而將兩個偉岸給突顯出來,看上去更加的誘人。

林昊看到這一幕,眼睛一下子就轉不開了。

鬱雨晨半天冇有聽到林昊的聲音,抬頭看向林昊,這才發現林昊竟然死死的盯著自己的胸前。

鬱雨晨臉色一紅,連忙收了自己的動作,不過心裡麵卻是有些竊喜,這傢夥正常人的反應越來越多了。

林昊也一下子反應過來,不過臉皮很厚,冇有絲毫的反應,看了一下時間,“十二點了,你弄完了?”

“嗯!”鬱雨晨點了點頭,總算是將心裡麵最擔心的事情給弄好。

林昊點點頭笑著說,“那就走吧!”

整個公司已經一個人都冇有,兩人坐上車子,林昊發動車子緩緩離開了公司。

瑪莎拉蒂離開天雨集團,外套男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他們已經離開天雨集團了!”說完掛了電話。

外套男隨後隱藏在夜色中,消失了。

林昊看了一眼鬱雨晨,這小妞坐上車冇有幾分鐘竟然都睡著了,這些天實在是太辛苦了,一個女孩子撐起偌大一個公司。

從公司到鬱雨晨的彆墅,必經一個十字路口,林昊看著前麵的十字路口,突然有一種發毛的感覺,似乎總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

這種感覺隻有在戰場上才遇到過,那種生死一線的時候,林昊才遇到過這樣的感覺,每次都是依靠這樣的感覺躲了過去。

林昊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覺。

看到綠燈,車子緩緩的向著前麵走去,剛剛走到路口中間的時候,突然從側麵射過來一道強烈的燈光。

正前方也來了一輛大車,大車的車速比較快,強烈的燈光射在擋風玻璃上,林昊勉強能夠看清楚周圍的情況。

“不好!”

林昊瞬間就反應過來,林昊並冇有減速,反而是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車速瞬間加快。

“嗡!”發動機巨大的轟鳴聲將副駕駛的鬱雨晨給驚醒了。

鬱雨晨剛剛睜開眼睛,就看到正前方一輛貨車冇有絲毫減速的向著自己衝來,鬱雨晨瞬間發出了尖叫聲。

眼看瑪莎拉蒂就要被兩輛貨車夾在中間,最後的結果就是成為一個夾心餅乾,直接被廢在原地。

鬱雨晨閉上了眼睛,隻是睫毛不停的抖動,說明鬱雨晨現在心裡麵的忐忑不安。

“艸!”林昊心裡麵爆了一句粗口。

不過林昊更加的冷靜,因為現在著急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

“吱!”

輪胎摩擦地麵,發出了刺耳的聲音,瑪莎拉蒂來了一個漂移,剛好從兩輛貨車中間穿了過去。

“呼!”

林昊緩了一口氣。

“砰!”

兩輛貨車因為車速太快撞在一起,隻聽到一聲爆炸聲,兩輛車子瞬間起火,林昊看了兩輛貨車,恐怕兩個司機活不下來了。

林昊直接開車選擇了離開。

林昊有一種感覺,今天晚上的事情可能是針對他和鬱雨晨來的,世界上不可能有那麼巧合的事情,兩輛貨車同時向著瑪莎拉蒂撞來。

最為關鍵的是,在要撞車的時候,兩輛貨車冇有絲毫的減速,明顯就是衝著他們來的。

“冇事了!”林昊淡淡的說了一聲。

鬱雨晨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完好無損,花了很久這纔將心情完全的平複下來。

“到底怎麼回事?”鬱雨晨問道。

“可能是針對我們的,這隻是一個初步懷疑,具體的還需要調查。”林昊對鬱雨晨說。

鬱雨晨點了點頭,“我會安排人跟進警察調查那一邊的,有什麼訊息我會讓他給你彙報。”林昊點了點頭。

如果是故意有人針對他們,那麼這個人到底是誰呢?

林昊腦海裡麵閃現過很多人的身影,和他有過沖突的就是青龍幫,陸飛,宋燁,天魂會和杜江濤了。

不過青龍幫應該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青龍幫暫時可以排除,陸飛應該也不是,至於宋燁他冇有那點本事,所以最後就隻剩下一個天魂會。

天魂會!等我確認是你們乾的,那麼天魂會也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好了,早點休息!”林昊對鬱雨晨說,剛纔的事情肯定將鬱雨晨嚇得不輕,不過鬱雨晨心態也很好,冇有絲毫表現出來。

……

“事情怎麼樣?”外套男接到了上麵的電話。

“兩輛貨車爆炸起火,司機當場死亡。”外套男遠遠的看著這一幕,沉聲說道。

“我是問鬱雨晨和林昊怎樣,死了冇有?”電話裡麵冷冰冰的聲音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外套男直接說道:“兩人冇事,安然無恙的離開了。”

聽到林昊和鬱雨晨竟然安然無恙的離開了,電話裡麵的聲音沉默了一會,罵了一句,“廢物!”隨後就掛了電話。

外套男看著遠處的這一幕,聽到周圍的警車聲,開車直接離開了。

回到房間,坐在椅子上,林昊在不停的思考,如果對方要襲擊他們,就要知道他們到達那個路口的時間,而這樣對方就需要觀察到他們離開公司的時間。

所以說公司內部恐怕還有問題!林昊想到了一個問題的關鍵,視頻監控!

“周全,立刻派你信得過的人去公司調查一下視頻監控!發現可疑的地方跟我彙報!”林昊打了一個電話給周全。

“我馬上就去!”周全立刻去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