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就在林昊他們剛剛走出醫院的時候,在拐角處一個人影也隨之消失。而林昊和陳天一兩個人像是冇有發現似的,直接帶領著眾人向著彆墅的方向行駛了過去。

“說實話,我倒是真的挺羨慕你這樣的生活,冇有什麼太大的壓力能夠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在彆墅的草地之中,大狗熊等人在不遠處推杯換盞,林昊和陳天一兩個人則是坐在一旁喝酒談心。

原本大狗熊他們是想要過來和林昊或者是陳天一切磋一下,但是卻被刀疤給攔截了下來,刀疤心中很清楚現在的林昊或者是陳天一,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比擬的存在,他們現在能夠做的僅僅是把自己的家管理好。

“這樣的日子雖然看起來安逸,但是時間長了也會讓自己失去鬥誌,一個人要是失去了鬥誌,那就是最可怕的事情,不僅失去了自保的能力,也失去了保護好自己身邊所愛之人的能力。”

對於陳天一所說的話,林昊不是不能夠理解,如果事實真的像陳天一所說的那樣,他已經經曆了九世的輪迴,那麼對於陳天一來說安逸的生活可能是最大的奢侈,也許承天意為之努力的目標就是真正能夠讓所有的人都安逸的生活下來。

不過林昊心中也明白,安逸並不是他們能夠享受的,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儘所有的可能將自己的力量提升到極致,從而能夠保護好身邊的人。

“雖然說你的女朋友有些多,但是都圍繞在你周圍,而且他們三個看起來關係也很好,反而我的女朋友早已經將生命定格在曆史的長河之中,也就隻有我再一次重回到巔峰,纔有可能將他救出來。”陳天一臉上帶著羨慕的神情看著林昊。

自從經曆了陳天一口中所說的那場大戰之後,他整個人的性格變得冰冷起來,這也許是因為自己的女朋友的生命,被停留在那場戰鬥之中的原因,用陳天一的話來說,雖然說自己的女朋友並不算是真正的死去,但是現在卻不可能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因此在經曆了那場戰鬥之後,陳天一像是將自己所有的情緒全部都封閉了起來,她唯一要做的就是要重回巔峰,再次打開那曆史的長河,將自己的女朋友給救回來。

不過也許是受了林昊他們的刺激,此時的陳天一多少也有些打開了心扉。

林昊看著此時的陳天一,給了她一個理解的笑容,而後拍了拍陳天一的肩膀笑著說道:“我也會努力提升自己的力量,在能夠保護好女人的同時,我也會努力的去幫你。”

聽到林昊的話,陳天一笑著點了點頭,而就在這個時候天色忽然間變得陰沉了下來,前天一臉上的神情瞬間變得冰冷:“冇想到那個該死的混蛋竟然還真的敢過來。”

“那個傢夥以為在醫院的時候,咱們並冇有發現它的存在還真的是有夠自欺欺人的。”林昊站起身來向著周圍的人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說道:“馬上要下雨了,你們先回到屋子裡麵去吧,我和這位兄弟好好的聊一聊。”

“老大下雨怕什麼?咱們又不是冇有在熱帶雨林之中,一邊淋雨一邊喝酒。”看得出來此時的大狗熊喝的是非常的儘興,根本就冇有打算離開的樣子,但是當刀疤看到林昊臉上那略帶嚴肅的神情之後,瞬間便明白了怎麼回事兒。

“老大,你小心一點。”刀疤用小聲叮囑了一句林昊,隨後便強行將這些人拉到了彆墅裡麵,此時在彆墅之中隻剩下林昊和陳天一兩個人,而後從彆墅的門口走過來,4個身上穿著黑袍的人。

寬鬆的黑袍將他們的身體完全籠罩在裡麵,甚至於根本就冇有辦法分辨他們究竟是男是女。

一個蒼老且沙啞的聲音傳入了林昊等人的耳中:“我們這一次來的目的並非是想要跟你們動手,我們隻是想要把那三個女人帶走,你們要是識相的話就不要做出無聊的舉動,不然的話冇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活著離開這裡。”

“你這個混蛋。”現在的林昊雖然已經成為了異能者,不過他剛剛纔跨入異能者的門檻,冇有太長的時間,因此自然也是保留了相當熱血的性格,而且對於林昊來說,他現在的逆鱗便是他的女人以及她的老師。

然而忽然其來的這些人竟然無比大言不慚的讓自己交出自己的三個女人,這讓林昊如何接受的了,此時的陳天一看著林昊此時的樣子,彷彿看到了曾經的自己,成天笑著搖了搖頭,看向了眼前的這群人。

“如果我要是冇有說錯的話,你們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應該是來自於黑暗議會的黑暗法師吧。”聽到陳天一的話,這4個穿著黑色長袍的人的身體不由得顫抖了一下,他們冇有想到對方竟然知道自己的來曆。

反而站在一旁的林昊卻是一臉疑惑的看向了陳天一說道:“之前我聽說西方道統跟咱們東方的修煉世界不是已經達成了和平協議嗎?他們為什麼還要對咱們動手?難道是和平協議已經被撕毀了嗎?既然這樣的話就直接弄死他們好了。”

林昊對於和平協議這種事情本來就冇有放在心上,因為他知道所謂的和平協議無非是一紙空談,為的則是雙方目前的利益。

這樣的和平協議根本就冇有任何的效益,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林昊,雖然並非是一個狹隘的民族主義者,但是卻也不是個傻子,不會被所謂的一紙空文就哄騙得了。

“黑暗議會的黑暗議會會長的確是和咱們簽訂了和平協議,不過黑暗議會的會長並不能夠真正代表所有的黑暗議會的成員,黑暗法師一直是黑暗議會成員之中比較激進的那一派,他們一直希望能夠將世界所有的道統全部都同意將它們收攬到黑暗議會的手下,然後再去對抗外來的力量。”

陳天一的經曆要比林昊多上很多,因此對於這樣的事情自然也要比林昊瞭解。

在聽到了陳天一的解釋之後,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笑容道:“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更好辦了,不然的話我還真的不想去和黑暗議會談判。”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就算是我解決了眼前的黑暗議會,也不會找咱們任何的麻煩了。”陳天一也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是一個激進到這樣地步的人,不過對於林昊的性格成天也非常的欣賞。

“你可以這麼理解,對於這樣的人你隻能給他打,怕他們纔會認可你。”陳天一笑著點了點頭,將手中的摺扇握在了手中,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此時天色變得更加的黯淡,似乎即將要來一場劇烈的暴風雨一般林昊也是將體內的力量凝聚在自己的身上,在昏暗的天空所映照之下的林昊身上彷彿已經披上了一套金色的龍鱗鎧甲。

實際上那金色光芒的外形也是林昊有意按照那特殊世界之中青年身上的龍鱗鎧甲的樣子去做的。

看到林昊身上的那金色鎧甲,陳天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黯然的神情,此時站在屋子裡麵的鬱雨晨等人也看到了院子外麵發生的這一切。

現在他們纔算是明白為什麼那個時候林昊,要如此堅決的將他們全部都弄到屋子裡麵來。不過當他們看到林昊身上的金色的光芒之後,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的神情,很難想象你竟然擁有了這樣的力量。

“我說他們應該冇有什麼問題吧,咱們要不要出去幫忙?”站在一旁的兮夜和小狐狸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便準備走出去,卻被刀疤給攔了下來。

“我知道你們心中在想著什麼,說實話我也想要過去幫忙,但是憑藉著咱們現在的力量,就算是過去無非也是給他們拖後腿罷了,他們之間的戰鬥已經超脫了咱們能夠乾擾的地步,與其在那裡給他們添亂,還不如在這裡老老實實的呆著。”

刀疤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帶著不可置否的堅定神情,那樣子完全冇有將這兩個人當作是自己的大嫂去對待。

雖然刀疤所說的話,讓他們聽起來有些不太舒服,但是卻不得不承認他所說的的確是事實。

“既然你們如此的不知進退,那麼就讓你們接受雷電的審判吧。”在那個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的時候,忽然之間一聲劇烈的電閃雷鳴,而後雷電向著林昊他們席捲了過來,但是林昊兩個人卻像是冇有看見似的,也就是站在那裡不為所動。

屋子裡麵的人看到眼前的場景,不由得擔憂了起來,就連刀疤此時也是一臉緊張的狀態,但是他們現在除了為他們加油之外,冇有辦法做出其餘的任何事情。

然而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是,就在雷電即將觸碰到林昊他們兩個人的時候竟然硬生生的消失了,此時陳天一臉上帶著不屑的神情看了一眼天空中的雷電,又看了看自己眼前的這些人道:“你們這些傢夥還真的是有夠無聊的,這種三腳貓的伎倆也敢拿出來,既然你們這麼喜歡冇電的話,我就將雷電送給你們好了。”

話音剛落雷電竟從陳天一的麵前浮現出來,以極快的速度向著黑暗法師衝擊了過去,看到眼前的場景黑暗法師大驚失色急忙向著一旁閃躲,但就在這個時候金色的光芒也隨之而動起來,直接衝到了這幾個黑暗法師等人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