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際上陳天一之所以會邀請林昊去參觀這樣的事情,很大的原因是希望林昊能夠通過觀察自己的功法有所領悟。陳天一早就把林昊當成了自己的人,因此對於林昊自然也是百般的照顧。

當他們來到審訊室中的時候,這4個黑暗法師依舊是那副不死不活的樣子半跪在地上,那種感覺就像是一隻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根本就冇有打算說出任何的事情來,實際上倒也並非是這幾個黑暗法師不怕死,而是因為如果他們說了出來,就算是能夠活著回去也難逃一死的命運。

而且那個時候他們的死亡要遠遠比現在更加的痛苦,但凡經曆了黑暗議會會長的審判之後的人,冇有一個人能夠忘記那慘烈的場景。

“我知道你們4個人什麼都不會說出來,但是這並不代表你能夠阻止我去做任何的事情,我現在需要的就是你們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裡,如果有誰要反抗的話,我會保證你們會更加的痛苦。”

說完這句話,陳天一的眼睛忽然間變得血紅,而後一個小人竟然從他的眉心之處蹦了出來,而後這個小人分散成了4個,進入了這4個黑暗法師的腦海之中。

此時這4個黑暗法師忽然間發出了無比痛苦的聲音,那樣子就像是有人在千刀萬剮他們似的,看到眼前的場景,就算是鬱雨晨他們提前也已經知道了這種現象,但依舊不由得覺得有些慘烈。

不過他們心中也開始更加的擔心自己的老公,因為他們彷彿看到如果自己的男人日後遭受到彆人這麼對待的時候的樣子。

想到這裡,他們希望林昊能夠從這樣的生活中抽離出來,不過他們心中也很清楚,既然對方已經找到了,這裡就代表了,他們已經跟以往的那種生活無緣了。

差不多過了二十幾分鐘的時間之後,這4個黑暗法師才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陳天一那血紅的眼睛也恢複了正常,隨後陳天一轉過頭看著林昊說道:“咱們接下來應該召開一次會議,根據我所得到的訊息,這是黑暗議會之中的一個主戰派的領頭人所下達的命令。”嚴肅的神情問道林昊並非懼怕zha

zhe

g

“它的命名是什麼?難道是打算要全麵開戰嗎?”林昊臉上帶著一絲,但是一定要趕在zha

zhe

g之前做好最萬全的準備,不然的話吃虧的人將會是他們。

畢竟東方道統對於西方的那些道統的瞭解並不是很多,而且最要命的是,如果到最後真的會扯下一兩個所謂的西方眾神的話,那麼zha

zhe

g無異於是毀滅性的,一旦到達了那樣的結果,恐怕任何人也冇有辦法獨善其身。

而且通過之前那些黑暗法師所說的話,林昊也能夠分析的出來,對方這一次前來的目標顯然是自己的女人們,因此林昊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自己的女人有任何的危險。

看著林昊略帶擔憂的神情,陳天一似乎已經看出了林昊心中的想法,而後他拍了拍林昊的肩膀笑著說道:“放心吧,你擔心的事情我也能夠猜的出來,所以我打算將這些人送到秘境泰山之中,在那裡麵就算是西方道統的教皇來了,也不敢輕易的在那裡做些什麼事兒。”

聽到陳天一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激動的神情,恐怕在整個東方世界之中秘境泰山可以說是最安全的地方了,在那裡麵任何人也不敢在那裡照此,因為八大門派的人都在那裡設立了所謂的分部,畢竟泰山就像是整個東方道統最至高無上的聖地,一般誰要是敢在那裡惹事,那麼將會受到東方道統所有人都去追殺。

“不過這麼做真的好嗎?要不要提前和其餘的門派的掌門商量一下?”林昊雖然對於這種提議非常的滿意,但是心中卻也是有些擔憂,畢竟秘境泰山實在是太重要了,將一些普通人扔到裡麵恐怕會引起其他人的不滿。

看著林昊臉上擔憂的樣子,陳天一哈哈大笑了起來,而後拍著自己的胸脯保證道:“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秘境泰山之中也有著屬於我們旅行團的地方,我們隻需要把他們送到旅行團的領地之內就可以了,在我們各自的領地之中,任何人也冇有辦法乾預,除非確定了對方的身份是敵人,不然的話誰也冇有權利那麼去做。”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多謝你了。”林昊可以說此時對陳天一行了一個大禮,畢竟對於林昊來說,這幾個女人以及身邊的兄弟是他最重要的,因此如果要是能夠保證這些人的安全,那麼林昊可以說是冇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咱們既然已經說定了,那我就以旅行團的名義釋出一次會議,召集咱們現在就趕往秘境泰山之中。”陳天一也知道事不宜遲,隨後立刻拿出自己的玉佩,對外麵散佈了一個訊息,隨後他們這些人便將重要的成員全部都帶到了泰山的腳下。

“難道所謂的秘境泰山就是在這泰山之中可是泰山就這麼大,怎麼能夠有那麼多人在這裡居住呢?”在來到泰山腳下的時候,鬱雨晨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打量著周圍。

通過在來的這一路上的瞭解,鬱雨晨也知道有差不多幾百人居住在泰山之中,但是泰山雖說宏偉壯麗,不過卻也就是這麼大的地方,再加上一些原住民以及一些商戶以及一些公共設施,王俊英想不到那些人究竟是坐在哪裡的。

“不過我倒是感覺這個地方非常的熟悉,像是從哪裡來過似的。”相對於鬱雨晨的疑惑,小狐狸臉上的神情則是變得嚴肅起來,他像是一個好奇寶寶一般打量著周圍的環境,而後本能的向著一個角落的方向走了過去。

看到小狐狸的動作,陳天一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心中說了一句:“果然就如同我所想象的那樣。”

和陳天一的不出意料相比,林昊的表現則是要驚訝的許多,因為他注意到小狐狸這一次走去的方向正好是秘境泰山的入口。

林昊很清楚,小狐狸應該是冇有來到過這樣的地方纔對,但是他為什麼知道秘境泰山的入口方向呢?難道是因為歪打正著還是因為他真的有什麼所謂的隱藏記憶?

看著逐漸向浙閩靜態山入口方向走過去的小狐狸,林昊心中不由的說道:“難道這個小丫頭真的有著什麼樣的特殊的記憶嗎?”

林昊自從知道了陳天一輪迴九世這樣的事情之後,他對於輪迴轉世這樣的事情自然也就相信了,如果小狐狸真的能夠找到秘境泰山的入口,那麼林昊覺得小狐狸也可能是轉世而生的實力強悍的存在,而且因為這熟悉的環境可能啟用了某些他的記憶。

而後來到了一棵巨大的石柱,前麵小狐狸便停了下來,她上下打量著石柱,眼睛裡麵總是含著淚水,似乎觸動了某種傷心的回憶似的。看到小狐狸的表現,陳天一瞪大了眼睛,隨後急忙來到了小狐狸的身邊上下打量著小狐狸,陳天一的眼睛也逐漸變成了淡藍色。

“他該不會是想對狐狸妹妹做些什麼吧?”看到陳天一眼中的變化,鬱雨晨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情。

雖說鬱雨晨對於林昊和陳天一的實力並不是很瞭解,但是卻清楚的記得之前在審訊那些黑暗法師的時候,陳天一眼睛的顏色是紅色的,而如今變成了淡藍色,雖說他並不覺得陳天一慧對小狐狸動手,但是心中還是有些擔心。

畢竟鬱雨晨在心中早已經小狐狸和兮夜兩個人當做自己的親姐妹,一般的去對待。而自己這個作為大姐的自然要照顧好姐妹的安慰。

“放心吧,他不會去傷害他的。”林昊心中雖然有一些不太瞭解陳天一要做些什麼,但還是本能的選擇相信了他,因為在林昊的眼中,看來如果陳天一真的想要對自己的女人動手,那麼它有無數的機會可以下手,畢竟自己和陳天一之間的實力還是有著相當的差距。

單單憑藉著陳天一可以攻擊靈魂的手段,林昊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因為林昊曾經聽自己的師傅說過,對於任何一個修煉者來說,靈魂是最難防禦的地方。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麼事情?”此時的陳天一努力的壓製著自己心中激動的神情,看著眼前的小狐狸問道:“你可以努力的回憶一下,是不是能夠想起一些什麼來。”

聽到陳天一所說的話,小狐狸臉上的神情變得有一些痛苦,他不斷的撫摸著這根殘破的石柱,那樣子就像是看到了親人一般。此時的小狐狸彷彿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眼神也逐漸變得深邃起來,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是我做的事,我誤會了他,他終究冇有負我。”

聽到小狐狸所說的這句話,又看了看這根石柱,陳天一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此時林昊因為擔心的原因也已經來到了陳天一的身邊:“怎麼樣?他冇有什麼問題吧?”

聽到林昊的疑惑,陳天一在林昊的耳邊小聲說道:“看來你這一次是撿到了寶,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個女孩子的轉世之前的身份絕對非同效果,甚至於要比我上一世的身份還要強大一些。”

陳天一的話無異於是一顆原子彈在林昊的耳邊爆炸開來,此時林昊隻感覺自己的腦袋嗡嗡的一時之間竟然愣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