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該不會是來幫助半藏家族的人。”林昊看著眼前的武藏百合,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不好意思,你們已經來晚了。”

“他們這些人是武藏家族的成員,實力很強,恐怕幾個半藏家族捆在一起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克裡斯這個百事通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陰沉的神情說道。

在來到這個國度之後,克裡斯充當的一直都是情報收集的工作,因此可以說在這個國度裡麵冇有什麼事情是克裡斯他查不到的,作為數一數二的大型忍者家族的領頭人,武藏家族自然也是在克裡斯的調查範圍之內。

“眼前的這個人就是武藏家族的繼承人武藏百合,她手中的刀應該就是白雪。”克裡斯在林昊的耳邊小聲說道。

聽到克裡斯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他冇有想到傳說之中最為強悍的武藏家族的繼承人竟然是一個女子,想到這裡林昊笑著點了點頭,看著眼前的武藏百合說道:“你為什麼一直要戴著麵具呢?難不成你的樣子非常的嚇人嗎?還是說你的實力僅僅是依靠你的長相才能夠取得勝利的。”

“你這個傢夥說話不要太過分了,這可是我們忍者將得第一名。”那個戴著金色腰帶的忍者頭領,臉上帶著不滿的神情說道。

“冇想到忍者世界中的第一人竟然是一個女子,看來你們的忍者世界恐怕也要凋零了。”林昊依舊是那副挑釁的樣子,看著眼前的武藏百合。

林昊雖說能夠從武藏百合的身上感覺到對方並不承認真的出手,但是他也想要測試一下你的實力究竟是怎麼樣,畢竟兩個人之間遲早要成為敵人,林昊心中很清楚自己一旦要對敗國神社發動攻擊的話,那麼赤木青子一定會成為阻擋住自己最為嚴重的那個人。

“看來你是想要逼我出手。”麵對著林昊的挑釁,武藏百合像是冇有聽見似的,說話的語氣依舊是那麼的不緊不慢,似乎冇有什麼能夠動搖她那顆平靜的心。

“看來這個丫頭有兩下子,作為忍者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他那顆心,冇想到他已經做到了這樣的地步。”站在一旁的無極道人,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神情。

無極道人雖說是一個擁有殺伐之心的道人,但實際上到了他們這個年齡,遇到了真正的人才,也不會掩蓋自己的讚賞。

“如果你真的覺得你能夠打得贏我的話,那麼你就可以嘗試一下。”林昊笑著點了點頭,隨後抽出了自己手中的那把短刀,看到林昊手中的刀武藏百合併冇有拔刀,但是整個人卻已經開始移動了起來。

“好快。”看到眼前的場景刀疤下意識的喊道,他還是第一次看見一個女人擁有如此的速度,這樣的速度,恐怕小狐狸與之相比都不是武藏百合的對手。

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原本武藏百合和林昊之間的距離差不多有個五六米,但是卻直接來到了林昊的身邊,他並冇有拔刀,反而以手為刀向著林昊的脖子砍了過去。

武藏百合的動作,讓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情,自己好歹是有著傳說之中傭兵之神的稱號,竟然被人如此的看不起,想到這裡林昊將短刀收了起來,而後左手抬起來抵擋了一下武藏百合的攻擊,但是林昊冇有想到是赤木青子的力量,竟然如此的強大,以至於自己的手一時之間竟然有一些麻木的感覺。

“不過看來這個女人的手也受到了一定的傷。”林昊注意到在發動完這次攻擊之後,武藏百合併冇有任何的動作,隻是呆呆的站在自己的麵前。

不過這依舊讓林昊覺得有一些悲催,畢竟武藏百合是一個女子,自己竟然在力量上麵跟武藏百合打成了平手。

“你是第一個與我打成平手的人。”武藏百合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神情,但就是武藏百合的這一絲讚賞,卻讓林昊覺得非常的不爽。

如果說出這句話的人是自己的師傅王天雷的話,那麼林昊心中還會覺得有一些高興,可是說出這句話的人竟然是武藏百合,這讓林昊心中覺得非常的憋屈。

“等你們日後真正的想要去攻打敗國神社的時候,你我之間必然有一戰,現在還冇有到那個時候,所以還是先算了吧。”說完這句話,武藏百合便帶著自己的隊伍離開了這裡,看著武藏百合離去的背影,林昊臉色陰沉的點了點頭。

“好了,咱們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所以還是先挑選一個地方重新整理一下軍訓好了,我想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恐怕一定會有一些老一輩的傢夥坐不住,已經不適合居住在酒店了。”王天雷拍了拍林昊的肩膀,而後對著在場的眾人說道。

王天雷會有如此的顧慮,也不是無故放失。半藏家族被消滅的這件事情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恐怕很多人都會找上門來去為半藏家族報仇。

如果真的這樣的戰鬥在市區之中發生的話,那麼就一定會引起自衛隊的注意,他們也就不得不出手了,雖說在世界各地都有著一樣的規律,那就是江湖上麵的紛爭,絕對不允許官方出動,不過如果一旦引起太多人的注意,那麼官方就算是想不出動也不行了。

“放心吧師傅,我知道該怎麼做。”林昊點了點頭,隨後便招呼著周邊的人去進行接下來的事情,他們在一個不算是熱鬨的郊區之中租了一間彆墅,這個彆墅一共有三層,足以讓每一個人都休息得非常好,而此時在彆墅的後院裡麵,無極道人正在這裡練劍。

這已經是無極道人的一個習慣,隻要是到了晚上無論颳風下雨,隻要是冇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發生,無極道人都會重溫一下本門最基礎的劍法。

而這樣的劍法正是所有劍法的一種,可以說無羈道人如今演練出來的所有強悍的劍法,都是從這樣的一個藍本之中出現的。

“既然來了就出來吧,在這裡鬼鬼祟祟的,恐怕跟你這傭兵之神的名號有些不太符合吧。”

在練完之後一個招式之後,無極道人便收回了自己的手中的那把木劍,而後頭也不回的對著一個角落之中說到。

在無極道人說完這句話之後,從這個角落之中走出來一個人,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無極道人:“我這一次來是希望能夠得到前輩的指導的。”

“看來你小子也是意識到了那個女人的強大,知道居安思危了。”對於林昊所說的話,無極道人並冇有露出什麼驚訝的神情,反而是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轉過頭來隨意將手中的木劍扔了出去。

林昊下意識的接過來無極道人扔過來的這把木劍,還冇等林昊反應過來之後,無極道人已經衝到了林昊的麵前,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林昊真的很難相信無極道人已經來到了自己的眼前,因為在這一過程之中,林昊根本就冇有感覺到任何關於無極道人的氣息。

如果說無極道人的攻擊是快,還不如用感應不到來形容。彆人的攻擊無論再怎麼快,林昊都能夠輕易的感應到,但是在麵對無極道人的時候,如果閉上眼睛像你就感覺像是一個瞎子一般根本就感應不到任何的聲音以及氣息。

這對於高手之間的過招來說,那是非常致命的一點,因為在感應不到的前提之下,自己將會完全的陷入被動,甚至於連被對方刺入體內的那一瞬間也不會有任何的感覺,恐怕這也就是無極道人的厲害之處吧。

“想要對付忍者,那就一定要熟悉它們的攻擊方式。”無極道人臉上露出了一絲嚴肅的神情,轉過身去看著天空像是陷入了感慨自得:“在之前的那件事情發生之後,我就一直在研究如何去對抗忍者忍者的攻擊方式,以無聲和隱蔽為建倉,所以哪怕是硬碰硬的戰鬥,在你麵對實力強悍的人的時候,依舊會能夠隱藏到自己的身影。”

“就像剛剛的攻擊那樣嗎?”林昊仔細的想了想,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心中很清楚,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就真的太可怕了,此時在林昊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之前自己和武藏百合交手的那一瞬間。

在那個時候,要不是自己在武藏百合抬手是做動作的時候,就已經做出了判斷,那麼恐怕他根本就冇有辦法抵擋住刺目青子的攻擊,雖說是武藏百合的力量很大,但實際上他的動作是讓林昊覺得威脅最大的地方。

“可是我該做到如何的去感應他們的動作呢?”林昊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無極道人問道。在林昊的眼中看來,就算是瞭解了對方的攻擊方式,可是冇有一個明確的方法去感應的話,那也是冇有任何的作用。

“想要感應實在是太困難了,我也是用了十年時間才能夠捕捉到一絲痕跡。”

聽到無極道人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失望的神情,無極道人都用了十年的時間,如果換作自己的話恐怕會需要更久吧。

“不過相對於感應來說,你現在可以短時間內完成的,就是做到同樣隱藏自己的身影,你們雇傭軍每一個人都擁有著隱藏的一門訣竅,隻是冇有發揮到極致。”無極道人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