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接下來的五秒鐘之內,剩餘的三個人也全部都被林昊打倒在地。看到眼前的場景,東方家族父子兩個人的臉色不由得變得陰沉下來,雖說東方龍能夠感受得到眼前這個叫做林昊的傢夥的實力非同小可,但是卻也冇有想到自己精挑細選的四個手下在他的麵前前後還冇有撐下來五分鐘。

在解決完這些人之後,林昊便直接回到了司徒淩雲的身後,看到眼前的場景,司徒淩雲笑著點了點頭,眾人這一次很明顯就是要過來幫助自己的,因此自然也將領頭羊這個位置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司徒淩雲看著倒在地上的這四個人,又看了看東方龍笑著點了點頭道:“東方兄弟,真的是不好意思,我的這個兄弟下手狠了一點,把你這四個手下都給打敗了。”

“沒關係,這樣的廢物留著也冇有任何的意義。”東方龍對著一旁的人擺了擺手,隨後便有幾個人走了過來,將這四個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的傢夥帶了下去,而此時一個戴眼鏡的三十來歲的中年人,卻來到了東方龍的身邊。

他在東方龍的身邊小聲說了幾句話,隻見東方龍臉上的神情勾起了一絲笑容。然後東方龍拍了拍他的肩膀,用力的點了點頭,似乎接下來應該就是他出手了。

“之前那四個人是我的一些不成器的手下,但是這個人卻是我的一個朋友,如果你們要是能夠打敗他的話,那麼我就接受司徒淩雲的挑戰,不然的話司徒家族也就冇有必要再一次占據聯盟之首的位置了,一個懦弱的家族根本就冇有資格,也冇有那個能力,帶領著其餘的七個家族走進輝煌。”

東方龍如此說話無異於是當眾挑釁司徒家族的位置,雖說司徒家族跟東方家族有著許許多多的過節。但是當眾說出這樣的話來,顯然也就表明瞭東方家族的一個態度,那就是如果贏了東方家族將不在和司徒家族挑釁,如果司徒家族輸了,那麼恐怕司徒家族不僅僅要丟掉聯盟老大的位置,恐怕也要退出南方的商業市場。

這樣的一句話,讓司徒淩雲父親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情,而此時的東方天則是拍了拍司徒淩雲父親的肩膀,哈哈大笑了起來:“這是他們小一輩之間的事情,咱們這些老傢夥就不要參與了,再說了就算是你們司徒家族失敗了,我也不會把你們趕出去的,畢竟不看在你們司徒家族的麵子上,我也要看在杜鵑的麵子上。”

東方天舊事重提,顯然也是想要表明自己的一個態度,那就是在告訴司徒淩雲的父親幾十年前發生的那件事情,他東方天依舊記得非常的清楚。

“我的兒子雖說不是很生氣,但是我也不覺得他會失敗給這樣的一個人,再說了我兒子身邊的那些兄弟們手段也算是不錯。”雖說東方父子所說的話,讓司徒父子覺得非常的不爽,不過司徒淩雲的父親卻是對林昊他們充滿了信心。

在司徒淩雲的父親眼中看來,他們竟然連那個神社都能夠打敗,那麼對付一個小小的東方家族顯然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而且司徒淩雲的父親也知道林昊他們的身份作為第三世界中的最強大的公傭軍團,就算是東方家族在境外有著什麼樣的勢力,如果他們想要去做的話,消滅東方家族的私人武裝也不是什麼困難。

看著司徒淩雲的父親臉上那強大的自信,東方天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但是心中卻是無比的疑惑,東方天有些搞不清楚司徒淩雲的父親的自信究竟是哪裡來的。

此時那箇中年人向前走了兩步,對著林昊擺了擺手,如此不尊敬的挑釁的動作,自然引起了周圍人的不滿,林昊在他們的心中可是有著神一般的地位。

刀疤來到了林昊的身邊,打算替林昊出手,卻被林昊給攔了下來:“既然這件事情是我開始做的,那麼也自然要由我結束纔對。”

說完這句話,林昊便直接站了出去,此時一直站在一旁的唐浩忽然間來到了司徒淩雲的背後,在司徒淩雲的耳邊,不知道小聲說了些什麼之後,司徒淩雲臉上帶著一絲驚訝的神情看了唐浩一眼,隨後便來到了自己父親的身邊。

與此同時,那個向著林昊挑釁的中年人上下打量著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情,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摺扇,做出了一副如同古代公子哥一般搖扇的動作,一邊揮動著手中的摺扇一邊說道:“剛剛你的動作我已經全部都看清了,雖說你的實力很強,不過恐怕你麵對我的時候連做出最基本的迴應的機會都冇有。”

說話的時候,這箇中年人竟然還非常中二的揮動了一下扇子,故意做出一副翩翩公子的樣子。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臉上的神情變得有一絲凝重,此時的這箇中年人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而後來到了林昊的身邊。

隨後中年人來到了林昊的身邊,揮動著手中的扇子,在林昊的肩膀上打了兩下。

“老大的狀態有一些不對,正常來說的話是不應該這樣子的。”此時站在一旁的刀疤注意到了林昊那有些不太正常的樣子,正準備出手的時候,卻被一旁的唐浩給攔了下來。

“放心吧,老大,什麼實力你還不知道嗎?現在出去的話等於是丟了老大的臉。”雖說刀疤心中非常擔心林昊的安慰,不過聽到了唐浩的勸告,也停止了自己的動作。

不過也難怪刀疤心中會有一些擔憂的想法,林昊這個人有個習慣,那就是和自己關係不好,或者算不上是兄弟朋友的人,林昊並不喜歡這些人去碰自己的肩膀。但是這一次,林昊竟然冇有做出任何的抵抗,或者是閃躲的動作,就像是一個木頭那樣的站在那裡。

“你現在已經中了我下的毒了,你做不出任何的動作也很正常。”說話間,中年人將自己的扇子放在了林昊的脖子處,中年人說完這句話,其餘的七大家族的掌舵人臉上全部都露出了驚慌的神情。

他們冇有想到東方家族竟然能夠將一個用毒的高手網絡到自己的手下,此時他們這些人不由得有些擔心自己之前所吃的食物,所喝的水裡麵,是不是也蘊含著一些毒素。

看著眾人臉上的擔心的神情,東方天笑著搖了搖頭道:“其餘的各位家族的掌舵人,你們能夠來參加這次聚會就是給足了我們東方家族的麵子,我們東方家族又豈會對你們下毒呢?”

東方天的一句話,打消了其餘人的顧慮,雖說東方家族的實力足以和司徒家族比肩,不過其餘七大家族的掌舵人捆綁在一起,那影響力也實屬不小。

因此為東方家族的人就算是再怎麼甜哦,恐怕也不敢同時招惹到南方商業聯盟的八個家族。想到這裡剩餘的七個家族的掌舵人,多多少少的也就放心了一些。

而正當這箇中年人得意洋洋的享受著眾人向他投來的佩服的眼光的時候,林昊那冰冷如冰的聲音傳入了中年人的耳中。

“真的是不好意思忘記告訴你了,我這一輩子最討厭跟我關係不好的人碰我的肩膀,而你剛剛正好做了這樣的動作。”林昊說話的時候,中年人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如此吃驚的神情,用劍鬼來形容也毫不為過中年人搞不清楚為什麼林昊在種了自己的毒藥之後,依舊能夠說話的原因。在中年人的印象之中,他所使用的這種藥是可以使人全身麻痹,並且不能夠做出任何動作,甚至於每一寸肌肉的動作都受到了束縛。在這樣的情況下來說,林昊彆說是說話了,恐怕就連眨一眨眼睛也不能夠做到纔對。

看著中年人臉上的吃驚的樣子,刀疤等人忽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此時司徒淩雲將自己的目光轉過頭看向了一旁的唐浩,而後給唐浩送去了一個讚賞的神情。

他們心中都很清楚,這一次東方家族帶來的這些人,也算是做了萬全的準備。實際上就算是冇有之前那幾個人,單單有一個下毒高手的存在,他們這些人也會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對方給控製住。一旦發生了這樣的情況,那麼司徒家族的未來恐怕也就完全的消失了。

不過東方家族千算萬算,他們也冇有想到司徒家族這邊的人竟然會有唐門的弟子,而且也是未來唐門門主的繼承人。

任何一個人在唐門中人的麵前去玩下毒的手段無異,於是班門弄斧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此時唐浩笑著走了出來,手中揮動的這個摺扇,當中年人看到摺扇上麵寫著的金色的唐字的時候。臉上的神情變得如同吃了死孩子一般的痛苦。

“你這點小計量還想當我的麵前去使用,未免有些太看不起我們唐門弟子了吧。”說話的時候,一個綠色的氣體向著這箇中年人籠罩了過去,中年人此時還吃驚於唐浩的身份,當他注意到這股綠色氣體的時候也已經晚了。

此時這箇中年人隻感覺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傳來了劇烈的疼痛,他倒在地上不斷的發出了痛苦的聲音,唐浩看著中年人此時的樣子,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神情:“如果你現在要跪著求我們老大的話,我還能夠幫助你,不然時間長了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