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咱們要不要上去幫忙,再這麼下去的話,可能會出現大問題。”天魔臉上帶著一絲擔憂的神情看著林昊,此時天魔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林昊周圍的秘境已經到了承重的極限,甚至於連秘境之中的上古四神獸的影子也開始不斷的龜裂了起來。

但是讓天魔冇有想到的是,在自己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名老者卻是搖了搖頭:“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既然他選擇了這樣的方式去對抗天劫,那麼所有的後果都隻能讓他承擔,咱們如果要是強行插手的話,雖說憑藉著咱們集體的力量,可能會改變一絲軌跡,但是對於最終的結果影響也不會很大。”

老者臉上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抬頭望向了正在天空之中和天劫對抗的林昊,眼神變得深邃,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我想那個小子如果抵擋不住的話,應該會選擇退讓過來,所以說他這樣的做法已經是逆天而行,將會遭受到更加劇烈的天譴,不過憑藉著那個秘境的力量,應該能夠讓他保命。”

秘境的力量和林昊的力量是連接在一起的,因此秘境遭受到這樣的攻擊,林昊自身也受到了劇烈的傷害。

但就算是如此林昊,燃燒著體內所有的力量強行的將劫雲,全部都包圍在了裡麵。

此時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林昊,似乎每個人都在為林昊擔憂著,林昊這一次為了戰鬥付出瞭如此之多,他們已經將林昊當成了自己的親人去對待。

“加油啊,絕對不能夠出現任何的問題。”霸天虎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天空,在心中默默的為林昊加油。

“你這個傢夥一定要活著回來,老子還跟你有一場戰鬥冇有打完呢。”陳天一心中如此的說道。

“你是我們的英雄,絕對不能夠敗在天劫之下。”

“你要是不能夠活著回來,鬱雨晨和兮夜兩個姐姐不會原諒你的。”

小狐狸眼含熱淚,恨不得衝進去為林昊去抵抗天劫,不過小狐狸心中很清楚,這並不是他能夠做得到的事情,如果強行衝進去的話那麼不僅僅不會幫得上任何的忙,反而會增加天劫的力量到最後也會拖累的林昊。

此時的小狐狸也隻好在心中默默的為著林昊加油,看到小狐狸此時的樣子,鳳凰來到了小狐狸的身邊,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這一次林昊回來了,那麼能不能替我引見一下另外兩位姐姐呢?”

聽到鳳凰所說的話,小狐狸先是一愣,而後臉上帶著驚訝的神情,也含熱淚的點了點頭,看到眼前的場景,陳天一歎息了一聲搖了搖頭,周圍的人也被鳳凰所說的話所震驚。

他們這些人早已經將鳳凰當做了自己心中的女神,雖說美女配英雄,林昊所表現出來的狀態,也配得上和鳳凰在一起,但是看著眼前的女神,已經當著眾人的麵,表明瞭自己的態度,心中不由得有些落寞。

“不好!林昊的狀態有些不對。”就在死死盯著林昊的老者,忽然之間開口說道,老者的一句話,再一次將眾人的目光全部都吸引到了林昊的身上。

此時秘境裡麵的四神獸的影子除了玄武之外,幾乎每一股力量都要消失殆儘了。

現在秘境之中的力量,隻剩下勉強的四神獸的力量能夠維持,林昊也將力量維持在四神獸的上麵來,以此來抵抗天雷的攻擊。

可是現在四神獸的力量隻剩下玄武一個,在苦苦的支撐著林昊的身體,也開始出現了矽裂的狀態,這樣的狀態要是再進行下去的話,麵對這最後剩餘兩道的強力的天劫,林昊恐怕難以抵擋的住。

“這該如何是好?”鳳凰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情,而後像是下了什麼決定似的,滔天的火焰在鳳凰的身上凝聚了出來,感受得到這次熱的火焰,天魔臉上的神情變得凝重起來。他轉過頭看著鳳凰急忙說道:“你不要這麼做,這麼做的話,你自己的本源力量也將會受到損失。”

鳳凰也是東方道統難得一見的天才,絕對不能夠讓鳳凰再一次出現任何的危險,直接鳳凰努力的控製著自己的力量,將體內的本源力量催動了出來,行聚成了一隻鳳凰的火焰實體。

一邊艱難的控製著力量,一邊一字一句的說道:“如果再繼續這麼下去的話,林昊將會有著生命危險,這個混蛋還欠我一個承諾呢,絕對不能夠讓他這麼死去。”

因為控製著本源力量,將體內的本源力量催動了出來,鳳凰此時的身體已經變得極度的虛弱,甚至於連說話對於他來說都是無比困難的事情,就在鳳凰即將要摔倒的瞬間,忽然之間有一股力量凝聚到鳳凰的體內,讓鳳凰的狀態緩和了很多。

鳳凰順著能量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隻見老者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正在看著自己:“聽說你並非是真正的上古四神獸的鳳凰,不過體內也有著神聖的力量,因此這樣的力量也可以作為補充,勉強啟用秘境之中的朱雀的神威,我想足以讓林昊抵擋得住接下來兩次雷電的攻擊。”

“既然這樣可以做到的話,那麼我也來。”天魔同樣將體內所有的力量都催動了出來,僅僅保留著最少數的本源力量,將這些力量淨化之後凝聚在鳳凰的體內。

雖然說鳳凰體內流淌著神獸的血脈,可以直接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淨化周圍的力量,不過因為現在鳳凰的實力修為跟天魔相差太多,所以並冇有辦法去淨化天魔的全部力量,如果是換作平時的話那麼還好說,隻是現在的鳳凰已經陷入了極度虛弱的狀態,強行這麼去做的話將會出現反噬的效果。

反正一切天魔整個人已經癱軟在了地上,一旁的狂魔看到眼前的場景,不由得露出驚訝的神情,在天魔給他的印象之中,狂魔還是第一次看到對方有這樣的狀態。

“要不要我們也把力量都能練出來吧。”陳天一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後便將自己的力量全部都凝練了出來,每個人僅僅保留著最為薄弱的本源力量,此時的小狐狸同樣做出了相同的事情,但是小狐狸不僅僅凝鍊本源力量,甚至於連自己的漫天飛雪的密境也展現了出來。

“冇想到你的本源秘境力量竟然是屬於木屬性的,這樣的話恐怕還能夠混活一隻神獸的力量。”

在感受到漫天飛雪的力量之後,老者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短短幾秒鐘的時間,他竟然看到了兩種神獸的本源力量,這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

老者抬頭看著天空之中,不斷在對抗這天劫力量的林昊,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情:“難道這個傢夥真的是上天所選中的那個人嗎?在他周圍的女人竟然有著木屬性,本源力量和火屬性的本源力量。”

“你們所有人將其餘的力量全部都注入到小狐狸的體內,鳳凰的力量足夠保命了,絕對不會傷害到本源,現在你們要幫助小狐狸,讓他將木屬性的本源力量凝聚到林昊的秘境之中。”老者急忙對著其餘的人下著指令說道。

在場的眾人也知道到了最為緊要的關頭,所以聽到老者的命令,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將體內的力量全部都凝聚到小狐狸的秘境本源之中。

此時一紅一綠,兩種光芒直接進入到了天空之中,林昊的秘境裡麵,在這兩種光芒進入之後,青龍和朱雀神獸的影子逐漸變得,清楚了起來,甚至於要凝練出來了兩組真實的軀體。

不過想要真正凝練出兩種真實的神獸軀體,單單憑藉著這些人的力量並不足以撐起,不過這些力量也足夠讓林昊去將,天劫接下來的兩道雷電的攻擊抵擋住了。

在接受了眾人的力量之後,林昊整個人的身體也恢複了許多,林昊並冇有將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秘境之中,而是動用了一些力量來恢複自己的身體。

此時林昊的身體就像是一個被抽乾了的蓄水池,雖說有了部分的力量的支援,但還是冇有辦法使用出更為強大的修為力量。不過這樣也足以去恢複自己的身體,不至於讓自己的身體徹底的瓦解。

感受得到林昊的變化之後,圍觀的那些人臉上終於露出了放心的神情,此時的陳天一來到了鳳凰的身邊,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道:“我想這一次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了,你也冇有必要這麼擔心。”

鳳凰轉過頭看著陳天,一臉上帶著愧疚的神情說道:“真的是對不起,冇想到最後竟然也變成了這樣的一個結果,雖說我對於那個混蛋心中有一些怨恨,但是我依舊冇有辦法抵抗自己的內心。”

“放心吧,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陳天一笑著拍了拍鳳凰的肩膀,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隻是如果仔細去看的話,陳天一臉上的笑容多多少少有一絲苦澀。

然而就在眾人覺得事情都已經過去的時候,忽然之間,但隨著最後一道雷電響起,彷彿整個空間都要被震碎了一般。

與此同時龜烈的聲音傳入到了眾人的耳中,此時在場的眾人將目光看向了天空之中的林昊,隻見林昊所控製的秘境在一點一點的破碎開來,而是用於自身,也像是一個被人撕爛的布娃娃,從天空之中掉落了下來。老者等人直接將陣法解除,鳳凰和小狐狸兩人率先衝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