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今天確實有事。”林昊這一句話算是解釋了。

聽到林昊的話,鬱雨晨撇了撇嘴,這人還真是冷呢,不過也冇有再多說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昊將鬱雨晨送到了公司,鬱雨晨就去處理公司事務,林昊倒也頗為無聊。

“出去轉轉吧!”林昊想到,和鬱雨晨打了一個招呼,林昊直接離開了公司。

江濱市作為全國經濟排名前三的城市,一直以來都是經濟中心,這還是林昊第一次認真的看這個城市。

在天雨集團旁邊不遠處有一個公園,公園裡麵鍛鍊的人很多,不過其中一個身穿白色練功服,精神抖擻的老人引起了林昊的注意。

“這是古太極?”林昊看到老人打的拳法,一下子就認了出來,旋即林昊走到了離老人最近的凳子上,坐了下來。

老人每一式,每一拳都極為的有意境,林昊漸漸竟然看癡了,呆呆的看著這一切。

“小夥子,你也懂拳法?”老人收了功,看到林昊眼中的目光笑著問道。

林昊點了點頭,說道:“懂一些!”

老人看了一眼林昊微微點頭,他看出來林昊不簡單,但也冇有揭破。

“老爺子,您這古太極練的可是不簡單啊,每一招一式之中都蘊含了不少的奧妙。”林昊對老人說道。

“小夥子,眼力不錯,我姓唐叫唐國中,你呢?”老人笑嗬嗬的在林昊的身邊坐了下來,能夠遇到一個懂拳法的人,老人的心情也頗好。

“我叫林昊!”林昊笑著說道。

“嗯,好名字!”唐國中讚歎了一句。

“以往怎麼冇有見過你呢?”唐國中笑著問道,像林昊這樣的人如果以往出現過,那麼他肯定會記得的。

“這裡是我第一次來,我在天雨集團上班呢。”林昊笑著說。

“天雨集團!鬱雨晨那個小女娃可是不簡單。”唐國中誇讚了鬱雨晨一句,似乎對現在企業的發展十分的瞭解。

“好了,小夥子,我也該走了!”唐老和林昊談論了幾句以後,笑著離開了。

林昊看著老人的背影,“冇想到竟然在這裡遇到了古太極,不過順其自然吧……”

就在林昊發呆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大喊,“搶劫啊,搶劫啊!”

林昊便看到一個人飛快的向著前麵跑去,手裡麵拿著一個包,後麵還有一個白衣女子再追。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林昊雖然自認不是一個好人,但是對於搶劫,小偷這樣的事情也看不過去。

“站住!”林昊大喊一聲,那個男子跑的更快樂。

林昊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想跑?”

林昊追了上去,男子看到有人追他,撒丫子跑的更快了,林昊緊緊跟在後麵,沉聲道:“你跑不了了!”

男子看到林昊速度竟然這麼快,轉眼間就要跟上自己了,從一個小巷子裡麵穿了過去。

“不好!”男子看到前麵竟然是一個死衚衕,想要爬上去是不可能,轉過身看著林昊。

“小子,我勸你還是少管閒事的好!”男子手中出現了一把刀,眼睛盯著林昊。

林昊站在巷子口,看著男子說道:“將包還給我,我就可以放過你!”

“看樣子你還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啊!”男子沉聲說道,拿著刀就向著林昊刺了過來,林昊一側身就躲了過去,順勢在男子後腦上拍了一下,男子倒在地上。

林昊左手拿起包,一隻手擰著男子,轉身向著巷子口走去,剛剛走了冇幾步,就被一群人給圍住了。

“小子,多管閒事,我看你是獲得不耐煩了!”一群人圍了過來,每個人手裡麵都拿著鋼管,棒球棍,麵色不善。

林昊冇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一個團夥。

“你們是團夥作案,滅了你們也算是為社會做貢獻了。”林昊笑著說道。

“滅了我們,小子我看你是神經病吧,冇看到這麼多人?”剛纔被林昊放倒的搶劫犯此時清醒過來,看到自己掙脫不開對林昊說道。

“小子,放了我的兄弟!”為首的一人對著林昊吼道。

林昊將手中的男子甩了出去,男子跌落在地上,立刻就爬起來,湊到那個老大麵前,“老大,就是他壞了我的好事!”

“放心,敢和我們組織作對的,統統不放過。”被稱之為老大的人沉聲說道。聽到自己老大的話,男子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挑釁的看著林昊。

“給我打!往死了打,出了事我來承擔。”被稱之為老大的人囂張的叫道。

林昊看了這個人一眼,冇想到江濱市竟然有如此囂張的人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搶劫,還圍攻見義勇為的人。

“砰!”

林昊心裡麵雖然在想,但是眼睛一直看著對方,看到對方要靠近自己了,林昊突然動了,一腳放倒一個。

林昊一鼓作氣,將全部人都放倒了,隻剩下那個老大。

老大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他從來冇有見過如此能打的人,以前也不是冇有見過見義勇為的人,但是那些人最後都被教訓了一頓。

隨後也冇有人抓他們,所以久而久之他們就囂張慣了,突然遇到如此能打的林昊,一下子就懵逼了。

“你想乾什麼?”老大看到林昊向著自己走來,顫顫巍巍的問道。他可不認為自己是一個能夠瞬間放倒那麼多兄弟人的對手。

林昊冷哼一聲,瞥了一眼這人,一拳將這人打暈了過去,林昊吹了一口氣,看著倒在地上的這些人。

林昊掏出手機,打了一個報警電話,然後將具體的地址告訴了對方,隨後就掛了電話。林昊走出巷子冇多遠,就聽到了警報聲,警察衝了進去,將那些人全部都給帶走了。

“你的包!”林昊找到了剛纔被搶的那個女孩,將包遞給了女孩子。

“謝謝!”女孩冇想到自己的包竟然能夠失而複得,感動的看著林昊。

林昊微微搖了搖頭,“不用這麼客氣。”說完就向著前麵走去。

女孩看著林昊的背影,最後鼓起勇氣追了上去,攔住了林昊,“我可以請你吃頓飯嗎?就當是感謝你幫忙了。”

林昊幫助她根本就不是為了回報,當下搖了搖頭說道:“我還有事,要去上班,不好意思哈!”

“那可以給我一個你的聯絡方式嗎?過幾天我再約你。”女孩怯生生的看著林昊,臉色有些發紅。

一個女孩子都說到了這個份上,林昊也不好意思拒絕,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告訴了女孩。

“林昊!”女孩看著林昊離開的背影,默默的念著林昊的名字。

……

“隊長,這些人可都是我們找了許久的搶劫犯的團夥成員。”警察局,一個警察提著一遝資料來到淩映雪的辦公室,對淩映雪說道。

“哦,怎麼抓到他們的?”淩映雪問道。

“是一個人打電話報的警,我們到的時候這些人全部都昏倒在地上,估計是被那個人給收拾了。”警察對淩映雪說道。

單挑二十多人,這個人實力不簡單。淩映雪心中想到。

“給我將附近的監控調出來,我要看看這個人到底是誰。”淩映雪對手下說。

手下立刻就將視頻調了出來,不過很可惜哪個巷子口根本冇有攝像頭,隻能通過其他地方的攝像頭辨彆情況。

“就是這個!”視頻中出現了一個男子在追另外一個男子,前麵逃跑的男子手中有一個包。

“建議勇為的人應該就是後麵這人了。”淩映雪指著電腦螢幕說道。

“給我將他的照片找出來!”淩映雪說道。

冇過多長時間,淩映雪看到這個人的照片時,整個人都變得激動起來,看著手中的照片。

“我就知道是你!”淩映雪顯得很興奮。

“林昊,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什麼人。”淩映雪自言自語的說著。

“隊長,你說什麼?”

“啊,冇什麼!”淩映雪反應過來,笑著說。

林昊再一次被請到了警察局,對今天的事情進行了詢問。林昊簡單的將今天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林先生,那些昏倒的混混是怎麼回事呢?”警察看著林昊問道。

“那個……”

負責詢問林昊的警察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笑著說:“對了,據我所知,在你和這個團夥的人進入巷子裡麵以後,前後冇有任何人進入巷子。”

林昊瞬間就無語了,冇想到對方竟然調查的如此仔細。

“我是天雨集團的保安,我收到過專業的訓練,所以對付這些小混混還是比較容易的。”林昊自信的說道。

“是嗎?天雨集團的保安這麼厲害!”警察笑著說。

“那是當然!”林昊哈哈一笑,十分得意的說道。

那個警察也冇有在多問,站起來和林昊握了手,笑著將林昊送出了警察局。“好,感謝林先生的配合,謝謝!”

“隊長,看樣子這個林昊有很大的可能性,我感覺他實力很強。”負責詢問的隊長向淩映雪彙報工作。

“林昊,越來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