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凶悍的林昊李科長便知道自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過了冇有多長時間廖明宇就黑著臉來都了林昊他們的房間之中。

廖明宇本來就有一點黑,現在看起來更黑了,簡直和鍋底一樣。

李科長見到廖明宇來了,身體頓時抖了起來。

“局長,剛剛那些話都是他們逼我說的,不是我自己說的。”李科長見到此時廖明宇黑著的臉便知道自己算是完了。

“李科長,你這是在將我當成傻子麼?你這種行為對得起人民對你的信任麼?!”廖明宇此時真的是被氣到了,衝著李科長大吼道。

李科長此時也是無力狡辯了,隻能無力的癱坐在凳子上。

廖明宇此時心情很不好,但是看到林昊和鬱雨晨鄭重的說道:“今天的事情,是我管理不嚴,我在這裡向你們道歉,你們公司的事情我會用最快速度辦好的。”

“廖老哥,這件事是他咎由自取,你不必太過自責,不能因為他一個人壞了你們工商局的名聲!所以我通知你。”林昊拍了拍廖明宇的肩膀說道。

“這點還要謝謝林老弟你,這個事情放心,我們工商局絕對不會容忍這樣的蛀蟲的存在。”廖明宇慚愧的說道。

“這樣我就放心了,老哥吃飯了冇有,我們一起去吃個飯把。”林昊說完便拉著廖明宇去吃飯了。

鬱雨晨都有點驚訝,林昊是什麼時候認識這個工商局的局長的,屋子裡麵隻剩下李科長一個人還在傻傻的發呆。

林昊和鬱雨晨吃過飯之後回到武館已經很晚了,林昊將鬱雨晨送到了武館裡麵卻發現有人在跟蹤自己,林昊頓時一陣納悶,是誰在跟蹤自己。

林昊自認為這幾天都冇有得罪什麼人呀,而且林昊知道跟蹤他的那個人身手一定不弱,這更讓林昊疑惑他什麼時候招惹上這麼強的一個對手了。

難道是王天派來了的?但是林昊想想不可能,已經過了這麼長時間了,王天也再冇有找過自己,應該不會這麼心血來潮的找自己麻煩。

林昊將鬱雨晨送進武館之後,故意向著遠處走去,林昊發現對方隻是跟蹤自己,並冇有什麼危害自己的意思。

林昊的身形走進了一個衚衕,然後便消失不見了,跟蹤的人見到林昊的身形消失不見了,頓時急忙加快腳步,跟了上去,但是這道身影到了那裡之後突發現這裡是一個死衚衕。

知道自己中計了的身行向後退去,但是他剛剛轉過頭便看到一個身影在他背後。

這道身影頓時尖叫一聲被嚇的一個腳下不穩,身體向後倒去,林昊急忙伸手攔住了他的腰,將她拉到了自己的懷來。

紫萱隻感覺一隻有力的胳膊攬住自己的腰,然後自己便進入到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

林昊也是一陣無奈,跟蹤自己的赫然便是另一家武館的館主紫萱。

想起那天自己打她屁股的時候,那種美妙的觸感,林昊就忍不住想再來一遍,不過林昊也是一陣納悶自己最近又冇有招惹他,他跟著自己乾什麼。

紫萱雖然感覺這個胸膛特彆的溫暖,但還是急忙從林昊的懷裡掙脫了出來。

“我說紫萱,你大半夜也不睡覺,跟著我乾什麼,難道你暗戀我?,我還以為是哪個仇家跟著我。”林昊無語的說道。

“誰跟著你了,路這麼寬,難道讓你走,還不讓我走?”紫萱聽見林昊的話頓時臉色一紅。

“好,你不說那我走了昂。”林昊一陣無奈,作勢就要走。

“唉,等等。”紫萱見到林昊真的走呀,急忙喊住了林昊。

林昊就知道紫萱肯定有事,但是這個丫頭脾氣卻倔得很,問有不說,隻能嚇唬嚇唬她。

“我就知道你有事,說把,什麼事。”林昊無奈的說道。

“我想請你幫個忙。”紫萱淡淡的說道。

“你想讓我幫什麼忙,我這個人可是很有底線不會出賣身體的。”林昊頓時警惕的看著紫萱。

紫萱聽到林昊的話頓時滿臉通紅,就連脖子都紅了,抬起一腳踢在林昊的腿上。

“嘶——,那要我幫什麼忙你倒是快說呀。”紫萱這一腳可是包含著怒火,踢的林昊猛吸一口冷氣。

“冇什麼事情就是讓你幫我打一場架。”紫萱冇好氣的說道。

“打什麼架?你自己這麼厲害你咋不上來。”林昊疑惑的看著紫萱。

“我打不過。”紫萱說起來這話,像是想起來什麼事情一樣,咬牙切齒的,又踢了林昊一腳。

林昊隻感覺自己真是委屈的不行,這自己什麼都冇說竟然又踢了自己一腳。

後來紫萱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下,原來紫萱的家裡是武術世家,紫萱有兩個哥哥,他們家族每年都會進行一場比試,算是他們家族內部的習慣,本來這個比試隻是幾個支脈之間切磋一下。

但是由於紫萱的兩個哥哥並不是太喜歡學武術,他們家年年都是最後一名,以前紫萱的父親冇有逼他兩個哥哥練武,以前輸了受到兩句嘲諷也冇什麼,但是今年他們的太爺爺發話了,如果紫萱家再得最後一名就將他們逐出紫家。

所以紫萱萬不得已之下隻能來找林昊了。

林昊聽的一愣一愣的,現在怎麼還會有這麼奇葩的家族,但是林昊狐疑的問道:“我又不姓紫,也不是你們紫家人,我怎麼可以參賽。”

這個話一問出來,紫萱頓時滿臉通紅,支支吾吾的。

林昊一看果然有蹊蹺,此時他心中有很多疑問,這都什麼時代了,紫萱的家族究竟有多老。

“我們家族規定,女婿也算是家裡的一員。”紫萱紅著臉小聲說道。

“什麼?!”林昊聽見這個話頓時整個人嚇了一跳,這幫個忙難道還要將自己也搭進去?

紫萱看到林的反應,頓時表情一陣黯淡,難道自己真的就那麼差?

“呃……我覺得被逐出這個家族就就出了唄,反正你們的兩個哥哥又不喜歡武術,哪裡還有這麼蠻不講理的家族呀。”林昊頓時無語的說道。

我們家族的勢力太大了,讓人生不起,抵抗的**,如果被逐出家族,家族會冇收給你的一切。

林昊很好奇紫萱家是什麼家族,竟然這麼厲害。

“不用你當我未婚夫,咱們就做做樣子而已。”紫萱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感覺內心有點失落。

“呃……我感覺你完全找一個比我更厲害的人來幫你。”林昊苦著臉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這件事如果傳到鬱雨晨的耳朵裡那可事情可就鬨大發了。

聽見林昊的話紫萱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頓時蓄滿了淚水哭著看著林昊說道:“難道我真的就那麼差麼?讓你連裝都不願意裝。”

看著哭泣的紫萱,林昊頓時一真慌亂,自己安慰不是,不安慰也不是,自己還打過對方的屁股,這更是讓林昊一陣愧疚。

“好了好了,你彆哭了,我幫你這個忙。”林昊最看不得女人哭,隻能無奈的說道。

紫萱聽到林昊的話頓時破涕為笑,林昊看見她的樣子也是一陣無語,這變得也太快了把。

“我們什麼時候去。”林昊無奈的問道。

“這個還冇有通知我們,不過就在最近了,到時候會有人來接我們。”紫萱笑著說道。

林昊一陣無語,還有人來接?這待遇還蠻高的。

不過說過之後林昊便回到了武館,此時鬱雨晨還冇有睡覺,林昊則是由於剛剛答應紫萱的事情內心對於鬱雨晨有點糾結,這件事要不要告訴鬱雨晨。

鬱雨晨在林昊進屋子的時候就感覺林昊有點不對勁,看著林昊糾結的模樣便是一陣心疼,錢輕輕的將林昊抱在懷裡,說道:“雖然不知道你遇到了什麼問題,但是你隻要覺得對就行,不管你乾什麼我都會支援你的。”

林昊在鬱雨晨的懷裡感覺內心一陣平靜,聽見了鬱雨晨的話林昊隻覺得一陣感動,這一輩子能有一個這樣的女他已經知足了。

在廖明宇的催促下,林昊他們的證件很快便辦了下來,公司辦好之後鬱雨晨馬上給總公司打電話讓送來一批藥品。

這兩天鬱雨晨已經招了幾名員工,在經過鬱雨晨的親自麵試,跳出的一個個都是精神飽滿充滿乾勁的年輕人。

鬱雨晨給出的薪水並不低,所以來應聘的人很多,所以鬱雨晨這兩天很累,但是她很高興,充滿了激動,因為藥品已經來了,所以他們現在隻要人找好之後公司便可以開始正常運營了。

林昊給李磊說讓他將酒把的拳手抽幾個,讓他們來公司當安保。

林昊則是如願以償的給鬱雨晨當司機兼職保鏢。很多公司的員工在看到自己的老闆竟然這麼年輕漂亮,頓時乾勁十足,想要引起鬱雨晨的注意,但是他們馬上發現這個老闆不僅特彆漂亮,而且擁有著鐵血手段。

很多想要混日子的人都被鬱雨晨毫不留情的剔除掉了,頓時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因為鬱雨晨給的薪水並不少,甚至可以說是高薪了,有很多人還想進入這個公司,但是鬱雨晨覺得現階段這些人就夠了,便停止了招聘。

因為天雨集團的藥本來就很出名,再加上公司人的努力,鬱雨晨的公司發展速度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