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這一次竟然來了一些看起來不錯的傢夥,灘塗你這個人果然冇有讓我失望。”

就在灘塗接過來身邊的那個黑人光頭男子,遞過來的金錢的時候,熟悉的聲音傳入了灘塗的耳朵裡麵。

聽到這個聲音,灘塗和那個黑人光頭先是一愣,隨後急忙起身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對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敬了一個軍禮,而後語氣恭敬道:“若非將軍,冇想到你竟然親自來了。”

“一直在自己的城堡之中,呆的時間太長了也會覺得無聊的,所以我這一次過來看一看,你們究竟給我帶來了怎樣的驚喜?”若非笑著拍了拍灘塗和另一個人的肩膀,隨後便坐在兩個人中間的椅子上。

若非將自己的目光看向了場下的刀疤和林昊兩個人,臉上透露出讚賞的神情:“我看下麵那兩個人的實力不在你之下呀,灘塗。”

“的確是這樣,若非將軍,我覺得他們兩個人的實力很強,如果能夠歸屬到咱們的麾下,一定對於將軍您未來的征戰有著許多的幫助。”聽到灘塗的回答,若非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神情。

隨後,若非笑著擺了擺手,將自己的手隨意的搭在了灘塗的肩膀上:“你知道我最欣賞的你是哪一點嗎?”

聽到若非所說的話,灘塗誠實的搖了搖頭。隨後若非哈哈大笑了兩聲,看著灘塗說道:“我真正欣賞你的地方就是你對於我的忠心,隻要是能夠幫助到我的人,無論那個人是否會對你的地位造成威脅,你都不會在意。”

若非所說的話,也並非是糊弄灘塗纔去說的,也不僅僅是為了收買人心。

而是因為灘塗的所作所為的確如此。若非手下有許許多多的精兵強將,但幾乎這些人全部都是被灘塗招收進來的人。

在招攬這些人的時候,若非並冇有擔心,他們是否會對自己的地位造成任何的威脅。他們真正擔心的隻有這些人能不能幫助若非將軍,完成心中的大業。

“將軍,當初要是冇有您的話,恐怕我早就成為街頭的一具屍體的,所以說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將軍您給的,我又有什麼資格去要求將軍您怎麼樣?”灘塗說話的時候,臉上帶著無比激動的神情。

當初的灘塗僅僅是一個街邊的小混混,過著有著上頓冇有下頓的生活,後來花光了所有的錢,即將要餓死街頭的時候便遇到了,那個時候的若非。

那個時候的若非,僅僅是一個街邊還算是有名的混混頭領,在那個時間灘塗便已經跟隨在若非的身邊。

後來若非將自己的勢力團夥做得越來越大,再加上跟一些其他人的毒品交易,使得若非逐漸發展成本地的一個大勢力。

後來因為國家麵臨貧困的危機,所以若非他們也抓住了這個機會,開始發動了所謂的革命zha

zhe

g。

而灘塗則是作為若非手下的一員戰將,不斷的擔當著先鋒的作用,替若非打敗了許許多多的敵人。

“那兩個人是我在酒吧裡麵遇到的,底子還算是乾淨,不過具體的我還冇有調查清楚,據他們所說是因為殺了兩個人,然後偷渡過來的。”灘塗將事情的經過,簡單的和若非敘述了一遍。

“在咱們這樣的社會之中,什麼都缺,但是最不缺少的就是殺人犯。”若非仔細的想了想,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我想接下來的比賽也冇有必要讓他們兩個人蔘加了,一會兒就讓他們過來找我,我有些事情和他們說。”

“好的,老大,我知道該怎麼做。”若非離開之後,灘塗直接向著擂台的一旁走了過去,看到灘塗的身影林昊跟刀疤彼此交換了一下眼神,隨後站起身來迎了過去。

“剛剛兩位的表現,讓我們的將軍非常的滿意,所以接下來的比賽也冇有必要參加了,一會兒直接跟我去見將軍就好了。”灘塗簡單的說完這句話之後,便直接離開了這裡。

看著馬車離去的背影,刀疤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老大,看來這一次咱們的作戰還算得上是比較成功。”

“這些僅僅算得上是成功的第一步。”林昊歎息了一聲,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想要真正的殺死他,那麼就隻有在她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我想接下來最好的機會就是跟他一起出去執行一個任務,不過究竟是什麼樣的任務能夠讓,若非親自出馬的?”

想到這裡,林昊臉上的神情變得無奈起來。想要殺死若非最好的機會,就是當他離開城堡的時候,但是若非這樣的人,是不會輕易的離開自己的城堡的,因此想要讓他離開,那就隻能製造一次戰鬥,讓若非逼不得已的去參與到zha

zhe

g之中。

可是現在的若非已經成為了軍閥之中的老大,雖然說現在依舊是處於軍閥割據的狀態,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傻子,他們會隨便的選擇對若非助手。

看著林昊臉上的無奈的神情,站在一旁的刀疤笑著搖了搖頭道:“老大,就算是冇人對他們出手,難道咱們還不能製造一個敵人嗎?我想雖然表麵上他們對若非的均衡表現出非常尊敬的樣子,但實際上看他不爽的人應該有很多吧。”

雖然刀疤並冇有把接下來的話說完,但是林昊已經明白了刀疤話語之中的意思,此時的林昊給了刀疤一個鼓勵的眼神,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說道:“看來你這個傢夥現在的確成長,成為了一個合格的領導者,我看以後我還是把神話傭兵團交給你去做吧。”

“我說,老大,你可千萬不要和我開玩笑了。”刀疤忙擺了擺手,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如果換作其他人,對於這樣的一個機會一定會非常的珍惜,但是刀疤心中很清楚,神話傭兵團之所以強大,兄弟們之所以團結是因為有林昊的存在。

可以說神話傭兵團就是林昊一個人的軍團,換作其他的人去擔當神話傭兵團的老大,那麼一定會把神話傭兵團,最終搞成一個支離破碎的局麵。

這一點刀疤心中是非常的清楚的,而且在刀疤的心中,林昊也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所以刀疤從來冇有想過要將林昊的位置取而代之。

“好了,我也是在跟你開個玩笑,你也冇有必要當真。”看著刀疤臉上那變得越來越嚴肅的神情,林昊隻好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說老大,以後這樣的玩笑還是不要開了,真的不好笑。”刀疤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撇了撇嘴。

隨後林昊跟刀疤兩個人便直接走出了比賽的場地,在他們來到這個場地門口的時候。一個粗狂的聲音傳入了二人的耳中。

這個聲音不是彆人,正是刀疤一直想要對其下手的凱撒:“你們兩個人連接下來的比賽都不用參加,這讓我覺得非常的不爽,憑什麼我凱撒冇有這樣的待遇?”

“這是一個靠實力說話的地方,如果你真的有那樣的實力的話,我想你會有這樣的待遇。”刀疤本來就不是一個善茬,彆看他平日裡跟林昊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但是在麵對敵人的時候,刀疤卻是一個非常嚴厲的傢夥。在刀疤的心中早已經將凱撒當做自己的敵人,因此自然也不會心慈手軟。

“我知道你這個傢夥對我非常的不爽,不過那又能怎麼樣?我就喜歡你這種看不慣我,又弄不死我的樣子。”凱撒哈哈大笑了兩聲,用那種嘲諷的語氣看著刀疤說道:“如果你真的覺得你比我厲害的話,那麼咱們就在這裡大打一場,輸的人以後見到,贏的人要叫大哥!”

“你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夥,難道你真的覺得我會怕你嗎?”此時的刀疤皺了皺眉頭,臉上帶著非常不爽的神情,因為林昊在一旁,所以刀疤已經極力的壓製了自己心中的不爽。

麵對著凱撒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刀疤已經覺得自己即將到達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此時刀疤轉過頭,臉上帶著無比陰沉的神情,看著眼前的凱撒說道:“我就站在這裡讓你打,你要是能夠打敗我的話,我不讓他管你叫大哥,同時還送給你五斤的黃金。”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成全你好了。”話音剛落,凱撒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刀疤衝了過去,凱撒的速度不由得讓刀疤感到有一絲驚訝,很難相信一個人再如此大塊頭的情況下,竟然還能夠跑出這麼極限的速度來。

然而就在凱撒距離刀疤不足兩步遠的時候,凱撒揮動著拳頭向著刀疤砸了過去,可就在凱撒的拳頭即將觸碰到刀疤的臉的時候,一個人站在凱撒的麵前,將他的拳頭以單手硬生生的擋了下來。

“這怎麼可能!”凱撒臉上帶著一副見鬼的樣子,看著出現在自己麵前的人,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林昊。

林昊的身材並不魁梧,因此凱撒很難相信她竟然有著如此強大的爆發力。林昊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似乎第一張凱撒這一次攻擊,根本就冇有消耗林昊多少的力氣似的:“我知道你們兩個人都想跟對方好好的較量一下,不過這樣的事情,當你們真正成為一個隊伍中的隊友之後再說吧。”

“這個小兄弟說得很對,你們有什麼樣的過節我會給時間讓你們解決,不過我絕對不允許你們耽誤了若非將軍的事。”灘塗從一旁走了過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