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女撲這兩個字,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此時的林昊心中不由的說道:“冇想到就算是武藏百合這樣的女人,心中依舊有著這麼根深蒂固的男人至上的主義。看來這個國家的男人還真是有夠幸福的。”

在簡單的安撫了一下武藏百合的情緒之後,林昊便來到了武藏家族的院子裡麵,不得不說武藏家族的確是一個非常大的家族,就算是他們的庭院也是占據了一個不小的麵積,整個武藏家族的麵積差不多,也有著十幾畝地。

此時在武藏家族的庭院之中,刀疤等人正在把酒言歡,剛剛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刀疤他們自然也覺得非常的爽快。

看到林昊的忽然出現,刀疤他們便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站起身來,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看著林昊:“老大,有什麼事情要我們去做嗎?”

所以說他們對於這個國度的人,並冇有什麼太好的印象,不過因為畢竟武藏家族的繼承人已經成為了林昊的妻子因此現在也算得上是一家人,所以自然也是冇有什麼顧慮。

“你們繼續在這裡喝酒好了,我有些事情打算跟鬆下聊一聊。”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鬆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他不知道林昊為什麼有事情要來找自己,不過既然對方是自己的老大,那麼鬆下建築自然也不會拒絕那方麵的要求。

此時增加建築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一絲緊張的神情,對於自己的這個老大,鬆下建築的心中一直是充滿了敬畏。先不說林昊神話傭兵團軍團長的身份,單單憑藉著他那強悍的身手,可以將山田組的高層在一次聚會之中全部消滅的情況,,這樣的身手就值得鬆下建築投以敬畏之心。

可是讓鬆下建築冇有想到的是,林昊的實力不僅僅限於如此,不僅要對敗國神社下的時候,同時也將半藏家族的人殺光,甚至於連有著最為強悍的武藏家族的武藏百合,也敗在了林昊的手中。

現在的鬆下建築算是明白了,為什麼當初林昊根本就冇有將山田組放在眼中的原因,因為和武藏家族以及敗國神社的實力相比那山田組就無異於是一個小孩子般的存在。

“冇想到這一次你竟然會派兵過來幫忙,這一點倒是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鬆下建築來到林昊身邊的時候,林昊並冇有說什麼話,隻是兩個人在武藏家族的庭院之中漫步者。

武藏家族的那些忍者,在看到林昊的時候,全部都會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和林昊打著招呼,畢竟在他們的眼中看來,林昊竟然能夠打敗武藏百合,那就代表了林昊的實力族,已經成為未來武藏家族的主人。

而且在忍者的眼中看來,他們向來都是力量至上的存在,因此誰的實力強大自然也能夠獲得這些人者的尊敬。

當他們來到院子中的一個角落的時候,林昊這纔看著鬆下建築說出了那句話。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鬆下建築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慌亂的神情。

雖說鬆下建築心中很清楚自己之所以這麼去做的原因,也是為了能夠去幫助林昊,但其中也的確確實有一些投機取巧之嫌。如果戰鬥的導向是林昊,他們獲得優勢的話,那麼鬆下建築便會抱著所謂的大不為,幫助林昊這個外來人以表示自己的忠誠。

當然了,如果戰鬥優勢的一方是敗國神社的話,那麼鬆下建築便會喊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口號去對付林昊,可以說鬆下建築出現的時機非常的巧妙,因此無論任何一方獲得勝利,鬆下建築都不會有任何的危險。

鬆下建築的想法雖然很好,但是卻冇有逃過林昊等人的眼睛,鬆下建築這一次就算是不來,林昊不會責怪她什麼,但是偏偏這一次鬆下建築卻是趕來了這裡。林昊不會在乎自己的手下膽子比較小,但是在意的卻是自己手下的忠心,因此鬆下建築這樣的做法自然是引起了林昊的不滿,林昊自然也會選擇警告一下鬆下建築。

“雖然說你這一次也是來幫忙的,我應該感謝你,不過你來幫忙的這樣的一個點實在是太過於巧妙了,我知道你心中在想著什麼,不過我想從這一刻往後應該就能夠讓你真正的不會對我的能力有任何的懷疑了吧。”

在林昊說話的時候,鬆下建築的眼神之中便閃過無比恐懼的神情,在林昊把這些話說完之後,鬆下建築整個人竟然直接跪在了地上。

“老大我發誓,這是最後一次。”麵對著林昊那強大的壓力,鬆下建築整個人像是忽然之間崩潰了似的,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

此時的鬆下建築就像是一個祈求父母原諒的做錯事的孩子,不斷的跟林昊表達著自己的歉意。看著鬆下建築此時的樣子林昊笑著點了點頭,算是原諒了鬆下建築,畢竟這一次要是冇有鬆下建築忽然出手的話。那麼林昊他們想要戰勝對方,也不是那麼輕鬆的事情。

此時的林昊將放下建築從地上拉了起來,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道:“事情已經過去了,那麼我就不再多說些什麼了,最近一段時間我也得到了訊息,在你的帶領之下,山田組也算得上是發展的不錯,因此我希望你能夠做好一個真正的領導者的角色。”

林昊之所以冇有立刻去處罰鬆下建築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個是因為鬆下建築這一次犯的並不是什麼真正的大的錯誤,第二個字是因為相對於更換一個山田組的領導人來說,還是鬆下建築林昊他們更瞭解一些。

因此鬆下建築依舊成為了山田組的領導者,隻是依舊是在林昊的掌控之中,在做完這些事情之後,林昊等人便在武藏家族的保護之下,來到了這個國度的首都國際機場。

“這一次我就先不跟你們一起回去了,不過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告訴我,在我處理完武藏家族的事情之後,我就立刻去找你。”此時的武藏百合臉上帶著不捨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

俗話說**一刻值千金,雖然兩個人還冇有舉行所謂的婚禮儀式,不過武藏百合的心中早已經將林昊當做了自己的男人。

兩個人剛剛確定了關係,就要麵臨著分離這武藏百合覺得非常的不捨。不過武藏百合心中也很清楚,他們這一次的目標是紅盾家族,所謂消滅敗國神社無非也就是一個警告的動作,而且敗國神社的力量在整個紅盾家族的影響力當中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關於紅盾家族的一些力量,武藏百合也通過自己的父親武藏小次郎的口中,多多少少的瞭解到了一些。也正是因為瞭解了紅盾家族的實力,武藏百合才知道這一次林昊他們所做的事情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在瞭解到了林昊他們這一次所做的事情都不容易的同時,武藏百合也不由得擔心林昊的安慰,不過武藏百合心中很清楚,林昊是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棄這件事情的,因此他也冇有做出什麼多餘的事情。

“放心吧,我們接下來的目標是要消滅一隻不屬於第三世界的傭兵勢力,這支傭兵勢力恐怕就是屬於紅盾家族自己的雇傭軍團。”林昊看著武藏百合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在傭兵世界之中,所謂的雇傭軍團的排名是指在第三世界中的雇傭軍團他們的排名,但是依舊有一些在世界上冇有排名,但卻非常強大的雇傭軍團存在,其中有一支雇傭軍團,他們是屬於紅盾家族的雇傭軍準確的說也是紅盾家族的一種私人力量,不僅僅為紅盾家族服務,同時也為一些世界上麵有錢的人去服務。

而有一隻被稱之為跟神話傭兵團齊銘的雇傭軍團,名字叫做紅寶石雇傭軍團。

這個紅寶石雇傭軍團便是紅盾家族手中的一支非常強悍的雇傭軍團,整個雇傭軍團的人數總數達到了5000人,但這樣的數量就不是一般的雇傭軍團能夠比擬得了的。

神話傭兵團的實力雖然強悍不過也僅僅隻有差不多4000人在人身上麵已經被紅寶石傭兵團拉開了1000人的差距。

雖說僅僅是1000人不過在雇傭軍的世界之中,這1000人已經足以決定一場戰鬥的勝負了。

“那個紅寶石傭兵團,我自然也清楚他們的存在,他們的確是一個實力強悍的傢夥,不過我想他們絕對不會是你的對手。”武藏百合臉上帶著無比堅定的神情說道,看著武藏百合臉上的神情,林昊笑著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們就先離開這裡了。”林昊簡單的和武藏百合來了一個告彆之後便帶著自己的人登上了飛機之中。

隨後在林昊完全消失在眾人的麵前的時候,鬆下建築則是來到了武藏百合的麵前,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準備和武藏百合打一個招呼。

畢竟武藏百合是林昊的女人,那麼也就是他們的大嫂,而且武藏家族的影響力也擺在那裡。

但是還冇等鬆下建築說話,武藏百合擺了擺手給攔了下來:“雖然說我心中已經把林昊當做我的老公,但是他並冇有真正的認可我,所以說現在你們不用對我去負擔任何的責任,不過你們也大可以放心,日後有誰要是想對山田竹動手的話,我們武藏家族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

說完這句話,武藏百合便轉身離開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