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咱們都已經準備完畢了,那麼就開始吧。”營長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跟林昊簡單的確認了一下,便直接轉過頭對著身後的一名戰士揮了揮手。

此時之間有一個穿著綠背心的戰士來到了相遇到人的麵前,這個人看起來不過二十一二歲,臉上卻透露出比他這個年齡更加堅韌的臉。

身上的肌肉如同刀砍斧削一般的有棱有角,看得出來這樣的身體素質,就算是一般的ju

re

也比不過他。

營長看著眼前的這個視頻,臉上露出了驕傲的神情。營長轉過頭看著林昊,介紹著說道:“這個人的名字叫做大海,是我手下一個偵察連的戰士。如果說是單兵作戰能力的話,恐怕整個營區冇有人是這個人的對手。”

“看得出來,這個小夥子身上的肌肉非常的結實,想來是有著比較不錯的能力的。”林昊同樣是在上的減了點頭,隨後轉過頭看向身邊的刀疤,笑著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由你出去和這個小戰士比試一下吧。”

“我說老大,這用得著嗎?”刀疤臉上帶著一絲驚訝的神情,很難相信第一戰林昊竟然派出自己去動手。

不過既然林昊說話了,刀疤自然也就不好推辭,點了點頭之後便直接來到了訓練場中。此時所有的戰士都向著刀疤頭去了一絲驚訝的目光。刀疤的身體看起來遠遠冇有大海的身體強壯,但是舉手投足之間卻透露出非常堅定的氣勢。

這些邊地中的戰士,每個人也算得上是有過一些的戰鬥經驗,他們自然能夠看得出來,從刀疤身上浮現出來的氣勢,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擁有的。在他們的心中猜測著眼前的這個人,一定有過殺人的經曆。

此時大海也意識到這個人的與眾不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裝之後,便來到了訓練場之中,刀疤看著大海臉上露出了一絲堅定的笑容:“出於對你們的尊敬,所以還是由你先出手吧。”

先發未必製人,後發未必受製於人,這一句話刀疤深深的印刻在自己的心中。當然了,這句話也是當初林昊的師傅王天雷告訴刀疤的。

刀疤有著相當的指揮官的頭腦,並且自身的實力也比較強,所以林昊的師傅已經把刀疤當作了林昊的實例助手去培養,自然也侵權了許多的戰鬥經驗。

刀疤說這句話倒是冇有任何嘲諷的意思,不過在大海的心中聽起來,那可就是變了味兒了。一見大海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怒火,雙拳不由得緊緊的握住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刀疤,那樣子就像是一隻野獸即將對自己的獵物發動攻擊似的。

“既然你讓我先出手的話,那麼就休怪我手下無情。”說完這句話大海大吼了一聲,整個人像是一支離弦的箭,一般向著刀疤的方向飛速奔跑了過去。

就算是身經百戰的林昊等人,此時也不由得驚訝於大海的速度,站在林昊身邊的克裡斯,甚至是脫口而出說出了一句:“好快的速度。”

就在克裡斯等人感慨的時候,大海已經來到了刀疤的身邊,冇有任何的猶豫,揮動著自己的拳頭,怒吼一聲向著刀疤的臉砸了過去。他們這些ju

re

提倡的就是一招製敵,因此出手非常的果決。

雖說刀疤對於自己的力量有著相當的自信,但是麵對著大海的拳頭,卻也不敢輕易的用雙手抵擋,如果這一次要是冇有抵擋得住的話,那麼他整個人丟臉不說恐怕在接下來的戰鬥中會陷入完全的被動。

無論是作為邊防ju

re

的大海,或者是作為雇傭軍出身的刀疤,他們兩個人有著一個共同的特性,那就是所有的招式都是以打敗敵人為主要任務,根本就不會在意那些所謂的麵子工程,真正簡單有序的戰鬥方式是他們心中最至高無上的追求。

就在大海的拳頭即將觸碰到刀疤的臉的時候,我把整個人向著一旁閃躲了過去,但就是在這閃躲的過程之中,刀疤竟然用自己的右腿使出了一招橫掃千軍強大的力量向著大海的胸口踹擊了過去。

如果被刀疤這一腳踢中的話,就算是大海的身體怎麼樣的強壯,恐怕一時之間也會失去了戰鬥的能力,因此大海用了一個驢打滾的方式從刀疤的腿下閃躲了過去。

大海如此的動作,自然冇有引起其他人的不滿,畢竟他們所需要學習的就是如何在戰場之上儘量的殺死敵人,並且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

躲過了刀疤的這一次進攻之後,大海臉上的戰意更深,再一次大吼的一聲向著刀疤衝了過去,這一次大海以手為刀直接向著刀疤的脖子砍了過去,這樣的攻擊如果真的打在了刀疤的脖子上麵,那麼刀疤整個人恐怕就會陷入昏迷之中。

刀疤自然是不會讓大海如此輕易的就打中自己,雙手微微交叉在身前,做了一個側防守的動作。但就算是用雙手的力量去抵擋大海的攻擊,在大海的手刀打在自己手臂上麵的那一瞬間,刀疤依舊覺得強大的力量使得自己的雙臂不由得發麻。

刀疤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此時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全部都被站在不遠處的林昊看得一清二楚。

對於這樣的反應,林昊倒是冇有覺得出乎意料,雖說雇傭軍和ju

re

他們兩種在本質上都是屬於軍隊中的戰鬥序列。但是兩者之間的訓練方式卻是完全的不同,雇傭軍所訓練的是以武器作為基礎,從而提升配合的戰鬥能力。

但是國內的ju

re

訓練是以提升自己身體的素質作為主導,從而配合其他武器的使用。這也就是為什麼一些訓練有素的ju

re

他們的戰鬥力要比那些雇傭軍的實力強大許多的原因。

因為對於那些國外的雇傭軍來說,他們一旦失去了武器,那麼就等於失去了所有的依仗,但是對於這些職業ju

re

來說卻不是這樣。

就算是這些訓練有素的職業ju

re

失去了手中的武器,依舊可以憑藉著手中一把刀去完成接下來的任務,因為他們的身體幾乎已經達到了人體體能的極限。

不過想要獲得這麼強悍的力量,所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他們幾乎每一天都要拿出相當一部分的時間來進行訓練。

“來得好!”兩個人大戰在一起已經近乎於上百個回合,此時兩個人的身上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對手的攻擊,可是大海的狀態遠遠要比刀疤的狀態好上很多也很清楚,這就是大海每天訓練出的鋼筋鐵骨的作用。

此時刀疤感覺到自己的體力已經近乎於到達了極致,這還是除了林昊之外,刀疤第一次在和彆人單打獨鬥的時候會有這樣的感覺。

此時他才明白,為什麼這一場林昊讓自己出手,原因就是為了讓自己體驗一下這種人體訓練到達極致所帶來的效果。雖說刀疤自己也打中了很多次,不過每一次感覺自己的手都非常的疼痛。

刀疤有一種感覺自己達到的並非是人的身體,更像是打在了水泥牆的上麵,這樣的鋼筋鐵骨是刀疤遠遠不能夠比擬的。

隻知道把整個人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步伐忽然間變得飄逸起來,看到刀疤的動作,克裡斯等人的連殤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們冇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夠把刀疤逼迫到這樣的一個地步。

“冇想到咱們的大哥竟然會使用出所學到的八卦步法,能夠把他逼成這樣,那個叫做大海的青年也足以驕傲了。”站在一旁的大狗熊,用僅僅他們幾個人能夠聽見的聲音,問聲細語的說道。

而就在刀疤使用出這個步伐之後,大海隻感覺刀疤的步伐開始變得飄忽不定,整個人的軌跡變得無法捕捉,甚至於自己明明感覺已經打在了刀疤的身上,但是刀疤卻像是冇有受到任何的攻擊,就像是一個冇事一般。

“這個傢夥到底是怎麼回事?”連續幾次攻擊,大海彆說打中對方甚至連他的衣服都冇有碰到。

這樣的一個結果,讓大海覺得有些難以接受他,努力的加快自己的速度,讓自己的攻擊頻率變得更快一些,但是隨之而來的就是他的招式也變得慌亂起來。在大海的不斷攻擊下,刀疤已經找到了大海攻擊之中的空隙,整個人忽然間出現直接達到了大海的胸口上麵。

在第一拳打在大海的胸口上之後,刀疤得理不饒人再接著打出來了兩圈,被這三拳打得結結實實的大海,不由的跌倒在了地上。

正當大海準備起身,再次發動攻擊的時候卻看見刀疤的拳頭早已經放在大海的額頭上,大海心中很清楚,這一次的比試是他自己輸了,如果真的是在戰場上的話,那麼在剛剛攻擊的時候自己就已經死在了刀疤的手下。

“你真的是一個很厲害的傢夥,這一次我輸得心服口服。”大海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拉著刀疤的手站了起來。

此時大海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刀疤問道:“不過你剛剛賣的那詭異的步伐究竟是怎麼回事?我感覺好像完全冇有辦法捕捉到你的動作軌跡一般。”

“這是我們家傳的一種步伐,雖然說我很想,不過卻也是冇有辦法交給你。”

刀疤故意做出無奈的樣子,拍了拍大海的肩膀,臉上露出讚賞的神情說道:“不過你的實力的確很強,如果我要是冇有掌握這一門武學的話,恐怕就真的輸給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