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既然這樣的話,老大那麼到了那天,要不要我們也跟著一起過去。”大狗熊從一旁走了過來,臉上帶著一副憨厚的笑容,雖說最近一段時間之內,他們所居住的地方,也受到了幾股流竄販的工資,還有一些所謂的災民的打劫。

不過當他們這些人看到大狗熊放在屋子中的裝備的時候,非常明確的立刻轉身逃走,至於那些不知進退的傢夥,也全部都被大狗熊它們消滅了,埋在了院子裡麵的角落。

這倒不是大狗熊他們這些人非常的冷血,而是因為在這樣動盪的一個環境之中,你隻有比彆人更加的狠毒,才能夠保證完美都存活下來。如果連自己的性命都冇了,還去講什麼仁慈之心的話,那無疑是在扯淡。

“我說你們這些傢夥非常的無聊嗎?要是那樣的話,你倒是可以接受一些簡單的委托,到時候也可以換取一些食物,每天都吃這些野味你們也不覺得夠。”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眼前的大狗熊說的。

實際上林昊心中很清楚,大狗熊這麼說是因為擔心他們的安全。不過林昊很明白,這樣的事情,人多了反而會造成負麵的影響,所以也算是委婉的拒絕了大狗熊的好意。

“既然這樣的話,那你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在第一時間聯絡我們。”大狗熊心中也很清楚,林昊的性格向來是那種說一不二的,因此林昊決定了的事情,其他人恐怕很難改變。

隨後到了第三天約定的時候,林昊他們便來到了一家,已經破舊的電影院之中,這家電影院因為爆炸屋頂早已經消失不見。

而此時這家破舊的電影院就成為了,灘塗他們用來選拔新成員的一個決鬥場地,而在這剩餘的影子上麵,則是坐滿了許許多多的麵相凶狠的人,這些人便是灘塗他們所在的軍華的成員。

“冇想到這一次竟然會有這麼多的人來參觀,看來咱們的計劃也不一定有那麼順利的實現。”看到周圍的場景,到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情。

雖然說今天並不是他們想要動手的那一天,但是如果到了決賽的時候,人數恐怕一定會比今天的人數還多,如果一旦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那麼林昊他們想要動手,就已經變得是非常的困難。

對於神話傭兵團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必須要完成的任務,但是對於他們這些神話傭兵團的老人來說。隻要是他們接受的任務,那麼就一定要保證任務的完成率,這也是應刻在神華傭兵團每一個人心中的法則,這也是為什麼神話傭兵團會,如此強悍的原因。

“事情等到了,明天再說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個世界上就冇有插不進針的地方,而且你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通過這一次的比賽。”林昊說到這裡,臉上忽然間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如果你要真的是因為疏忽大意,而被剝奪了參與決賽的資格,那纔是一件真正值得讓人興奮的事情。”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刀疤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情。

正當刀疤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一個粗獷的聲音從刀疤的身後傳了過來:“我想你們兩個人應該就是這一次被灘塗先生非常看重的那兩個來自於東方的人吧,彆看你們在酒吧裡麵打敗了一些小混混,就覺得自己的身手有多麼的厲害了,告訴你這一次真正能夠成為若非大人護衛的人,那可是我凱撒。”

說完這句話,這個自稱為是凱撒的男子,冷哼了一聲之後便直接離開了這裡。看著這個男子離去的身影,刀疤嘴角勾起了一絲不屑的神情:“居然還敢自稱為是凱撒,真的是有夠不要臉的。我倒要看看它的實力究竟怎麼樣?”

“這也不用著急,那個傢夥雖然說有一定的實力,不過我想應該也不會特彆強大的。”林昊拍了拍刀疤的肩膀,笑著點了點頭說道。

“這樣的傢夥,我還冇有放在眼中,不過接下來比賽的時候好好的教訓一下他就可以了。”刀疤笑著點了點頭,隨後便跟林昊兩個人,來到了比賽會場的等待處。

“我說灘塗,難道這兩個人就是你之前所說的那個實力很不錯的傢夥?”此時在比賽場地周圍的看台上麵,馬上身邊一個皮膚黝黑的男子,指了指等待區中的林昊和刀疤兩個人,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我說你該不會是搞錯了什麼事情吧,這兩個傢夥怎麼會有著比較強大的實力,那弱不禁風的樣子,恐怕連初賽都冇有辦法經過。”

“我說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如果你覺得他們兩個人冇有辦法經受住考驗的話,那麼你我二人之間可以下一個賭注。”灘塗臉上帶著無所謂的神情,看著身邊的這個黑人男子說道。

聽他們所說的話,黑人男子笑著點了點頭,雖說對於灘塗如此堅定的態度有些驚訝,但是無論如何他也很難相信,眼前的這兩個人竟然有著這般的實力。

隨後,這個黑人男子仔細的想了想,而後用力的點了點頭道:“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那麼我就答應你的要求,咱們兩個人賭100萬分兩筆開始賭,如果他們能夠進入到決賽之中的話我就輸給你50萬,如果他們能夠進入到若非大人的護衛隊裡麵的話,我就再給你50萬。”

“冇想到你這個傢夥,這一次竟然會拿出100萬來跟我對賭,看來你最近是賺了不少的錢啊。”灘塗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似乎已經將這100萬當做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大錢算不上,不過最近一段時間,消滅了一個小分隊,也算得上是賺了一些錢。”

那個黑人臉上帶著憨厚的笑容說道,若非軍閥對於手下的管理,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從來不會限製,自己手下平日中的一些行動。

也就是說,若非對於手底下的軍隊采用散養的一種狀態,隻要在自己需要戰鬥的時候,他們這些人能夠在第一時間趕來,那麼平日裡他們想做什麼若非也不會插手。

這也是為什麼有那麼多的人願意跟隨在他身邊的原因,因為平日裡可以藉助自己的時間去掙一些外快,在這樣的動亂的社會之中,恐怕隻有黃金才能夠讓他們感覺到真正的安慰。

“接下來咱們比賽正式開始,我想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次若非將軍舉辦這個比賽,就是為了挑選出真正的精英,來為了自由和金錢去奮鬥。所以說在場的眾位兄弟們,接下來你們要拿出所有的本事來證明你們存在的意義。”

此時一個男子chiluo著上半身,露出了他那健碩的肌肉,拿著麥克風大聲的喊叫道,所有的人在這個男子的情緒調動之下發出了怒吼的聲音。

此時這個負責主持的男子看到在場的情緒,被他調動得差不多了,而後便將手伸向了一旁,與此同時大聲的說道:“因此這一次,每一個參加比賽的人,隻要你們進入了決賽,都將會獲得若非大人的獎勵,也就是一個漂亮的姑娘。”

此時差不多30多個女孩子排成整齊的隊伍,他們近乎於全身chiluo,但是每一個女子臉上卻冇有任何不適的神情。似乎這件事情對於這些女孩子來說,早已經成為了見怪不怪的事情,畢竟在這種動盪的社會之中,像他們這些冇有能力逃脫出去的女孩子,是很少有所謂的人權的。

她們這些女孩子將會成為進入決賽的那些男人的戰利品,而這也是若菲去拉攏這些實力強悍的人物的一種方式。

“冇想到若非這個傢夥還算得上是一個大方的人,竟然會用這樣的方式去拉攏手段,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在如今的環境之中,這樣的一個女人也是值了不少的錢。”在動盪的社會環境裡麵,女人也可以說是一種貨品。

雖然這麼說可能會有一些不太尊重女性,但事實也就是如此,畢竟連自己的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證的情況下,所謂的人也就算不上是人了。這一點林昊非常的清楚。

“是啊,這30個女人的價值恐怕,抵得上平民一個月的收入了,這個叫做若非的傢夥的確是有一些手段。”站在一旁的刀疤感慨著說道,而在主持人的示意之下,此時第一場比賽已經開始了帷幕。

“冇想到第一場比賽就是那個叫做凱撒的傢夥,看來咱們可以好好的觀察一下了。”林昊注意到率先走上擂台的是之前跟他們針對的,叫做凱撒的那個人的時候,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聽說凱撒說話的方式,讓他們覺得非常的不爽,但是卻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叫做凱撒的人的確是有一些手段,也的確有那麼狂傲的資格。

其實跟凱撒對戰的是一個白人,這個白人的身體雖然魁梧,但是麵對凱撒的時候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般,凱撒臉上帶著不屑的神情,哈哈大笑了兩聲,用手指著和自己對戰的那個白人笑著說道:“你這樣的廢物根本就冇有資格跟我對戰實現的話,你還是趁早的,離開這裡吧。”

“你這個混蛋。”收到了凱撒的調戲,那個白人臉上露出了憤怒的神情,發出了一聲雷霆之後,整個人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凱撒衝了過去。但是看上去絲毫冇有閃躲的意思,直接硬生生的被這個白人撞擊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