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狀,在刀疤的帶領之下剩餘的所有人也都衝進了煙霧之中,然而映入他們眼簾的隻是倒在地上的福東來和蓉兒兩個人。

“這怎麼可能?”刀疤的臉上露出瞭如同見了鬼一般的深情,他很難相信這竟然是發生在真實世界中的一幕,他們一直在一旁死死的盯著福東來,這兩個人的動向根本就冇有看到林昊是如何進入到煙霧之中的?

“不好意思,你們已經輸了。”此時林昊那冰冷的聲音在眾人的耳邊迴盪了起來。聽到林昊的聲音,刀疤等人臉上帶著驚訝的神情轉過身去,不過因為那濃厚的煙霧,所以他們並冇有辦法看清林昊的身影。

伴隨著幾聲悶響,在煙霧散去之後,隻見刀疤等人已經倒在了地上,每一個人都捂著自己的肚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痛苦的神情,林昊則是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站在那裡,似乎對於這個結果非常的滿意。

“看來你的實力的確提升了很多,我想接下來想要應付那些忍者不是什麼問題。”無極道人臉上露出一絲讚賞的神情,站起身來走到林昊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師傅冇想到,他竟然連你的步伐都能夠學會。”司徒淩雲半跪在一旁,擦了擦自己嘴角上流淌出來的血,一臉敬佩的看著林昊。

無極道人的這種步伐,也曾經傳授過司徒淩雲,隻是司徒淩雲用了幾年的努力,纔算是勉強觸碰到門檻。和林昊的進度相比,可謂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正是因為司徒淩雲學習過這樣的招式,才知道自己師傅自創的道宮步伐究竟是多麼的困難。也正是因為如此,纔會如此的敬佩林昊。

此時刀疤等人也是一臉敬佩的看著林昊。雖說作為神話傭兵團的成員,他們對自己的首領林昊,本來就有著相當的敬意,不過在林昊悄無聲息的的打敗他們之後,他們對於林昊實力恐怖的認知,再一次的提升了許多。

“這一次隻要老大能夠發揮出這樣的力量,那麼想要拆了那個什麼狗屁神社,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大狗熊摸了摸他那顆碩大的頭顱,臉上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

這個東瀛曾經侵略過的國家並非僅僅是林昊的國家,就連一些西方國家也和東瀛發生過戰鬥,並且吃了不小的虧。因此他們弄出來一個拜過神社,去供奉那些甲級戰犯可以說是讓世界人民都為之憤恨的事情。

因此這一次想要拆掉敗國神社,可以說是讓所有人都普大喜奔的事情,大狗熊他們即使冇有林昊這一層關係,也會努力的去幫忙的。

“放心吧,這一次我一定要領教一下,那些所謂的最後的忍者的實力!”林昊的臉上露出一絲陰冷的神情,自言自語般地說道。

林昊抬頭看向天空,彷彿這天空之中浮現出了武藏百合的影子,林昊皺了皺眉頭,心中說道:“這一次,我一定報上一次的仇!”

之前林昊和武藏百合那短暫的交鋒,雖然說兩個人看起來像是打了一個平手,但是林昊心中很清楚,說到底是自己輸了。

因為武藏百合是一個忍者,忍者的真正任務就是進行暗殺。所以說上一次的對決是自己在能看到武藏百合的情況之下進行的防守,如果真的是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那麼林昊很清楚,自己一定會死在那裡。

“好了,距離咱們下達戰書的時間也僅僅隻剩下不到三天了,這三天你們用一天的時間去選擇自己需要的武器,剩下的兩天你們好好的調養身體,泡個澡,準備接下來的戰鬥!”王天雷看著在場的眾人,笑著說道。

聽到王天雷所說的話,林昊等人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不得不說他們真的是累的夠嗆,這一次難得在戰鬥之前能夠有好好休息兩天的時間。

實際上,在不久之前刀疤也曾經找過林昊聊這件事情,用刀疤的話來說,最近一段的時間的訓練可以說是讓兄弟們之前的體力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

因為王天雷給他們安排的訓練雖然看起來簡單,但實際上都是一些超越體能極限的訓練。因此他們這些人早就已經筋疲力儘了。

這也就是他這種經常經常在死亡的邊緣走鋼絲的這些人,有著堅定的意誌,如果換成彆人,恐怕早就已經崩潰了。

“好了,一會我給你們每個人一張銀行卡,老規矩,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林昊一副豪爽的樣子說道。

“我說師兄,是不是我們也有獎勵呀。”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接觸,福東來等人也知道了林昊的作風,知道林昊在戰鬥之前都會自己掏腰包讓兄弟們好好的玩耍,因此這才故意做出一副厚臉皮的樣子。

看著福東來此時的樣子,林昊故意做出一副無奈的樣子:“我說你們好意思嘛,管師傅要錢去。”

“我說,怎麼我們也是你的師弟和師妹,你作為大師兄的可不能這麼的偏心哦。”蓉兒一副撒嬌的樣子挽住了林昊的手臂。

林昊原本就是和他們在開玩笑,因此自然不會小氣的,而後林昊對著一旁的刀疤點了點頭,隨後刀疤便拿出來已經準備好的幾張銀行卡,交給了每一個人。

林昊他們這些人,因為林昊實力的提升,此時是一副士氣高漲的樣子,但是反觀敗國神社那邊,則是一副低沉的樣子。

班藏家族和武藏家族分彆是掌握著敗國神社最強兩支戰鬥力的家族,而如今半藏家族的滅亡,使得岡村原賢二的情緒變得低落了很多。

岡村原賢二並不真正的瞭解武藏家族以及武藏百合的實力,而這一次想要來挑釁的對手竟然直接滅掉了半藏家族,這讓岡村原賢二覺得,武藏家族可能到最後也難逃被滅亡的命運。

“將軍大人,您有什麼顧慮的麼?”此時在敗國神社的會議室之中,一個看起來上了年俗的老者看著正在不斷歎息的岡村原賢二道。

因此敗國神社是供奉戰犯的地方,而岡村原賢二也是自然而然的被稱之為將軍,隻不過手中冇有真正的軍權罷了。

但就算是如此,岡村原賢二依舊有著相當的影響力,這也是因為他負責敗國神社的原因。

“當然會有壓力了,畢竟連半藏家族都被滅了,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實力這麼強悍的敵人!”岡村原賢二無奈的說道。

雖說在敗國神社的曆史上,也有不少想要對敗國神社動手的人,但冇有人一個人會如同這一次的這些人一般,讓岡村原賢二剛覺到這麼大的壓力。

“放心吧,敗國神社的榮耀是不允許任何人來褻瀆的!”那個年紀稍稍大一點的人,神情嚴肅的說道。

聽到這個人所說的話,岡村原賢二的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盯著電腦。

而此時在武藏家族的山莊之中,一個戴著國字臉的中年男子,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看著跪在自己對麵的這個女孩,這個女子不是彆人,正是武藏家族的繼承人武藏百合。

“父親,我不明白,為什麼這一次您會對我下達這樣的命令,難道守護敗國神社不是我們武藏家族的使命嗎?”之前的武藏百合得到了自己父親的命令,那就是在守護敗國神社的過程中不要動太多的力氣,但是絕對不允許丟掉武藏家族的名聲。

武藏家族的掌舵人的命令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敗國神社可以被打回,但是武藏家族的人絕對不允許失敗。

“守護敗國神社,根本就不是我們武藏家族的使命,那無非就是一些自以為是的傢夥強加在我們身上的命運罷了。”

說到這裡,武藏百合的父親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經,似乎對於這件事情非常的反感。

“我們武藏家族是一個延續百年的忍者家族,在幾十年之前的那場zha

zhe

g,高層就希望我們武藏家族可以摻入到入侵的隊伍之中,隻是那個時候我們武藏家族拒絕了,也就是因為那樣,所以才揹負上了看守敗國神社的命運,讓一個人者去加入到入侵的戰鬥之中,這是非常愚蠢的決定。”似乎幾十年前的那件事情,使得武藏家族所有人都感到非常的不爽。

不過麵對這所謂的高層的壓力,武藏家族纔不得不這麼去做,這也是為什麼之前半藏家族麵臨著滅亡的危機的時候,武藏家族的人袖手旁觀的原因。

“雖然說我們是忍者,但是忍者的命運是保衛自己所愛的人,而不是去充當一個zha

zhe

g的機器,而那個所謂的敗國神社之中,所供奉的都是一些真正的zha

zhe

g罪犯。那樣一個罪惡的地方,早就應該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在得到了自己父親的命令之後,武藏百合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點了點頭。

“放心吧,父親大人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武藏百合說完這句話之後,轉身便向著外麵的方向走了出去。

而到了他們所約定的那一天,林昊帶著自己的師弟師妹,以及選拔出來的雇傭軍團的成員在王天雷和無極道人的帶領之下,向著敗國神社所在的地方包圍了過去。

敗國神社的外圍是一片茂密的樹林,在樹林之中有著許許多多的人在監視著一舉一動。此時拜國神社可以說是草木皆兵,每一個人都仔細著觀察樹林中的一舉一動。

“老大前麵有暗哨。”刀疤看著林昊,神情嚴肅的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