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憑什麼相信你呢?這冇準是你們演出的一齣戲。”女子依舊是一副警惕的樣子,看著眼前的林昊等人,雖說血脈之中那相同的氣息,讓女子知道這些人一定跟自己是來自於同一個國家的,但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女子現在已經很難相信任何一個人。

看著女子臉上的驚慌的樣子,林昊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不滿的並非是女子對自己的態度,而是那些人讓女子經曆了怎樣的苦難,才能夠讓他有這樣的神情。

“早知道就應該讓那些混蛋受儘折磨而死。”林昊神情陰冷的,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女子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的神情,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得到林昊話語之中傳來的恨意。

“這些傢夥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他真的是救我的人?”這個女子能夠輕易的感受到從林昊身上傳來的那無儘的怨恨,這種怨恨就像是自己的家人受到傷害時的那種怨恨。

“你們能不能證明你們的身份,不然的話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們把我帶走的。”雖然女子說話的時候,依舊錶現出非常強硬的態度,但是林昊卻能夠聽得出來,相對於之前的說話狀態,這個女子已經緩和了很多。

不過女子的話,倒是使得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為難的神情,在林昊的心中,她倒是真的冇有什麼能夠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畢竟像他們在國外執行任務,第一點要做的就是能夠將所有證明自己身份的物品全部都收起來,因為這樣可以避免在一些人死亡之後,從而從那些人的屍體上暴露出自己身份的資訊。

“老大,難道你忘了,你手裡麵不還是有個證件嗎?”刀疤在林昊的耳邊小聲說道,聽到刀疤所說的話,林昊這纔想起來在自己來到這裡之前,蔣濤還給了自己一個證件。

這個證件可以調動一個連的地方,軍隊顯然也可以證明自己的身份,林昊想了想,隨後便將一個紅色的小本子遞到了這個女子的麵前:“我想這個東西應該足以證明我的身份了。”

女子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接過來林昊遞過來的這個紅色的小本子,當他看到小本子上麵標註著那金色的五角星的時候,整個人差點都哭了出來,女子根本就冇有翻開本子的裡麵的內容,直接將這個小本子遞還給了林昊。

“怎麼?你為什麼不趕快看一看?”林昊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問道。

“我想我應該冇有必要這麼去做了,但這樣的一個本子就足以證明你的身份了,如果我要是再繼續去看的話,一旦我再一次被人抓住詢問你們的身份,我不敢保證我自己是不是能夠堅持住不說。”

女子臉上帶著一絲落寞的神情,似乎對於自己被抓這件事情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聽到女子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這個女子,顯然是經曆了非常多的苦難,纔會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來。

“放心吧,這一次絕對能夠讓你安全的回國。”林昊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子神情嚴肅的說道:“國家需要你的技術。”

雖然林昊冇有明說,但是他心中也已經猜到了,高層之所以讓她選擇這樣的一個地方作為切入點,恐怕也是因為這個女人的關係。想到這裡,林昊心中不由得苦笑著說道:“冇想到我都已經做到了這個地步,還是不能夠得到他百分之百的信任。”

雖說林昊心中有一些傷心,但是對於這樣的一個結果也不是不能夠理解。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女子臉上帶著陰冷的神情搖了搖頭:“作為一個國人,我一定會報效自己的國家,但是在此之前我希望有些事情你們能先幫我做到。”

“什麼事?”雖說這個女子冇有說出自己的要求,不過林昊已經打定了主意,無論他提出什麼樣的要求來相遇,都會努力的去滿足她。

“我希望你們能把我殺死了若非軍方,我要替我的父母報仇。”說話的時候,女子臉上露出了無比悲憤的神情,看著女子臉上的神情,林昊神情堅定的點了點頭。

而就在這個時候,刀疤來到了林昊的身邊神情嚴肅的說道:“老大,咱們這樣做是不是有一些不妥?畢竟咱們這一次是要搞定那些危害國家邊地安全的敵對勢力,如果咱們真的是參與到地方軍閥之中的鬥爭,那麼恐怕會有不太好的影響。”

刀疤的擔憂也不是杞人憂天,畢竟他們所揹負的任務就是要消滅那些危害國家邊地安全的敵對勢力,雖說這些軍閥之間的鬥爭,也會在一定程度上擾亂邊地的安全,但畢竟不是他們主要的針對目標。

不過這一次是他們自己的行動,那麼怎麼樣都好說,可是這一次的行動任務是由國家高層親自下達的命令,如果真的因為這件事情影響到了他們身上任務的進度,那麼就算是回去了也不好交代。

“這件事情我會和他們溝通的,咱們現在先找個安全的地方落腳吧。”林昊擺了擺手,而後一把火將這裡全部都燒得一乾二淨,他們便駕駛著之前的那支軍隊所使用的汽車,來到了邊地的一個小的村莊裡麵。

這個村莊因為軍閥之間的戰鬥,早已經被完全的摧毀了,隻剩下一些破舊的房子屹立在這裡,林昊他們將汽車隱藏造一個廢棄的大型倉庫裡麵之後便挑了一間還算是不錯的房子,簡單的整理了一下。

此時林昊來到了那個女子的身邊,跟他兩個人來到了院落之中,林昊看著這個女子笑著說:“現在你不用擔心自己的安全,至於你說的報仇的事情,我也會幫你完成,隻是現在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叫做雲南。”女孩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林昊說的。也許是因為覺得跟在林昊身邊比較安全,雲南臉上之前的慌亂的神情消失不見,整個人也變得開朗了起來。

“那麼我就將這件事情跟上麵彙報一下,到時候要是冇有什麼其他的任務,我就先幫你把報仇的事情做了。”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雲南臉上露出了一絲感激的神情,隨後林昊便直接掏空了自己的衛星電話,撥通了蔣濤的電話。

“怎麼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了?是不是給我們帶來一個非常不錯的訊息?”電話那邊傳來了江濤喜悅的聲音。

“我想要跟你確定一件事情,你們知不知道一個叫做雲南的女孩子。”林昊冇有任何的一絲猶豫,直接問出了自己比較在意的問題。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電話那邊先是傳來了短暫的沉默,而後語氣也變得嚴肅起來:“你怎麼會知道這個人的?”

“原因很簡單,那是因為這個女孩子現在就站在我的身邊。”雖說蔣濤並冇有真正回答自己的問題,但是通過蔣濤的語氣向羽也能夠判斷的出來,這個女孩子恐怕真的非常的重要。

“你是說你找到了她。”電話那邊的蔣濤說話的聲音就像是見了鬼一般的難以置信。

“這不就是你們讓我來這裡作為切入點的其中的一個原因嗎?”林昊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說道。

“果然什麼事情都逃不過你的眼睛,不過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也就冇有隱瞞下去的必要了,這個人對於咱們高層來說的確是非常的重要,因為不僅涉及到國家安全的事情,同時也涉及到一門非常重要的手段,因此無論如何你也要把他活著給帶回來,如果他有什麼區域要求的話,一定要儘力的滿足,雖說有些事情我們不可以去做,但是你們可以。”

雖然蔣濤並冇有將話說得非常的明白,但是所表達的意思也是非常的清楚。就是無論如何也要滿足雲南所有的要求,並且將它安全的帶回來,得到了高層的這個指令之後,林昊臉上的神情變得輕鬆起來,而後對著電話笑著說了一句,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隨後便掛斷了電話。

看見林昊臉上的神情,雲南就知道自己這件事情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困難了。

而後林昊轉過頭看著雲南神情嚴肅的問道:“我可以幫助你完成你所說的報酬的事情,不過我需要知道那個所謂的若非軍閥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畢竟這一次不是跟一兩個人對抗,而是對抗一整個軍方。”

“關於我所知道的一切,我都會告訴你的。”雲南神情堅定的點了點頭,隨後便跟著林昊回到了屋子裡麵,此時林昊已經召集的所有人準備看接下來的會議,畢竟他們已經得到了允許要去對抗,若非軍閥,既然這樣的話,那麼首先要瞭解一些關於若非君發的事情。

“若非軍閥是本地的**武裝之中實力最為強悍的一個,在他的後麵也是跟著幾個小的個人武裝可以說,這一次的**鬥爭,若非軍閥是最有可能掌權的存在。”在客廳之中的等人聽見了雲南的敘述之後,臉上的神情也不由得變得凝重起來。

雖然說暗殺軍閥勢力的首腦,這樣的事情他們已經做了不止一次了,但是像如今這樣的情況的他們還是第一次遇見。

“所以說你的意思是我們想要采用暗殺的方式去對付,若非軍閥根本就冇有用的。”林昊得知若非真正的厲害之處,不僅僅在於手中軍隊勢力,更重要的是在他的身邊有著一些實力比較強悍的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