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灘塗都這麼說了,那我就給你們這個麵子。”凱撒看了看灘塗,又看了看站在他麵前的林昊,冷哼了一聲之後便直接離開了這裡。

看著凱撒離去的背影,灘塗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凱撒是這個地區出了名的獨行俠,可以說是製度的任務,不管有多麼艱難,凱撒都一向是自己去執行,不過如果他覺得完成不了的任務,凱撒也不會去接。

當初灘塗為了把凱撒拉攏過來可以說是費了相當大的心思,他也不希望凱撒跟林昊他們如此的不合。灘塗來到了林昊的身邊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林昊笑著說道:“這個傢夥以為是出了名的獨行俠,所以性格有一些孤傲你也不要特彆的介意。”

“放心吧,我自然是不會跟他們一般見識,如果我真的那麼去做了的話,恐怕剛剛他就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林昊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

林昊的口氣聽起來像是在開玩笑,但是灘塗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林昊所說的話的確是真的。剛剛發生的一切,被一旁的灘塗看在眼中。

在哪上的印象當中她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個人,憑藉著如此瘦弱的身材,抵擋住了一個如此強壯人的攻擊。

聽說灘塗的身手並冇有林昊強大,但是他也很清楚,兩個人在對戰的過程中,處於攻擊的一方因為有著慣例的優勢,所以它在攻擊的情況下就已經是占據了優勢。

林昊作為站在原地防守的一方,非但冇有被凱撒打出任何後退的動作,反而是笑著將凱撒的動作抵擋了下來,但這種強悍的爆發力就不是馬上自己能夠比擬得了的。

“看來這一次我來這裡是來對了,不然的話,我還真的會損失一員虎將。”在林昊和刀疤兩個人住這個屋子裡麵走出來的時候,灘塗就已經注意了,凱撒正在向與他們兩個人的身後走了出來。

看到眼前的場景,灘塗急忙走了過來,他想要阻止凱撒的行動,在灘塗的眼中看來,雖說林昊跟刀疤兩個人的實力不弱,但是凱撒畢竟有著那麼強壯的身體,所以灘塗覺得林昊跟刀疤兩個人可能會吃虧。

可是事情的結果卻是完全的出乎了灘塗的意料,非但他們兩個人冇有吃虧,如果自己冇有阻攔的話,那麼恐怕還會被林昊奪走性命。

“我想你這一次來,應該不僅僅是為了這件事情了吧。”林昊看著灘塗臉上那略帶驚訝的神情,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灘塗這纔算是回過神來,而後尷尬的笑了笑,看著林昊笑著點了點頭道:“實際上是這樣的,這一次將軍命令我把你們帶到他的城堡之中,第一是為了跟你們先見個麵,第二是為了安排一下接下來的任務。”

“原來是這樣,我們原本還打算先回去休息一下,第二天再去麵見將軍呢,不過現在看來好像是不可能的。”林昊故意做出一副可惜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

看著林昊此時的神情,灘塗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正常來說,他們這些人能夠得到將軍的張建,那應該是非常興奮的表現纔對,但是林昊表現出來的卻非但冇有任何的高興,反而似乎是覺得非常的不爽。

“難道這位兄弟,你現在不願意去見將軍嗎?”灘塗帶著一絲不滿的語氣說道:“如果你的心中對將軍有什麼想法的話,大可以直接的說出來。”

“我倒是冇有什麼其他的想法,灘塗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林昊笑著搖了搖頭,而後拍了拍灘塗的肩膀說道:“是這樣的,既然這一次將軍給了我們一個可以工作的機會,所以我自然是希望回去好好的洗個澡,換一身乾淨的衣服纔去麵見將軍,我現在這樣的樣子去見將軍的話,是不是有一些不太禮貌?”

聽到林昊的解釋之後,灘塗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似乎這樣的解釋對於灘塗來說還算是比較可以接受。隨後灘塗哈哈大笑著兩聲道:“你們的禮貌,將軍心中會明白的,隻不過這一次事關重大,所以我希望咱們能夠馬上就去,至於洗澡什麼的將軍的城堡裡麵都有,將軍為咱們這些手下兄弟專門準備了一個大的浴室,足夠讓咱們一起洗個澡的了。”

“不說你這個傢夥,該不會是有什麼特殊的癖好吧。”聽到林昊的話,灘塗先是一愣,隨後當他看到林昊眼神中的戲虐的時候,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我說你這個傢夥,我算知道為什麼,凱撒這麼討厭你了。”

“既然咱們都已經決定了,那麼現在就離開吧,我不希望讓將軍等的太長的時間,這樣會搞得我非常的不懂禮數。”林昊簡單的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隨後便坐上馬車的車,向著若非的城堡行駛了過去。

“將軍大人已經在屋子裡麵等候多時了。”來到一個巨大的軍事城堡的門口的時候,從裡麵走出來了兩個AK的黑人,當這兩個黑人看到灘塗的時候,臉上透露出無比恭敬的神情。

“我現在就在這兩個兄弟去見將軍大人,你現在立刻給他們兩個人準備好一些乾淨的衣服。”灘塗簡單的安排了一項事情之後,便帶著林昊兩個人走了過去。

隨後他們便來到了一間,看起來非常大氣的屋子裡麵,這屋子的門口總是站著許多的保鏢。

林昊大概就看了一眼,在他們這一路上遇到了差不多也近乎於上千號的人物,此時的林昊纔算得上是明白的,為什麼若非的軍團敢稱之為各地軍閥中的第一位?

雖然說在這樣的國度之中,想招攬上千號的士兵並不是困難的事情,但是如果真將這上千人的士兵全部都武裝起來的話,卻是無比困難的事情。

“實際上我覺得,如果這一次機會可以的話,咱們現在就可以出手。”在灘塗不注意的時候,刀疤用僅僅兩個人聽得見的聲音,在林昊的耳邊小聲說道。

“千萬不要輕舉妄動,他們在外麵留守的人太多了,咱們兩個人就算得是能夠殺的死若非,也不一定能夠衝出去。”林昊笑著搖搖頭,製止了刀疤的這個想法。

實際上林昊他們的任務很簡單,那就是殺死若非,就算得上是幫助雲南報仇了,不過林昊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在他的眼中看來,他們的戰鬥不僅僅是要殺死若非。同時也是要殺掉若非軍團之中所有的高層。

“你們二位應該就是被灘塗一直跟我推薦的那兩個人吧,雖然說表麵上看起來非常的瘦弱,但是我相信我兄弟的眼光。”在林昊,他們兩個人在灘塗的帶領之下,進入這間屋子裡麵的時候,若非直接笑著迎了上來。

若非上來的第一句話就是肯定了灘塗這個人的能力,也算是讓灘塗心中覺得非常的暖。看著此時若非的樣子林昊心中就已經確定了,這個人應該是一個非常善於收買人心的傢夥。

“我們這一次來也是為了能夠混口飯吃,擔任什麼職位我們倒是不在意,我們真正在意的是能夠活下來。”林昊笑著走到了若非的麵前,並冇有表現出多麼恐懼的樣子。

實際上,若非這個級彆的人放在林昊的麵前,根本就算不上是什麼大人物,甚至於連給林昊提鞋都算不上。因此林昊表現出這樣的狀態,已經是非常的不容易了。

雖然說在林昊的眼中看來他做出這件事情是理所應當,但是卻讓若非的心中覺得非常的驚訝,他路費在這個國家之中也算得上是有著相當名望的人,他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在麵對自己的時候不會緊張。

“在彆的地方我不敢保證,但是在這樣的地方,我可以保證你們的安全,如果你能有著相當的能力的話,那麼我會保證你們有此兩不儘的榮華富貴,有享受不完的女人。”說話的時候,若非對著一旁擺了擺手,隨後便有幾個屬於白人的女子走了上來。

這幾個女子的臉上,帶著無比恐懼的神情,顯然是最近一段時間受到了不小的驚嚇:“這些人算是我送給你們的一個見麵禮,如果日後你們能夠為咱們立功的話,我會給你們更多的獎勵,到時候會專門給你們蓋一棟房子。”

若非給出來的這些條件,所以說在林昊他們的眼睛看來有一些,無聊,但是對於這些本地的窮人來說,尤其是那些飽經戰亂的人來說,這已經是非常難得的獎勵了。

“既然若非將軍如此的看得起我,那麼我們自然是不會讓你失望的,接下來有什麼任務就給我們派錢吧,我們希望能夠有一個和若非將軍並肩作戰的機會,從而來證明我們的實力。”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若非的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正當他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屋外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此時隻見一個黑人魁梧男子,從外麵走了進來來到了若非的身邊驚慌的說道:“若非將軍,剛剛我們得到訊息,我們手下的兩座城池被來曆不明的人給偷襲了,所有的守城兄弟全部都死去了。”

“怎麼會這樣?知不知道是誰做的?”若非皺了皺眉頭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看著這個魁梧男子問道。

“全部都是一些陌生的麵孔,不過有人說看到他們從雷火的地盤之中走出來的。”那名男子急忙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