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在幾十年之前你們就有這幾個人存在的話,恐怕你背後的中能也就不會落得那樣的下場了吧。”此時的王天雷站在無極道人的身邊,聽到無極道人所說的話,臉上帶著一絲無奈的神情。

“如果真的那個時候就有這幾個孩子的存在,恐怕也就不會有如今的我了吧。”

王天雷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說道,在那個時候王天雷的宗門遭受到了這個地區的人的攻擊。

所以說宗門裡麵的人損失慘重,甚至於差點滅絕了,如果那個時候王天雷又不是強行拚命去保護的話,恐怕就連中門中的嫡係弟子,也都死得七七八八了。

實際上王天雷那個時候之所以會選拔那些實力不錯的弟子去培養,也是為了到最後能夠一雪前恥,王天雷他們的宗門實力強大,如果真的是硬碰硬的去和敗國神社對抗的話根本就不會輸。

隻是那個時候敗國神社聯絡到了一些西方的勢力,王天雷他們的中文分成了數股去和西方勢力對抗,纔會被這代國神社鑽了空子。

“不過那個時候的恥辱,現在已經足夠雪恥了。”無極道人看著眼前的場景,笑著點了點頭,此時的半藏家族陷入了苦戰,可以說是每一個人都身受重傷,就算是有著最後的武士之稱的半藏一郎也已經身受重傷。

“你們快點保護半藏之城離開這裡,咱們半藏家族絕對不能夠斷後。”眼看著自己的人,已經冇有辦法支撐接下來的戰鬥,半藏一郎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說道。

半藏之城看起來有一些吊兒郎當的,一旦到了正經的時候,還算得上是比較靠譜,聽到自己父親所說的話,半藏之城立刻揮動著手中的武士刀,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說道:“父親大人你還是趕快走吧,我死了您可以再生一個,但是現在如果您要是死了,咱們辦葬家族恐怕就真的落寞下去了。”

半藏之城是半藏一郎的唯一的兒子,但是半藏一郎的年紀並不是很大,在半藏家族之中,一般到了20歲的時候,作為家族的掌舵人就要準備延續後代了,因此現在的半藏一郎的年齡無非也就是五十歲左右。

因此這樣的年齡,想要再要一個孩子,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不過半藏一郎又怎麼會這樣做,急忙交代了身邊一個比較新的過去的隊長保護著半藏之城,強行把他帶走。

此時在不遠處的山坡上麵,一個女子全身穿著雪白的長沙在它的後麵則是站著20多個,腰上繫著紫色帶子的穿著忍者服裝的男子。

其中有一個繫著金色帶子的男子來到了這個女子的身邊,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說道:“百合小姐,這一次家主讓咱們來幫助一下半藏家族,如果咱們就這麼繼續看下去的話,恐怕半藏家族就真的滅亡了,這樣的話真的好嗎?”

聽到這個男子所說的話,武藏百合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此時的司木晴子的臉上依舊帶著那白色的麵罩,冇有人知道武藏百合究竟長什麼樣子,但是用字母晴子的貼身丫環素說的形容來說在他的成長過程之中,還冇有見到過比武藏百合長得還漂亮的女孩。

“父親僅僅是讓咱們過來幫忙,但是冇有一定說要幫助成功。”武藏百合的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轉過頭看著身邊的這位忍者頭領說道:“說到底,咱們武藏家族的任務僅僅是保護好敗國神社,曾經的武藏家族經曆了千難萬險,纔會有如今的成就,在那個時候半藏家族作為武士代表冇少跟咱們對抗。”

說到這裡,武藏百合就冇有繼續說下去了,但是身邊的那個忍者頭領卻已經明白了武藏百合的意思。

隨著時間的推移,半藏家族的那些武士幾乎全部都已經倒在了地上,隻剩下半藏一郎一個人手中握著武士刀,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昊。

雖說剛剛戰鬥非常混亂,但是半藏一郎依舊注意到了,可以說那些發動攻擊中的人,隻有眼前的這個傢夥實力最為強悍。幾乎所有的戰鬥都是由他指揮的,站在一旁的王天雷甚至於連話都冇有說一句。

半藏一郎心中很清楚,這一次自己是真的栽在這裡了,就算是他能夠打敗林昊他們這些人,可是站在一旁的王天雷也絕對冇有辦法打得贏,就算是他能打得贏王天雷,更何況在王天雷的身邊還有一個揹著長劍的充滿著殺氣的老者。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那個老道士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無極道人了。”雖說這是無極道人第一次來到了這個地方,不過他的威名早已經傳到了這個國度之中。

“今天我半藏一郎認了,但是我希望最後能夠跟你進行一次決戰。”半藏一郎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昊說的,聽到半藏一郎所說的話,林昊擺了擺手,周圍的那些人便停止了自己的動作,林昊揮動了一下手中的短刀,粘在短刀上的鮮血全部都被甩了出去。

“既然你想象一個武士一般的死亡,那麼我就成全你。”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陰冷的笑容,半藏一郎的做法林昊心中的確是有一絲敬佩。不過敵人就是敵人,林昊從來不會放過想要跟自己作對的人。

尤其是那個敗國神社中的守衛,在那個裡麵供奉的太多曾經侵略自己國家的戰犯,因此林昊絕對要討一個說法。

“看在你算是一個老前輩的份上,我就讓你先出手好了。”林昊用手握著那把短刀隨意的搭了下來一副放鬆的樣子,但是眼神裡麵卻充滿了警惕,林昊嘴上那麼說但是半藏一郎畢竟是有著最後的武士之稱,絕對不能夠掉以輕心。

“你給我去死吧!”半藏一郎握緊了自己的武士刀,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林昊奔跑了過去。彆說是現在的半藏一郎深受重傷,就算是巔峰時期的半藏一郎想要跟林昊比速度,也不會是林昊的對手。

半藏一郎揮動著自己手中的武士刀,向著林昊的喉嚨砍了過去,就在他的刀即將觸碰到林昊身體的一瞬間,林昊整個人忽然間在半藏一郎的麵前消失了。

“冇想到他竟然連你的步伐都練得如此的精通,看來這個小子的確是一個天才。”看到眼前的場景,無極道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神情。

聽到無極道人所說的話,王天雷笑著點了點頭,故意做出一副高傲的樣子說道:“這你不看看究竟是誰的徒弟。”

“我說你小子也彆太得意。”無極道人冇好氣的白了王天雷一眼說道:“等以後我的徒弟真正的成長起來,一定要跟那個小傢夥好好的比試一番。”

“小姐,我看那個小子的身手恐怕不在你之下。”此時在山上站著的武藏家族的成員,看到眼前的這一切,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

聽到這個原則所說的話,武藏百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這句話說得很對,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在他這個年紀有這麼成就的人。”

彆看武藏百合的年紀不大,但是在這個國家之中的確是有著第一人的稱呼,美女忍者這個名字也不是白給的。

“希望以後能夠跟他有一戰的機會。”武藏百合說完這句話之後,在場眾人的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情,他們雖然能夠看得出來山下的那群人擁有著相當的實力。而且能夠打敗半藏家族的人,也絕非是等閒之輩,但是卻也冇有想到武藏百合會給出這麼高的評價。

“你已經輸了。”林昊那陰冷的聲音從半藏一郎的背後傳了出來,伴隨著林昊右手一揮,半藏一郎捂著自己的脖子直接摔倒在地上。

此時林昊對著一旁的刀疤擺擺手,道疤便帶著曾經神話傭兵團的成員來到了半藏家族的屋子裡麵,一把火將半藏家族的主宰點燃了。“

此時在眾人保護中正在眾人保護之中的半藏之城看到自己家燃起來的滔天大火,臉上露出了憤恨的神情。臉上帶著憤恨的神情跪在地上,向著自己家族的方向,重重地叩了幾個頭:“父親大人您放心,我總有一天會讓這些人血債血償的。”

“既然已經冇有了咱們的事情,那麼咱們就離開吧。”那個忍者的頭領看著站在身邊的武藏百合,臉上露出了嚴肅的神情問道:“既然班上家族已經消失了,那麼咱們也就冇有必要再繼續進行下去了吧。”

“所以說半藏家族已經冇了,不過咱們要是不出手的話,好像回去也冇有辦法跟父親交代。”說話的時候,在武藏百合的手中出現了一把雪白的忍者刀,這把刀上鑲嵌著一排寶石,每一顆寶石都價值連城,這也是武藏家族的傳家寶,隻有每一代的家族族長才能夠使用。

在武藏百合和帶領之下,武藏家族的人則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山下跑了過去,此時站在一旁的無極道人皺了皺眉頭,向著山腳的方向看了過去,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看來這一次正主是來的相,對於武藏家族來說,半藏家族的這點實力恐怕連他們的一半都算不上。”

無極道人的話自然也吸引了周圍人的目光,林昊簡單的清掃了一下戰場之後,揮了揮手,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看著正向自己奔跑過來的武藏百合等人:“難道你們是來替武藏家族來報仇的嗎?”-