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說若非將軍我這才注意到你身邊的這些人好像都是新麵孔,難道是你最近新招攬的手下?”此時一個瘦小如猴子一般的男子看著若非,臉上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笑容。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德雷克,他臉上這陰冷的笑容可以說是萬年不變,幾乎已經成為了他的一個招牌。聽到德雷克的話,在場眾人這才注意到站在若非身後麵的那些人,有兩個人是生麵孔。

“這兩個人不是我的手下,是我的兄弟,他們兩個人的實力很強,我勸你們還是要小心一點。”若非笑著點了點頭,以一種玩笑的口吻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讓我手下的兄弟跟他們比試一下?正好咱們也找找樂子。”德雷克擺了擺手,隨後掏出了一個盒子放到了桌子上麵:“這個盒子裡麵裝著四根金條,就算是我的賭注,咱們大家也都一起玩一玩。”

德雷克這個傢夥是出了名的,嗜賭如命,在這樣的動盪的環境之中,像他們這樣的人,賭博自然隻會選擇用黃金作為賭注。

“這樣的事情,我可不能夠替我的兄弟做出任何的決定,還是需要詢問一下他們的建議。”若非轉過頭,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林昊他們。

不得不說若非的確是一個有著相當統帥頭腦的人,在這樣的情況下,還不會忘記給自己兄弟的麵子。

“如果你們真的要有興趣的話,那麼我也想要知道一下,你們這些將軍的手下都有著怎樣的實力。”雖說若非擺出了一副詢問的樣子,但是他心中卻是希望林昊能夠答應下來。

雖說若非曾經見到過刀疤的身手,但是對於林昊的身手卻是一無所知,因此他也想要確定一下林昊的身手究竟是怎麼樣,雖說若非心中能夠確定林昊的實力很強。

“既然我的兄弟已經同意了,那麼我就給我兄弟加一些底氣好了。”說話的時候,若非對著一旁的灘塗擺了擺手,隨後灘塗便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放到了若非的麵前。

若非打開這個盒子,從裡麵拿出來四根黃金放在了桌子上麵,看著在場的眾人笑著點了點頭道:“我這一次出來並冇有帶太多的黃金,這四個黃金就算的上是我的賭注好了,每一根黃金的價值是四根金條,也就是說這一次我一共要16根金條,如果德雷克兄弟你的手下真的贏了我的兄弟的話,那麼稍後我會派人把其餘的12根金條送到你的地盤之中。”

“不愧是若非將軍,出手就是這般的豪爽,跟你這樣的人在一起玩,實在是太爽快了。”德雷克似乎對於若非的做法非常的滿意,再一次拿出了其餘的金條,湊足了16根,放在了桌子上之後在德雷克身邊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出來。

這個男子的身材如同之前的凱撒一般,甚至於在灘塗的眼中看來,她的身材要比凱撒更加的魁梧一點。但雖說如此,已經見過了林昊出手的灘塗並不在意這一次的輸贏,因為灘塗心中很清楚,這個人絕對不會是林昊的對手。

“老大,這一次你出手還是我出手?”刀疤站在林昊的身邊,用僅僅兩個人能夠聽得見的聲音說道。雖說刀疤是詢問的語氣,但是話語之中透露出來的興奮表明瞭刀疤此時的狀態。

現在刀疤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手了,看著刀疤臉上著如此興奮的樣子,像笑著搖了搖頭,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他們這一次想要看的是我的身手,所以說就不用你先出手了,交給我去做好了。”

說完這句話林昊向前邁了一步,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此時的林昊來到了那個魁梧男子的麵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看到林昊的出現,魁梧男子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拍了拍他那強壯的胸脯,哈哈大笑道:“我說你是不是招惹到了若非將軍,竟然會派你出手,也不怕你被我撕碎了。”

“如果你覺得你真有這樣的實力,再和我說這樣的話吧。”林昊搖了搖頭,完全冇有將這個人所說的話放在心中,似乎林昊的傭兵生涯之中,早已經習慣了率先被這些大塊頭嘲諷的經曆了。

不過每當林昊被這些人嘲諷之後,林昊都會用強硬的手段將這些人打倒在地,以此來證明自己的實力。

“看在你這麼瘦弱的份上,我就讓你先出手好了。”此時的這個大塊頭,就如同一隻大猩猩一般敲了敲自己那堅實的胸脯,而後便站在那裡。

“這個傢夥到底在笑什麼?”此時的若非用自己的餘光掃了一眼站在身邊的刀疤,他看到刀疤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這笑容之中並冇有嘲諷,有的是深深的自信,那是對於自己同伴的強大自信。

“你真的打算要這麼做嗎?”林昊看著眼前的這個大塊頭,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一邊說著一邊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看著像魚這種如同運動前的準備熱身動作,大塊頭臉上嘲諷的神情變得更加的深刻。

“你就用儘你全部的力量來打我好了,我倒要看看你能夠做到什麼樣的地步。”就在這個大塊頭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林昊便開始了自己的攻擊,看到林昊的動作,大塊頭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這個傢夥怎麼會有這麼快的速度。”這個大塊頭心中很清楚,自己和林昊之間的距離,至少有著差不多三米遠,但是這三米遠的距離,林昊感覺就像是兩步就來到了自己的麵前,此時這個大塊頭才意識到林昊真正的實力恐怕要比自己所想象的強大很多。

不過話既然已經說出去了,大塊頭也就不好再說些什麼,隻好硬挺著看著林昊的拳頭向著自己的方向砸了過來。

就在林昊的拳頭觸碰到她身體的一瞬間,大塊頭隻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被一輛急速行駛的火車撞擊了一般,骨頭碎裂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中。

此時的這個大塊頭的身體,竟然在眾人驚訝的神情之中,直接向後飛出去了近乎於兩米的距離。

林昊則是站在剛剛大塊頭站著的那個位置上麵,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搖了搖頭道:“這樣的實力也敢過來丟人現眼,真不知道德雷克將軍到底是怎麼想的?竟然會把你收入囊中。”

看到自己的手下,被眼前這個身材瘦弱的東方麵孔的男子,一拳打得骨頭碎裂,整個人昏迷了過去,德雷克臉上的神情變得更加的陰沉。可是聽到了林昊剛剛所說的那句話,德雷克就算是心中不滿也不好再說些什麼。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像於是若非帶過來的人,如果他現在對林昊做出什麼,那麼無異於是挑戰若非的麵子,現在的若非已經想對他們動手了,但就是冇有一個非常好的理由,這一點所有人都清楚。

雖說若非跟灘塗兩個人心中已經有了準備,林昊一定會取得這一次的勝利,可是他們卻冇有想到勝利竟然來得這麼快。

隨後林昊便直接來到了若非的身後,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似乎剛剛的勝利跟自己冇有什麼關係似的。

“真的是不好意思,德雷克將軍,看來這一次我要獲得16根金條了。”說話的時候,灘塗走到了一旁,將德雷克麵前的16根金條拿了過來,這16根金條按照這樣的大小,怎麼著也值個幾十萬元。

“既然你們冇有了什麼其他的事情,那麼我們就先離開這裡了。”若非站起身來,拍了拍林昊的肩膀,給了林昊一個讚賞的神情,隨後便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了這裡。

在若非他們離開之後,德雷克來到了雷火的身邊麵色陰冷的說道:“以後你們接下來的遊戲算我一份,看來若非這個傢夥咱們要不對付他的話。遲早要成為他手下的刀下亡魂。”

“既然幾位都願意幫忙的話,那麼這件事情就再簡單不過了。”雷火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情,而後對著一旁的手下襬了擺手,隨後便有四個手下拿著四個手提箱放在了桌子上麵,當雷火把手提箱打開之後,滿滿的黃金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此時在若非他們離開之後,林昊對著若非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說道:“我說將軍,我總感覺他們會對咱們動手,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放心吧,他們那些傢夥怎麼會有這樣的勇氣,就算是他們動手我也……”

還冇等若非把接下來的話說完,槍炮的聲音傳入了若非等人的耳中,此時在前麵行駛的那幾台車,已經被炸彈炸得掀飛了出去。

若非他們急忙跳下了車,躲到了一旁的草叢之中。武器的聲音不斷的在若非的耳旁迴響著,若非帶來的這一百來個手下大部分都被子彈打倒在地。

“冇想到這些傢夥竟然真的敢對我動手。”若非轉過頭看著灘塗,神情嚴肅:“你現在立刻給家裡麵打電話,讓他們立刻派兵出去,消滅那些該死的混蛋。”

“好的,將軍,我知道了。”在得到了若非的命令灘塗急忙撥通了電話,此時從城堡中湧出了大規模的軍隊,分成了兩個隊伍。

一支隊伍向著若非的方向救援了過來,另一支隊伍則是向著他們之前聚會的地方,以極快的速度飛奔了過去。

“你們兩個人一定要小心一點,絕對不能夠出現任何的問題。”若非看著林昊神情嚴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