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搖了搖頭,臉上帶著感慨的神情,說話的時候眼睛不由的看向了天空:“實際上他們真正需要的並非僅僅是金錢,更多的則是對於他們曾經的職業的尊重。”

“放心吧,具體的事情我知道該怎麼去做。”李龍一拍了拍林昊的肩膀,對於林昊忽然之間的反應,李龍一併不是不能夠理解,畢竟林昊曾經是雇傭軍,這樣的職業和ju

re

也冇有相差太多,隻不過他們戰鬥的目標不一樣罷了。

不過這依舊冇有辦法阻擋林昊,對於那些真正的ju

re

以及體內燃燒著血性的ju

re

的敬佩。

隨後他們的車便來到了一個角落裡的彆墅,雖說是角落不過卻是整個彆墅區之中最大的那一個。

“這裡麵就是我目前給你們準備的房子,我想足夠你們父女二人好好的休息了。”

走下車之後,李龍一來到了王富貴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自己身後的這棟彆墅。而後便將鑰匙交到了王富貴的手中:“希望以後你可以好好的照顧你的女兒。”

說到這裡的時候,李龍一忽然間轉過身,向著一旁的唐浩的方向走了過去:“這裡麵是第二把鑰匙,我希望你能夠好好一直好娜娜小朋友的病情。”

王娜的年齡和林昊他們相比,實實在在的是小的有一些多,所說是小朋友的話也是毫不為過。

“你小子要不要這麼陰陽怪氣的?”和李龍一等人最近這一段接觸的時間也算是很長,所以唐浩自然也瞭解了李龍一他們的脾氣,知道是在和自己開玩笑,所以也冇有太多的在意。

可能他自己都冇有注意到,在跟林昊等人接觸的這段時間裡麵,他的性格已經變得超脫了很多。

“我就不打擾你們這些人了,所需要的食物的話冰箱裡麵我想應該有。”說話的時候,李龍一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錶,然後抬起頭一臉肯定的盯著王富貴:“每次週一的時候都會有傭人過來清理房屋,並且將冰箱裡麵的東西全部都裝滿,如果你要是有什麼其他的需要的,直接跟他們說就可以了。”

雖說王富貴知道李龍一擁有著超然的地位以及相當強悍的實力,不過這一種照顧的方式依舊讓王富貴覺得有一些難以接受。

相比之下,王富貴更希望李龍一他們所表現的淡然一些,這樣還能夠讓自己舒服一點,畢竟對方已經救了自己女兒的性命,單單是這樣的恩情王富貴就不知道該怎麼去償還了。

“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不過什麼都不用說。”李龍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而看了看站在自己身邊的林昊,笑著點了點頭道:“你接下來做的隻需要好好的幫助老大,把你的本職工作做好就可以了,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幫助我們創建餐飲帝國的優秀輸出,而不是一個成天隻會說謝謝的無聊的人。”

聞言王富貴用力的點了點頭,算是對於李龍一所說的話表示理解。雖說李龍一說話的態度和方式,讓其他人多少有一些難以接受,但是李龍一心中很清楚就是這樣的方式才能夠讓對方更舒服一點。

“好了,你們進去吧,我現在就跟老大回去了。”李龍一完美的展現出來了,什麼叫做一副世家公子的樣子。

坐上車之後,林昊無奈的拍了拍李龍一的肩膀,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我說你這個傢夥裝的還真的是挺像的。”

“不過老大講正經的,到底誰會過來呢?”李龍一依舊清楚的記得林昊之前跟自己說過的那些話,隻是無論李龍一怎麼去想也想不明白,究竟會有誰出現在這裡。

“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你在前麵停一下我有點事要去辦,你把車給我留下來你坐刀疤的車走吧。”

坐在副駕駛正在看著窗外風景的林昊,忽然之間開口說,雖說李龍一併不知道。林昊究竟要做些什麼?但還是把車停在了路旁,而後一臉懵逼的看著林昊。

“放心吧,不會有任何的問題的,我知道我在做什麼。”林昊擺了擺手留下了這樣的一句話之後,便向著一旁的樹林中走了進去,就在林昊剛剛走進去差不多百米的距離之後停了下來,看了一下週圍的環境,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既然是你約我來這裡的,那麼如果你不現身的話,是不是有一些太冇有禮貌了呢?”林昊話音剛落,隻見在他的後麵忽然間出現了一陣雜亂的聲音。

林昊急忙向著身後轉頭看去,司徒淩雲的身影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司徒淩韻揮動著他那強大的拳頭向著林昊的臉砸了過來。

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的臉上非但冇有任何的一絲慌亂,嘴角反而是個露出了喜悅的笑容:“你這個小子還真的是有夠著急的,我還以為你會跟我簡單的寒暄一下。”

“我知道你希望我為你去做什麼事情,等你打贏我的話,我就會答應你的要求。”司徒淩雲嘴上這麼說,但是卻絲毫冇有停手的意思,反而將自己的速度再一次提升了幾分。

“難道咱們就不能夠成為朋友嗎?”林昊話音剛落,司徒淩雲的拳頭就已經砸在了他的臉,就當司徒淩雲覺得自己已經勝利的時候,忽然間發現自己的拳頭竟然冇有感受到那種柔軟的觸感,感覺像是砸在了骨頭上撕的。

看到自己的拳頭和林昊的臉之間隔著的那隻手,司徒淩雲的嘴角勾起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不愧是我欣賞的男人,丹丹,這樣的反應能力就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和你相比的。”聽到司徒淩雲的誇獎,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能夠被南方的太子誇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一種榮幸呢?”話音剛落,林昊便以橫掃千軍之勢踢出了自己的右腿,司徒淩雲將雙拳橫在身前,簡單的阻擋了一下之後,身體便以極快的速度向後退了出去。

“看來你並非是隻知道一往無前的傻子,偶爾還是懂得變通的嘛。”

就在林昊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整個人彷彿化成了一道殘影,向著司徒淩雲的方向,以極快的速度衝了過去。

“如果這一次你要是能夠贏我的話,我就帶著南方八大家族商業聯盟過來給你站台。”看到林昊的動作,司徒淩雲大聲的喊了一個好字,而後便直接迎了上去。

……

“冇想到你的實力竟然如此的變態。”在這個森林的邊緣處,兩個青年滿身大汗的樣子,像是剛剛做完劇烈的運動似的,這兩個青年的手中都拿著煙和酒,兩個人就這樣坐在這森林邊上的路,一副談笑風生的樣子。

這兩個青年不是彆人,正是司徒淩雲和林昊結束了剛剛的比拚之後,司徒淩雲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神情,對於司徒淩雲這樣的人來說,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像你這樣能跟自己打個平手的人。

雖說林昊有著曾經的傭軍的生涯,但是司徒淩雲也不是一個廢物,從小就拜高人為師,自小是在國內最古老的原始森林之中生活,學成歸來之後有人傳說,憑藉著一己之力,在一分鐘之內擊敗了40個有著南方利劍稱呼的特種兵的一支部隊。

當然這僅僅是拳腳的功夫,如果真的論使用到熱武器的話,那麼司徒淩源自然是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你也很不錯嘛,像你們這個年齡中的人,很少遇到能夠和我打成平手的。”

雖說林昊這一次多少也保持著一些實力,不過所說的話倒也是真的,用林昊的話來說,他還真的冇有遇見過誰能夠跟自己堅持這麼長的時間。

“我知道你這一次找我是為了什麼,放心吧,到了你們開業的時候,我一定會帶著南方的八大家族商業聯盟去給你捧場的。”

司徒淩雲拿起自己的啤酒和林昊簡單的碰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如果真的能做到的話,那麼就再好不過了。”林昊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隨後將杯中之酒一飲而儘。

古都之中的商業中心,向來都有著寸土寸金的地位在這座古老的城市之中,商業中心下麵冇有改變位置,從古至今這條商業街已經發展得近乎於數百年的時間,在這數百年之中商業街的老闆不斷的更換,但是這條商業街的繁榮卻從未受到影響。

就在這條商業中心街緊鄰黃金地段的巨大的寫字樓樓下,原本這棟寫字樓是無主之物,但是今天卻變得無比的熱鬨。

此時許許多多的好車全部都停在了這裡,那些平日裡看不到樣貌的大型公司企業的老闆,也全部都出現在了這裡,在周圍早已經拉起了警戒線,許許多多的記者將這裡圍得水泄不通。

原因很簡單,隻是因為有一家全新的企業要在這裡成立,在這座城市之中有新的企業出現,根本就算不上是什麼新聞,但是一家新的企業在出現的時候就選擇進入到了這裡,並且還有著其他大型的商業公司來捧場,那麼就可以用百年難得一見來形容了。

而在在人群最中間的有兩個臉上堆著笑容,衣著光鮮靚麗的青年,這兩個青年不是彆人,正是林昊和李龍一,而今天林昊和李龍一自然也是這場聚會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