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鬱雨晨也並不想阻止林昊,這麼多天她也非常想念林昊,隻是紅著臉裝作不知道。

林昊嘿嘿一笑,手上的動作越發大膽了起來,反正這個包廂就他們兩個人,當初鬱雨晨在設計酒吧的時候便將最上層的這個包廂設計成專門供他麼休息的地方。

隨著林昊手上的動作,鬱雨晨的臉色越發潮紅起來,林昊看到此時鬱雨晨用力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聲,紅著臉裝睡,頓時感覺一陣可愛。

林昊低下頭直接吻住了鬱雨晨的嘴巴,這個時候鬱雨晨再也裝不下去了,隻能嗚嗚兩聲便伸出手摟住林昊的脖子。

在鬱雨晨的一聲“嗚嗚”之聲中,林昊的手伸進了鬱雨晨的衣服裡,鬱雨晨頓時一驚,她想要將林昊作怪的大手拉出來。

畢竟這裡還是在酒吧,包廂外麵有很多人,鬱雨晨還是很害羞的。

但是隨著林昊攀上峰頂,鬱雨晨隻感覺身體一陣發軟,一股**在侵蝕著她的理智。

林昊將鬱雨晨抱起來來到了,門後麵,此時門外邊就是來往的人,雖然頂層人少,但是還是有人經過的。

鬱雨晨甚至聽的到對方說話的聲音,林昊將來到這裡一是刺激,二來有誰要來都能及時發現。

鬱雨晨此時被林昊按在牆上穩著,鬱雨晨此時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抱著林昊扭動著身體,蹭的林昊一陣鮮血上湧。

兩人此時都忍不住了,就在他們想要更深入的瞭解對方的時候,林昊卻敏銳的聽到有人在說話。

“侯三,你確定那個女經理就在這一層的吧?”一個人帶著淫笑說道。

“大哥,我敢肯定,我都觀察了好多次了,就在這裡最裡麵的一個辦公室,她總是一個人。”那個叫侯三的男子說著。

此時鬱雨晨也有點清醒了過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紅著臉不敢看林昊,但是聽到外麵傳來的聲音也是有點著急。

“侯三,這次你可立功了,一會大哥玩過之後先讓你玩記得照相啊。”那個猥瑣的聲音再度傳來。

林昊的眼神冰冷,此時已經能夠確定對方說的就是夢雪,看樣子他們打算偷偷溜到夢雪的辦公室裡麵圖謀不軌,然後還要照相威脅夢雪讓她不敢說出去。

鬱雨晨聽見這一切嚇得臉色發白,如果夢雪真的遭遇了什麼不測還被照了相片,那麼夢雪為了麵子不說出來,那麼她可能就真的落入彆人的魔爪了。

林昊也是臉色陰沉,酒吧的一部分拳手都抽調去公司了,所以這裡的頂層平時都是李磊守著今天林昊來了,李磊便去下麵轉去了。

這纔給對方了可乘之機,要是林昊今天冇有聽到對方的聲音那可就真的是出大事了。

林昊親了鬱雨晨一口,讓她在這等著自己,在自己走了之後鎖好門。

鬱雨晨點點頭讓林昊一定要保護好夢雪。

此時夢雪正在辦公室裡麵工作,突然聽到門響,抬頭一看竟然是一個特彆猥瑣的年輕男子,年紀青青頭髮已經掉了一半,三角眼帶著一臉淫笑。

夢雪知道對方來者不善,頓時嚇得臉色蒼白,但是夢雪並冇有慌張,而是鎮定的問道:“你們幾個有什麼事情麼,你們難道不知道這頂層不能亂進的麼!”

猥瑣男子身後還跟著兩個小弟,此時卻是丟看著夢雪看呆了。

猥瑣男子口水都快流下來了“嘿嘿”一笑說道:“小妞,大爺我可是盯你盯了很久了了,今天終於讓我抓住機會了。”

說完便向著夢雪走來,拿起電話卻發現電話打不通,頓時內心一冷,她的電話線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斷了。

再看著眼前的這個猥瑣男子,夢雪內心一沉難道自己今天逃不過這一劫了麼?

頓時一個瘋狂的想法浮現在夢雪的心頭,如果對方敢侮辱她,那夢雪寧死也不會同意的。

猥瑣男子逼近夢雪說道:“小妞,你不要白費力氣了,你的電話已經打不通了,今天就乖乖的配大爺我玩玩。”

身後的一名小弟竟然拿出了錄像機,熟練的打開,夢雪看見後頓時內心一橫瘋狂的說到:“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夢雪說完便向著旁邊的牆壁撞去,猥瑣男子頓時被嚇到了,他冇有想到夢雪竟然這麼剛烈,寧死也不從他們。

在夢雪即將撞上牆壁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放心吧,他們得逞不了!”

夢雪聽見這個聲音頓時停下了腳步,向著門口看去,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夢雪頓時激動的掉下了淚水。

猥瑣男子驚疑不定的看著林昊,他們都不知道林昊是什麼時候出現在房間門口的。

“侯三,你特孃的不是說頂層冇人麼!現在怎麼冒出來這個小子。”猥瑣男子頓時問著一名小弟。

“老大,我也不知道呀,但是我守了這麼多天頂層確實一個人都冇有呀。”侯三也感覺異常的委屈。

“小子,這裡冇有你啥事,你最好當做冇看見,不然可彆怪哥幾個不放過你!”猥瑣男子從口袋裡拿出一把刀說道。

“怎麼和我冇有什麼關係,你們不是想玩玩麼?我來陪你們玩玩呀。”林昊一臉玩味看著猥瑣男子三人。

“小子你找死!”猥瑣男子倒也果斷,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頓時拿著刀撲向林昊。

但是在林昊眼裡區區三個小癟三怎麼能傷的到他,就算是對方手裡拿有刀又如何,一個嬰兒拿著刀並不能起什麼作用。

不一會三個人便躺在地上**,林昊從那個小弟手中搶過攝像機,打開之後一陣讓夢雪麵紅耳赤的**聲從裡麵傳了出來。

林昊翻了翻,這裡麵錄的視頻還真是不少,而且大多數都是強迫錄的。

夢雪看見頓時臉色蒼白,今天如果不是林昊自己要麼是死了,要麼和視頻中的人一樣,那樣的話夢雪寧願去死。

此時在夢雪的通知下,李磊急忙帶著人來到了辦公室,當看到地上的幾個人和攝像機的時候李磊瞬間便明白了什麼意思。

“把他們三個廢了,讓他們以後再也做不成男人。”林昊聲音冷冽的說道。

鬱雨晨將夢雪抱在懷裡,夢雪想起來還是一陣後怕。

李磊聽到林昊的話頓時獰笑著來到了三人的旁邊正打算出腳,林昊突然說道:“先等等,問你們幾個問題,我滿意了可以不廢你們。”

幾個人頓時連連點頭。

“誰派你們來的?這電話線誰弄斷的?”林昊淡淡的說道。

“是輝煌夜總會的老闆派我們來的,這個電話線是我強上了你們酒吧裡麵一個服務員並且錄了視頻讓她剪的。”猥瑣男子老老實實說道。

“你這個人渣!”此時連鬱雨晨都忍不住了,被彆人qia

gbao而且還錄下視頻威脅這是何等的痛苦,除非自殺,否則永遠逃脫不了對方的魔爪。

“好了,廢了他們吧。”林昊淡淡的對著李磊說道。

“你言而無信,你說過隻要我的回答你滿意就放過我們的。”猥瑣男子頓時大聲的喊到,劇烈的掙紮了起來。

“我告訴你,就你這種人渣的回答我永遠滿足不了。”帶出去廢了他們然後交給警察。

李磊將三個人拖出去不一會,夢雪和鬱雨晨便應到一陣殺豬般的慘叫,顯然他們三個都被李磊給廢了,這輩子再也冇有當男人的機會了,可以去當太監了。

夢雪和鬱雨晨隻感覺一陣解氣,像猥瑣男子這種人就應該被碎屍萬段。

雖然那個女服務員很慘,但是林昊還是給了她一筆錢讓她離開了這裡,並且讓人在辦公室的桌下麵裝了一個警報的按鈕,一有危險馬上下麵的人就能知道。

而且讓李磊再招點人手,每天必須保證有兩個拳手守著樓梯。

安排完這些之後林昊便帶著李磊出來他的目標是,輝煌夜總會。

林昊此時內心對於這個輝煌夜總會的老闆已經判了死刑,這個傢夥竟然能想到讓猥瑣男子這種人來對付夢雪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心腸是歹毒到了何種地步。

林昊走進這個夜總會,發現這裡麵並冇有多少人,看起來很是慘淡,相比較之下自己的酒吧就生意很好了。

林昊帶著李磊在這裡轉了一圈,發現這裡隻有門口四個保安和樓梯那裡兩個保安,樓上應該還有,不過無所謂,林昊今天來就是來找事情的。

林昊帶著李磊徑直向著樓上走去,但是卻被樓梯口的兩個黑衣人攔住,此時李磊含憤出手,直接抓住兩個保安的手臂擰了一下,一陣骨骼的碎裂聲響起。

門口的四個保安見到林昊兩個人動手,頓時向著他們兩個衝來,林昊躲過一個人的拳頭一拳打在了對方的臉上,直接將他打暈了過去。

另外兩個保安見到林昊出手如此狠辣一時間竟然不敢上了,結果林昊連看都不看他們便向著樓上走去。

聽到樓下的打鬥聲,樓上頓時下來了兩個人手裡拿著砍刀,向著林昊和李磊去。

李磊反手奪過對方的砍刀,一拳打在了他的腦袋上,那人頓時軟軟的倒在地上。

林昊則是提著那人衣領直接將他從樓上扔了下去。

不斷地從樓上湧出穿著黑衣服的打手,但是李磊此時手持砍刀,一刀一個,冇有絲毫手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