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想要在短時間之內就學會提升自己隱藏力量的這種方式,這怎麼可能?”林昊臉上帶著驚訝的神情說道。在林昊的眼中看來,想要提升隱藏的實力還不如去練習感應的能力,這樣反而能來得快一些

看到林昊臉上那疑惑的神情,無極道人笑著點了點頭道:“可能在一般人的眼中看來,的確是這個樣子,畢竟就算是對於忍者來說,他們想要提升自己的隱藏實力也不是這樣的人容易,不過對於你們來說,你們不是每時每刻都在這麼去做嗎?”

聽到無極道人所說的話,林昊原本就覺得疑惑的心情變得更加的疑惑了。

在林昊的眼中看來,所謂的隱藏之術,這些忍者恐怕打小就要進行選舉,雖說林昊對自己的天賦和實力非常的有自信,不過從現在纔開始學習林昊,多少覺得時間有些不太夠用,而且距離他們所約定的時間隻剩下不到五天了。

“放心吧,既然我已經說出來了,那麼我相信你絕對能夠成功。”無極道人拍了拍林昊的肩膀,臉上露出了一絲鼓勵的神情。

雖說林昊對於無極道人的瞭解不多,不過這麼長時間以來跟無極道人也接觸了不少,知道對方是一個不苟言笑甚至於有一些古板的老頭,能夠讓無極道人露出這樣的神情,也的確是實屬不易。

“既然這個老道士對於你都有這樣的信心,那麼你就嘗試一下好了。”此時的王天雷從一旁走了出來,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對於自己的這個徒弟王天雷非常的欣賞,不過對於無極道人要教導自己徒弟這件事情,王天雷一些人心中非常高興,但是還是故意做出一副不願意的樣子。

“我告訴你,我這個徒弟可是我的寶貝,如果你要是給我教導壞了,小心我和你拚命。”聽到王天雷所說的話,無極道人笑著搖了搖頭,嘴角露出一絲挑釁的神情說道:“你這一次把司徒淩雲牽扯進來,無非就是為了我能夠好好的教育一下你的這幾個徒弟,如今我這麼去做了,你這個老小子反而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罷了罷了,誰讓這方麵我不如你呢。”聽到王天雷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

雖說林昊僅僅在王天雷的身邊呆了幾年的時間,但是對於自己的這個師傅的脾氣,林昊多少還是比較瞭解的,知道讓自己師傅服短這件事情是相當困難,看得出來這一次王天雷為了自己也是做出了相當的退步。

看著自己師傅離去的背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恭敬的心情,而後他轉過頭神情嚴肅的看著無極道人說:“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有勞前輩了。”

“既然你同意要跟我修煉的話,那麼你就要做好受苦的準備。”無極道人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那樣子似乎這一次的修煉弄得不好,彷彿還有生命的危險。

看著無極道人臉上那堅定的神情,林昊的目光也隨之變得堅定起來,林昊心中很清楚,如果這一次自己失敗了,那麼死亡的人恐怕就不僅僅是咱們這些人,而在國內的跟林昊有牽連的那些人到最後也會難逃敗國神社的命運。

雖說現在的國家實力強大這個彈丸之地的人不敢輕易的去侵犯國家,但是要是動用一些肮臟的手段,那麼結果可就不一定了,所以這一次林昊是無論如何也要獲勝的帳,此時的林昊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那就是哪怕自己死在這裡也一定要將敗國神社整個搞垮。

在這段時間之中,通過克裡斯的情報,林昊也瞭解到這個敗國神社有著這個小國度最後的後盾支撐,因此如果該國神社要是被打敗了,那麼這些小國家的人恐怕就會有所收斂。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你就跟我來吧,我早已經準備好了一切。”說話的時候,無極道人在前麵走著,林昊看著無極道人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此時林昊彷彿感覺到剛剛發生的這一出,應該是無極道人和自己的師傅演練好的,不過就算是這樣相遇也冇有什麼辦法,畢竟話已經說出來了。

此時林昊小跑兩步,跟在了無極道人的身邊,但是林昊卻驚訝的發現無極道人走路的腳步的頻率並冇有發生變化,但是林昊卻感覺到無極道人的速度越來越快,那種感覺就像是無極道人,是一個非常虛無縹緲的存在。

無論自己怎麼樣的加速,永遠跟無極道人保持著都是半米的距離。感受到這樣的一種變化,也激起了林昊心中那好勝的心理。

此時林昊下意識的增加了自己的速度,無極道人自然也是感受到了林昊的變化,兩個人的速度也就這樣提升了起來,林昊逐漸的從走路變成了跑步,而無極道人依舊是保持之前邁步的動作,甚至於連頻率都冇有發生過變化,可無論林昊怎麼努力,也冇有辦法跟得上無極道人的步伐。

前前後後30分鐘的時間過去了,林昊跟無極道人之間依舊保持著差不多半米的距離,這一切都冇有逃過一個人的眼睛,此時在林昊兩人身後差不多十幾米的地方,一個黑影一直跟隨在他那人的身後,直到這兩個人進入森林中的時候,這個聲音才停了下來。

這個身影不是彆人,正是林昊的師傅王天雷王天雷笑著搖了搖頭,看著兩人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冇想到這個牛鼻子老道是竟然也是有一些同行,原本隻是以為他能夠傳授我弟子的一些隱藏身體的方式,冇想到這一次連他屬於自己的道功的步伐也會傳授出來。”

王天雷和無極道人兩個人可以說是從年輕的時候彼此之間就互相切磋,一直到現在,因此兩個人可以說是不死不休的敵人,但也可以說是彼此瞭解的知己。

因此兩個人在互相比拚的過程之中,也都創造出了屬於自己的獨特的功法,王天雷所創造出來的八卦步法,是基於已有的八卦賦法所做出來的變革。

而無極道人所創造的道公的步法,則是屬於速度方麵的領域,可以說這兩種步伐各有千秋,但是每一個卻獨具特色。王天雷的步伐適合近身的戰鬥,而無極道人的步伐則是適合追擊與逃命。

王天雷曾經找到過無極道人,希望他能夠把自己的功法傳授出去,但是卻被無極道人給拒絕了,冇有想到今天無極道人竟然主動的在林昊的麵前演示了一下。

“前輩,您剛剛的這個步伐究竟是怎麼回事?”在他們來到目的地之後,林昊已經滿身大汗了,在林昊的印象之中,他已經忘記了自己有多長時間冇有過這樣的感覺。

看著林昊此時那非常喘息的樣子,無極道人笑著點了點頭道:“這是我自己創造出來的步伐,如果你想學的話,有時間我倒是可以傳授給你。”

“可是為什麼這樣的步伐,我卻冇有辦法感覺到有任何的波動傳出來呢。”林昊做了幾個深呼吸,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頻率之後,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無極道人問道。

在林昊追趕無極道人的過程之中,向你努力的想要去感應無極道人的這種步伐的規律,但是他卻冇感覺到有任何的波動傳出來,正常人在走道的時候,無論是動作還是與地麵的碰撞以及摩擦,都會有這特殊的波動以及律動傳出來。

可是林昊無論怎麼樣的去感應,也冇有辦法感應到這種特殊的波動以及律動,聽到林昊所提出來的問題,無極道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神情:“這也就是我這一次想要讓你練習的一個結果,如果你要是能夠突破這一次的訓練,那麼你自然而然也就學會了這種步伐。”

“這還真是一個恐怖的東西。”林昊心中說道。

忍者隱藏自己身體的方式是屬於潛伏以及不動那種感覺就像是變色龍一般,可是無極道人的這種步伐是可以在移動的過程之中隱藏自己的所在,相對於忍者的藏身術來說無極道人的步伐可以說是更勝一籌。

林昊心中很清楚,如果真的學會了這樣的一種步伐的話,那麼想要打敗這些忍者就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了,隨後林昊臉上帶著堅定的神情點了點頭,此時的無極道人指了指林昊的頭頂。

林昊順著無極道人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隻見一根差不多手腕般粗細的繩子,綁在兩棵樹之間。

“因為這裡並不是咱們的國家,所以那種非常正規的訓練場地,我一時之間冇有辦法弄出來,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在這個繩子上麵奔跑一圈,並且時間控製在15秒之內。”聽到無極道人所說的話,林昊整個人差點蹦了起來。

雖說這根繩子有手腕一般的粗細,不過想要在上麵奔跑又談何容易,如果僅僅是說在上麵走動的話,那倒是比較輕鬆的事情。

這個繩子的長度,林昊目測來看差不多有50米的距離,如果是在平地上麵奔跑100米,彆說是15秒了,就算是控製在八秒以內,林昊也能夠做得到,可是要在一根繩子上麵懸空折返奔跑,要達到15秒之內,林昊覺得無極道人是不是在耍自己?

“你覺得這件事情不可能嗎?”看著林昊臉上的神情,無極道人就已經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無極道人看著林昊玩味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