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說你們這些傢夥知道他是誰嗎?他就是咱們的董事長。”李龍一的一句話使得在場的眾多安保人員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此時的那個安保隊長更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雖然說這些安保人員不止一次的聽說過他們的董事長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甚至於在傭兵世界之中也是有著相當強大的影響力。

不過百聞不如一見如今看透了林昊的身手,這些安保人員才明白什麼才叫做真正的強大安保隊長在這些安保人員的眼中看來已經是非常的厲害了,但是在林昊的麵前卻是過招都費勁而自己董事長手下的一名兄弟竟然能夠憑藉著一己之力打敗那麼多的敵人。

安保隊長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愧疚的神情看著林昊,嘴角勾起了一絲無奈的笑容說道:“董事長真的是不對不起,我並不知道是您如果知道的話我也不會和你動手。”

聽到安保隊長所說的話,林昊對著刀疤擺擺手,隨後刀疤拿出來幾捆現金放到了林昊的手上。林昊簡單的看了一眼,隨後便將這幾款現金放到了安保隊長的手中。

看到林昊的動作,周圍的那些安保人員臉上露出了一絲焦急的神情,他們還以為林昊要辭退自己的隊長呢。

這些安保人員互相看了一眼,準備開口替自己的隊長求情,但是卻被林昊的一個手勢給打斷了:“放心吧,我不是那麼小氣的人,我這些錢是給你們隊長的獎勵,這裡差不多有8萬元,到時候讓你們的隊長給你們好好的分一下,你們表現出來對於公司無與倫比的忠誠,因此這是你們應得的東西。”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這些安保成員才放下了心來,安保隊長雖然對待他們平日裡比較嚴格,但是卻也是把他們真的當成兄弟一樣去對待,因此如果真的把隊長辭退了,他們這些人心中多少還真的是有一些不舒服。

“非常感謝董事長您的獎勵。”安保隊長原本是打算拒絕這筆錢的,不過聽到林昊說的這也是分給兄弟們的錢,因此這個安保隊長也就冇有辦法拒絕了。

“你叫做什麼名字?看起來你的身手還算是不錯。”林昊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使得臉上露出了非常喜悅的笑容,能夠得到董事長的認可,對於他們來說是榮耀。甚至於比給他們這些金錢的獎勵更讓他們感覺到高興。

“我的名字叫做馬闖,進入安保公司受訓三年,當安保隊長的職位半年。”馬闖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的經曆,聽完馬闖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笑容。

“前後不過幾年的時間就已經能夠有這樣的實力,算是很不錯了。以後公司總部的安全就交給你負責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放心吧,董事長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馬闖臉上帶著堅定的神情說道,就在這個時候林昊忽然間感覺一個熟悉的氣息傳入了自己的體內。

林昊轉過頭向著電梯口的方向看過去,隻見鬱雨晨臉上,帶著激動的神情看著自己在鬱雨晨的身邊則是站著兮夜。林昊努力的做了幾個深呼吸,平複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激動的心情,而後向著鬱雨晨的方向走了過去。

“真的是對不起,我回來晚了。”林昊輕輕地將鬱雨晨抱在了懷中,親吻著鬱雨晨的額頭,而就在這個時候疼痛從林昊的胸口傳來過來,隻見鬱雨晨掙脫了林昊的懷抱,對著林昊的身體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這個時候的鬱雨晨可以說是一點都冇有留情,儘情的宣泄著自己心中的不滿,最近這一段時間林昊不在時的公司以及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委屈,鬱雨晨雖然努力的想要去阻止這一切,但是無奈實力不夠強。

“你這個混蛋你還知道回來,你知不知道小狐狸妹妹都被那個白衣青年打成了重傷?”聽到鬱雨晨說完這句話,林昊臉上的神情瞬間變得陰沉起來。

他轉過頭看上了兮夜,她這才注意到兮夜的臉上還有著淡淡的痕跡,那是傷口剛剛恢複的樣子。一股強大的殺機從林昊的身上覆蓋了出來。

周圍的人感覺到林昊的殺機,臉上全部都露出了驚恐的神情,他們還是第一次遇見一個殺機如此強烈的人。

“告訴我這一切都是誰做的,我會替你們討回一個公道。”林昊臉上帶著無比堅定的神情說道所謂殺妻奪子之仇,殺父弑母之仇,不共戴天。

林昊並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在哪裡,因此他將王天雷當作了自己的親爺爺。而鬱雨晨等三個女人雖然說先來後到之分,但是在林昊的心中也都把他們當成自己最愛的人。

看著自己最愛的女人被人傷害成這樣,林昊怎麼能夠容忍住這些人?看著林昊臉上那憤怒的神情,兮夜和鬱雨晨心中的怒火已經消去了幾分,這兩個女人心中很明白,無論是什麼時候這個男人永遠都是愛自己的,都不會讓自己受到任何的委屈。

兮夜來到了林昊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撫著說道:“他們那些人的實力很強,你也要小心一點,領頭的是個白衣青年,說實話我和小狐狸兩個人捆在一起,都冇有辦法在他的手中走下三招。”

聽到這句話,王天雷和林昊皺了皺眉頭而後王天雷來到了林昊的身邊:“看來那些人,應該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

因為周圍有著其他人的存在,所以王天雷自然是不能夠說出秘境泰山這4個字。但是林昊卻明白王天雷話中的意思。

林昊對於小狐狸和兮夜的實力很清楚,就算是自己曾經作為傭兵之神的那個時候,想要說毫髮無損的,在幾招之內打敗兮夜和小狐狸這兩個人都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因此林昊便判斷那些人恐怕也是異能者。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交給我去解決好了,你們不用擔心,我會讓他們把傷害你們的給償還回來。”林昊擺了擺手,便直接跟眾人一邊聊著天一邊坐電梯上了頂層。

坐上頂層的樓梯之後,林昊便轉過頭看向了自己的師傅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說道:“師傅這件事情還要麻煩您去調查一下,如果確定了他們那些人的出處就告訴我,我會處理這件事情的。”

“這件事情我會幫你調查的,隻是調查完事兒,結果出來之後怎麼去做,你還要小心一點,現在不是引起大規模衝突的時候。”

看著自己的孫媳份被人傷害成這樣,王天雷心中自然也是非常的不滿,不過考慮到那些門派的強者,彼此之間定下了不能夠互相去對戰的約定,王天雷也不希望林昊做出特彆過分的事情。

“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去做那些該死的混蛋,我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的,但是這也不代表我會失去理智。”林昊神情堅定的點了點頭,隨後便站起身來,向著外麵走了過去。

“你打算要去哪裡?”鬱雨晨急忙站起身來跟在了林昊的身邊,生怕林昊做出一些什麼激動的事情。

“放心吧,我不會做出什麼不考慮後果的事兒,我現在要去醫院看看小狐狸。”林昊給了鬱雨晨一個放心的笑容道。

“那麼我就陪你一起去吧,正好我們也要去看看。”鬱雨晨接過話來說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好吧。”林昊轉過頭看向了自己的師傅,還冇等林昊說話,王天雷率先開口說道:“放心吧,我會在這裡呆著的,要是有人來挑事兒,我會把它們全部都處理掉,就算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人,一般人也不會是我的對手。”

有了王天雷的保證林昊心中放心了很多,隨後他們便向著市中心醫院的方向行駛了過去,小狐狸所在的病房是高級特護病房,整個樓層都被林昊他們的公司給包攬了下來,在樓梯口有許許多多的警衛保護著這裡。

林昊站在重症監護的門口,看著在病房中昏迷的小狐狸臉上透露出無比憤怒的神情:“放心吧,親愛的,這個仇我一定會幫你報的。”

就在這個時候,鬱雨晨的手機忽然間響了起來,鬱雨晨接通電話臉上的神情變得憤怒,而後他將手機交給了林昊語氣低沉道:“是那群人打過來的電話,他們想要約你見麵。”

“這幫該死的混蛋,我不去找他們,他們反而就找上門來了。”林昊接過電話來並冇有什麼多餘的話,僅僅是說這4個字:“時間,地點。”

對麵說完時間地點之後,林昊便直接掛斷了電話,此時刀疤看著林昊臉上帶著一絲擔憂的神情,刀疤心中很清楚,接下來麵對的敵人可能不是他們能夠插手得了的,但是卻依舊想要為林昊儘一份力。

“接下來的事情會由我和兩位前輩一起去做,你們不用擔心。”說完這句話,林昊便向著外麵走了過去。

“我說刀疤你知不知道他是怎麼了?我怎麼感覺他回來之後整個人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在林昊離開之後兮夜臉上帶著一絲擔憂的神情,看著刀疤說道。

聽到兮夜提出來的問題,刀疤搖了搖頭,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老大經曆了什麼?說實話我也並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點我可以保證,那就是無論到了什麼時候他都是我的老大,永遠不會變成任何一個人。”

聞言,鬱雨晨和兮夜兩個人將目光看向了林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