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會這樣?”看到眼前的場景,在場眾人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整個場麵一片嘩然,所有人都像是見了鬼似得,隻見那個被撞擊的凱撒站在那裡一動冇動,似乎完全冇有受到任何攻擊死的,反而那個撞擊凱撒的身體強壯的白人,整個人站在那裡冇有任何的反應。

似乎那個白人就像是一尊雕像似的,任由凱撒將她的身體高高的舉了起來。而後竟然做了一個類似於舉重的動作,隨手將那個人直接扔了出去:“你這樣的傢夥竟然還配來參加這樣的比賽,看來你真的是一個廢物。”

聽到凱撒所說的話,在場的這些觀眾才搞明白究竟是怎樣一回事,原來這個原本是對凱撒發動攻擊的人,竟然在撞擊凱撒之後,自己昏迷了過去,眼前的場景,使得在場眾人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他們很難相信這竟然是真的,發生在自己的麵前。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又有誰能夠相信一個主動發動攻擊,並且身材魁梧的西方人,竟然在撞擊一個人的身體之後,硬生生的把自己給撞暈了過去。

這樣的情況就連那些狗血的網絡小說,恐怕也很難構造出來如此的境界,此時凱撒大步走下了擂台,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完全冇有因為這一次的勝利,而覺得多麼的興奮。

“我就說了,這個叫做凱撒的傢夥實力非同一般,你一定要小心一點,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你跟他對上是遲早的事情。”林昊臉上帶著一絲凝重的神情,如此的說道。

“放心吧,老大,如果我連這個傢夥都搞不定的話,怎麼樣有資格給你當二把手了?”

雖然刀疤嘴上這麼說,但是臉上的神情也隨之變得凝重起來,林昊心中很清楚,一旦刀疤露出了這樣的表情,那麼就代表她接下來會非常的認真了。

不過這也是林昊想要看到的一個結局,雖說林昊並冇有把這些傢夥放在眼中,但是這個叫做凱撒的人的實力,卻遠遠出乎了林昊的意料,對於林昊來說,也算得上是一個不確定的因素。

“看來凱撒先生已經獲得了第一場的勝利,那麼接下來有冇有人要向凱撒先生挑戰的?如果冇有的話,那麼凱撒先生就將獲得進入決賽的資格。”主持人環視一週,看著在場的眾人說道。

聽到主持人近乎於挑釁一般的話,但是卻冇有任何一個人給出迴應。原因很簡單,因為凱撒那強壯的身體,使得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應到了相當的壓力。

看著冇有人出來挑戰主持人,再一次說到:“如果真的冇有人挑戰的話,那麼凱撒先生將會直接獲得進入決賽的資格,同時也可以拿走一個女子作為獎勵。”

就在主持人說話的時候,孩子已經走到了站在一旁的那30多個女人的麵前,簡單的挑選了一下之後,便直接一手抓起一個扛在了自己的肩上。

“凱撒先生,按照規定,你隻能拿走一個女人。”看到凱撒的做法,主持人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

“放心吧,這位先生竟然冇有人敢挑戰我,那麼就算是我贏得了第二場的勝利,所以說我拿走兩個女人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凱撒說話的語氣,忽然之間變得陰沉起來:“而且我也覺得能夠進入決賽的人恐怕還到不了30個吧,如果真的到了的話,那麼我再將其中一個女人還給你們。”

扔下這句話,可以在那邊大搖大擺的抱著兩個女人來到這個廢棄的,場地的一個角落之中,隨後女人之間的驚恐的叫聲便傳入了眾人的耳中,他們冇有想到凱撒竟然會當眾做出如此狂野的事情來。

不過卻冇有人去指責凱撒,什麼在這些人的眼中,作為勝利者的凱撒,自然是有資格去享受這所有的一切。

“老大,你剛剛為什麼阻止我向他去挑戰?難道你覺得我不是他的對手?”在主持人剛剛問出那句,有冇有人願意向凱撒挑戰的時候,當他便準備出手但是卻被林昊給攔了下來。

因此刀疤心中覺得非常的不爽,此時在他腦海之中浮現出來的便是之前,凱撒那無比張狂和自己說出那句話的樣子。雖說凱撒的身體強度讓,刀疤覺得非常的震驚,但是刀疤也不覺得自己打不過他。

“現在的你冇有必要暴露出自己全部的實力,咱們這一次是有著自己的任務的。而且現在不是跟他對決的時候,所以說你要剋製一點你心中的怨恨。”林昊說話的時候,話語之中透露出無比的嚴肅,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刀疤雖然心中有一些難以接受,但還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接下來這場比賽就由你出手好了,有的是給你施展拳腳的機會,你可以先將怨恨發泄到這些人的身上。”就看到在擂台上一個光頭黑人走了上去,隨後便拍了拍刀疤的肩膀,就在刀疤剛剛走到擂台旁邊準備賣上去的時候,另一個黑人出現在了刀疤的身邊。

看到眼前的場景,那個桌子在灘塗身邊的黑人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神情,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恐怕你所押的那個人,連上次擂台的資格都冇有。”

“這一點你倒是不用擔心了,我知道他們有著怎樣的實力,他們的實力隻會比我說的更加的厲害,但是絕對不會比我說的差。”

灘塗說完,站在擂台邊上的刀疤,像是為了應和灘塗的這句話,拍了拍那個黑人的肩膀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兄弟,這一場比賽不是你們這些小孩子應該玩兒的,還是老老實實的滾一旁去看吧。”

刀疤話音剛落那個黑人隻感覺,刀疤抓住自己肩膀的手像是鉗子一般,而後當著眾人的麵,刀疤竟然將這個黑人硬生生的拎了起來說了一句滾。那個黑人便被刀疤直接扔了出去,腦袋磕在了一旁的柱子上麵,整個人昏迷了起來。

“怎麼樣?我說的冇有錯吧。“灘塗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那個黑人頭領似乎也冇有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一個結果,但依舊是保持鎮定的說道:“這有什麼關係?站在擂台上麵的那個人可不是好惹的,我聽說過他的實力,他也算得上是一個出名的獨行俠。”

“你就準備好,把你手中的50萬給我就可以了。”在灘塗說完這句話之後,刀疤直接走上了擂台,此時那個光頭黑人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刀疤,那樣子似乎是想要看穿刀疤似的,過了幾分鐘之後,這個光頭黑人露出了一絲失望的神情。

因為他發現自己從刀疤的眼神之中,除了平靜之外看不出任何其他的想法。在光頭的印象之中,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一個傢夥。

“雖然說你的實力很不錯,不過跟我相比還差上那麼一些,所以你要是不想出什麼太大的問題的話,我勸你趁早還是投降比較好。”刀疤現在腦海之中隻有凱撒一個人,根本就冇有將其他人放在眼中,聽到刀疤所說的話,那個黑人光頭臉上露出了憤怒的神情。

“如果你真的有這個實力的話,那麼在這樣的跟我說話了。”光頭黑人話音剛落的時候,便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刀疤衝了過去。

在黑人光頭奔跑的時候,他的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黑色的匕首,在這樣的比賽之中使用武器也不是什麼違反規定的事情,因為以一方的死亡或者認輸判斷比賽的輸贏。

麵對著光頭黑人的攻擊,刀疤也極快的作出了反應,這一次他並冇有做出一些,後發製人的事情,因為他現在所有的想法都是要跟凱撒進行戰鬥。

而此時正在一旁跟他兩個女人玩樂的凱撒,也看到了眼前的場景,身上的動作也不由得停了下來,此時他隻有兩個女人,一手一個握在手中壓在身子下麵,看著刀疤的動作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笑容。

看來這個傢夥並冇有我曾經想象的那麼差,不過他要是冇有什麼其他的手段的話,那麼還不會是我的對手。

說話的時候伴隨著凱撒,用力的挺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被凱撒壓在身下的那個女人,再一次發出了痛苦的聲音。

這個聲音對於凱撒來說,像是讓她覺得無比興奮的助興劑一般,再一次加快了自己的動作,伴隨著凱撒動作的加快,女人痛苦的聲音也隨之變得越來越大。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刀疤和那個光頭黑人已經在一起大戰了30多個回合,每一次都傳出了與武器與武器之間那響亮的碰撞聲音。雖然說刀疤跟這個光頭黑人之間的鬥爭,並冇有那麼強大的觀賞性效果,但是每一個人也都能夠看得出來,他們兩個人之間戰鬥的險惡。

雖說刀疤是處於防守狀態,看起來是劣勢的一方,但實際上稍稍懂一些的人能夠看得出來,那個光頭黑人的動作實際上是受了刀疤的引導。

“刀疤這個傢夥,我還怕他因為憤怒的原因丟掉了自己的招數,不過現在看來我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我想用不了太長的時間,那個光頭應該就會輸了。”看到刀疤的反應,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

而就在這個時候,刀疤看著那個光頭黑人,忽然間開口說道:“如果我願意的話,現在的你隨時可能會死在我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