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好!”感受到林昊的動作,武藏百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慌亂的神情,而就在這個時候林昊的手已經到達了距離赤木青子的臉不足一厘米的時候。

武藏百合本能的想要閃躲,但已經來不及了,此時林昊的手中握著一個麵具,而武藏百合則是站在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

“怎麼會這樣!”看到眼前發生這一切,已經遍體鱗傷的岡村原賢二臉上透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武藏百合的麵具竟然被林昊給摘了下來,這樣的結果代表著什麼岡村原賢二,非常的清楚,這樣一來先不說他們能不能守護的住敗國神社的安全,恐怕就是能否活下去也都是一個問題了。

就在武藏百合的麵具被摘下來的這一瞬間,周圍的武藏家族的成員全部都停止了攻擊,甚至於有的人在麵對著對手的武器的時候,依舊站在那裡一動不動,感受到這些武藏家族成員的異狀,刀疤便命令了手下停止進行攻擊。

此時刀疤等人順著林昊所在的方向看了過去,當他們看到林昊手中的麵具的時候,刀疤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搖了搖頭。

唐浩則是來到了刀疤的身邊,拍了拍刀疤的肩膀笑著說道:“冇想到老大這一次竟然玩兒的這麼一首,看來接下來敵人是做不成了,弄不好我們還會多一個大嫂。”

他們這些人在動手之前自然也是調查好了,關於半藏家族以及武藏家族的一切也非常的清楚,誰要是能夠摘下武藏百合的麵具,那麼就能夠獲得武藏家族的全部力量,以及武藏百合這個大美女。

就在這個時候從樹林之中走出來幾個人,這幾個人如果放在外麵那麼一定會引起震驚,這些人不是彆人,正是這個地區黑道上麵數一數二的大勢力。

走在最前麵戴著眼鏡的那個男子名字叫做三井鬆人,是三井家族的掌舵人,三井家族也是本地一個大勢力的家族,主要是做重工業起家的,因此三井家族在政界也有著相當的影響。

站在三井鬆人身邊的那個人則是名字叫做土肥原龍一,土肥原龍一是土肥圓家族的繼承人,土肥原家族跟幾十年前那個戰爭罪犯掌管著這個地區情報機構的最高負責人是來自於同一個家族。

因此土肥原家族在這個地區也擁有著相當的影響力,當這兩個人出現之後,冇想到看到的竟然就是林昊摘掉武藏百合麵具的這一瞬間。

“既然你已經摘掉了我的麵具,那麼以後你就是我的男人了。”林昊被武藏百合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弄得有些愣在了原地,雖說他已經猜到了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但是林昊冇有想到這個叫做武藏百合的女人竟然會如此的果決。

林昊原本以為這個叫做武藏百合的女人,會以自己跟他們不是同一國家的人或者是其他的什麼理由來拒絕這件事情,可是冇有想到還冇等林昊開口說話,對方就已經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想到這裡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忽然之間他有一些不知道該怎麼樣去麵對眼前的這個女人,武藏百合也意識到了林昊狀態的變化,臉上透露出一絲頑皮的樣子。

“你也不用有什麼太多的壓力,隻要你讓我跟在你的身邊,我不介意我的什麼身份。”

武藏百合此時就像是一個調皮的小孩子一般挽住了林昊的手臂,甚至於還會用自己的頭去摩擦林昊的肩膀:“你可以把我當做你的情人或者是什麼其他的東西都可以,哪怕是把我當做一件物品都行。”

林昊不是冇有遇到過開放的女孩子,但武藏百合這般開放的女孩子,林昊還是第一次遇見。

短短的幾句話,卻使得林昊忽然之間不知道該做些什麼,而就在這個時候岡村原賢二也注意到了三井鬆人和土肥原龍一的出現,岡村原賢二急忙對著這兩個人揮了揮手。

此時這兩個人則是帶著近乎於百名的成員出現在了這裡,他們帶來的並非是一般的成員,而是都擁有著相當強悍戰鬥力的傢夥,岡村家族和土肥原家族兩家世代交好,可以說當初這兩個家族出了兩個最具臭名昭著的戰犯,而在那個時期就已經擔當國家武器重工業建造的三井家族,自然也是莫逆之交。

看到眼前的場景,土肥原龍一向前邁了一步,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武藏百合,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我知道你的誓言,也知道你們武藏家族的規矩,可是這一次看在我和你們爺爺的交情的份上,能不能你們武藏家族不要插手這件事情。”

彆看土肥原龍一副大副便便的樣子,但是也算得上是一個比較不錯的強者。

如果按照忍者的級彆去劃分的話,那麼土肥原龍一至少能夠算得上是一箇中忍級彆的實力。

這樣的實力的他自然也能夠看得出來自己雙方分彆帶著這100個人前來,如果真的想要是對付這些外來人的話,那麼也不會過於的困難。因為除了眼前的那個叫做林昊的傢夥之外,其餘人早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如果這個時候自己雙方的200人投入戰鬥的話,那麼這些外來人一定會死在這裡,唯一讓他們心中覺得不穩定的因素便是武藏家族的這些忍者。

他們在來的路上已經注意到武藏家族的全部實力,並冇有完全的投入進去,還有近乎於30名上忍級彆的實力,依舊隱藏在樹林之中。

武藏百合再加上這30名級彆的上忍級彆的人物。再加上武藏百合的老師以及林昊這些人想要殺死他們,至少衝出一條血路是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的。

“我知道你們武藏家族是不會離開這個國家的,所以說你們也可以考慮一下這件事情我可以當做冇有發生過。”林昊看著武藏百合,此時眉頭緊鎖的樣子,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

林昊還以為武藏百合在思考著這件事情的利弊,可是要林昊冇有想到的是在自己說完這句話之後,武藏百合立刻皺著眉頭,臉上帶著不滿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你把我們武藏家族當成什麼人了?這些渣渣我還冇有放在眼中。”

說話的時候,武藏百合從自己的師傅的手中接過來那把白雪,再把白雪交到武藏百合手中的時候,他的師傅笑著點了點頭,臉上帶著讚賞的神情說道:“這就對了,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師傅都會站在你的身後的。”

有了自己師傅的這句話武藏百合心中的信念變得更加的堅定了,而後他走上前來,看著眼前的這些人說:“我知道守護敗國神社是岡村家族的使命,但是我想這和你們土肥原家族以及三井家族應該是冇有任何的關係,如果你們現在離開這裡,我倒是可以看在我家父親以及我爺爺的麵子上麵放你們這一馬。”

“難道你真的要為了你們所謂的誓言來跟我們整個神社的威嚴作鬥爭嗎?”武藏百合的這句話無異,於是將岡村原賢二推到了眾矢之的的位置。

如果土肥原龍一和三井鬆人兩個人真的按照武藏百合所說的那般把自己的人帶離了這裡,那麼他就必死無疑了。

“你不用質疑我們武藏家族的力量,如果你們真的在這麼不知進退的話,就休怪我們動手了。”此時的武藏百合,一雙美目死死的盯著岡村原賢二說道。

“大侄女如果是換做平日裡的話,叔叔一定會給你這個麵子,不過冇有辦法在這個神社裡麵所供奉的也有我們土肥圓家族的前輩以及三井家族的前輩,所以無論如何我也不能夠讓你們拆掉它們安息的地方。”土肥原龍一和三井鬆人互相看了一眼,兩個人點了點頭之後,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

說話的時候土肥原龍一高高抬起了自己的手,而後用力的向下一揮,站在他身後的那些人便抽出手中的武士刀,向著武藏百合等人衝了過去。

“武藏家族的忍者給我上。”武藏百合話音剛落,便帶著武藏家族的忍者向著對方衝擊了過去。

林昊是什麼人雖說之前是敵人,但是現在武藏百合已經表明瞭自己的態度,那麼說到底也算得上是他林昊的一個女人。林昊自然是不會看著一個將所有的心都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就這麼平白無故的死去,此時的刀疤等人在林昊的帶領之下,直接向著土肥原等人衝擊了過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土肥原龍一等人的隊伍的後麵,一個響亮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中:“我說老大你真的是太不夠義氣了,這一次來看這麼大的事情,竟然也不告訴我一聲。”

聽到這個聲音,林昊等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難以置信的神情,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他們再瞭解不過了,不是彆人,正是之前被林昊一手扶持上來的那個山田組的老大,也就是鬆下建築。

林昊冇有想到,這一次鬆下建築竟然會帶著人幫忙,林昊他們最開始之所以冇有告訴鬆下建築,他們這一次的到來也是怕山田組織中一些人將他們的動向出賣了過去。

林昊他們原本就冇有將這些人放在眼中,如今有了鬆下建築等人的到來,林昊他們的氣勢更是暴增。此時林昊跟武藏百合兩個人就像是兩把黑白的尖刀一般,直直的刺進了土肥圓等人的隊伍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