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後還冇有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已經被打敗了一個人再這麼繼續下去的話,恐怕用不了十分鐘,你們這些人就要全部死在這裡了。”坐在樹下的無極道人忽然間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聽到無極道人所說的話,刀疤等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的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雖說他們的實力不如林昊,不過怎麼說也是曾經屹立在傭兵世界頂端的人。

甚至於其他的人也都是王天雷的高足,或者是無極道人的親傳弟子,每一個人的身份拿出去都是大的嚇人,這樣的一群人聚在一起怎麼會被一個隱藏在暗中的人打敗。

“這樣的戰鬥風格,我想這一次應該是林昊那個傢夥吧。”刀疤臉上忽然間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

刀疤說完這句話,在場其餘人臉上的神情也都隨之變得嚴肅起來,林昊可以說是他們眾人想要超越的一個目標,因此在得知了這個殺手是林昊的時候,每一個人的狀態也都發生了改變。

“刀疤這個傢夥不愧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此時躲在樹上的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神情。林昊所躲藏的那棵樹,就是在刀疤他們兩米處的那棵默默的樹上麵,林昊一直有意培養刀疤成為神話傭兵團接下來的軍團長。

此時在林昊身邊的則是一臉無奈的猴子,剛剛猴子在遭受到了林昊的攻擊之後,已經被宣判了死亡,因此現在的他絕對不能夠發出任何的聲音,也不能夠有任何的動作。

隻是猴子無論怎麼去想,也都想不清楚剛剛他是怎麼被林昊給抓走的?在荒島上麵的訓練猴子的速度以及反應能力已經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而且猴子本身就是依靠速度去攻擊的一個類型的人,所以說林昊的攻擊應該是對於猴子冇有用的,但是猴子想不清楚為什麼,直到林昊把自己抓走的時候,猴子卻冇有感應到林昊的存在。

此時的猴子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心中說:“難道這就是老大集訓出來的結果嗎?”

林昊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而後再一次看著站在樹下這些背靠背的人,林昊是在挑選著自己接下來需要進攻的目標。

雖說大狗熊距離林昊最近,不過他卻不是林昊的首選目標,因為大狗熊的力量龐大,而且身體也非常的大,因此選擇去對付大狗熊是一個非常不明智的選擇。

林昊要在人多的時候儘量挑選那些像猴子一樣身材比較瘦小並且容易控製的傢夥。此時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的目光盯準了站在離自己最遠處的克裡斯臉上,露出一絲不懷好意的神情,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克裡斯兄弟不好意思,下一個人就是你了。”

說完這句話,林昊整個人做成了一個蹲伏的狀態,那樣子就像是一隻野獸準備攻擊似的,而猴子則是坐在林昊的旁邊,一動不動的盯著林昊。

此時猴子驚訝的發現,在向你做出這個準備動作的時候,它竟然冇有辦法感應到林昊的任何氣息,猴子閉上眼睛,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瞎子一般,根本就感覺不到自己麵前林昊的存在。

就在猴子驚訝的時候,卻忽然間發現林昊已經在自己的麵前消失了,此時林昊不知怎麼的已經移動到距離克裡斯最近的那棵樹上,而刀疤隻是忽然間看向了林昊隱藏的那棵樹,皺了皺眉頭。

“怎麼你已經找到了老大的存在了?”看到刀疤的反應,大狗熊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問道。

“我剛剛隻是感覺到老大可能會在那棵樹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種感覺又消失了。”

刀疤臉色凝重的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刀疤在神話傭兵團之中,那可是林昊之下的第一人,有著第二高手的稱呼,因此對於刀疤所說的話大家都深信不疑。

隻是所有人都冇有想到就連實力如此強悍的刀疤,也冇有辦法輕易的捕捉到林昊的存在。司徒淩雲皺著眉頭,死死的環視了一週,而後整個人忽然間向著樹林的方向跑了過去。

看到司徒淩雲的動作刀疤等人打算出口阻止,但是還冇等刀疤他們說話,司徒淩雲率先開口說道:“你們就在這裡彼此的保護!我去看看。”

“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看著司徒淩雲離去的背影,此時的大狗熊轉過頭看著刀疤,臉上帶著一絲無奈的神情問道。

在林昊不在的時候,刀疤便是神話傭兵團的負責人,這樣的事情早已經成為了神話傭兵團的一個習慣,所以大狗熊纔會下意識的去詢問刀疤的態度。

“老大,最近一段時間都是和無極道人前輩在一起進行磨練的,作為無極道人的弟子,我想司徒淩雲應該有這其餘的辦法來尋找老大的蹤跡吧。”刀疤此時也是一臉的茫然,不知道司徒淩雲要做些什麼,不過既然如此的話,刀疤也隻能選擇相信司徒淩雲了。

看到司徒淩雲離去的背影,站在樹上的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醉人的弧度,他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克裡斯,笑著點了點頭道:“司徒,雖然你的想法很好,但是這一次恐怕還是要讓你失望了。”

說完這句話,林昊整個人再次的行動起來,此時刀疤他們隻感覺自己的麵前有一個黑影閃過。

“小心一點。”刀疤看到眼前的場景,不由得大喊了一聲,可就算是如此到吧,說話還是慢了一些,林昊早已經來到了克裡斯的麵前,一拳打在了克裡斯的胸口上麵,隨後便再一次的消失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就算是眼前這些人,此時也不由得覺得有一些萌,他們搞不清楚林昊究竟是怎麼做到的這一點。

直到林昊出現在他們麵前的時候,他們也冇有搞清楚林昊身上傳來的任何的一絲聲音以及律動,林昊就像是完全的一個隱身人一般,要不是親眼看到他的出現,根本就冇有辦法通過任何動向去感應林昊的招生。

“看來他果然是做到了,雖說冇有師傅做的那麼完整。”原本已經跑進樹林中的司徒淩雲,此時就站在距離刀疤他們十幾米遠的距離處,冷眼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在林昊消失的瞬間,司徒淩雲也動了起來,他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其中的一棵樹跑了過去,看到司徒淩雲的動向,刀疤等人也瞬間隨之而動了起來,此時幾個人極快的速度向著樹頂的方向跳躍了過去。

可就是在他們剛剛跳進樹冠之中的那一瞬間,林昊的身影再一次的消失了。饒是大狗熊這種比較神經大條的人,此時也不由得覺得有一些煩悶,麵對一個強悍的對手,他們倒是還有可以嘗試一下的辦法。

可是麵對這種連人影都看不到的敵人,那還打個屁!

“司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剛刀疤注意到隻有司徒淩雲第一時間準確的掌握住了林昊的動向,一次刀疤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司徒淩雲的身上。

聽到刀疤的問話,司徒領域一邊謹慎的觀察著周圍,一邊解釋著說道:“這個是我師傅的一種步伐,練習到極致的時候可以完全隱藏住自己動作所發出來的任何波動!”

“還有這樣的事情!”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刀疤等人絕對不會相信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因為無論做出來任何的動作,都會有各種各樣的波動隨之傳出來,不僅僅是空氣的震動,還有物體碰撞時所發出的震動。

因此,想要完全的隱藏起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這一次也由不得他們不信,因為林昊已經真真切切的做到了。

“那麼咱們應該怎麼辦?”刀疤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看著司徒淩雲問到。剛剛司徒淩雲的解釋,雖然刀疤他們多少聽懂了一些,不過還是冇有司徒淩雲瞭解的透徹,因此,他們現在也隻能將希望寄托在司徒淩雲的身上!

“咱們這樣,派兩個人出去做誘餌,然後剩餘的人埋伏。”司徒淩雲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說道。

眾人聽到司徒淩雲的話,臉上不由的露出驚訝的神情。他們冇有想到司徒淩雲竟然給出來一個這樣看似簡單的答案。

看著眾人臉上驚訝的樣子,司徒淩雲擺了擺手笑著說道:“就是這種看似簡單的方法,纔是最管用的!”

“現在也隻能這麼試試了!”刀疤仔細的想了想,然偶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司徒淩雲的意見。

此時躲在一旁的樹上的林昊忽然間注意到有幾個人從樹林中走了出來,看到這些人的出現,林昊的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現在的林昊,不僅僅通過訓練可以隱藏自己的動作而造成的波動。甚至於還可以通過波動去判斷其他人的動作所帶來的波動。

走出去的這幾個人便是福東來和蓉兒以及刀疤這三個人。有這三個速度最為快的人去擔當誘餌,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如果換做普通人的話,那麼司徒淩雲的這個計謀一定會管用,可是這一次他們麵對的人卻是林昊。

正當他們警惕的看著周圍的時候,忽然之間一個急速飛行的聲音傳入了他們的耳中,刀疤率先躲了開來,直接一個小球落在了他們的中間,而後灰色的煙霧從這個球體裡麵迸發了出來。

迸發出來的煙霧,完完全全的將這幾個人的視線完全被封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