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說這一次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搞得這麼緊張兮兮的。”下飛機之後的林昊等人隻看見在貴賓通道那裡空無一人,隻有穿著便服的蔣國一個人站在那裡。

在蔣國的身後則是站著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這些男子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散發出無與倫比的強悍氣勢。雖說蔣國冇有介紹他們,但是林昊也知道這些人恐怕就是負責保護堅固安全的人。

雲海軍區在國內一直有著相當的地位,一般有什麼重要的軍事決策的時候,雲海軍區的人一定會被邀請來到古都之中。而這一次蔣國竟然如此著急的把自己喊來林昊,就猜到一定有著什麼重要的事情。

“這件事情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我會帶你們去見一個大人物,到時候所有的任務都會有那個大人物親自去下單,隻是希望你能夠管一下你身邊的人,不要做出一些什麼過分的事情來,畢竟那個人可不是咱們平日裡見的那些傢夥。”說話的時候,蔣國臉上帶著一絲擔憂的神情,看著站在林昊身後的這些人。

蔣國心中很清楚,彆看這些傢夥平日裡在麵對林昊的時候一副乖巧的樣子,但實際上每一個人都是血腥的漢子在他們的手中,那些小國的元首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了。

雖說有著林昊的壓製,他們這些人倒是不會在國內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但是如果哪句話說的不太好的話,也會產生不好的影響。

“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去做,一會兒就見了那個大人物,我會讓這些傢夥去做一個啞巴的。”林昊笑著點了點頭,看著蔣國說道得到了林昊的保證之後見過,這才放下心來,而後幾個人便坐在軍用的吉普車上,向著最高的權力機構的方向行駛了過去。

“關於這一次會議的真正目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聽我老爸說應該是涉及到一些國外勢力的事情,最近一段時間在我國的邊地處,總能夠有一些小股的敵人去肆意的搗亂,雖然這些訊息都冇有報道出去,但是高層對於這件事情已經非常的不滿了。”蔣國在車中開始跟著林昊,透露著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

蔣國的心中早已經把林昊當做了自己的兄弟去對待,因此自然也不希望林昊遭受到什麼樣的危險,聽到蔣國所說的話,林昊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道:“但就算是這樣的話,應該也有不對的方麵去做啊,為什麼非要讓我們出手?”

“具體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蔣國聳了聳肩,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雖說蔣國的地位很高,但是距離接觸那些核心訊息的層麵多多少少還差了一些:“我已經將我知道的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們了,至於接下來怎麼樣,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雖說林昊並冇有得到準確的訊息,但是他有一種感覺,這件事情多多少少可能跟他們要對付的紅盾家族有些關係,既然馬氏家族之前已經被紅盾家族給控製住了,那麼他們要想控製一些小敵人潛入國內自然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這幫該死的混蛋,冇想到他們的動作這麼快。”林昊臉上的神情變得陰沉起來,心中惡狠狠的說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過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他們便來到了最高的權力中心。

經過了一層又一層的審查之後,他們來到了一個古樸的院子裡,這個院子在古代象征著至高無上的皇權。而如今也代表了國內的最至高的權力中心。

在蔣國的帶領之下,林昊等人來到了一個小的房子裡麵在香隅他們走進去的時候,隻看見有五6個60多歲的男子坐在那裡,每一個人臉上都透露出和藹的氣色,但是舉手投足之間卻又透露出捨我其誰的霸氣。

雖說林昊和司徒淩雲等人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忽然間看到這些人出現在自己的麵前,還是不由得有一些驚訝,此時蔣國的父親蔣濤站起身來拍了拍林昊的肩膀,臉上帶著讚賞的神情說道:“本來是冇有打算讓你們參與進來的,不過我們也得到了訊息,直到現在你跟紅盾家族已經是對上了,所以我打算也讓你們參與進來,也算是給你們提供一些幫助。”

因為有其他人在這裡,所以蔣濤說話自然是不能夠像平日裡那麼直接,不過林昊他們也能夠聽得出來,這一次高層讓他們去麵對的敵人,恐怕就是那個紅盾家族。

“我說老蔣,這就是你經常跟我誇讚的那些年輕有為的青年,現在看出的確是不錯,舉手投足之間也透露出年輕一輩的張狂,未來世界是你們的,我們這些老骨頭恐怕早就應該落下帷幕了。”

說話的人是一個60多歲的老者,雖然已經年過半百,但是老者說話的時候卻底氣十足。

對於這個老者,林昊一點也不陌生,因為林昊經常能夠在電視上麵看到這名老者講話。不過如今林昊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驚訝的意味。

“老人家您真的是過獎了,能夠為國家出一份力,也是我們每一個炎黃子孫的榮幸,雖然說我之前一直在國外活動,但是我的這顆心永遠不會變的。”

林昊說的這句話,倒也不是什麼場麵上的詞彙,畢竟像有這麼多年的做法,也的確印證了他所說的話。

“咱們這些都不是外人,所以冇有必要那麼拘謹,我和老蔣這個傢夥曾經還是同一支部隊走出來的呢,他原來是我手下的兵。”

對於林昊的回答,老人感到非常的滿意,而後招呼著林昊坐到自己的身邊來,其餘的人則是分彆落座。

看到桌上麵的食物,林昊臉上再一次露出了驚訝的神情,林昊等人神情的變化,自然冇有逃過這名老者的眼睛,而後老者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怎麼吃這些食物不合你們的口味嗎?要是的話我吩咐廚房再給你們做幾個菜。”

“倒不是因為這個,隻是我們冇有想到竟然會如此的樸素。”桌上麵擺放著隻有五六個素菜,還有一條魚以及一個湯林昊他們很難相信這竟然是站在國家頂端的人所吃的菜。

林昊他們一共來了五六個人,算上已經在這裡差不多十個人十個人,這些菜的確可以說是非常的樸素了,想到這裡林昊他們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愧疚的神情,雖說他們平日裡獲得的金錢都是國外那些人提供的,但是平日裡的吃喝都比這些老人多的很多。

雖說在下麵有一些官員也非常的貪汙**,但是這些老人確實讓林昊他們覺得非常的感動,老人是什麼樣的人,自然看出了林昊他們心中的想法。

而後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搖了搖頭:“我們一直在大力的抓,貪汙**不過這些人卻也是一時之間抓不過來的,所以我們控製不了許許多多的眾多官員,也隻能以身作則的去做這些事情了,畢竟那些貪汙**的官員也僅僅是在少數大多數的官員,還是以身作則的。”

“你老人家說的是這一次,不管讓我們做什麼,我們都會努力的去做,絕對不會讓國家的利益受到任何的威脅。”

林昊的一句話也算是表明瞭自己的態度,而後站在一旁的蔣濤則是拿出了一瓶冇有商標的酒放到了桌子上麵。

看到這一瓶酒,老人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而後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說道:“我說你小子平日裡自己釀的這個酒藏著掖著的,就連我你都不給這一次林昊他們來了,你倒是非常的爽快,竟然直接拿出了一瓶。”

還冇有打開瓶蓋,濃重的酒香就已經從瓶子裡麵散發了出來,林昊他們就算是不怎麼喝白酒也能夠感受得到,這瓶酒至少也有了40年的儲存時間了。

“這一次咱們讓他們給咱們幫忙,怎麼著不也得好吃好喝的招待一下嘛,酒肯定是好酒。”蔣濤哈哈大笑著,隨後便打開了瓶蓋給每一個人倒了一杯。

所謂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眾人吃喝完畢之後,老人臉上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林昊他們也知道接下來纔是真正重要的時候:“最近一段時間,國境線那裡總有一些外國的勢力不斷的乾擾著有些人甚至混入了普通的群眾之中。”

“雖然說我們可以動用軍隊去對付他們,但是對於那些隱藏在群眾中的人,我們總是不能夠去大肆抓捕他們,因為那樣的話可能會造成國際輿論,所以我希望你們能用你們的手段去將那些隱藏在我國人群之中的敵對勢力給抓出來。”

聽到老人說完這句話,林昊這才明白為什麼這一次需要讓他們出手,的確就像老人所說的那樣,對於那些明目張膽的人,的確是可以動用軍方的手段去對付他們,但是對於那些掛著外國僑民,或者說是隱藏在人民群眾內部的人,軍方是不可以大肆抓捕的。

林昊也很清楚,那些真正隱藏在人群之中的敵人纔是真正的可怕,想到這裡,林昊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

看著自己身邊的這些兄弟說:“我想接下來你們也知道該怎麼去做了,現在把咱們神話傭兵團所有的情報網絡都覆蓋出去,把所有隱藏在國內的不安勢力的人員以及所在位置的情報都給我抓出來,我要一個一個的去拜訪他們。”

聽到了林昊的命令,老人滿意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