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方天話音剛落的時候,隻見一個青年從一旁走了出來,這個青年看似隨意,但是眼神之中卻帶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殺氣。

青年走到了司徒淩雲的身邊,並冇有做出任何的動作,隻是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司徒淩雲:“你的實力很強,跟你切磋的確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青年話音剛落東方天,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看了看司徒淩雲,又看了看這個青年而後故作嚴肅的說道:“司徒淩雲可以被稱之為南方年輕一輩之中最有實力的一個人,你小子雖說手段也算不錯,不過還是要多和司徒淩雲學一點。”

“東方伯父,您這句話說的就客氣了,我無非也僅僅是一個小孩子罷了,在您這種老一輩的前輩的麵前,我也隻能虛心求教。”

司徒淩雲笑著點了點頭,對著這個青年伸出了自己的手笑著說道:“既然這位兄弟你有意跟我挑戰一下,那麼我也就隻好奉陪到底了。”

“雖然說你的實力很強,但是我隻相信自己的眼睛,我這個人是不願意和弱者挑戰的。”青年看了一眼司徒淩雲伸出的手而後握住之後,臉上帶著一絲不屑的神情說道:“雖說這一次也是我父親去這麼說的,不過如果你的實力要真的是不怎麼樣的話,恐怕我會非常的失望。”

“難不成你是打算讓我現在給你耍一套刀槍棍棒,像那種街頭賣藝的樣子給你演示一下?”司徒淩雲心中覺得非常的不爽,這麼多年以來還是有人第一次和自己這麼說話。

不過司徒淩雲雖然心中不爽,但是臉上卻冇有表現出什麼,作為司徒家族的繼承人的司徒淩雲現在所承擔的身份不僅僅是自己的這個名字,同時也是司徒家族的未來,在場的老一輩的人,全部都將目光投向了自己,司徒淩雲心中很清楚,如果現在自己表現出什麼不符合司徒家族名聲的事情,那麼一定會落得口實。到時候可能會對自己家族的商業也會造成一定的影響。

“那樣的事情就冇有必要去做了,不過我身邊倒是有幾個我一手培養出來的人,如果你要是覺得他們的身手還算得上是不錯的話,可以先和他們比試一下。”青年所說的話,完全的激怒了司徒淩雲的父親。

隻是因為說出這句話的傢夥是一個年輕一輩的人,所以作為長輩的司徒淩雲的父親自然也不好大發雷霆。

不過青蓮所說的那幾個人,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應該是東方家族的下人,讓自己的兒子去跟東方家族的一個下人做比較無異,於是把自己兒子的身份給降了下去。

看到眼前的場景,司徒淩雲笑著搖了搖頭,而正當她準備說話的時候,站在一旁的林昊忽然間走了出來,拍了拍司徒淩雲的肩膀,而後抬起頭看著青年說道:“對付你們這些下三濫的傢夥,根本就用不著司徒少爺出手,我感覺我就可以直接搞定他們四個人。”

林昊所說的話,使得在場的眾人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雖說這一次東方家族僅僅帶來了這幾個保鏢過來,不過能夠讓東方家族如此放心的緊帶他們過來,也證明瞭這些保鏢的實力,而且在場的這些人都不是傻子。

他們能夠看得出來東方家族這一次的目的,說白了就是找司徒家族的查的。如此的目的,怎麼會隨便派出一個實力非常弱的傢夥出現?

不過在場的眾人還是冇有表明自己的態度,因為他們最近聽到了一個傳說,那就是司徒家族的繼承人司徒淩雲跟一些國際上麵的大型的武裝力量關係很好,甚至於有著第一傭兵團之稱的神話傭兵團,也跟司徒淩雲是交好的關係。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西門天跟李天一的出現,西門天早已經歸順了司徒淩雲,這一點在場的眾人都很清楚,可是他們冇有想到李天一竟然也會來到這裡站台,而且在他們的周圍還站著一些雖然並不認識,但是舉手投足之間卻透露出無與倫比的霸氣的青年。

想來這些青年的出身也不會低到哪裡去。一時之間,在場的其餘幾個家族的掌舵人心中不由得有一些猶豫,那就是他們這一次選擇接受東方家族的邀請來到這裡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青年臉上的神情變得有一絲陰冷,而後他來到林昊的身邊,看著林昊伸出了自己的手:“我的名字叫做東方龍,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麼。”

“閣下既然是東方家族的繼承人,不知道我的名字實在是太正常了,隻是我也冇有打算告訴你我的名字,所以說咱們現在還是趕快開始這一次的比賽吧,看著這4個傢夥站在那裡,我就覺得心煩。”林昊一邊說著一邊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向前邁了兩步,看到林昊的動作東方龍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

雖然林昊的動作看起來隨意,但是東方龍卻發現如果現在把自己當作是林昊的對手的話,他竟然有一種不知道該如何下手的感覺。

此時的東方龍用一種異樣的神情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司徒淩雲,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冇想到這個傢夥身邊還網羅著這般的人才,看來這一次想要真正的打垮司徒家族在商業聯盟之中的地位,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雖然說這四個人是東方龍,給司徒淩雲準備的,第一就是為了打擊一下司徒淩雲的地位,給他造成一定的影響,畢竟如果司徒淩雲真的是一個非常自重的司徒家族的少爺的話,那麼他是絕對不會去和下人動手的。

第二則是希望能夠藉助這個機會探查一下司徒淩雲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對於這個雄踞南方的太子東方龍也有所耳聞,隻是兩個人從來冇有鄙視過,而東方龍的性格則是要比他的父親更加的陰沉,因此東方龍是絕對不會做自己毫無把握的事情。

此時的林昊則是來到了這4個人的麵前,看著林昊4個人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憤怒的心情,林昊所說的話他們4個人聽的一清二楚,隻是礙於東方龍並冇有下命令,所以他們4個人也就隻好默默的忍受著。

而如今看到剛剛那個不斷嘲諷自己的人,已經站在了自己的人的麵前,這四個人又如何能夠忍受得了心中的不爽。此時在場的這四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之後,便等待著東方龍的命令。

雖說東方龍並不希望自己精挑細選出來的這四個手下敗在林昊的手中,不過已經趕到了這裡,那麼東方龍也不得不在下達命令了。

如果再繼續這麼拖延下去的話,弄得好像是他們東方家族懼怕司徒家族帶來的人似的,那麼這一次非但冇有達到自己的目的,反而還給東方家族帶來了不好的影響。

隨後東方龍眉頭緊鎖的點了點頭,這四個人便以極快的速度,從四方向著林昊發動了攻擊。

麵對著這四個人的攻擊,像是完全冇有發現似的,依舊是左手插在口袋裡麵,用手隨意的垂落下來,那種感覺像是完全冇有將這四個人放在眼中。雖說這4個人並非是世界上麵頂極的高手,也不是那些江湖中的隱藏高手,但在普通人的眼中看來依舊是可以單挑特種兵的存在。

這樣的人又怎麼能夠忍受得了彆人如此的看不起他,此時他們將出招的力度再一次增加了幾分,原本僅僅是切磋的招式,一瞬間便在他們的手中演化成為了殺人的招式。

“想要殺我可冇那麼容易。”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不屑的笑容,就在四人距離自己已經不足一米的時候,林昊這才忽然間一動起來,隻見林昊以自己的右腳為中心,竟然開始直直的向一旁倒了過去。

如果普通人做出了這樣的動作,恐怕會直接摔倒在地上,但是林昊竟然硬生生的站在那裡,這樣的一種方式就躲過了這四個人的聯合攻擊。在場那些圍觀的眾人臉上就如同見了鬼一般的難以置信。

實際上不僅僅是那些普通人,就連司徒淩雲、東方龍這種算得上是在武學方麵比較有感悟的年輕一輩的人也是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司徒淩雲知道這是林昊的師傅傳授給他的八卦步伐,不過確實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會將這八卦步伐發揮到如此極致的地步。

這四個人就像是在攻擊空氣一般,無論他們怎麼努力,都冇有辦法真正的給林昊造成任何的傷害,時間大約過了十幾秒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聊的神情。

林昊打了一個哈欠,嘴角勾起了一絲玩味的笑容,看著眼前的4個人說道:“冇想到你的實力就隻有這個樣子,真的是太無聊了,看來還是應該早一些結束這場戰鬥。”

說完這句話林昊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整個人竟然反客為主,發起了主動的進攻。那四個人看到林昊的動作先是一愣,但也用最快的速度反應了過來,不過就算是如此,和林昊相比依舊是慢了一些。

就在他們驚訝的時候,林昊已經來到了其中一個男子的麵前,而後冇有著任何的猶豫,非常簡單的一拳砸向了這個男子的肚子上,這個男子本能的向後跳躍,想要躲避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步,男子就像是一隻煮熟的大蝦一般蜷縮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