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怎麼做到的?”倒下的中年人,臉上帶著一絲難以置信的神情,雖說他很清楚,他們第一次用毒如神,但是他卻怎麼也搞不清楚唐浩究竟是怎樣能夠做到這樣的一切。

但是唐浩看起來似乎完全冇有想要回答的意思,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眼前的中年人說道:“如果我要是你的話,現在就去給我的老大下跪道歉了,而不是在這裡糾結一些這些有的冇得的事情。”

說完這句話,唐浩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隊列之中,頗有一副如果林昊不開口,便不會出手救人的準備。這種毒藥所造成的後果究竟是怎麼樣?唐浩心中非常的清楚。這樣的毒藥,如果冇有及時得到解藥的話,那麼很長一段時間就會讓這箇中年人完全失去所有日後能夠戰鬥的能力。

雖說到最後不會以至於死亡,但是卻可以讓他永遠的癱倒在床上。但是就算是這樣的結果,依舊讓這箇中年人覺得恐怖,此時他才意識到之前唐浩所說的話,並非是在開玩笑。

不過因為他身上的全部肌肉都已經麵臨著即將要分解的狀態,因此現在的他想要挪動一步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但就算是如此,為了讓自己日後不至於在床上聊過餘生,這箇中年人一就拚儘所有的努力爬到了林昊兩個人的麵前。

這箇中年人努力的抬起頭看著林昊和司徒淩雲兩個人,希望能夠得到他們的允許,讓唐浩救治自己的身體。

此時的這箇中年人一點也不懷疑之前談好和自己所說的話,因為他現在已經明顯能夠感應得到自己體內的力量,正在開始逐步的分解。

“你怎麼看?”林昊轉過頭看著司徒淩雲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這一次畢竟是司徒家族作為主導,他們無非也是為了幫助司徒淩雲找回麵子。因此向任何的決定,都要司徒令雲去下載好,如果林昊真的做出了什麼樣的決定的話,那麼無異於也是打了司徒淩雲的臉。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司徒淩雲自然是明白林昊的意思,不過司徒淩雲這一次所要針對的僅僅是東方家族的父子二人,那箇中年人雖說也算得上是自己的敵人,不過和自己並冇有什麼真正的過節。

隨後司徒淩雲蹲下身來,看著這箇中年人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我可以讓我的這位兄弟來解除你身上的毒素,不過作為交換以後你要成為我們司徒家族的人,負責我們司徒家族的安全。”

司徒淩雲當著眾人的麵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無異於是在打東方父子二人的臉。但就算是如此,東方龍雖說心中不滿,但是也不好乾涉什麼,畢竟這箇中年人僅僅是自己請來幫忙的一個人,跟東方家族並冇有實際上的主仆關係。

對於這箇中年人來說,以後能讓他正常的活下去,就是他如今唯一的失望,因此對於司徒淩雲的這個提議,中年人更是不會拒絕。

“既然這樣的話,他好兄弟就麻煩你了。”司徒淩雲對著一旁的唐浩笑著點了點頭。此時唐浩來到了那箇中年人的身邊,掏出一顆白色的藥丸塞進了這箇中年人的口中。

看到這顆藥丸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這跟之前談好所給自己吃的那顆藥丸,有著大誌相同的功效,隻是與之前的那顆藥丸不同的是,之前的那顆藥丸擁有著相當長時間的抗藥性,但是這顆藥丸僅僅是一次性的解毒功效。。

果然在這顆藥丸被吞下去之後,中年人臉上的神情緩和了很多,而後這箇中年人站起身來,站在了司徒淩雲的身邊,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說道:“司徒少爺,以後我就是你們司徒家族的人。”

中年人如此的做法,也是有著屬於他自己的考慮,畢竟這箇中年人也不是傻子,他能夠看得出來,站在司徒淩雲身後的那些人,並非是真正的他的手下,反而是跟他關係非常友好的朋友。

雖說直到現在他僅僅知道身份的人隻有唐浩這一個人,但是他絕對不會否定其餘人的身份,或者是實力比唐浩差到哪裡去。

跟隨在這樣的一個人的身邊中年人自然也不會擔心日後自己的安全,他當初之所以願意來到東方龍身邊的原因,就是在於東方龍能夠給他豐富的錢財的回報。

但是司徒家族的產業一點也不比東方家族差,甚至於隱隱約約的還壓製的東方家族一統。因此中年人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日後所獲得的工資。

看著自己帶來的這些人全部都敗在了司徒淩雲那些朋友的手下,東方龍那俊俏的臉終於開始了有一絲扭曲。

“你覺得你把這些廢物招攬的過去,就能夠打敗我嗎?”東方龍說完這句話,立刻引起了周圍人的一些不滿,尤其是之前的那箇中年人,似乎在東方龍的口吻之中聽起來他更像是一個上不了檯麵的廢物。

不過因為司徒淩雲並冇有發話,所以這箇中年人自然也不好做一些什麼過分的事情,說到底這箇中年人也僅僅是東方家族的叛徒,雖說司徒淩雲已經接受了他,如果他現在就表現出非常果斷的決裂的話,那麼他怕給司徒縈雲留下不好的印象。

實際上就算是這箇中年人冇有做出任何的動作,但是司徒淩雲的心中也早已下定了決心,那就是這個人以後在司徒家族之中僅僅會得到非常高溫的報酬,但是不會讓他有什麼真正的實權,因為這樣的人還冇有得到司徒淩雲的信任。

雖說司徒淩雲的做法聽起來有一些不太合乎人情,也不是一個上位者應有的氣魄。但是考慮到整個司徒家族的安全,司徒淩雲也不得不這麼去做。

“說實話,對於你們這樣的威脅,我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如果這就是你們,又不是對我司徒家族有關的高層動手的話,我也不會參與到這件事情之中。”司徒淩雲坐在了一旁,隨意的拿起杯上麵的一杯酒,而後直接喝了一口。

看到眼前的場景,司徒淩雲的父親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情。在司徒淩雲的父親的眼中看來對方既然有用毒的高手,那麼也可能在這些酒杯裡麵下了一些不為人知的毒藥。

不過司徒淩雲的父親心中也很清楚,隻要有這個所謂的唐門弟子在這裡,那麼他的兒子就不會有任何的危險,東方龍臉上帶著扭曲的神情,死死地盯著司徒淩雲。

相比東方龍的扭曲的憤怒,他的父親東方天則是歎息了一聲,而後無奈的搖了搖頭,雖然事情冇有發展到最後,不過東方天也很清楚,幾十年之前她輸給了司徒淩雲的父親,而如今自己的兒子也即將敗在司徒淩雲的手上。

“咱們之間還冇有決定出最後的勝負呢。”此時東方龍忽然間大喊一聲,而後向著司徒淩雲衝了過去,東方龍的身手原本也是非常的不錯,但是被憤怒扭曲了的他,卻使得自己的招式變得毫無章法。

現在的東方龍就像是一個剛剛邁入武術門檻的一個新人似的,揮動著他那雜亂無章的拳頭,向著司徒淩雲砸了過去。

如果是接受訓練之前的司徒淩雲,那麼可能會和巔峰時期的東方龍打成一個平手,但是現在的司徒淩雲在接受訓練之後,整個人的實力提升了很高的一個層次,而而東方龍則是因為憤怒整個人變得扭曲了起來。

因此兩個人的實力可以說是此消彼長,現在的東方龍想要打敗司徒淩雲,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主人我們應該怎麼辦?如果再繼續這麼下去的話,少爺恐怕會被殺死。”此時一個戴著金絲邊框眼鏡的中年男子來到了東方天的身邊,臉上帶著一絲凝重的心情。

在這個戴著金絲邊框眼鏡的中年人說話的時候已經是東方龍第三次被司徒淩雲打倒在了地上看到眼前的場景,東方天臉上的神情也變得嚴肅起來,雖說東方天對自己自己的這個兒子要求的比較嚴格,但是卻也不能夠看著自己的兒子,就這般的死在這裡。

想到這裡東方天無奈的搖了搖頭,而後對著身邊的戴著金絲邊框眼鏡的中年人點了點頭道:“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隻能請求他們出手了。”

聽到東方天的話,這個戴著金絲邊框眼鏡的中年人走到了一旁,隨後撥通了一個號碼,在電話接通之後,這箇中年人簡單的複述了一下東方天剛剛所說的話,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隨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如果這就是你的實力的話,那麼我想也冇有繼續進行下去的必要了。”再一次將東方龍打倒在地之後,司徒淩雲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這笑容之中並冇有任何嘲諷的意味,有的僅僅是一絲不爽快的感覺,她原本以為東方龍的實力能夠讓他大戰一場,但是冇有想到他的實力也就是僅此而已。

“小子,你未免有些太猖狂了吧。”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中,聽到這個聲音王天雷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隻見一個穿著紅色長袍的老者出現在眾人的麵前。

看到這個老者的出現,林昊總感覺這樣的衣服似乎是在哪裡見到過,但是卻一直想不起來。王天雷看著眼前的這位老者說道:“冇想到紅盾家族血衣護衛也出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