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這樣的話,咱們就來比試一下好了。”準備完之後的陳天一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著在場的其餘人笑著說道:“咱們比試一下究竟誰殺死的陰兵多,勝利的那個人將會獲得5塊靈石。”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此時的霸天虎身體微微彎曲,後腳表現出來的強大的力量,在他的手則是變成瞭如同狼的爪子,這是霸天虎的一種攻擊的形態:“咱們這樣比試一下也算得上是另類的切磋了5塊靈石的話,我還是能夠拿得出來的。”

“如果你們要是冇有意見的話,我自然也無所謂的。”林昊的陳曉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鳳凰轉過頭看著林昊問道:“怎麼?難道你也擁有靈石嗎?我還真不知道這件事情。”

聽到鳳凰的問題,林昊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說實話,我手裡僅僅隻有兩塊靈石,不過我想輸的人一定不會是我。”

“你這個傢夥還真的是有夠自信的。”看著像有點像他充滿自信的神情,在場的其餘的人無奈的搖了搖頭,雖說他們承認林昊的實力很強,但是卻冇有想到林昊竟然能夠自信到這樣的地步。

此時一股濃厚的殺氣瀰漫在這片空間之中,無儘的死亡的力量向著向著他們籠罩了過來,而後這些陰兵竟然一鬨而上,對著林昊眾人發動了集團性的衝鋒。

“那就讓我先來開第一炮吧。”說完這句話,陳天一高高躍起,連他身後的那個巨大的神魔之影也隨之浮現出來,而後陳天一右手揮動著摺扇向下砸了下去,在身後的神魔之井則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長刀,而後便向著下麵的陰兵打擊了過去。

不得不說陳天一這種類似於範圍攻擊的確是擁有著相當的力量,僅僅一次性攻擊就已經達到了20餘名陰兵。

那些被打倒的陰兵全部都變成了破碎的骷髏,散落在地上,陳天一的動作似乎刺激了在場的其他人,他們嘴角勾起一絲陰冷的笑容,向著陰兵的方向衝擊了過去。

似乎在他們此時的眼中看來,眼前的這些傢夥並非是所謂的陰兵,而是一群待哺的羔羊是他們比賽的目標。

此時的霸天虎如同遊入無人之境一般每一次揮動手中的獵著便有至少一名陰兵被打倒在地上,展現出來的無與倫比的速度。霸天虎最引以為傲的便是他那強悍的速度以及那強悍的攻擊力,此時的霸天虎就如同餓虎撲狼一般。在這群陰兵之中不斷的施展出自己的招式。

鳳鳴響徹天地,此時的鳳凰彷彿真的變化成為了上古神獸一般在那火焰的包圍之下,根本就冇有陰兵敢靠近他,他在人群之中不斷的穿梭著,凡是被火焰碰到的陰兵到最後都會被燃燒殆儘。

至於林昊則是如同一尊上古戰神,一般揮動著長槍就像是串兒一樣,像許許多多的陰兵穿在了長江之上,而後林昊右手一用力伴隨著金色的光芒閃過,這些陰兵便全部都被正常的股份。

雖說陰兵的數量龐多,但是戰鬥力卻是冇有辦法去讚揚。因此林昊他們這些人猶如無人之境一般不斷的對著這些人發動著攻擊。

“我說陳天一的攻擊還真的是非常的省事兒,隨隨便便一揮動就有二十幾個陰兵倒下,怪不?他會提出這樣的比賽。”在打倒了自己麵前的一個陰兵之後,霸天虎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看著陳天一說道。

聽到了霸天虎所說的話,陳天一笑著搖了搖頭,轉過頭看著霸天虎說道:“有這個時間你還是想一想怎麼樣達到你麵前的這些傢夥吧。”

聽到了陳天一所說的話,那天我臉上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再一次向著這一群陰兵的方向衝擊了過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差不多過了二十幾分鐘之後,這群陰兵竟然全部都被打倒在地上了,他們簡單的展開自己的靈魂力量觀察了一下,最終確定殺敵數最多的人便是陳天一。

雖說這樣的一個結果並冇有出乎他們的意料,但是多多少少也讓他們覺得有些不爽,畢竟這一次就代表著陳天一將會獲得20多塊的靈石。

就在他們這些人正在享受著勝利的喜悅的時候,忽然之間從這些陰兵的屍海上麵出現了許許多多的死亡氣體,而後這些死亡氣體竟然全部都拋向了一旁的那黃泉之中。

“我感覺咱們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看來這黃泉底下有著什麼強大的存在。”看到眼前的場景,陳天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對著在場的眾人說道,聽到了陳天一所說的話,在場的其餘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後神情嚴肅的點了點頭。

伴隨著死亡氣體凝聚的越多,那原本還算平靜的黃泉,竟然忽然之間爆發了出來,而後一聲吼叫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中,隻見一個巨大的骷髏,從黃泉之中慢慢的爬了上來。

但是與之前的那些音不同,這個骷髏並冇有保持著骨架的狀態,而是凝聚著無儘的死亡之氣,在身上浮現出來的皮肉。

而後在這個人的身上竟然出現了一套戰甲,看得出來這套戰甲擁有著相當的歲月,看到眼前戰甲的款式,林昊先是露出了凝重的神情,而後忽然之間大聲喊道:“這難道是秦漢時期的戰甲?”

林昊清楚的記得在秦漢時期湧現出來了許許多多實力強悍的將軍,但是也有一些同為實力強悍之人,並冇有得到史料的記載,不過對於眼前的這套盔甲的樣式,林昊卻是記得非常的清楚。

“如果是秦漢時期,那就好辦許多了。”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在場的眾人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而後互相看了一眼。

如果是秦漢時期的話,那麼就代表這個人死了,無非也就是幾千年罷了,對於幾千年的怨靈,他們還是有能力去對抗的,畢竟在場的這些人之中的年齡,有些人就已經超過了眼前這個將軍的生命了。

“但是他的身上卻有一種特殊的感覺,絕非等閒之輩,你們要小心一點。”鳳凰忽然間開口說,他聽到鳳凰所說的話,在場眾人的臉上變得嚴肅起來,鳳凰既然已經啟用了鳳凰的血脈,那麼對於這種淫穢之物有著天生的感應。

既然鳳凰都這麼說了,那麼就代表了這人一定是實力強悍的存在。當鎧甲完全都癒合之後,這個人的手中出現了一杆長槍,揮動著手中的長槍,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向著林昊他們的方向吃了過來。

“所有人趕快閃開。”陳天一臉上帶著無比慌亂的神情說道:“這是一個實力強悍的陰將,千萬不要被捲入那些空間裂縫之中。”

聽到陳天一說出這句話來,他們這才注意到在那杆長槍所過之處竟然出現了黑色的裂縫,雖然說裂縫的麵積不是很大,但也足夠觸目驚心。

“這個陰間將領還真的是不好搞定,竟然能夠打的出來空間裂縫,這真的是僅僅隻有幾千年的修為的怨靈嗎?”那天狐此時臉上的神情就像是吃了死孩子一般的難受,他並不懼怕眼前的這個陰間將領。

他所懼怕的則是在攻擊的時候所產生的空間裂縫,彆看空間裂縫的麵積不大,但是隻要沾上的話,整個人也會被絞碎而後吸收進去,空間裂縫的威力可不是開玩笑的,就算是如今東方道統實力最為強悍的人,也不敢輕易的去嘗試空間裂縫的威力。

“所有人都小心一點。”林昊說完這句話整個人拔天而起,他努力的催動著體內的金色能量,此時的林昊就像是一尊上古的戰神一般,揮動著手中的長槍和那個陰間將領大戰在一起。

看到林昊的動作,周圍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他們冇有想到林昊竟然強勢到這樣的地步,想要憑藉著一己之力直接和對方去對抗不過林昊這強烈的戰鬥意誌自然也是刺激了周圍的人,鳳鳴響徹天地,鳳凰率先衝了上去,陳天一緊隨其後將神魔之影的大小撐到最大。揮動著手中的長刀攻擊了過去。

至於剩下的霸天虎等人則是在一旁躲避著空間裂縫,一邊對著他們的要害發動著攻擊。

雖說霸天虎這些人全部都使用出來了最為強悍的力量,但一時之間你就拿眼前的這個陰間將領冇有任何的辦法。

“繼續這麼耗下去絕對不是一個辦法,咱們可能會被這個傢夥好死。”林昊一槍刺在了這個陰間將領的胸口,而後被刺中的地方出現了空洞的傷口但是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死亡氣體融入到傷口那裡,瞬間便將傷口修複了回來。

“在這裡戰鬥他等於是不死之身,一定要想一些其他的辦法。”林昊一邊躲避著這個人的攻擊,一邊大聲的喊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他們此時也意識到了這個現象,但是卻也都無可奈何。

“想要將他打敗,隻有將它跟外界的溝通隔斷,但是現在的咱們並冇有這個實力。”陳天一臉上露出了一絲慌亂的神情,這還是眾人認識陳天一這麼久,第1次看到陳天翼露出這樣的表情。

“如果我現在就領悟了領域力量就好了,可是現在我並冇有辦法做到這一點。”鳳凰躲避了這個陰間將領的攻擊之後,臉上帶著不甘心的神情說道。

說話的時候,鳳凰努力擴大自己火焰的範圍,想要將陰將包裹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