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現在已經進步很多,雖說時間還冇有到我所規定的時間之內,不過已經非常的接近了。”當林昊從樹上跳下來的時候,無極道人臉上帶著讚賞的神情說道。

之前自己練習這樣的一種步伐,可以說是用了好幾年的時間,可是林昊在短短的兩天之內就已經達到了這樣的一個結果,這已經超乎了無極道人的預期了。

在無極道人的眼中看來,赤木晴子的實力雖然強大,不過想要對付他,林昊所缺少的就是這種隱秘氣息的一種方式。

而如今現在林昊雖說冇有達到頂峰,不過想要隱藏自己的氣息以及自己在行動過程之中所散發出來的頻率,已經足夠去對抗赤木晴子了。

此時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努力的做了幾個深呼吸之後,雙手撐著樹木,轉過頭看著無極道人,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現在做到這樣還遠遠不夠,我必須在最後提升一下,我隱約的感覺到我已經觸碰到最高級的那個門檻了,隻是冇有辦法賣出去,哪怕這一次邁出去半步,我也有足夠的自信能夠打敗那個女人。”

實際上林昊跟赤木晴子之間,如果單單用實力來作為比拚的話,那麼林昊是隱隱的壓製赤木晴子一頭的,不過要加上忍者那特殊的戰鬥方式的話,赤木晴子在之後的坐在環境之中,要占據了一定的優勢。

所以林昊一定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去打敗赤木青子,隻有這樣才能夠保證自己的兄弟不會受到任何的危險。

因為林昊心中很清楚,這絕對是一場不能夠失敗的戰鬥,看著林昊臉上那堅定的神情,無極道人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而後他將一個包裹扔在了林昊的麵前。

林昊看著這個包裹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了無極道人一眼,無極道人笑著點了點頭道:“這裡麵裝著的是一些食物,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訓練,你要好好的恢複一下體力,而我現在就去給你找一些陪練的對手。”

林昊打開了無極道人扔給自己的包裹,看到裡麵裝滿了許許多多的肉類,這些肉製品可以在最快的時間之內讓自己恢複體力,林昊此時也感覺到非常的饑餓,隨意的拿起了一個肉塊,便大口的吃了起來。

此時的林昊一邊吃著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你說的陪練到底是誰呀?”

“這樣你就不用擔心了,陪練的人我負責給你去找,你隻需要在半個小時之內儘快的恢複好體力就可以了,那些人的實力不會太差。”

無極道人扔下這句話,便向著彆墅的方向走了過去,林昊看著無極道人離去的背影,彷彿已經猜到了接下來的陪練究竟是誰。

隨後林昊笑著搖了搖頭,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自言自語般的說道:“我想我在接受訓練的這兩天,兩宿的時間裡麵,那些傢夥應該也纏著我師傅在接受訓練吧,希望他們不要讓我失望纔好啊。”

“怎麼連這點重量都承受不了,還談什麼去打敗敵人。”此時在這間彆墅的後院裡麵,刀疤等人臉上帶著痛苦的神情,正在做著最為基礎的馬步訓練,刀疤原本以為王天雷會傳授給他們一些殺敵的招式,但是冇有想到竟然是這般基礎的訓練,每一個人的雙手上都掛著幾十斤的重量,甚至於連腿上也都綁著相當重的鉛塊。

對於刀疤他們這種站在雇傭軍世界頂峰的人來說,這樣的重量也是讓他們覺得極限的重量。

王天雷之所以這麼去做的原因也很簡單,畢竟對於他們接下來發動進攻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了,所以就算是傳授給他們一些招式,恐怕短時間之內也難以學會,因此王天來做的僅僅是提升一下他們身體的機能。

“我說難不成老大的童年就是這樣度過的?”此時大狗熊說話近乎語音,一字一句豆大的汗珠順著大狗熊的臉頰流淌下來。

王天雷說給他們每一個人安排的重量都是按照他們的體能來的,因此讓這些雇傭軍團的成員冇有想到的是垂掛重量最多的人不是刀疤,竟然是司徒淩雲。

而且跟刀疤相比司徒淩雲此時所表現出來的狀態也比刀疤輕鬆一些,雖說司徒淩雲現在也是滿身大汗,不過他的雙手卻冇有任何的一絲顫抖,而刀疤的手臂能夠看出有輕微的顫動。

“冇想到你竟然有這樣的心情去訓練他們,看來這一次你真是為了你的寶貝徒弟下血本了。”

正在眾人感覺到即將要到達極限的時候,無極道人的聲音傳入了眾人耳中,此時無極道人依舊是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

“師傅。”看到無極道人的出現,司徒淩雲急忙打著招呼,無極道人瞥了一眼在場的眾人又看了看司徒淩雲,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無極道人能夠看的出來,司徒淩雲可以說是在場的眾人之中所表現的最好的,因此對於這樣的一個結果,無極道人也非常的滿意,此時在這後院裡麵站著10來個人,不僅僅有王天雷,剩餘的6個弟子也有林昊帶過來的神話傭兵團,其餘的6個成員。

雖說之前無極道人心中覺得司徒淩雲的實力不會比林昊差,不過經過了這兩天的接觸,無極道人心中也不得不承認在天賦方麵,司徒淩雲的確比林昊要弱上一些。

“你這一次過來乾嘛?”王天雷看到無極道人的出現,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這兩個老人家可以說是彼此之間一生的敵人,因此看到二人如此的相愛相殺,在場的這些年輕人也早就已經習慣了。

“我這一次過來是打算帶著幾個小傢夥去曆練一下。”無極道人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王天雷說道。

聽到無極道人所說的話,王天雷先是撇了撇嘴,好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我說該不會是你打算把他們帶到那裡去吧,難道他已經成功了?”

此時無極道人臉上的神情,那就如同是見了鬼一般在場的眾人也是第一次看到無極道人,露出這樣的表情。

此時的無極道人笑著點了點頭道:“你這個老師究竟是怎麼當的?連自己的徒弟都不瞭解,不過還是算了,你們這些人就跟我去一趟好了,與其讓他們在這裡進行著一些最為基礎的提升訓練,還不如讓他們經曆一下究竟什麼叫做窒息般的死亡。”

本來無極道人說到前半句的時候,刀疤等人還是比較高興的,畢竟這種最為基礎的訓練也讓他們覺得有一些枯燥,但是讓刀疤他們冇有想到的是無極道人竟然說出了窒息般死亡這四個字,這讓他們的神情不由得變得凝重起來。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你們就跟他走一趟好了,放心吧,我想接下來的戰鬥應該會讓你們有很大的提升。”

王天雷已經明白了無極道人話中的意思,隨意的擺了擺手,隨後便向著彆墅裡麵的方向走了過去,而司徒淩雲則是來到了無極道人的身邊,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站在那裡,而後他們這些人也顧不上做一些簡單的休整,便跟在無極道人的身後,向著樹林裡麵走了過去。

前後差不多走了,近乎於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他們這纔來到了一處非常茂密的樹林,這個樹林看起來也有著上百年的時間了。

在他們剛剛踏入樹林中的時候,感覺不到有任何的一絲資訊,偶爾能夠感受到的,無非也就是風吹樹葉的律動。刀疤等人環視一週,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無極道人問道:“咱們在這裡究竟是要做什麼?”

“很簡單,你們的任務就是在這裡存活到明天早上,不過如果你們要是能夠在明天早上之前將潛伏在這裡的殺手打敗的話,也算是你們畢業了。”說完這句話,無極道人便走到了一旁的一棵樹下,盤坐在那裡靜靜的閉上眼睛,彷彿已經與周圍的事物融合在了一起似的。

無極道人說完這句話,當我把司徒淩雲等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交換了一下迷茫的眼神,尤其是像刀疤這種雇傭軍團出身的人,感應敵人的存在是他們的家常便飯,但是無論他們怎麼努力,也冇有辦法感應到無極道人口中的那個殺手究竟在哪裡?

“我說司徒該不會,那是你師傅在和我們開玩笑吧?”大狗熊拍了拍司徒淩雲的肩膀,臉上露出了招牌式的憨厚的笑容:“我們根本就冇有感覺到有任何其他人的氣息存在這裡啊。”

聽不到大狗熊所說的話,司徒淩雲冇好氣的白了大狗熊一眼,一副不高興的樣子說道:“我說你把我師傅當成什麼人了,他怎麼會……”

還冇等司徒淩雲把接下來的話說完,伴隨著一聲慘叫,站在隊伍中的猴子忽然間消失了。

而在後世消失的地方,冇有任何的痕跡留下來。看到眼前的場景,在場眾人臉上的神情不由得變得凝重起來,他們這才意識到,原來真的有一位高手隱藏在這森林之中。

“我說該不會是無極前輩,將他在這裡認識的一個忍者朋友請來了吧,這樣的手法實在是太恐怖了。”刀疤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後彼此背靠背的圍成了一個圈,這是在陌生環境的時候麵對一個未知的敵人,最好的一種站立方式。

“我不記得我師父有什麼忍者朋友啊。”司徒淩雲帶著疑惑的神情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