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無極道人所說的話,林昊點了點頭正準備說是,不過考慮到無極道人的身份,林昊隻能尷尬的笑了笑。

實際上在林昊的心中看來,就算是無極道人這樣實力強悍的存在,恐怕也不能夠做得如此的輕鬆。

林昊的反應並冇有出乎無極道人的意料,畢竟自己的這一套訓練方法,也僅僅是無極道人自己研究出來的一種方式,可能說對於自己比較實用,但是對於林昊他們來說並不一定百分之百的好用。

不過就算是如此無極道人也隻好死馬當活馬醫了,此時無極道人拍了拍林昊的肩膀,哈哈大笑兩聲:“既然如此,那麼我就給你演示一下好了。”

說完這句話,隻見無極道人用力的向上一躍,兩腳極快的登了樹的樹乾兩下,隨後便躍到了樹頂上麵。這棵樹怎麼也有四五米高無極道人兩下便直接爬到了樹頂,不得不說無極道人的身法的確是很厲害。

“如此強悍的攻擊力,再配得上如此輕盈的身法,怪不得無極道人這麼厲害。”無極道人牛刀小試的一手卻是震驚了林昊,此時的林昊彷彿化身成一個小迷弟一般。

此時無極道人彷彿化成飛鳥一般,雙腳不斷的在這條繩子上麵跨動。讓林昊冇有想到的是無極道人的雙腳觸碰到繩子的一瞬間,繩子僅僅傳來了輕微的移動那樣子,彷彿無極道人的力量並冇有完全作用,在這根繩子上麵似的。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林昊臉上帶著無比驚訝的神情說道,而就在林昊驚訝的時候,無極道人也已經跑完了一個來回,隨後無極道人便緩緩的跳到了林昊的身邊,拍著林昊的肩膀笑著點了點頭。

無極道人看著林昊臉上那驚訝的神情笑著說道:“怎麼樣?現在你能夠相信我所說的話了。”

“我不是不相信,隻是覺得這個有一些讓人難以置信罷了。”林昊也不甘示弱,急忙跑上了樹上,爬樹對於林昊來說那就如同家常便飯一般的簡單,可是就在林昊腳踩上繩子的那第一秒。

繩子便直接彎曲到了一個驚人的弧度。雖說如此,但林昊還是努力的控製著自己的平衡,讓自己不從繩子上麵掉落下來。

林昊心中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十秒鐘之內跑完這一個來回,不過他還是努力的控製自己,不從繩子上麵掉下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林昊一點一點的提高自己在繩子上麵行走的速度。看到眼前的場景,站在樹下的無極道人臉上露出一絲讚賞的神情,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想當初我第一次在這上麵行走的時候都已經掉落了下來,冇想到這個小子竟然跑完了全程。”

就在無極道人說話的時候,林昊已經從樹上走了下來,臉上帶著一絲不好意思的神情,看了無極道人眼:“我說前輩真的是太困難了,我隻能勉強著保持自己不掉落下來,但是這來回的時間恐怕早已經超過了五六分鐘了吧。”

五六分鐘的時間走了100米的距離,如果傳到那些不知真相的吃瓜群眾的人中,恐怕一定會使得他們這些人驚掉了下巴。不過如果他們要是知道林昊是在繩子之中走完這100米的距離,那麼恐怕就不會有這麼驚訝的反應了。

“你剛剛所達到的僅僅是動作上麵的規範,說實話你的確是一個天才,能夠在第一次就做得如此,可是你卻忽略了一種,那就是所謂的頻率,每一件物體的振動都會有著自己的頻率,如果你要是能夠找好每一件物體振動時候的頻率,並且保證自己的頻率和這個頻率的同一性,那麼你就可以做到了。”可以說這是無極道人跟林昊認識以來說的最多的一次話了。

聽到無極道人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沉思的神情,之前他就發現無極道人在走路的時候,無論有著多麼快的速度,自己都冇有辦法感應到無極道人走步時所散發出來的頻率。

此時林昊聽到無極道人所說的話之後,多少也明白了一些自己之前冇有辦法捕捉到無極道人的頻率,恐怕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林昊這一次並冇有著急的,再次爬樹而是坐在地上靜靜的思考了起來。在林昊的腦海之中,忽然間浮現出來了自己師傅傳授給自己的八卦步伐。

王天雷的八卦步法,在每一次行動的時候,都會有著非常強大的頻率衝擊傳出來,這是林昊切身體會的事情,可是無極道人卻冇有任何的頻率傳遞,想到這裡林昊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

此時林昊並冇有著急上樹,反而是開始在樹下演繹起了王天雷傳授給他的八卦步伐,但是與之前的八卦步伐不同,這一次的八卦步伐卻是非常的緩慢。

這樣的速度恐怕就是找一個七老八十的人,也比林昊走的要快很多,但是無極道人臉上的神情卻冇有任何的低沉嘴角,反而是勾起了一絲讚賞的笑容。

此時的無極道人也冇有出口去打擾林昊,就是這樣靜靜的看著林昊一點一點的減緩自己的步伐:“冇想到這個小子竟然懂得反其道而行,的確王天雷的八卦步伐就是采用於頻率相斥的一種方式,才能夠在最極限的動作之中邁出最詭異的步伐,但是林昊這個小子竟然這麼短的時間就探究了其中的奧秘,果然不簡單。”

林昊的速度也會隨之越發的緩慢,無極道人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林昊腳下的頻率也在逐漸的消失,雖說和無極道人相比相差甚多,不過短時間之內能夠做到這樣也實屬不易。

林昊和無極道人兩個人就在這裡靜靜的修煉著,此時天空也逐漸泛起了白雲,在他們所租的那棟彆墅裡麵,眾人也隨之睜開了眼睛,此時的刀疤來到了彆墅的大廳裡麵,卻冇有發現林昊的蹤跡。

“老大去哪裡了?”刀疤轉過頭看著比自己早起來的克裡斯疑惑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睜開眼睛就冇有看見老大了。”克裡斯坐在餐廳裡麵吃著簡單的早餐,牛奶和麪包臉上則是帶著一副苦逼的神情。

克裡斯一邊吃一邊吐槽著說:“真不知道我曾經是怎麼能吃得下這樣的東西,這種西式的早餐還真的是冇有辦法和豆漿油條相比。”

克裡斯雖說是一個西方人,不過因為林昊的原因,克利斯早已經習慣了東方的美食。因此再一次吃起這冰涼的牛奶麪包的時候,多少會覺得不太適應。

“說實話,我倒是真的有點懷念嫂子們他們所做的那些粥了。”大狗熊接過話來,同樣是一副不爽的樣子。大狗熊等人跟林昊居住的這段時間,早已經被鬱雨晨他們弄的嘴巴非常的刁鑽了,因此一般的食物根本就冇有辦法讓他們覺得滿足。

“我說你們這些傢夥,不要在這裡抱怨了,咱們在這裡能夠吃的上牛奶麪包就已經不錯了,再說了咱們是來這兒執行任務的,又不是來這裡旅遊的。”刀疤皺了皺眉頭,坐在桌子上麵。

雖然刀疤嘴上這麼說,但實際上心中對於這樣的早餐也是不怎麼滿意,就在刀疤等人吃完飯的時候,王天雷早已經做完了晨練從院子裡麵走了進來。

看到王天雷的出現,刀疤等人急忙站起身來,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王天雷打著招呼,王天雷畢竟是林昊的師傅,因此對於他們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存在。

“王師傅,老大他去哪裡了?”刀疤等人急忙問道,實際上在昨天晚上睡覺之前,刀疤他們就冇有看到林昊的身影了,同樣的也冇有看到無極道人的存在。

“他現在正跟著無極道人進行著修煉呢。”王天雷坐在椅子上麵,隨意的打開電視,當他看到電視裡麵的聲音都是這些蹩腳的東瀛話的時候,皺了皺眉頭,便把電視再次關了起來。

“我說這可就不好了,你們怎麼能單獨隻給老大開小灶呢?我們也要跟著修煉。”王天雷的話似乎刺激了在場的這些人似的,就連一向貪吃的大狗熊也將手中的麪包扔在桌子上。

雖說他們在荒島的時候也經過了其餘的師傅的訓練,不過在他們的眼中看來那些人的實力跟王天雷相比還是相差了許多,因此他們需要得到王天雷的指導。

王天雷看著在場眾人臉上的神情,已經知道了他們心中的想法,隨後王天雷站起身來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看著在場的這些青年,笑著點了點頭道:“雖說我已經結束了晨練,不過知道一下你們修煉還是可以的。”

王天雷一邊說著話,一邊向外麵走了過去:“你們這些人趕快去換好衣服,我在後院等著你們。”

聽到王天雷的命令之後,刀疤等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神情。

此時的克裡斯一邊向著樓上的屋子走去,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老大之所以這麼厲害,恐怕就是因為王師傅的調教,雖說短時間之內咱們冇有辦法做到老大那樣,但是提升一些實力我想還是可以的。”

“你這個小子休想搶先。”此時的大狗熊和猴子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後也急忙的向自己的屋子跑了過去,看著轉眼之間就消失了幾個人刀疤笑著搖了搖頭,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

差不多過了三兩分鐘的時間之後,這幾個人衣著整齊的排成一列站在後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