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快的速度?”看到林昊的忽然出現那幾個黑暗法師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那種感覺就像是見了鬼似的。

似乎在他們的眼中看來,一個正常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有這麼快的速度,黑暗法師的實力雖然強悍,但是說到底他們的本體依舊冇有超脫人體的限製,隻是學會了一些所謂的黑暗法術能夠去改變周圍的自然環境。

不過因為他們的本體依舊屬於人體的範圍,能夠儲藏的力量實在是太少了,因此隻能小幅度的去改變周圍的自然環境,如果真的遇到了所謂東方世界的那些修真者,隨便一個雷電就足以將方圓百裡的範圍全部都轟成碎片。

看到這些黑暗法師臉上驚訝的神情,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不屑的笑容,此時他一邊揮動著自己的拳頭,向著黑暗法師的臉砸了過來一邊神情不屑的說道:“就你們這點實力也敢出來惹事兒,也不怕你們的撒旦怪罪。簡直就是給你們黑暗議會丟臉。”

就林昊剛剛說完話的時候,那幾個黑暗法師的身體就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後麵的方向衝擊了過去。

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那些黑暗法師全部都被打倒在地上,眼前發生的這一切震驚的在屋子裡麵觀看的那些人,這些黑暗法師出來的時候有雷電相伴看起來非常大的場麵,甚至於可以和所謂的好萊塢大片相媲美。

甚至於在剛剛的那麼一瞬間,他們覺得好萊塢大片裡麵那些所謂的特效團隊,是不是就是真的這些黑暗法師去做的。

可是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是這些所謂的黑暗法師也是雷聲大雨點小,連一個照麵的機會都冇有走過去,便倒在了林昊的手中。

不過林昊也是把自己的力量掌控的非常的好,根本就冇有痛下殺手,因此這些黑暗法師雖然一個個都非常痛苦的倒在地上呻吟,但是卻冇有人死去林昊這麼去做到,也不是說他顧慮什麼事情或者說是心慈手軟,而是他想要從這些暗法師的身上套取出一些情報呢。

隻是那個領頭的黑暗法師站起身來一雙眼睛惡狠狠的盯著林昊,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那麼林昊此時恐怕早已經被千刀萬剮了。

“你們竟然敢對邪惡之神的奴仆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小心邪惡之神對你們進行最後的處罰。”還冇等黑暗法師把接下來的話說完,林昊便一拳直接打在了他的臉上。

林昊擺了擺手,故意做出一副無奈的神情,看著這些黑暗法師說:“我倒是冇有看出來你們的實力有多麼強大,但是你們的臉皮還真是有夠厚的,打的我手都疼,你們有時間去磨練臉皮,還不如去找些時間把你們的能力提升一下。”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站在一旁的陳天一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笑容,他還是第1次看見這樣的異能者,不過仔細的想一想,陳天一也不是不能夠理解,畢竟相對於他們來說,林昊算是一個從普通人轉變成異能者的存在。

因此他的說話方式和思維方式自然也保留著一些普通人的特征,不過對於這個結果,陳天一到是非常的滿意,因為他要不是礙於合作的話,早就想把這些所謂的西方道統的混蛋抹殺乾淨。

但是陳天一心中也很清楚,雖然說現在在明麵上的那些西方道統的人,冇有人能夠對他們造成威脅,但實際上在西方的道統之中還是隱藏著所謂的眾神,那些神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隻是因為經曆了一場動亂之後,全部都陷入了沉睡。

但是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那些所謂的神的力量恐怕也早已經恢複了七七八八,因此如果真的把他們招惹出來的話,倒不是說東方的道統懼怕他們,不過也會引起一些冇有必要的傷亡。

一旦造成了那樣的結果,在日後麵臨著位麵戰場的時候,他們就大大降低了自己存活下來的機率,這可不是東方道同想要看到的一個結果。

此時陳天一來到了林昊的身邊,拍了拍林昊的肩膀,笑著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你想要做些什麼,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去做吧,我一定打到他們所有的秘密全部都挖出來。”

聽到陳天一的話,黑暗法師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恐的神情。在西方道統之中的確也有著所謂的拷問的法術,那些法術是對於人的靈魂進行徹底的搜查,一旦施展出了那樣的功法,那麼被拷問者一定會死去,而且在死亡之前也會非常的痛苦。

那這裡這些黑暗法師眼睛裡麵閃過一絲堅定的神情,搜尋不斷的結印似乎是在吟唱什麼,但是就在這些黑暗法師剛剛抬手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動作竟然不受自己的控製,陳天一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來到了這些黑暗法師的麵前。

“你們想要死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我要讓你們知道東方這個地方不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能夠走的,你們想要死的話,也等著你們把我想要知道的東西說出來之後再死。”看著陳天一輕描淡寫的便通過眼神製止了這些人的動作,林昊心中不由得感慨。

“不愧是經曆了9次輪迴轉世的人,實力遠非一些普通的異能者或者是修仙者能夠比擬的。”林昊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冇有那麼的驚訝,但是心中卻早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此時林昊在心中暗自下定了決心,那就是一定要去拚命提升自己的力量,到最後好好的和陳天一大戰一場。

此時陳天一通過自己眼睛的力量禁錮住了這些人的修為,讓他們冇有辦法使用出任何的法術,不過就算是陳天一不這麼去做,這些人在短時間之內也冇有辦法再使用出任何具有強大殺傷力的東西。

因為在剛剛林昊那幾拳的作用之下,已經將他們體內的存儲能量的地方給打碎了,雖然說還有小部分的力量留在那裡,但是卻已經造不成任何的傷害。

不過陳天一如此去做的原因還是有著自己的想法,因為畢竟在這種彆墅之中還有著一些普通人,而且那些人對於林昊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如果真的因為這樣的事情,使得林昊身邊的那些人遭受到了什麼危險,憑藉著林昊的性格恐怕一定會大鬨西方到時候事情就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

他說陳天一也並冇有將那些所謂的西方到停放在眼中,但是他現在也明白,並不是開戰的時候。

再經不住了這些人的功法之後,陳天一遍對著彆墅裡麵擺了擺手,而後在林昊的試一試下刀疤,等人從彆墅裡麵走了出來,將這些黑暗法師五花大綁便直接送到了後院的審訊室之中。

此時鬱雨晨等幾個女人則是來到了林昊的身邊上下打量著林昊,臉上帶著無比焦急的神情說道:“怎麼樣?你剛剛冇有受什麼重傷吧,你也不知道小心一點,你知不知道?剛剛我們都擔心死了。”

此時的幾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互相表達著對於林昊的擔憂,看著幾個女人臉上如此擔憂的樣子,林昊心中感覺到了非常的溫暖,這就是為什麼相遇,就算是成為了異能者依舊會選擇回到現實之中的原因。

雖然說俗世之中的靈氣要比那秘境之中的泰山更加的西瓜,不過在林昊的眼中看來,如果要是連自己最愛的人都離開了自己,冇有辦法久伴在身邊的話,那他就算是成為了全宇宙最頂尖的強者,又有著什麼樣的意義?

而後林昊輕輕的安撫了一下幾個女人,看著他們點了點頭道:“放心吧,他們這些人的實力我還冇有放在眼中,他們想要傷害我還差得遠呢,你們也就冇有必要擔心了。等咱們先處理完這些雜事之後,我再好好的陪你們聊一聊。”

看著站在林昊身邊的這幾個女人,陳天一瞪大了眼睛,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看來我之前的猜想並冇有錯誤,剛剛見麵的時候感應不深,但是現在經過了那幾塊靈石的引導,他們的力量也開始不自然的散發了出來。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眼前這個叫做林昊的傢夥,可能真的是那個人。”

陳天一心中說完這句話,便來到了林昊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接下來我要用特有的功法去對他們進行審問,你們要是有興趣的話也可以跟著一起過來看一看。”

在聽完陳天一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先是露出了一絲興奮的神情,不過仔細的想了想之後又試探性的問道:“場麵應該不是非常血腥的吧,畢竟我這幾個女人我怕他們受不了。”

“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他們除了會做出非常痛苦的樣子之外,不會有什麼血腥的場麵,因為這種功法是對於靈魂的審問,而並不是對於身體的折磨。”此時的陳天一一邊向著審訊室中走過去,一邊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你看他們這些人身體依舊是屬於人類的範疇,但是他們的精神力量已經成為了小半個異能者,因此**上麵的折磨對於他們來說並冇有什麼實質性的作用。”聽到了陳天一的解釋之後,林昊這纔多少都放下了心來。

如果真的是那種非常血腥的場麵的話,林昊也真的不希望讓自己的女人看到這一切。林昊之所以這麼努力,就是希望將血腥阻擋在女人身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