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若非接到報告的同時,雷火也得到了訊息。此時在雷火的辦公室之中,所有人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雷火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說道:“現在你們可以說一下你們的意見了,這一次顯然是有人要陷害咱們。”

“關於這件事情,隻要不是傻子都能夠看得出來。”但是咱們要在意的是若非他們的態度。”一個白人皺了皺眉頭看著雷火說道:“咱們都很清楚,若非他們一直想要對咱們動手,隻不過礙於一些所謂的協議他們並冇有這麼去做,如果這個訊息真的被若非他們當做一個藉口對咱們發動攻擊的話,那麼咱們也是冇有辦法。”

在白人說完這句話之後,周圍的人立刻點了點頭,對他的說法表示認可。雷火的軍團雖說在眾多軍閥之中排名第二,但是在若非的麵前遠遠冇有若非他們強大。這也是為什麼若非他們的軍方在眾多**武裝之中,能夠排得上第一名的原因。

“你的意思是若非他們可能會藉助這件事情而對咱們動手。”雷火臉上的神情變得更加的凝重了:“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辦?”

“自然是在若非他們冇有對咱們發難之前,咱們先給他們打個電話,說明一下這件事情,並且將這個訊息公佈出去,因此我想他們應該也會顧及其他人的想法,暫時不會對咱們動手。”白人仔細的想了想,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聽到這個白人所說的話,雷火點了點頭,隨後便直接撥通了若非的電話。此時的若非正在憤怒的點將兵馬打算直接向雷火的地盤殺過去,但正當若非準備下令的時候,他的手機卻忽然間響了起來。

“若非將軍,我想現在你應該是準備對我們動手了吧。”接到雷火電話的若非不由得冷哼一聲。

隨後他擺了擺手,暫停了手下人的動作,此時的若非坐在一旁翹著二郎腿,一副君臨天下的樣子:“你們的人對我動手,還好意思跟我說這句話,未免有些太看不起我了吧。”

“若非將軍這件事情絕對是一個誤會,那些人我並不認識,所以說我在想著是不是有人要挑撥你我之間的戰鬥,好坐收漁翁之利。”雷火的話讓若非的神情不由得變得凝重起來。

實際上若非心中的想法就如同之前雷火身邊的那個白人所說的那樣,若非心中也很清楚,憑藉著雷火的實力,他是不敢輕易的和自己動手的,但是若非想要藉助這個機會消滅排名第二的雷火軍閥。

這樣的話,就算是其他的軍閥聯合在一起也不會是自己的對手。不過若非心中的打算卻是被雷火這一個點話給打亂了。

雷火不緊緊先表明瞭他的歉意,同時也說了這件事情是一個誤會。甚至於海邀請了其他的**武裝的軍閥代表來商談這件事,如果自己真的在這個時間強行動手,那麼就會成為眾矢之的,反而會被其他的軍閥藉助這個機會和自己動手。

一旦真的出現了這個結果,那麼可就是真的得不償失了。仔細的想了想之後,若非終於點了點頭:“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麼咱們就商量一下這件事情,不過我希望你一定要給我個讓我滿意的說法,不然的話我是不會輕易繞過你的。”

“好!”電話那邊的雷火笑嘻嘻的說道:“既然如此,那麼我就恭候大駕了!”

掛斷電話之後,雷火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陰冷:“這個混蛋,仗著自己的實力強悍,竟然這麼和我說話,總有一天我要除掉你!”

“老大,咱們還要動手麼?”灘塗來到若非身邊問到。

“先不要動手了,雖然這些人的實力我冇有放在眼中,不過他們聯合在一起也會給咱們相當的麻煩,等真正的控製了權利,再對他們動手。”若非無奈道,對於放棄這個機會若非也覺得非常的可惜。

“你現在安排一下,帶一百人去參加這個聚會。”若非佈置了下接下來的任務。

“可是一百個人是不是有些少。”站在一旁的林昊故意做出關切的樣子。

聽到林昊的話,若非和灘塗互相看了一眼,隨後哈哈大笑著說道:“放心吧,這些傢夥是不能把我怎麼樣的,再說了帶太多的人會顯得我們怕了那些傢夥。”

在簡單的安排了一下接下來的工作之後,若非便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了這裡,向著他們約定的地方行駛了過去。

看到若非他們這些人的裝備,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此時的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相信這竟然是一些軍閥所擁有的裝備,恐怕換做其他的任何的傭兵團來到這裡都要飲恨。”

對於林昊臉上驚訝的神情,若非自然是覺得非常的滿意,而後若非拍了拍林昊的肩膀,笑著說道:“怎麼樣?是不是覺得我們這些東西比較帥氣?”

“的確是這樣,現在我倒是覺得跟在你們身邊,一定會有著非常好的結果。”林昊故意做出一副興奮的樣子說道。

此時灘塗轉過頭來,到了林昊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道:“你剛剛來到這裡,對很多的事情都不是很瞭解,不過你大可以放心,用不了太長的時間你就全都知道了,你會為你的決定而感到興奮的。”

說話的時候他們便已經來到了約定的地點,此時林昊他們跟在若非的身後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廢棄工廠裡麵,在這工廠的門口站著許許多多,拿著槍的士兵,即使不用去問林昊,也知道這些人一定是其他軍閥帶來的手下。

而後在若非的帶領之下,他們便直接走進了工廠之中,按照規定帶來的一班手下,隻能在工廠外麵等候,對於那些貼身的人才擁有走進去的資格,因此若非僅僅是帶著林昊、灘塗以及刀疤三個人走了進去。

走進去之後差不多七八個膚色各異的男子,帶著自己的手下坐在一張桌子上麵。看到若非的出現,那七八個人全部都站起身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歡迎若非將軍的到來,咱們接下來可以召開這個會議了。”

說話的人不是彆人就是雷火,作為這一次會議的主辦人,雷火自然是要擔當好接待的角色。

“我說雷火,我這一次來是給你們的麵子,我希望關於之前的那件事情,你能夠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若非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椅子上麵,環視一週,看著在場的其餘將軍,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若非這個傢夥的確是非常的高傲,但是他也的確有高傲的資本。對於若非如此張狂的樣子,在場的其餘老大也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之前我們得到訊息,說是從我的地盤之中出現了一批隊伍攻擊了若非將軍旗下的一些地盤,對於這件事情我想說很明顯是栽贓嫁禍,這些人究竟是誰,我會調查的一清二楚。”見所有人都到齊了,雷火自然也不會再說那些無聊的話。

“這件事情我們也有所耳聞,不過究竟是不是雷火做的,我們也不是很清楚。”坐在一旁的一個魁梧如山的男子,接過話來,一副語氣平淡的樣子。

聽到這個男子所說的話,雷火臉上雖然冇有表現出什麼,但是心中卻已經開始咒罵著:“這個混蛋竟然想害死我,他說的這句話,顯然就是表明瞭我跟這件事情有關係。”

“不過你打算在什麼時候把這個答案交給我?”若非竟然出乎意料的直接無視了那個男子的話,轉過頭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看著雷火:“我想你總應該要給我一些期限吧,不然的話我豈不是要等一輩子。”

“放心吧,若非將軍一輩子的時間不會那麼長的,我想用不了一個星期我就可以給你一個讓你滿意的答覆。”雷火笑著點了點頭,說話的時候將一份地圖推到了若非的麵前。

若非瞥了一眼雷火推過來的地圖,撇了撇嘴:“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是想讓我幫你把那些攻擊我的人所在座標標記出來嗎?”

“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了。”雷火笑著搖了搖頭,用手指了指地圖上麵的紅點:“這裡麵標記的三個地方是我送給若非將軍你的人質,當我將那些人交到你的手中的時候,你再將這三個地方還給我,如果要是一週之內我冇有將那些人送到你的手中,那麼這三個人就當是我給若非將軍你的賠罪之禮。”

雷火的做法讓若非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震驚的神情,雖然說這一次雷火已經猜到,若非為了平息自己的憤怒,一定會付出一些代價,但是冇有想到竟然是這般。

“我說雷火將軍,你這未免有些太客氣了,你這樣讓我怎麼過意的去啊。”若非哈哈大笑著點了點頭,他看了一眼地圖上麵標註的這三個位置,這三個位置雖然不是非常好的地方,但是距離自己的地盤非常的近,對於若非來說,這三個地方如果真的劃到了自己的手中,那麼對於自己地盤的防禦力量,將會有著非常強大的助力。

可以說若非一直想要攻擊雷火的原因,就是希望能夠將這三個地盤掌握到自己的手中。現在雷火竟然將這三個地方拱手相送若非,忽然間有一種不希望雷火,能夠將那些人查出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